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毛泽东与彭德怀初次见面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原标题:毛泽东与彭德怀初次见面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彭德怀率一、七团和军直属队退出平江城后,向东乡龙门转移。沿途受到农民的热烈欢迎,他们把红军看作是自己的救星,是自己的好兄弟。农村的房屋经反动派的反复“清乡”,大部被烧毁,农民仍尽量腾出房屋给红军宿营,说:“不能让自己的军队露宿淋雨。”彭德怀第一次听到农民这样对待和称呼自己的部队,倍感亲切。他由衷地感到,决不能辜负民众的期望,一定要把这支部队保存下来,使其发展壮大,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做出贡献。

平江起义油画

为在政治上建设红五军,彭德怀等决定部队暂驻龙门,进行整训。首先建立了五军政治部,由党代表滕代远兼主任,张荣生任副主任。然后,从军部到连建立了党代表和党的各级组织。支部建立在连上,加强了部队的政治思想工作,也加强和健全了士兵委员会工作。连队和机关一起开展群众工作,大家拎着灰桶刷写标语,拿着宣传筒宣传党的政策。

起义以前,部队一直驻扎在城镇,到了农村,环境艰苦,常受敌追击,要爬山过坳,夜晚行军。有的人愿意革命,就是吃不了苦,起义后看到群众的亲切关怀看到首长的以身作则,又通过整训提高了觉悟,便逐步习惯了农村生活,逃亡现象大大减少,全军士气高涨。

平江起义雕塑

红五军退出平江,湖南省主席兼清乡督办鲁涤平、清乡会办何键急电张辉瓒、刘铏、朱耀华说:“现虽收复平城,而残众尚未扑灭,其逃窜于各乡镇者为数尚多”,“暴动事实时有所闻。近向浏东逃窜,企图联络朱毛,再次猖獗”,如在月底予以“彻底肃清者,即给奖金三万元,以示酬庸”,而“剿办不力”者,则“定予从严撤惩,决不宽贷”。在重赏兼督责下,湘军十余个团在平江、浏阳集结,向红五军扑来。

彭德怀吸取守卫平江的教训,避免同优势敌人硬拼,挥师江西,攻占修水,消灭守军一个营和民团二三百人。在修水建立了临时县工农兵苏维埃政府,坚持9日。南昌当局调一个团及两个步兵营来袭,红五军放弃修水城,经铜鼓退守平江黄金洞。

这时,中共湖南省委指示红五军避免与敌主力部队作战,设法与井冈山红四军取得联络。彭德怀、滕代远遂率部向浏阳、万载边界进发。

9月6日,红五军南下至万载时,遭到鲁涤平部两个团的袭击,上井冈山的计划未能实现,在平江、修水、铜鼓边界一带休整。一面派工作队发动群众进行土地革命,建立苏维埃政权;一面在部队中进行整顿,清洗反动军官,吸收表现坚定的人入党。根据五军军委决定,五军取消团、连番号,编为五个大队和一个特务队。

随后,彭德怀、邓萍率四个大队向鄂南通城、通山、九宫山地区发展,由于未找到地方党,从九宫山一带又返回平江黄金洞。途经渣津时,歼灭江西朱培德一个宪兵营和当地地主武装。

在与敌人周旋的过程中,彭德怀总结了硬拼失利的教训,改用“同敌人打圈子、打推磨(盘旋)仗”战术,“经常跳在敌人侧后方,使敌摸不着头脑,弄得敌人疲惫不堪”。他体会到:“在反革命高潮时”,“只有领导下决心与群众同甘苦,同生死,集中力量作盘旋式的游击才能渡过难关”。“中国交通道途不便,尤其是南方各省多山,我们的部队轻便、行动敏捷,敌则反之”。“敌人兵力较少,我就打他,较多我就避免”,“这是我们多次得来的经验”。这与毛泽东的游击战术思想可谓不谋而合。

红五军在撤出平江后的三个月游击战争中,打了许多次仗,消灭了大批敌人,攻占过铜鼓、修水等十余个重要县镇。这是红五军所经历的最为艰难的时期之一。在这三个多月的转战中,减员一千余人,张荣生、李力英勇牺牲。张荣生弥留之际还说:“共产党的事业一定会胜利。”

由于环境险恶,一些意志薄弱者或投机分子,也相继离队或叛变。原独立五师一团二营营长、后任红五军四团团长的陈鹏飞虽同情工农,但委实忍受不了那种艰苦,彭德怀并不强留,听其告别回家了。四大队队长李玉华假传军长命令,以打民团为名拉着全队逃跑了。最严重的是一大队队长雷振辉(起义前为三营营长)的叛变。雷振辉与李玉华串通一气,李叛逃后,彭德怀命人将雷监视起来。翌晨,队伍集合出发前,彭德怀讲话,雷振辉突然夺过警卫员薛洪全的手枪,对准了彭德怀。千钧一发之际,身材魁梧的新党员黄云桥,一手扳倒雷振辉,一手拔枪,将雷击毙。许多人几乎惊呆,彭德怀面不改色,继续讲话说:“三个月的转战,我们受到很大损失,我们的处境是艰险的,但我们起义是为了革命,干革命就不能怕苦、怕流血牺牲,今天如果谁还想走,可以走”。“就是剩我彭德怀一个人,爬山越岭也要走到底!”彭德怀坚定的目光,斩钉截铁的语言稳定了队伍,一声号令出发,没有人离队。

