当我们谈论智斗的时候,我们会考虑什么?

原标题:当我们谈论智斗的时候,我们会考虑什么?

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

虽然著名的编辑三木一马曾经在《只要有趣就够了》里面分享了很多和其它作者的互动经历,也提出了轻小说的最重要观点——“只要有趣就够了”,然而有趣这个词对于不同的人来说有着不一样的含义,到底什么样的故事算有趣,或许很难给出一个大家都能认可的答案。

不过比起有趣,更重要的一点是能看懂作者想要创作什么,听起来很容易,但是并不是所有读者都能明白作品要写的是什么,最容易让读者明白故事核心的就是一些比较纯粹的故事,比如《刀剑神域》一旦接触很快就能明白这是一个少年少女在虚拟世界的王道冒险故事,而《魔法禁书目录》也能让读者快速了解故事的最大看点是“科学与魔法交错时候,各种交织在一起的战斗”。

但是并不是所有作品都能让读者很快明白小说想要讲述的主要故事,虽然也有文章系标题譬如《关于我转生成为史莱姆那件事》,让读者能在看到封面和标题的时候对作品有一个大致把握;也有标题比如《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光从标题几乎获取不到什么信息。

想要知道作者创作的是什么样的故事,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去读!小说不是特别深奥的东西,从中去理解作者想要讲述的是什么样的故事并不难,只要明白故事的发展脉络就可以了,但是要分清故事想要表达的内容却不是那么容易,而今天要说的就是——“智斗”。

首先要明确的是什么样的轻小说包含“智斗”,什么样的轻小说是以“智斗”为核心的故事,后者并不难理解,以“智斗”为核心即是利用角色之间的各种博弈和算计来推动故事发展,如果“智斗”的部分对于故事十分重要甚至每次都左右剧情的发展,那么这个故事就是一个以“智斗”为核心的故事,代表作就是《游戏人生》,这个世界一切交由游戏来决定",而主角“空”和“白”则是利用智慧在各个游戏中取得胜利。

以“智斗”为核心的故事比较容易分辨,但是要分辨智斗本身却并不容易,或者说很容易遭到抬杠?除非把博弈的故事写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不然读者很可能是“刚刚主角们用了智谋么?”或者是“这种程度也是智谋?”。

这里最麻烦的地方在于“智斗”本身,很有可能读者会某些程度不是智斗,这一点和“黑深残”很像,比如某个观众看完虚渊玄的《心理测量者》说一句[这也算是“黑深残”么,缸中之脑的故事我看多了],他本质的意识表达的就是故事不够“黑深残”。

以《游戏人生》作为轻小说中智斗的典型应该是比较合适的,这个典型并不是因为《游戏人生》的智斗故事有多巧妙,而在于这个故事一开始就把“智斗”两个字明明白白的写出来了,这样谈起来的话,起码其他读者不会反对其中有“智斗”的属性。

而有的作品中关于“智斗”的痕迹并没有那么明显,《欢迎来到实力至上主义的教室》其中绫小路清泷确实是一个依靠各种智慧和技巧和其他班级的学生斗智斗勇,但是故事中其他元素也并不少,比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交流,比如对待各种事物的看法,有很多和“智斗”一样比重并不轻的内容在内,如果要说这部故事的“智斗”或许很多读者都会迟疑一下。

而有的作品关于“智斗”的部分则更少了,单纯的以《魔法禁书目录》为例,其中主角上条当麻没有利用智慧么?不用脑子只有幻想杀手是不可能打败各种敌人的,就光魔法侧的几个使徒力量就强的不行,当麻最初利用消防警报的操作也称得上的“智斗”了,然而这部分在《魔禁》并不明显,如果以魔禁为“智斗”的例子想必很多读者都不服。

关于“智斗”比例少的故事中,往往能看到部分读者和观众对其“智斗”的否定,和之前举的例子有点类似,否定的大多数理由就是“这也算是智斗”,翻译一下就是“这种我都能想到和看懂的操作也称得上智斗”?

这里就涉及一个比较复杂的内容了,究竟什么样的“智斗”称得上是智斗,而智斗本身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智”,一部分是“斗”,智的部分是最核心的,即对于局势的把控,对于自身和敌人的了解的,并在有限的信息之下进行权衡做出最正确的选择,最好还能出乎敌人意料;斗则是智斗的表现形式以及结果,明确谁是敌人,想要什么样的结果,为此需要做出哪些准备,如果包含以上内容我觉得完全称得上是一次完整的“智斗”了,至于智斗内容是否高明则见仁见智。

实际上,很多“智斗”的操作甚至让人有些难以理解,譬如《谭雅战纪》里面许多剧情都是将二战的决策的复现,但是这种程度就足够复杂了,等决策做完之后作者将故事写完,才能大概理解其中的内容。

当然,最重要的也不是决策的问题,而是读者本身对“信息”不了解,一个飞行中队战斗力、续航以及究竟能起多大作用,这种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想清楚的。

另一方面也可能是故事的其他元素影响了“智斗”本身,比如可能故事的感情戏太出戏,又或者是关于其他的战斗,《天才王子的赤字国家振兴术》这部轻小说中关于策略的部分真的很有趣,不过战斗比较难以入眼,导致评价会变低很多。

这也是智斗的一个大问题,既然小说有“智斗”的元素,那么就自然要求其他元素的上限也必须提高,情商什么的也起码要撑得出场子,相比之下类似于《素晴》这种搞笑向的异世界故事,大家对小说的期待本身不高,也不会有吐槽和真战斗每次都偷鸡的事件了。

关于智斗的部分就说道这里了,其实也只是把很多问题提了出来,并没有提供解决的方法,至于如何解决,一点是三木一马老师提出的“只要有趣就够了”,足够由于的故事哪怕有点瑕疵读者也是能接受的;或者放弃先入为主的概念,去享受故事中有趣的部分;当然最完美的方法是写出让人很难发现问题的智斗故事,并且享受故事就行了,叶山透老师的《零能者九条凑》某种意义上来说就非常不错。

突然发现是时候写一下方法论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