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艺女校往事谈 ┃ 曾国藩的曾孙姐弟俩终身不婚,合办了一所不寻常的基督教女校。

原标题:芳艺女校往事谈 ┃ 曾国藩的曾孙姐弟俩终身不婚,合办了一所不寻常的基督教女校。

湘乡曾氏家族富厚堂

晚清曾国藩家族的后人传奇纷叠,名流辈出。逸庐无意枯燥地为曾氏家人列名单报家谱,暂且收住话头。概括起来,曾氏家族后人有三大“曾派”特点:

第一:曾氏子弟很少从政,大多数成为科技、学界与艺术领域的精英。

第二:在学术界曾氏女姓非常出彩,不让须眉,且很多独身,终身未嫁者比比皆是。

第三:曾氏亲友团,是近现代中国顶级朋友圈。

曾氏后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曾宪楷先生的情况,就很具曾派风情:献身学术、独身女性、誉满天下。

曾宪楷先生是曾国藩的爷爷曾星冈公的第八代玄孙女、曾昭和的女儿。

曾星冈之子曾麟书、曾麟书有五子四女。曾国藩是长子,其下四个弟弟:曾国潢、曾国华、曾国荃、曾国葆;女为曾国兰、曾国蕙、曾国芝,还有一个9岁痘殇夭折的满妹。

曾国荃之子曾纪官、曾纪官之子曾广江、曾广江之子曾昭和。曾昭和14岁就中了秀才,又于湖南公立法政专门学校毕业,曾任湖北夏口地方法院推事,可谓学贯中西。曾宪楷出自名门世家,幼时便才情毕现。

曾宪楷先生,早年艺芳女校毕业,国立湖南大学文科学士、燕京大学硕士、历史学家。解放后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清史研究所所长。曾宪楷诗、文俱工,有《七七庐沟烽火》、《王昭君》等著作传世。

然而曾宪楷这代并没有衔着曾氏家族的金钥匙。在曾宪楷青年时代,已然家道中落,大哥曾宪朴游学西方,她一个十多岁的弱女子,独挑阖家大梁,承担了赡养父母,资助弟妹们完成学业的重任。曾宪楷贞女自梳,终身未嫁。

曾宪楷有兄弟二人:哥哥曾宪朴,国立中央大学农科学士,英国伦敦大学理科硕士;弟弟曾宪柱,华西大学毕业,也在人大任教授。还有三个妹妹:大妹曾宪植,长沙古稻田师范学校毕业,大革命时考入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女生队,30年代末留学日本,是叶剑英夫人,全国妇联副主席;二妹曾宪榛,是湖南大学理科学士;三妹曾宪矩,是上海光华大学毕业。

曾宪楷可以说一门皆大家,姐弟三教授。特别是曾宪楷、曾宪柱姐弟、以及他俩的堂弟曾国藩玄孙曾宪森都是中国人民大学的教授,三位同辈姐弟,同在一个大学任教授,成为中国人大的长久佳话。

曾宪楷作品《七七卢沟烽火》(逸庐所藏为大成出版公司版)

曾宪楷启蒙就读的艺芳女校,也是曾氏后人创办的。

1918年9月12日,曾国藩的曾孙女曾宝荪与其堂弟曾约农,在长沙城北浩园创办艺芳中学。浩园设计别致,园内分布着亭台楼阁,还有湖水、游泳池等,说是当时中国最美中学校园也不为过。曾宝荪与曾约农姐弟俩在艺芳中学“零薪酬”义务任教,始终未收取任何报酬。

曾宝荪的祖父曾纪鸿是曾国藩第三子,清末著名数学家,其父曾广钧是晚清著名玉溪体诗人,王闿运称之为圣童、梁启超誉为诗界八贤。曾宝荪是曾广钧的侧妾陈氏所生,生日和屈原同一天,是个有点另类的奇女子:她出自儒教理学家族,却入了基督教;她是诗学大家之女,却考得伦敦大学理科学士学位,成为中国第一个理科女学士。

中国第一个理科女学士曾宝荪并没有在理科发展,她一生学问跨四界:是近代著名神学家、教育家、藏书家、书画家。她伦敦大学毕业后,又去剑桥、牛津大学读了师范教育科。创办艺芳女子学校是她在教育界的一项鼎辉成就。

曾宝荪的人生数次华丽转身:她两次兼任湖南省立第一女子师范校长、当选国民党第一届国大代表、四次出席太平洋国际学会等国际会议。1949年底,她应邀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赴印度出席世界和平大会。1950年底却又携曾国藩、曾国荃、曾纪泽、曾广钧等人的日记及其他重要手稿转道香港赴台湾。曾宝荪去台后再次变身改道,从事传教布道。

曾宝荪的堂妹曾宝菡,是我国著名骨科专家。她曾对曾宝荪有一句话的评价:“姐姐治人心,我治人身。”