10月,滕代远以湖南省委特派员名义,在铜鼓幽居召开湘鄂赣边五县(平江、浏阳、修水、铜鼓、万载)县委和红五军军委联席会议,总结经验教训,研究进一步开展斗争的计划。彭德怀在会上主张红五军要以井冈山为榜样,反对乱烧乱杀的盲动主义和宗派主义。会议决定建立中共湘鄂赣边界特委和根据地,征调几个中心游击队与红五军合编,组建成三个纵队和一个直属特务大队(共11个大队)。会议选举滕代远为边界特委书记,彭德怀为特委委员。

会后,彭德怀、滕代远率一、三纵队向南进发,准备与红四军取得联络;黄公略率二纵队留湘鄂赣边界坚持游击战争。南进部队八百余人,沿途发动群众打土豪,组织游击队,红军也得到补充。转战中,红军指战员衣服褴褛不堪,也无钱无暇缝制冬衣,就穿着打土豪没收来的各种式样的衣服。队伍中有戴礼帽的,有穿马褂的,有穿呢大衣的。形色各异,信念则一——上井冈。

彭德怀后来回忆说:早在1927年冬,他就注意了井冈山。平江起义胜利后,就想“打通湘东与赣西朱毛取得联络”,“造成罗霄山脉整个的割据,促成湘鄂赣粤四省的总暴动”。他认为,在同拥有现代化交通运输和通讯联络手段的敌军作战,没有根据地是不行的,而建立根据地,又必须实行耕者有其田的土地纲领;在实践上解决了这个问题的就是井冈山。他非常敬仰毛泽东,决心以朱毛红军为榜样,还想亲去井冈山“取经”,弄清革命的性质,分田的办法等。起义后,他率领红五军不畏千难万险,转战数千里,突破敌人的重重围追阻截,历时近五个月,终于实现了上井冈山同朱德、毛泽东会见的愿望。

井冈山位于湖南、江西省交界处罗霄山脉中段,1927年10月,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来到这里,开创了全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逐步开辟了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中国革命道路。1928年4月,朱德、陈毅率领南昌起义保留下来的部队和湘南农军来到宁冈与毛泽东的部队会师,建立了工农革命军(后改称工农红军)第四军,为中国工农红军的第一支骨干部队。

朱德、毛泽东获知彭德怀部队南进,派何长工和毕占云率二百余名战士下山,到莲花城北大山中隐蔽等待,迎接红五军。11月下旬,红五军于莲花城北九都与前来迎接的红四军何、毕率领的部队会合,两军相见,分外喜悦。在何长工带领下,彭德怀部经三湾、古城到达宁冈县城,与红四军胜利会师。这时,朱德已经下山等候。在宁冈新城的城隍庙红军驻地,彭德怀与他久仰的红军创始人朱德第一次见面。

彭德怀第一次和毛泽东会见,是在宁冈县茨坪一家中农的住房里。彭德怀走进屋内,看到一个身材颀长的人向他伸出手,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湘潭口音热情地说:“你也走到我们这条路上来了!今后我们要在一起战斗了!”从说这句话起,便开始了他们之间长达三十余年共同战斗的历史。

毛泽东向初上井冈山的彭德怀仔细讲述了他对中国革命道路和前途的看法:为什么必须建立革命根据地,红色政权在中国得以存在的独特原因,中国目前进行的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关系,等等。这些问题,恰恰是彭德怀在起义后遇到而又没有解决的问题。当时红五军中有些人对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区别不清,把消灭封建剥削和消灭资本剥削等同视之,在政策上对地主和对资本家也等同视之。彭德怀觉察到这些是错误的,但未能从理论上作出说明。毛泽东的一席话,使他顿开茅塞,给他留下终身不忘的印象。

毛泽东与彭德怀(资料图片)

12月11日,广州起义一周年,在新城召开庆祝两军胜利会师大会。毛泽东、朱德在大会上讲话,热情欢迎红五军。彭德怀在讲话中称红四军是五军的老大哥,号召五军指战员向四军学习。

大会进行得正热烈,忽然讲台坍了,队伍中顿时议论纷纷,有人说这预示不吉利,怎么刚刚会师就坍了呢?只见朱德军长微笑着站到台架上,大声说,不要紧,台坍了搭起来再干嘛!大家听了一起鼓掌,又恢复了热烈的情绪。

这个偶然的事故和朱德不怕台坍的讲话对彭德怀影响至深,以后他几次在斗争的最艰危时刻引用这件事和朱德的讲话,来鼓舞部属和自己。“台坍了,搭起再干!”成了他的战斗铭言。

大会结束后,红五军把在万载筹集的款物,赠送给物资供应更困难的红四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