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湖南“锤杀父母的13岁少年”:偷过家里2万元,用于“上网和讲排场”

原标题:湖南“锤杀父母的13岁少年”:偷过家里2万元,用于“上网和讲排场”

湖南“锤杀父母的13岁少年”:偷过家里2万元,用于“上网和讲排场”

2019-01-03 10:29:15 封面新闻
(原标题:湖南“锤杀父母的13岁少年”:偷过家里2万元,用于“上网和讲排场”)
2018年最后一天,湖南再次发生少年弑亲事件。湖南省衡南县公安局在2019年元旦发布一份协查通报,称该县三塘镇前一天发生一起杀人案,一对夫妇在家中被杀,嫌疑人是其13岁的儿子,一名初一在读学生,疑因家庭纠纷锤杀父母后逃逸。1月2日,该少年在云南大理被抓获。这与湖南沅江12岁少年弑母案相隔才仅仅一个月。接连发生的少年凶杀案件,让人对如何对待这些少年心生疑虑。

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又发生了一件让人痛心疾首的事情,12月31日,衡南县三塘镇学塘村湾塘组一13岁少年用锤子先后锤伤了自己的父亲和母亲,然后用父亲身份证购票逃走,他的父母亲不治身亡。这个可怜的家庭以这样一种方式结束了2018年,真的让人唏嘘感叹,而13岁孩子杀害自己父母,这样的人伦惨剧更是让人心痛。而盘点最近几年,类似的事件已经发生了数起:

就在大概一个月前的2018年12月2日,湖南省益阳市沅江泗湖山镇一名12岁的小学六年级男生吴某康,持刀将自己的亲生母亲杀害在家中。而杀害母亲的原因,更是让人气愤,仅仅是因为该男生在家里抽烟,母亲看到后对其进行管教,心生怨恨,拿菜刀砍自己的母亲……而后来孩子还说:杀的是自己的妈,还犯法吗?

再往前追溯一年,2017年12月5日,四川大竹县,13岁的儿子袁某某持刀杀害了自己43岁的父亲陈某某。而事件发生的原因也无例外,同样是父母亲管教过严。

2016年9月,山东青岛即墨市一17岁少年用斧头杀死了40多岁的母亲。理由是这个母亲,2年多来,以外面世界太危险为理由,把儿子锁在家中。

2012年2月,河南郑州一名17岁的高中生因为学习压力太大,杀害了自己的母亲。后来,这个孩子称:一点也不后悔,终于解脱了,不用学习了“。

……

接二连三发生的类似事件触目惊喜,引人深思:十二三岁的少年,这个年龄本来正是单纯善良的年龄,似一张张白纸,本该是在上面开始书写灿烂人生的时候,这些孩子们却做出了如此令人发指的行为,成了”杀人犯“,并且杀害的是自己的至亲。

难道他们生来就是”恶“人吗?不然怎么会这么小的年龄就这么恶?难道他们真的是来向父母讨债吗?不然怎么父母含辛茹苦拉扯他们长大,换来的却是命丧子手。人性本善和人性本恶一直是中国传统文化争论的一个焦点,但这个问题象鸡生蛋蛋生鸡一样至今也是没有搞清楚。本来我是赞同孟子“人之初,性本善”的,但是接二连三这样的事件发生,让我有点相信荀子的“性本恶”了,荀子认为,人在出生之时,本性是恶的,随着外界的引导而变化。

当然,对于这样的问题,我们不能简单的以人性的本善本恶来解释,真正的原因因该是多方面的,或许正像有人所作出的形象的比喻:“基因负责上膛,环境负责扣动扳机”。既有孩子自身的因素,也有家庭、社会等多面的影响。了解事件背后的原因,你会发现这些孩子的家庭都是一些不太健全的家庭。

我们不能把问题归结为孩子”性本恶“,对于这个问题,老子《道德经》的观点或许更中肯,人性是无善无恶,老子所讲的道不建立在人的基础之上,建立在天的基础之上,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不是人能控制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是性善还是性恶?自然的本性是朴素的不错,可是就是善的吗?就是恶的吗?

湖南“锤杀父母的13岁少年”:偷过家里2万元,用于“上网和讲排场”

2019-01-03 10:29:15 封面新闻
(原标题:湖南“锤杀父母的13岁少年”:偷过家里2万元,用于“上网和讲排场”)

这是一个令人扼腕的故事。

如果51岁的罗华军(化名)还在世的话,他的心可能比窗外的冰还凉。

这一生,他付出太多。

但他没想到,那个他养育13年、甚至屈身陪着去网吧打游戏、偷他2万元随意花销和,他也不曾动手教育教育的13岁儿子,竟朝他和妻子,举起了铁锤!

