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熊市币圈众生相:被“收割”,谋上市,忙整顿

原标题:熊市币圈众生相:被“收割”,谋上市,忙整顿

股市见怪不怪的破发,币圈为何闻风丧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实习记者丨吕伟

十年前的2008,中本聪以一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式的电子现金系统》的文章,提出了比特币(Bitcoin)的概念。次年,他开发出了首个实现比特币算法的客户端程序,并进行了比特币史上的首次“挖矿”。

十年后,比特币早已从小众社群走进全民视野,并且在前一年的年底,迈向单个比特币2万美元的价格“巅峰”。

从2011年4月的每个比特币1美元到2017年12月每个2万美元,6年多时间,比特币的价格翻了2万倍,这样的资产增值神话也同样在以太坊、瑞波币等其他加密数字货币身上发生着。一时间,加密货币成为了投资者新晋的财富追逐对象,渐靡全球。

巅峰过后,加密数字货币的大潮骤然退去。从年初的8500亿美元市值到当下的1267亿美元市值,85%的市值轰然蒸发,一路走低的市值曲线也代表着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由牛入熊”。

从炒币者到交易所,从矿机公司到监管部门,币圈众生们各自在以怎样的姿态度过至暗时刻?

炒币者:被“收割”的韭菜

“泡沫崩塌” “跌跌不休” “命途多舛”……与2018年的币圈所挂钩的都是这样悲情的词汇。

“年初的比特币价格真的太高了,恐怕谁也没想到会涨到2万美元。”已经炒币多年的人士韩天(化名)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然而,同样令他无法想到的是,比特币在迎来价格巅峰之后却急转直下。“当时以为不过就是正常的涨跌,但是不曾想到跌得这么厉害。”韩天补充说道。

韩天与加密数字货币结缘于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彼时,区块链行业刚刚在国内兴起,韩天所加盟的正是一家在风口上的区块链公司。

“进入这个圈子,天天和数字货币打交道,便也难免会做一些投资。”韩天用毕业后攒的一些“闲钱”投入了数字货币,当时持有最多的是以太坊(ETH)。

2018年1月,以太坊的价格涨到了1400美元左右,这跟韩天当时买入的价格相比,已经涨了好几倍。但是由于对整个加密数字货币市场持续上涨抱有信心,他并没有选择将手中的数字货币变现。

哪料到进入2月,以太坊便开启一路下跌模式。目前与其2018年价格最高峰时相比已经缩水近九成,韩天投进去的钱已被紧紧套牢。

币圈内,像韩天这样的散户投资者不计其数,甚至很多人都不明白区块链究竟是什么,就随着炒币的大流而去。当加密数字货币价格全线崩塌,那么留给他们的,只能是“等待被收割”的命运。

如果说币圈寒冬之下,炒币人成为了“等待被收割的韭菜”,那么参与ICO项目炒空气币的人们,则从刚开始入局就注定要成为“韭菜”。

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联合下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禁止在我国境内开展虚拟币交易。禁令之后,由于技术上的便利,众多代币项目纷纷选择将服务器、注册地搬至海外,私下里又继续为境内投资者提供服务。然而在这波加密数字货币“跌跌不休”的模式之下,一大批“空气币”“山寨币”的价格近乎归零。

“币圈这个行业还很新,我遇见过很多人,通过炒币或是做ICO实现了身价暴涨。但他们对于区块链技术或者行业本身究竟了解多少,只能呵呵了。”韩天说道。

与此同时,币圈内的不少其他资深人士也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他们看到了太多借助于币圈实现暴富的人们,当获得了巨额财富之后,并没有静下心来“反哺”这个行业。

