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这个黑科技通过科学家传递出了更丰富的史前人类信息!

原标题:这个黑科技通过科学家传递出了更丰富的史前人类信息!

石器时代的人可以把一块块桦树皮变成黑色的黏性焦油,目前还没人明白他们是如何做到的。他们利用这种焦油来制作工具,比如将箭头固定在箭矢上,把刀刃固定在刀把上。另外,他们还将这种焦油放入口中咀嚼,一些焦油块上的齿痕就是证据。

这些嚼过的桦树皮焦油块是获取古人DNA的一个特殊途径。近日,两支独立的研究团队分别发表预印本论文,描述了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石器时代桦树皮焦油中提取的DNA。这两篇论文尚未经过同行评审,但已经引起了人们的浓厚兴趣。

一块嚼过的桦树皮焦油

“这简直太棒了,”没有参与这两项研究的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古代DNA研究员庞特斯·斯科伦德(Pontus Skoglund)说。近期从人骨和牙齿中提取的古代DNA颠覆了以前的研究结论。很多文化并没有被岁月彻底湮灭,仍然留下了可供分析的痕迹。那些被嚼过的焦油块可以填补其中的一些空白,并为我们提供大量的额外信息,比如是谁制作了石器时代工具,他们吃什么,他们的牙齿里有哪些细菌。

第一篇论文描述了从三块万年前桦树皮焦油中提取的人类DNA。这三块桦树皮焦油全都是在瑞典Huseby Klev遗址发现的。由于没有从焦油中提取DNA的先例,这支团队尝试使用了从粪便中提取DNA的操作程序,结果奏效了。每块焦油似乎都只被一个人嚼过。从这三块焦油中,总共提取到了两名女性和一名男性的DNA。

在发现焦油块的地方散落着制作石器的原材料和剩余物。以此来看,论文作者们认为,这里实际上是一个专门制作工具的地方,而咀嚼桦树皮焦油是制作过程的其中一个步骤。若真是如此,这意味着在石器时代,男性和女性都参与制作工具。一些齿痕似乎是小孩牙齿留下的,说明儿童也参与了工具的制作。所有这一切都提示了石器时代的社会结构。“最令人兴奋的地方在于,我们加深了对石器时代文化的了解,”奥斯陆大学研究员、论文第一作者纳塔利亚·卡舒巴(Natalija Kashuba)说。

古代DNA很容易在今人处理样本时受到污染。但那些焦油块中的DNA似乎是真正的古代DNA。“很明显,从中提取的DNA来自于8000年或5000年前生活在当地的人类祖先,如今他们不再生活于此了,”斯科伦德说。那三个人的DNA看起来很像当时生活在北欧的其他狩猎采集者。

在第二篇论文中,研究人员根据在丹麦发现的桦树皮焦油,推测出了5700年前一名女性的外貌。在现代人看来,她模样怪异,皮肤和头发的颜色都很深,眼睛是蓝色的,这全是当时欧洲狩猎采集者的身体特征。近期被还原的Cheddar Man(在英国发现的一具万年前的狩猎采集者遗骸)也是深色皮肤和蓝眼睛。

第二支团队还分析了焦油块中的非人类DNA。“你可以发现微生物的DNA,”领导这项研究的哥本哈根大学古代DNA研究员汉尼斯·施罗德(Hannes Schroeder)说,“这为我们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其他团队研究过古人牙齿上的牙斑,但那些被嚼过的焦油块无异于一张快照,留下了吃过的东西的印记,这相当于科学家研究今人的口腔微生物群。果然,他们发现的微生物种类大致相同,但在韦荣球菌与奈瑟氏菌方面存在差异,研究人员认为,这可能是因为在农业出现之前,狩猎采集者吃的碳水化合物较少。

他们还发现了那名女性吃什么的直接证据:嚼过的焦油块含有野鸭和鳗鱼的DNA。这与Huseby Klev遗址的考古证据相吻合,包括鸭子的骨头和捕捉鳗鱼的工具。

在石器时代,那名女性咀嚼和吐出桦树皮焦油块的地方是一个环礁湖。如今,那里是丹麦至德国大型隧道工程项目的施工现场。施罗德研究团队里的研究生提斯·詹森(Theis Jensen)参加了施工前的挖掘工作,他说服Lolland-Falster博物馆负责挖掘工作的同事把一块桦树皮焦油交给研究团队进行测试。利用其中包含的DNA,研究人员推测出了5700年前一名女性长什么样子、吃过些什么,甚至她口腔中有哪些微生物。“就像她的幽灵站在你面前一样,”詹森说。

尽管解开了很多谜题,但那些桦树皮焦油也引发了许多疑问。用桦树皮制造焦油需要持续加热和无氧环境,考古学家不明白,石器时代的人在没有陶罐的情况下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他们咀嚼桦树皮焦油的原因也不得而知:是为了消遣、健康、制作工具还是兼而有之?不管是什么原因,咀嚼桦树皮焦油的人在无意之间留下了丰富的历史记录。

翻译:于波

审校:李莉

编辑:漫倩

来源:The Atlantic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