一下,两下,三下……

他和妻子,就这样,被儿子杀害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的寒夜里。

2019年1月2日下午,湖南省衡阳市衡南县官方向媒体证实,涉嫌在2018年12月31日晚锤杀父母并逃逸的罗林(化名),已被警方在云南大理抓获。

13岁少年,为何如此残忍?

A·案起

要钱上网儿子举锤砸向父母

2018年12月30日,衡南下起了大雪。寒风一阵紧过一阵。

三塘镇某村,部分人家已经宰了年猪,在外打工的村民也陆续回来了。

罗华军却不敢闲着,睡到31日凌晨4点,他就起了床。

他必须起床。

他的身后有个先天性智力障碍的妻子,和同样智力障碍的女儿。两人都无法承担家庭责任。还有一个13岁的儿子正上初一。家中处处用钱。

好在,凭着一身建筑和木工手艺,他一天能赚到四五百元。

这些年省吃俭用,不仅把农村的房子加盖到二楼,还在镇上付了首付,给儿子买下一套房。

31日下午5点过,邻居杨建(化名)看见罗华军从工地上回来,“还是那件旧衣服,还是那双破鞋子。这么冷的天,连袜子都没穿”。

“但是笑眯眯的,”杨建说,“罗华军这人不错,性格好,和我们聊得来”。

罗华军是回来做晚饭的。

他每天都会早早收工回来,“不敢在外面呆太久,因为家里有两个人要照顾”。

互相递了支烟后,杨建也转身进了门。

晚上7点,吵声大作,紧接着,警车和救护车开进了村里。

杨建循着声音来到罗华军家,才知道,两个小时前,还和自己交谈了一会儿的罗华军,此刻已倒在血泊中。

“他倒在厨房隔壁,他的老婆倒在屋背后,被一件雨衣掩盖。”杨建说,罗华军大哥告诉他,是罗华军儿子罗林用铁锤打死了母亲和父亲,当时家中还有罗林的姐姐,“原因是罗林向母亲要钱上网,没要到”。

B·父亲

太疼儿子陪着上网还买牛奶

尽管赶到的医生全力以赴,但罗华军和妻子依然没有抢救过来。

警方很快确认了案件的初步情况,并着手抓捕罗林。

但此刻,罗林已不见踪影。

一起不见的,还有罗华军身上的钱、身份证和那辆尚沾着工地泥水的摩托车。

很快,衡南县公安局发布了协查通报:

2018年12月31日晚7时许,衡南县三塘镇发生一起杀人案,经工作查明,罗林有重大作案嫌疑,现在逃。

罗林,男,汉族,2005年6月4日出生……对于提供线索抓获犯罪嫌疑人的奖励1万元,发现犯罪嫌疑人并直接抓获的奖励3万元……

罗林锤杀父母还逃走的消息,很快在村庄传开。

人们扼腕叹息的同时,也十分同情罗华军和妻子的遭遇。

在村民廖友国(化名)眼里,罗华军“是个特别可怜的人”。

他介绍,罗华军有三兄弟,自己排行最小,没有多少文化,从小就跟着村里的人学习泥瓦工和木工技术。

家里原来是土坯房,后来结婚后,在和父亲的努力下,才建起了一层砖房。这十来年熬更守夜拼命打工,又才建了第二层。

“因为女儿智力也有问题,他才又生了儿子罗林。”廖友国说,平时两口子对儿子特别好,家里养的鸡,但凡过年过节甚至是周末,都会宰给儿子吃。”

这两年,罗林迷恋上网,罗华军劝不住,又怕他学坏,只要罗林上网,罗华军都会扔下工地上的活,骑着摩托带着罗林去玩,“上两个小时网,还怕罗林上网口渴,牛奶、饮料都买来备着”。廖友国说。

C·儿子

偷家里钱用于“上网和讲排场”

正是这样的宠爱,让渐渐长大的罗林开始有些肆无忌惮。

邻居杨建说,最近两年,进入青春叛逆期,个子猛蹿了一头的罗林,脾气越来越大,已经开始动手殴打智力障碍的母亲。

因为这,罗华军打工从不敢走远。

“秋冬季,再冷的天,(罗华军)凌晨4点就起床出门;夏天热,凌晨3点就出门,为的就是早点把当天的活干完,早点回家照顾老婆和女儿。”

杨建说,前年,罗华军的钱还被偷了一大笔。后来罗林承认,是他偷的。

“在村里,为了给儿子留点尊严,罗华军宣称,只被偷了六七千。我和他关系好,他悄悄告诉我,罗林偷的是整整两万。”

“而且,罗华军是把钱悄悄藏在蜂窝煤里面的,没想到还是被罗林找到了。”杨建摇头,“罗华军平时不敢在家里藏钱,被罗林偷过好几次。”