“在他们的身上,我似乎看不到币圈的未来。”另一位混迹币圈多年的人士感慨。

“韭菜”被收割的背后,除了币圈业内鱼龙混杂,ICO乱象丛生,更多矛头还指向了被称作是“韭菜收割机”的交易所。

交易所:“好日子”一去不复返

作为加密数字货币交易的中介,市场行情利好下的交易所一度赚得“盆满钵满”。

2018年前的币圈牛市,正是ICO项目盛行的时期。如果项目上了交易所便意味着一笔不菲的“上币费”。据接近币圈的人士透露,类似OKCoin、火币等主流交易所“上币费”都在千万级别,即使是相对边缘的交易所,上币费用也需要数百万。

而在行情不好的时候,绝大多数的ICO项目都面临破发的惨状,这笔巨额的“上币费”就很有可能打水漂。正如币圈里流传的那句话:ICO收割韭菜,交易所收割ICO。

除此之外,在交易所平台内的每一笔交易,交易所本身也会收取一定的手续费,例如火币就要求约千分之二的交易费,这对于每日交易量都在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主流交易平台来说,手续费的数目相当可观。

然而随着加密数字货币市值的巨幅缩水,数字货币交易所曾经的“好日子”也不可避免受到波及。

2018年9月,据多家媒体报道,OK集团的创始人徐明星被维权的投资者围堵在上海潍坊新村的派出所。而围堵徐明星的原因是,OKEx平台上多位采用合约交易的用户被宕机爆仓,投资者要求平台返还合法权益。对此徐明星曾回应解释称,自己与OKEx本身并无关系,并且去派出所也并非涉嫌数字货币诈骗。

一边是币圈交易所大佬被群众围堵;而另一边,交易所也在谋求币圈以外新的机遇。

2018年8月27日,圈内一则重磅消息传出,据港交所披露显示,火币集团董事长兼创始人李林耗资6亿港元,收购港股主板上市公司桐成控股(01611.HK)约73.73%的股权,从而成为桐成控股的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9月20日,桐成控股再次发布公告称,李书沸获委任为公司执行董事、首席财务官及联席公司秘书;霍力获委任为执行董事。而据公开资料显示,李书沸为火币集团董事会秘书,霍力为火币资本总经理。

与此同时,工商信息显示,桐成控股是一家拥有近30年历史的电子专业制造商(Electronic Manufacturing Service),主要制造电气相关产品、电源及电子产品,包括螺管线圈、电池充电器解决方案及电源、LED照明等。

收购一个与自身业务毫不相关的港股主板上市企业,火币的一系列操作,不免令人产生借壳上市的遐想。然而,火币官方层面对此却从未有过回应。

对于火币而言,交易所业务是其核心业务,这是借壳上市无法回避的领域。李林在7月份也曾坦言,现在交易所业务在全球范围内还没有完全合规,所以借壳上市从操作上存在很大的难度。

“合规的背后是数字货币本身所蕴含的风险,没有涨跌幅的限制,极易受到政策面的影响,散户们几乎处于裸奔的状态。”一位接近交易所的人士说道。“同时,对于这些风险,交易所也不做任何保证。”

可以预见的是,火币的上市之路应该并不平坦。

矿机巨头:上市谈何容易

谋求上市的除了交易所之外,还有矿机生产商。

首先迈出上市步伐的是嘉楠耘智。2018年5月,这家以生产阿瓦隆系列矿机出名的全球第二大矿机生产商向香港交易所递交了首次公开募股(IPO)的申请。

没过多久,港股在6月底就迎来了第二家矿机生产商——亿邦国际的上市申请。三个月后,矿机行业头号选手比特大陆也向港交所正式提交了招股说明书。至此,矿机制造行业三大巨头均已开启香港主板上市之路。

矿机生产商上市计划的背后,是各家公司“漂亮的业绩单”。

三家企业的招股说明书显示,伴随着加密数字货币市场牛市的到来,在2015年至2017年,嘉楠耘智营收从4770万元猛增至13.08亿元,净利润从151万元上涨至3.61亿元。同期,亿邦国际营收也从9214万元增至9.78亿元;利润从2420万元增长至3.85亿元。