曾约农是近代著名教育家、外交家、学者,也是著名的民主战士。曾国藩的三子曾纪鸿的第四个儿子曾广铨,过继给了曾国藩的次子曾纪泽。曾约农是曾广铨的长子。所以他和曾宝荪是同一个祖父的堂姐弟。

曾约农的一生和堂姐曾宝荪几乎是形影相随,经历了同样的轨迹:他也是和曾宝荪一样得庚子赔款入英国伦敦大学获博士学位。学成回国和曾宝荪一起创办了艺芳女校。后来也是出任湖南克强学院院长并当人了民国政府的一系列委员会委员。

曾约农1949年底也和曾宝荪一样,应邀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赴印度出席世界和平大会;1950年底也是追随了曾宝荪转道香港赴台湾,担任东海大学首任校长。又继陈大齐出任孔孟学会第二届理事长(第三届为陈立夫)。其后还曾出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首席代表,以其博识宏论蜚声国际论坛。

在伦敦留学期间,曾宝荪就和曾约农约定:“立志贡献自己为国家、为世界致用,约定互相努力,互相帮助,以求达到这目的。”姐弟俩终身诚笃地坚守了这一约定。曾宝荪一如众多曾家女性,立誓独身,终身未嫁。而曾约农也是终身不婚。

一次,曾宝荪在金陵女子大学演讲后,该校学生提问:“请问曾先生为何要抱独身主义?如果您结了婚,定是位非常良好的母亲。”她回答说:“如果我结了婚,至多只能做数人的好母亲,而我现在则可做无数人的好母亲”。艺芳女校学生中,学习曾宝荪终身不婚者,颇不乏人。

而曾约农虽然也是独身主义者,性格却十分名士。1920年罗素、杜威应湖南教育会的邀请来湘讲学时,人虑其哲理深奥,不敢任翻译。曾约农应邀随声传译,出场时正为母服孝,鬓发蓬松,粗布长衫,土气十足,听众见之骇然,结果曾约农的翻译明白畅晓,听者无不惊服。当时毛泽东也在现场,是个特约记者。

曾约农曾在明德中学教授英语。那时长沙资望较高的教员,都有自备包车,曾约农却习于安步当车。每次到校上课,他都随身带一条大狼狗,讲课时,大狼狗伏在讲台旁,丝毫不动。这成为长沙教育界的一景。

民国时曾氏后人曾组建了一支“曾氏篮球队”

曾宝荪和曾约农的祖母郭氏名叫郭筠,是淮扬海道台郭沛霖之女。郭沛霖给此女取名谐音“国君”居然没事,可见大清帝国也有宽容之处。

郭筠字诵芳,自署书斋名曰“艺芳馆”,晚号艺芳老人。郭筠的人品、才学兼优,诗、文皆工,尝与子女唱和,著《艺芳馆诗稿》行世,为近代有名的女诗人之一。

咸丰九年,郭沛霖死于战难,无一宦襄钱留与家中。这年郭筠才13岁,以一弱女子当家,操劳家中生计,事兄孝母。治家之才,一时在淮扬士大夫家中疯狂传诵,当世皆称奇女子。

郭筠19岁嫁给曾纪泽,由于郭筠之夫曾纪鸿及夫兄曾纪泽都逝世过早,年轻守寡的郭筠成了曾国藩一支富厚堂的当家女主人。富厚堂是曾国藩家族的毅勇侯府第,曾氏子孙几十人聚居于此。清末民初,富厚堂一切家务皆赖郭筠主持,她在曾氏家族的地位犹胜红楼梦中的贾母。

曾国藩其实只是写了本《曾国藩家训》的理论文案而已,教育子女毅然担负起亲课儿曹的重任、打下曾氏家族百年兴旺基础的,首推曾氏老祖母郭筠。郭筠秉承先人遗训,勤俭治家,告诫子孙不染纨绔习气,力求自立自强。乃手书《曾富厚堂日程》,成为曾氏家族的真正可操作性的家训。并要求子孙天天做到,时时遵守。

艺芳女校,就是曾宝荪和曾约农为了纪念祖母而发愿创办的。曾宝荪决计用祖母的书斋名称“艺芳”二字来做学校名字。并且取孔子所主张游于六艺的思想,计学生六班,即以礼、乐、射、御、书、数六个字,依序命名为礼字第一班御字第一班,等等。

曾郭太夫人郭筠七十岁手书《曾富厚堂日程》

艺芳女校是民国时代闻名遐迩的女子中学名校。

艺芳中学组建了“艺芳学友会”,负责定夺学校所有大事。艺芳中学全体师生都是学友会成员,所有议案均为一人一票,按票数通过。学友会的会长、书记、干事等职务,都由学生担任。因此,在决定该校更换教员、征收费用、学校财务等重大事务时,学生起到决定性作用。这种制度极为奇特创新,在中国教育史上留下了浓重绚丽的一笔。