然而,面对儿子这样的手脚,多位邻居表示,罗华军只是口头教育,并未揍过他。

而在老师面前,罗林也表现得很听话,从不违反纪律,让老师把他和偷东西、杀死父母的孩子联系不到一起。他的班主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便说,“除了上课看点课外书,没有什么原则的问题和违纪的问题”。

“我们听说,罗林偷了钱,在他的小伙伴中讲排场,当大哥,这个发两百,那个发两百,剩余的,就用来请吃饭、上网。前段时间还听说(罗林)在街上请朋友吃饭欠下800多元,是罗华军骑着摩托车去买的单。”杨建说。

1月2日下午,衡南县官方向媒体证实,锤杀父母后,偷拿父亲身份证逃到大理的罗林已被抓获。

对于这个结果,杨建不想做过多评论,只是摇头,“罗华军太可怜了。”

……

夜里,房顶上的积雪开始融化,寒风冷得彻骨。

前来吊唁的亲友陆续离开。

没有人守灵,罗华军的哥哥在房顶上装了喇叭,通宵播放哀悼曲目,算是送弟弟和弟媳最后一程。

那把冰冷的铁锤,被扔在一角。

附录——

13岁少年涉锤杀双亲:避免精神崩溃催生更多悲剧

▲资料图。

湖南省衡南县三塘镇学塘村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发生了弑亲血案。一名13岁的少年因向智障的母亲要钱上网未果,悍然用榔头锤杀了父母双亲。

弑杀双亲后,这名少年骑上父亲的摩托车,去了镇上的网吧。在网吧的两个小时,他用父亲的身份证购买了一张前往云南大理的高铁票。在他的幻想世界里,他在遥远的云南有疼爱他的外婆,有能帮他收拾烂摊子的表哥,还有与他同岁的叔叔。

1月2日,涉嫌锤杀双亲的这名少年在云南大理被警方抓获。

不言而喻,这是一起令人发指的弑亲血案。这名弑亲的少年,成为舆论中千夫所指的忤逆之子,在某媒体报道的读者评论留言里,点赞最多的一则留言是“生这种废物还不如养条狗”。相信法律会给予这名忤逆不孝的少年以应有的惩罚,以儆效尤。

但是,这起弑亲血案背后的一些因素却令人如鲠在喉。这是一个困难的家庭,经济上的“贫”还好,但“困”却似乎是一个无解的死结——少年的母亲是一名智力障碍者,姐姐也是智力障碍者,父亲是朴实的劳动者,一个人靠辛勤的劳动悉心照料妻儿四口,家庭的经济情况不至于沦为赤贫。

可是,智力障碍的母亲无法给予智力正常的儿子以有效的教养;整天为生计奔波的父亲也无暇,恐怕也无能顾及给孩子以怎样有效的教养。弑亲少年就是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成长。

弑亲少年在7年级期末考试的语文科的作文以《亲情真好》,为自己虚构了一个幻想中的身份:远在云南他乡的家园,有疼他的外婆,同岁的叔叔,有能力帮他收拾烂摊子的表哥。这与现实中的家庭环境恰成对比:外婆早已去世,忙于谋生的父亲,身有残疾的大伯,智力障碍的母亲和姐姐。他在去年的最后一天弑杀双亲后,买票踏上子虚乌有的云南“家园”。

从精神病理学的角度,弑亲少年对虚拟身份的认同并不仅仅是幻想,可能也包含幻觉的成分。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他可能出现分离性身份障碍的征兆,如果一直发展下去,这将是一种仅次于精神分裂症的严重精神障碍。

我无意为弑亲的少年辩护,但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待,他在2018年12月31日犯下的滔天罪行,多少有着对现实的绝望,而对幻觉中遥远云南“家园”向往的反映,可能有着某种心理仪式的成分。

▲资料图。图/视觉中国

他当然罪不可恕,可是在他的成长中,缺乏有效的教养和引导对如今所造成的后果,显然也有不可忽视的作用。母亲因为智障缺乏能力,父亲忙于生计无暇顾及。

少年兀自成长,现实的局促催生了他幻想的膨胀。一般来说,像他这样困难家庭的少年,幻想的膨胀是为维护在现实生活中匮乏的自尊感。他向同学描述智力障碍的母亲是有工作的,从家里偷钱后上网、请客,甚至给伙伴钱,这些都指向他在竭力地维护匮乏的自尊感。

但是,当现实与幻想的分界线在这个过程中被打破和混淆的那一刻开始,精神症状就可能开始困扰和支配他,阴性症状可能蹈向自杀,阳性症状蹈向崩溃,弑亲是崩溃的结果。

当一个家庭丧失掉给予孩子起码的正常照料和教育的时候,我们的社会应该有一个兜底机制来为他们提供帮助。

在我看来,“扶贫帮困”不应该仅仅着眼于经济层面,或许也应该着手建立行之有效的社会干预机制来为困难家庭提供支持和帮助,学校、社区、NGO、地方政府都可以在不同的层面、方面为这样的困难家庭提供支持和帮助。