相比之下,比特大陆的业绩增速更是惊人。据其招股说明书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3年间,比特大陆实现了营收从1.37亿美元到25.18亿美元,净利润从0.49亿美元到7亿美元的“大跃进”。

面对矿机巨头的上市潮,也曾有不少业内人士提出质疑,认为矿机商作为加密货币的生产者,却希望通过上市而依靠资本市场进行变现,无疑透露出了对加密货币市场未来信心的不足。

事实上,源于加密数字货币市场行情的忽冷忽热,以及随着以POW机制为代表的虚拟货币市场预计在未来会逐渐饱和,矿机生产商们也一直谋求着自身业务的多元化和转型。而因为先前做矿机时,积累了一定的芯片研发优势,使得AI成为他们共同瞄准的下一个领域。

2017年,比特大陆发布了旗下算丰TPU芯片BM1680,这是一款面向深度学习应用的张量计算加速处理的专用定制芯片。一年后的2018年10月,比特大陆又发布了第二代云端AI芯片算丰BM1682以及终端AI协处理器BM1880。

比特大陆在招股说明书中透露,其募资用途之一就是用于提高AI ASIC芯片及AI应用的研发能力及扩大生产。上市转型,似乎成为了矿机生产商们当下的头等大事。

然而2018年的数字货币寒冬行情,对正在冲刺上市的矿机巨头们来说可谓是当头一棒。尤其是11月份以来,数字货币的价格甚至难以覆盖挖矿产生的成本。受此影响,越来越多的矿场关闭、矿工罢工,网络上一度还曾流传着“矿机当废铁称斤卖”的荒诞照片。

“可能没有照片上的那么夸张,但是矿机的价格确实已经掉到了冰点价。” 一位长期追踪矿机行情的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

此前据媒体报道,原来一台比特大陆的蚂蚁S9曾经被炒到近3万元,但是在币价连番的下跌中,二手转让价最低只有600多元。

2018年11月15日,据港交所官方网站显示,最早提交上市申请的嘉楠耘智在历经6个月后,IPO进程没有进展,状态已经显示为失效。并且港交所也未更新上市听证会,年内完成IPO对于嘉楠耘智来说已是不可能的事情。而此前路透社也曾援引消息人士称,港交所对嘉楠耘智的业务模式和前景存在诸多疑问。

嘉楠耘智之外,其他两个巨头的上市之路也并不平坦。

2018年10月,行业排名第三的亿邦国际受银豆网P2P暴雷事件牵连的消息曝光,亿邦国际因疑似虚假增资而受到了港交所和香港警务处的调查,深陷“诉讼门”。

而唯一留有希望的行业龙头比特大陆,自11月比特币现金(BCH)硬分叉以来,卷入了与澳大利亚Craig Wright为主导的Bitcoin SV阵营算力大战,同时这次BCH的算力大战也被诸多业内人士看作是11月币圈价格崩盘的导火索。

12月11日,据多家媒体报道,比特大陆关闭了在以色列的研发中心,并且裁撤了中心23名员工,其中包括负责领导该研发中心的比特大陆副总裁加迪·格里克博格(Gadi Glikberg)。

12月24日,又有传言称,比特大陆将至少裁员50%。比特大陆对此表示,“外界传闻不实,系比特大陆视业务发展情况,进行的年末正常人员调整。”

监管者:清理,封停,从严!