艺芳中学所办《艺芳》半月刊记载,1918年艺芳女校创办第一年,该校六年级学生参加全省会考,无一人不及格;1935年,在湖南省第二届中学毕业会考中,全省有不及格学生的学校达30余所,艺芳女校学生不但全部及格,而且半数学生成绩达80分以上。

曾宝荪受西方民主教育思想和中国儒家传统思想的影响,在学生管理中不训斥、不处罚、不辞退,对犯错误的学生,“从无记过、开除之记录。”《湖湘文库·湖南近现代名校史料》记载:“艺芳中学学生自修时段从无教师监管,任何考试均无监考人员。校内倡行荣誉制,凡学生寝室、房门、衣柜均不落锁,校园中花果学生不乱摘,别人的东西决不擅用。图书馆内置签名簿一本,借书者自行登记,按时送还,考试一律不用监考,学生决不舞弊。”

艺芳女子中学的校歌是由曾宝荪作词的:“衡岳高兮云凕,洞庭阔兮波澄,毓秀钟灵。恩光来兮西极,教化兴兮南服。始滥觞兮楚泽,溢洋中国。伏女学传遗经,班姑才续汗青,往范堪钦。文兼佉梵沮仓,术崇儒墨管庄。裁成南国琳琅,奥维艺芳。”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这首校歌都是力压时代的经典之作。

世人罕知的是:艺芳女校是一所完全由华人基督徒创办并主持的基督教学校。艺芳女校的行政管理权一直掌握在曾宝荪、曾约农姐弟手中;不接受任何差会的经济援助,而是通过社会捐赠、曾氏族产、学生缴费和购买股票等手段募集资金。正是由于艺芳女校的这些另类特征,使其得以展现出华人基督徒回应和尝试基督教教育中国化的另外一种形态。

艺芳女中后来曾名长沙市十四中、长沙市实验中学,老校区位于今开福区局关祠,较园系原曾国藩祠浩园的一部分。今局关祠校园系艺芳女中原址。

1995年香港爱国儒商田家炳先生无偿捐赠巨资择地襄建新校。为表彰田家炳先生盛德,市政府将学校更名为长沙市田家炳实验中学,经省教育厅批准,加挂湖南师范大学第四附属中学。学校一校两校区。田家炳先生挂名名誉校长。从此艺芳女中的旧名慢慢淡了。但仍为台湾艺芳基金会资助学校。

在艺芳女校名扬海内之时,曾氏家族还有曾国华之孙女曾广镛,创办长沙淑慎女校;曾宝荪之妹曾宝荀,主持长沙艺芳小学。

富厚堂的曾家大院内南北两边,都有三层楼的藏书室。南楼分公记、朴记两楼。北楼名芳记书楼,南楼是曾氏家族文献,曾国藩生前有稿本、抄本的奏折、批牍、诗文、读书录、日记、书信,约2000万字,都集中收藏于富厚堂南楼。北楼均为曾氏家族藏书。其中二楼为杂书类,星相医卜都有,小说也不少;三楼即是经史子集等大部头书。

1949年,曾宝荪和曾约农将这些文献资料悉数带去了香港,次年转运到了台湾,从此曾国藩家族文献大陆片纸不存,却也避过了文化浩劫。1972年,年事已高的曾宝荪、曾约农姐弟将曾氏家藏手稿和抄本捐赠给了台湾故宫博物院。如今世间流行的曾国藩家族文化,皆源出于斯。

艺芳女校教师张筠卿致曾宝荪、曾约农姐弟俩的信札

逸庐的曾祖亦为藏书楼,家训敬惜字纸,故旧时文字,星页为宝。家中存有当年艺芳女校教师张筠卿致曾宝荪、曾约农姐弟俩的信札一通。

张筠卿,号展云,湖南双峰县人。是晚清闺阁女诗人,民国才女,白话运动先驱。张筠卿1905年创办《北京女报》,自任总编辑、主笔,以开女智为宗旨,全部使用白话。体裁有上谕、宫门钞、论说、电报、新闻、小说。湖南艺芳女校创校后,张筠卿效仿老友葛健豪于艺芳女校报名求学,后任艺芳女校教师。

该信扎开头称呼曾宝荪、曾约农姐弟俩是“大先生、二先生”,这种称呼还真挺有意思的。浅浅一信,提到“我校今日开始寒假补习三星期,先生们亦随同时学习,工作甚忙”,显然女校教学任务并不轻松;也提到“长沙雪后转晴,寒气顿减,在此校友均好”,一派雅苑翰林清新跃然。文中有“大人心脏病较好否?至念”的关心之语,也有文后专门插写一句“款已收到,垂劳大人,感谢之至,请大人去信告知恩廉先生”,不知有何具体故事,但见浓浓亲情溢于纸上。

百年旧扎,很是耐读。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