如今惨剧已经发生,我们在探讨如何对少年提供有效的惩戒、处置之外,预防下一个弑亲少年的出现,才是最重要的。

附录——2

湖南13岁少年锤杀双亲调查

上游新闻 2019-01-03 11:06:42

去年12月31日晚7时许,罗某在自家的一楼锤杀了父母。

七年级政治期末测试答题卷有一道“看图说话”题:老人笑眯眯地坐在椅子上,给她洗脚的年轻人累得满头大汗,小孩在给年轻人打扇。

身高1米6,瘦瘦的13岁少年罗某在试卷上写: “尽孝在当下。孝敬双亲长辈,关爱家人,不仅仅是长大成人后的事,我们就应该行动表达孝敬之心。”

改卷老师用红笔打了一个√,答题卷的分数是36。

答完这道题不到一年,罗某就干了一件震惊当地的事——用一把锤子先后杀死了母亲谭某花、父亲罗某春。

这把锤子是他父亲吃饭的家伙什,罗某春带着这把锤子,去工地上“装模”,靠着一天三四百元的收入,养活了罗某的妈妈、姐姐、还有他。

锤杀双亲血案发生后,双亲已死,罗某逃到云南大理后落网。患有精神疾病的姐姐要么对着前来吊唁的人笑,要么低头不语。

上游新闻记者(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走访调查发现:罗某内心自卑却爱替朋友出头,自称是邻居眼中的好孩子,可经常背着家人拿钱、常去网吧打游戏、花钱大手大脚……

“我恨死他了,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可他还是我罗家的血脉。”罗某的大伯罗某生说。

罗某大伯向前来吊唁的人讲述侄子锤杀了亲生父母。[!--empirenews.page--]

锤杀双亲

湖南衡南县三塘镇学塘村是湘东南一个普通小村庄,和很多农村一样,多数村民们把楼房盖得高高的,外表看起来有些气派,里面却是毛胚。

罗某家的二层小楼也不例外,血案就发生在一楼。

2018年12月31日晚,跨年夜。对于69岁的罗某生来说这一天没有什么不同,他坐在床边烤火。门外一阵敲门声,惊醒了他。他开门一看,站着患有精神疾病的侄女罗某某。罗某某吱吱呀呀,边说边比划。他大概明白了,侄子罗某用锤子锤了他的三弟和弟媳妇,弟媳妇已经不能说话,还能说话的三弟让罗某某来报信。

罗某生腿脚有些不方便,他一瘸一拐,一路小跑了500多米,来到三弟罗某春家。进屋后,他傻眼了:罗某春坐靠在外屋的墙边,脑袋耷拉着。内屋里,弟媳谭某花跪双腿跪地,头栽在地上。

看着地上的血,罗某生大声呼喊,弟弟和弟媳的一丁点回应都没有。他一个劲地问侄女罗某某发生了什么,患有精神疾病的罗某某没有说话,木讷地望着他。

罗某生想起侄子罗某喜欢用手机打游戏。2018年9月,去三塘镇上华星学校读初二后,罗某时常跑去网吧打游戏。

他问侄女:“是不是要钱打游戏,没给?”

侄女回道:“钱、游戏”。

侄女的回话,让罗某生笃信自己的判断是对的。

1月1日和1月2日,前来吊唁的人问他罗某的杀人动机。他都会说,要钱打游戏没给,就杀人了。

说着,说着,人们就相信了罗某的杀人动机是:“要钱打游戏,不给。”

罗某字里行间流露着对正常家庭的渴望。[!--empirenews.page--]

中年得子

在遭遇灭顶之灾之前,学塘村的村民有些羡慕罗家老三。他们都觉得罗老三算是苦出头了,看到了希望。

1米65左右的罗某春,30岁时与24岁的谭某花结婚,在村里算是晚婚了。刚结婚那会,村里有人嚼舌头根说,罗某春在外地娶了一个媳妇,媳妇有精神疾病。

罗某生介绍,结婚后不久,谭某花生下了女儿罗某某,罗某某也患有精神疾病。2015年,罗某某嫁到了外地,可男方不中意。一年多后,罗某某被送回了家中。

“这个女崽,让我弟弟操碎了心,说要养她,养到老。”罗某春的二哥罗某将介绍,一直到2005年,弟弟罗某春压抑的心情才有些好转。那年罗某出生了,是个健康的男孩。

中年得子的罗某春干活越发卖力气。学塘村多名村民介绍,经常看到罗某春天还没亮就骑着摩托车出门,天黑了还没回家,“他在三塘镇的工地上装模,装模是木工的一种,一天可以赚三四百块钱呢!”