伴随价格下跌,币圈监管也呈现加强趋势。早在2017年9月4日,央行就联合七个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全面叫停ICO,这个公告也拉开了国家监管层面从严整治虚拟货币以及ICO的序幕。

进入2018年,3月召开的2018年全国货币金银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央行副行长范一飞表示,2018年将从严加强内部管理和外部监管,“开展对各类虚拟货币的整顿清理”。

进入8月,从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出发,监管层开始了针对虚拟货币市场的密集整顿。

8月21日晚间,以“金色财经”“火币资讯”“ 深链财经”为代表的多个区块链媒体微信公众号突然被查封。腾讯方面对此回应称,此次封停是因为部分公众号涉嫌发布ICO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信息,违反了《即时通讯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涉封公众号且将会永久封停。

仅仅一天过后,财联社发布消息称,北京市已于近日向辖区内各商场、写字楼、宾馆等场所下发红头文件,要求不得承办任何形式的虚拟币推介和宣讲活动。

8月24日,国家监管层面再次发声。银保监会、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指示》中指出不法分子通过发行所谓的虚拟货币和数字资产等方式吸收资金,侵害公众合法权益。

9月7日,包括“点币成金”“区块链王子”“区块链第一哥”等在内的近30家区块链公众号再次被永久封停。

对于此次监管层着手整治币圈自媒体,圈内不少人士对此表示欢迎。

“币圈行业里的一些自媒体公众号,很多文章都是明码标价,这早已是行业内的‘公开秘密’。”韩天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此前,就有相关媒体报道,一些区块链头部自媒体平台月收入最高能到1000万-2000万元,而头条报价达到20万元。

在圈内人士看来,监管对于币圈自媒体的整治,有助于行业的自我净化和健康发展。“靠利用微信的社群平台优势,诱导投资者跟风买入,收割一波‘韭菜’,这样的模式注定会被取缔。”韩天感叹。

在不久前刚刚闭幕的2018第二届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致辞中明确表示,ICO和STO(Security Token Offering)在中国本质上仍是一种非法金融活动,在官方层面再次为代币融资非法定性。

此外,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监管也有进一步收紧的趋势。

11月1日,香港证监会发布了针对虚拟资产的新规,要求超过10%资产规模(AUM)属虚拟资产的基金,仅可针对专业投资者销售,任何投资虚拟资产的基金和经纪机构,均需要向证监会注册。同时,根据声明,香港证监会将为加密货币交易设置监管沙盒,在其监管沙盒内,香港证监会将会探索虚拟资产交易平台是否适宜受到规管,并会观察有意从事有关业务的平台营运者在沙盒环境中的运作情况,以及它们能否符合建议的监管规定,如果情况较好,监管层将会考虑发放牌照。

“我们亦阐述了一个概念性框架,目的是为那些愿意接受证监会监察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营运者,探索一个合规途径。”香港证监会行政总裁欧达礼在公开声明中表示。

欧美方面,11月20日,美国证监会(SEC)三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数字资产证券发行和交易的声明》,提出对数字资产进行功能性监管。同时,SEC还公布了首例针对ICO的民事处罚决定。

今年8月,SEC曾作出推迟批准比特币ETF的决定,消息传出,全球比特币市场24小时之内蒸发300亿美元。

而欧洲方面,今年3月,欧盟委员会公布了一套共同的欧洲数字货币监管框架,该框架的监督范围包括ICO募资和区块链项目的标准。10月份,欧洲议会又通过了一项决议,探讨分布式账本技术(区块链技术)的潜在监管。

值得注意的是,各国加强针对币圈以及链圈的监管,并不意味着对区块链技术的不重视。

事实上,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都在积极地拥抱这一新兴技术。

就中国来说,今年9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下属的数字货币研究所已在深圳成立“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并参与贸易金融区块链等项目的开发。而在前一日,央行深圳中心支行也正式启动了区块链贸易融资平台的测试阶段,“湾区贸易金融区块链平台”开始上线试运行。港交所方面,其行政总裁李小加在多个场合也表示,交易所未来将在试验区块链技术方面有所作为。

币圈常常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币圈一天,人间一年。”

而如今币圈入“熊”已行将一年,对于圈内的不少人士来说,心境仿佛也过了一个世纪。2019已至,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数字货币是否还有未来?恐怕也只能让时间来给出答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