三塘镇离衡阳市区只有8公里,是衡南县第一大镇,常驻人口比衡南县城都多。镇上的发展日新月异,罗某春不愁没活干。

靠着辛勤劳作,罗某春家的日子一点点好了起来。6年前,罗某春把学塘村一层高的老房加盖至两层。去年年底,罗某春还在镇上的小区按揭了一套商品房。这个小区是三塘镇上最贵的房子,均价超5000元/平方米。

文化并不高的罗某春知道知识的重要性。2018年9月,他把孩子送到了镇上的华星学校上初二。华星学校是一所私立学校,一年的学费要一万五千元。

刚到华星中学上学时,罗某参加了摸底考试。

“两门课加起来只有几十分,底子很薄。”罗某的班主任老师腾平说。

罗某答完尽孝要在当下的题后不到一年,就锤杀了双亲。[!--empirenews.page--]

心机很深

在去华星学校之前,罗某就读于学塘村旁边的大山中学121班。

语文65分、政治57分,这是罗某在大山中学交出的最后一份成绩。121班班主任费老师介绍,罗某的学习成绩很一般,话不多。基于此,她先前认为罗某是个中规中矩的孩子,直到雇同学打同学的事情发生。

2017年年底,班上的小其跑来告诉费女士,他被大年级的小雷打了。费女士找到小雷询问缘由,小雷说,他和罗某交好,是罗某给了他30元钱让他揍人。

雇同学打同学的原因更让费女士五味杂陈:罗某的小伙伴小中喜欢一个女生,恰巧的是小其也喜欢这个女生。罗某为了帮小中出气,便找到了小雷。

“这件事情发生后,我觉得这个孩子很有心机。我一了解,在那帮孩子里,他是出谋划策的,相当于军师。后来我找来了他爸爸。”费老师说,这是她唯一一次见到罗某春。罗某春来到学校后,一个劲地向她赔不是,但并没有过分地责备罗某。

儿子犯错,父亲苛责不多,腾平也有同感。

腾平介绍,2018年12月28日,学校放假。12月29日下午,罗某春跑来学校找他,说罗某彻夜未归。他俩骑着电动车跑了很多地方,最终在同学家找到了罗某。

“我批评了罗某几句,说这样让家长操心不对。他爸一个劲向我道歉,却没有怎么批评罗某。”腾平说。

罗某春多名亲属介绍,罗某春中年得子,妻女都患有精神疾病,罗某是他的全部希望,他格外溺爱这个孩子,“零花钱从来没有少过他的,可不够他花。他还背着父母拿家里的钱,他爸没办法,把钱藏进了煤球里。”

在锤杀双亲事情发生后,该校124班班主任在家长微信群里留言说:“其父望子成龙心切,认为华星中学各方面会比大山中学好,再加这两年条件也好点了,这学期将罗某转到华星中学读书。现在许多家长对孩子缺乏理性的管理和教育,一味地溺爱,由于要赚钱养家,很少陪伴孩子,所以从物质上满足孩子,认为这样能弥补对孩子的爱。”

罗某曾就读的学塘小学,从其家步行到学校只要10分钟。[!--empirenews.page--]

内心阴影

在腾平看来,罗某心中有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他害怕别人知道母亲患有精神疾病。别人一说到其母,他就会很烦躁。他想解开罗某这个心结,可是不知道如何说起。

2018年10月17日,腾平给学生布置了一道语文题:“请联系实际说说你的母亲对你的影响有哪些?”

罗某答:“我的母亲是外地的,说话有乡音,但在小区邻居面前很亲切,在邻居眼里很贤惠,在家中是个好妈妈,好妻子,我妈妈让我心变得坚强了,也让我在邻居眼中也成为一个好孩子。”

看到这个答案,腾平心里不好受,可他还是给罗某打了一个大红勾。

上游新闻记者翻阅了罗某的部分作文发现,字里行间,他流露出了对出生在正常家庭的渴望。

初一下学期期末考试作文,罗某这样说:“那是2015年春节的前5天,那年我才11岁,那天我正赶着高铁。因此,我和老爸坐着高铁到云南老家……我爸给了我个大红包,我问送哪去,老爸说去‘五庙村’。我走在一条6里长的公路上,走了一个小时,我看到年老的外婆,她是那么的健壮和轻巧呀!”

“他家一直住在学塘村,老家哪里是什么云南,他外婆早去世了,我都没见过他外婆。”罗某的大伯罗某生说。

罗某还是去了云南,还是坐高铁去的。

锤杀双亲后,罗某骑上父亲的摩托车逃跑,并用父亲的身份证购买了一张去大理的高铁票。

1月2日下午,罗某在大理落网。

罗某就读的华星学校。[!--empirenews.page--]

路在何方

罗某落网了,他只有13岁,未来的路在哪?

上游新闻记者从权威信源了解到,衡南当地政府部门准备参照沅江市的做法。

2018年12月2日晚9时许,该市12岁的六年级男孩吴某因不满母亲管教太严、被母亲打后心生怨恨,持刀将母亲杀死。吴某因年纪太小,系不负刑事责任能力人,公安机关将其释放。12月13日,吴某被送往长沙一家机构接受管束教育,为期三年。

按照我国现行法律,14岁以上的未成年罪犯,须到少管所进行教养和收容;16岁以上的未成年罪犯应承担刑事责任。

“1月2日晚,县里召开了紧急会议,就罗家后续问题作了充分讨论,对于罗某后续学习教育问题最终方案还没有确定。罗某患有精神疾病的姐姐,政府将在罗家后事完结后,出资让其去福利机构生活。”衡南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说。

罗某的大伯和二伯,也很矛盾,“恨死他了,可他是罗家的血脉。”

但这个血脉,在罗家连一张照片都没留下,家徒四壁的房间里,唯一的照片是罗某的爸爸和爷爷生前的两张照片。

锤杀双亲后,罗某曾去了附近的一家网吧,度过了2个多小时。

那家罗某锤杀双亲后曾去过的网吧已经关门,衡南全县网吧正在进行整顿。

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附录——

13岁少年锤杀父母案:曾写作文赞颂亲情,归案后如何处置再成难题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张笛扬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覃建行

发自:湖南衡阳 最后更新:2019-01-03 18:40:34

衡阳市衡南县三塘镇学塘村罗家,一家人如今剩下姐姐罗倩倩。(张笛扬/图)

近四个月里,班主任腾平见过四五次少年的父亲罗x春,他的印象是“老实巴交、朴实、苍老”,“非常关心小孩,有时显得有些溺爱”。至于罗平的母亲,每次有人在罗平面前提起,他就变得沉默和烦躁。

被乡亲发现时,罗x春和谭x花已倒在自家房子的血泊中,他们的儿子罗平已不见踪影。

那是2018年的最后一天,积雪还未融化,气温跌到了零度以下。湖南省衡南县官方通报说,当天18:40许,13岁的初二学生罗平,涉嫌用锤子先后重伤其母亲谭x花、父亲罗x春,并逃逸现场。谭x花45岁,有先天性智力缺陷。两人伤重不治。

罗平的行踪再现,已是在距罗家15公里左右的三塘镇上,距他行凶还不到一个小时,他走进了一家网吧,在那里打了两个多小时游戏。

2019年1月2日下午,南方周末记者从衡南县委宣传部获悉,罗平已在云南大理落网归案。县委宣传部人士透露,罗平用父亲罗x春的身份证购买了动车票前往大理,这一趟动车D3967,历时超过13个小时,清早7时许上车,夜晚抵达。行凶后,罗平在动车上度过了2019年第一天。

云南或许是罗平向往的地方。

南方周末记者在罗平家中发现了他初一下学期期末考试的语文试卷,在这份65分的试卷中,有28分来自于作文《亲情真好》,文中他讲述了自己随父亲回“云南老家”的故事,在那他见到了外婆、叔叔和不认识的表哥,经历了丢钱而又失而复得的“暖心时刻”。而多位罗家亲属表示,罗家一直居住在衡南,罗母谭x花也是湖南人,和云南并无联系。

没有人知道,这个初二学生对云南的向往从何而来;也没有人知道,年仅13岁的他为何要对父母行凶。

初一下学期期末考试的语文试卷上,罗平的作文《亲情真好》。(张笛扬/图)

案发后现身镇上网吧

衡阳市衡南县三塘镇学塘村湾塘组,稻田和屋顶上积雪还没融尽,走过蜿蜒的乡路后,孤零零的两层楼出现在一条上坡路的尽头,罗家四口人曾住在这里。南方周末记者赶到时,只剩衣衫单薄的罗倩倩站在房门口,目光呆滞,她是罗平的姐姐。

二楼窗户上架了一只喇叭,播放着哀乐,两具棺材摆在厅堂,没有遗像,供品只有一挂香蕉。

棺材还是村里花钱买的。没钱操办丧事,罗家亲属在案发后翻遍了罗家的边边角角,没有找到任何现金和银行卡,到镇上银行查阅后得知,罗x春名下仅有一张余额八千元的存折,他们怀疑存折也已被罗平带走。

2019年1月2日上午,事发两天多后,现场仍能看到凶案的痕迹。

罗倩倩是当天唯一的现场目击者,而她遗传了母亲的先天性智力缺陷,她声称在门外看到了罗平的行凶过程却不敢出声。案发后,她跑到不远处的大伯家报信:爸爸妈妈被弟弟打死了。但大伯对侄女所言有所怀疑,直到赶到现场才确认并让家属报警。

一名事后到场的村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当天晚上七时许赶到现场,看到罗x春倒在了堂屋右厢房靠门的一侧,谭x花则倒在里间,救护车和警车已在现场。

罗家亲属介绍,凶器是一把手柄长约二十厘米的羊角锤,是罗x春生前用来钉钉子的工具。在罗家室内,多个和作案凶器类似的铁锤被随处摆放。

学塘村党支部副书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警方在距离罗家三百多米的下坡处,发现了罗x春的电动车,那是罗x春出去打工的交通工具,罗平放月假时,罗x春也是骑着这辆电动车接送罗平,在那辆车的座底箱里,警方找到了作案凶器铁锤。

从罗家往外走约三公里,才能到学塘村的候车点,那里有通往镇上的公交班车,班车每天下午4时停运。案发时已入夜,班车已停运,但案发后不到一小时,罗平便出现在三塘镇上的网吧,并被监控摄像头拍下。

据称1000元学费预付款花剩200元

罗平从村里的学塘小学毕业后,又到村里的大山中学上初一,2018年9月升初二时,他转学到了三塘镇上的华星学校,那是2017年9月才建成开学的一所“高端民办学校”。

罗家亲戚们都知道,罗x春对儿子期望很高。在大山中学时,罗平每学期仅需缴1500元住宿费,转到华星学校后,每学期各类费用总计在8000元左右。罗家亲属介绍,为了方便罗平以后读书,半年前罗x春还贷款在三塘镇买了一套商品房。

对于罗平转学的原因,多名罗家亲属反映,罗平在大山中学就读期间曾被几名高年级同学欺负,有一次罗平因交不出“保护费”而吓得跑回家。

罗平在大山中学的班主任费明艳对此并不知情,不过据她了解,是罗平本人提出的转学意愿。办理转学手续的过程中,大山中学校长还对罗平作了挽留,看到罗平意愿强烈后作罢。

在华星学校,罗平转学后的班主任腾平回忆,当时罗x春通过该校一位老师的关系介绍才转学过来的,主要是“想来这边提升一下学习成绩”。

罗家家境并不富裕,所有的经济来源仅罗x春一人。

独门独户的罗家,外表上和普通农村房屋并无两样,但房屋内部并无装修,仅对墙体做了简单处理。屋内除了桌椅板凳和木制床铺,仅有的两件电器是摆在左厢房角落的一台老式电视机,以及厨房里的旧冰箱。

罗x春小学文化,是一名木工,以建筑装模为生,平时在三塘镇周边打临工,为了照顾妻女,他早出晚归,不敢走远。村民们对罗x春的印象简单:老实、本分。

罗x春的一位小学同学介绍,也正是由于老实本分的性格,罗x春多年未成家,后来特意托人从邻县安仁介绍了一个“先天性智力缺陷”的女人。

“先天性智力缺陷”被遗传给了女儿罗倩倩,她已经21岁。一名罗家亲属介绍,罗倩倩曾经读了5年幼儿园,之后就没再上学,几年前曾出嫁,但没过多久便被退回娘家。

谭x花仅具备最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一位在学塘村卖猪肉的老太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就在2018年12月28日晚上,谭x花还在她家买了3斤猪肉,并说和往常一样等她丈夫回来再付钱。“她每次都是在我这里赊账”,这名老太说,没能等到还钱,却听到了噩耗。

对于命案发生原因,衡南县的官方通报解释为“家庭纠纷”,但具体纠纷内容,目前并不清楚。

班主任腾平最后一次见到罗平是在2018年12月29日。28日15时,华星学校开始元旦假期,腾平事后了解到,放假当天罗平曾告知罗x春打算放学后玩一会再回家,结果罗x春一整晚都没等到儿子。

29日下午,罗x春找到腾平,但直到傍晚还是没找到罗平,罗x春便回家等消息。

直到晚上10时左右,腾平得知罗平在同学家里,便通知罗x春到三塘镇接他回家,罗x春赶到后,腾平当面批评了罗平,罗x春的情绪却很平静,“轻言细语地对他说,‘老师讲的听进去没有?’”

罗x春带罗平回到家时已是凌晨,他们还专门给腾平打了电话,告知已安全到家。

然而到家后,罗x春发现,近一周前罗平向他要的1000元学费预付款并未上交,被花得只剩200元。罗平的二伯母周某向南方周末记者讲述这一情节,周某家在三塘镇上,和华星学校离得近,罗平有时会去她家借宿,罗x春也常和周某交流罗平的情况。

腾平确认,近期确实曾让学生们自愿缴纳下学期的1000元学费预付款,而罗平并未交这笔钱。

课本封面写满游戏外挂代码

在罗家,罗平的课本被堆放在一个破旧衣柜中,一旁,他初一下学期期末考试的各科试卷被揉作一团,其中政治57分、英语26分、语文65分。

在七年级下册的《语文》课本封面上,罗平写满了《侠盗飞车》游戏的外挂代码,这是一款以犯罪为主题的著名单机游戏。记下这些代码能让他在游戏里改变体型和技能,如变胖、变瘦,跳高和增加威望,也能调出“武士刀”“黑手党疯狂杀人”和“色狼”等功能。

罗平喜欢打游戏这事,初一班主任费明艳也发现了。那时罗平还在大山中学就读,罗x春曾给他买了一台大屏学习机。当时学校不允许学生带手机入校,罗平便带了这台学习机在校内打游戏,费明艳发现后将学习机没收了。

费明艳介绍,罗平在大山中学成绩居中,全班48人中排25名,“罗平在学校表面上看起来很听话,但实际很调皮、有很多主意”。于是,她把罗平的座位安排在第一排“讲桌底下”,“方便随时盯着他”。

费明艳回忆,罗平的一名同学曾暗恋同校一名女生,但有另一男生给那名女生送礼物,罗平为了帮同学出气,主动花了30块钱请高年级的同学把送礼的男生打了一顿。大山中学的校长说,家长给学生的零花钱往往一周也只有5-10块钱。

事后费明艳把罗x春叫到学校,但罗x春也只是“简单批评了几句”,并未深究。

罗平在大山中学的一名同班同学也记得,当时罗平就爱去网吧打游戏。但罗平家中没有电脑,学塘村周边也没有网吧,最近的网吧也得到十几公里外的三塘镇上。

转学后,罗平还是会在课余去网吧,二伯母周某向南方周末记者反映,这学期第一次月假时罗平按时回家了,后来几次假期都没按时回家,周某怀疑他是去网吧了。

腾平则回忆,罗平偶尔在课后到网吧上网,有时上课看课外书,但没有出现逃课上网、打架斗殴的情况,他在班上有三四个特别好的朋友。

转学后,罗平的学习成绩也有进步。腾平介绍,学期初曾进行过一次入学考试,罗平的语文和数学两门科目加起来只有几十分,在班上排名倒数。最近几次考试中,罗平进步到了“中下游”。

罗x春常找腾平交流罗平的学习,腾平向他反馈,罗平在作业、上课听讲、课堂发言都比学期初有进步,“他父亲听到后很开心,说他之前上课从来不举手发言”。

近四个月里,腾平见过四五次罗x春,他对罗x春的印象是“老实巴交、朴实、苍老”,“非常关心小孩,有时显得有些溺爱”。

腾平认为和罗平算是“走得比较亲近”的,罗平曾找他借过两次钱,“一次10块、一次20块,说是去买零食,不过也没还上”。

短文写父亲被表扬

“我的父亲是一位朴实的工人,他和普通的工人一样手上长满厚厚的茧,脸上布满许多的皱纹,话说比较和蔼,每次回来它(他)并不是问我学习而是生活过的(得)好不好,其次在(再)是成绩,我父亲他对别人和对我没啥区别,别人对他很尊重,当每次去和爸爸买菜时认识的人都会亲切的(地)来一句问候,我为此感到很娇(骄)傲。”这是2018年12月25日罗平的课后作业。

元旦假期前,罗平刚刚在语文课上学完朱自清的《背影》,那是一篇写父爱的散文。腾平给学生们布置作业,用一段话表现自己父亲的形象。腾平认为罗平的这篇短文“写出了真情实感”,还专门批注表扬了他。

再往前的2018年10月,罗平也学了朱德的《回忆我的母亲》,他在课后作业中也用一段话描述了母亲:“我妈在邻居眼里很贤惠,在家中是个好妈妈、好妻子。”不过,罗平隐藏了母亲的缺陷,虚构了住在“小区”里的家庭情况。

在此之前,腾平就已从学生口中得知,罗平母亲存在的缺陷。有学生告诉腾平,每次在罗平面前提起他母亲,他就变得沉默和烦躁。

让腾平震惊的是,罗平竟杀死了自己的父母。

罗平已被抓归案,不过根据刑法相关规定,不满14周岁的人,不管实施何种危害社会的行为,都不负刑事责任。

近年来,犯罪低龄化问题引起各方关注。此前的2018年12月2日,湖南沅江12岁男孩弑母案就再次引发舆论关于是否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的讨论,案发后他被释放并一度被安排回校上学的决定更是引发争议。据《新京报》报道,案中男孩后来被送往长沙一家机构接受为期三年的管束教育。

如何处置罗平,也将成为一个难题。

(文中罗平、罗倩倩系化名,南方周末记者杜茂林对本文亦有贡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