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新星|叶凌潇:诗歌是神圣的,生活是有趣的

原标题:少年文学新星|叶凌潇:诗歌是神圣的,生活是有趣的

“浙江少年文学新星丛书·第五辑”征稿于2017年12月22日发文启动,2018年5月底截稿。自征稿启事发布之日起,五个多月内,丛书组委会共收到来稿作品集百余份,经组委会专家老师评选,12位同学的作品入选(排名不分先后)并获“浙江省少年文学新星”称号。

叶凌潇

作品《一切诗》

温州市苍南县灵溪六小

我自以为是个聪明的人,嘻嘻。父母教我做人要低调,偶尔要骄傲——这都是诗带给我的。会写诗,我引以为豪。做错的时候我都会自己反思。我太重感情了,这是我的优点也是我的缺点。因为在社会上,在生活中,这种性格是“不好的”。但是写诗,这恰到好处,更容易产生灵感,创作出有特色的作品。我是不是很臭美?

2018年《少年诗(组诗4首)》发表于温州晚报、诗集《变》即将由译林出版社出版

2018年《屈原与李白二首》发表于少年诗刊(半月刊)12期

2017年为长篇散文《狂野志》配诗46首发表于《钟山》杂志

2017年《叶子曰的诗歌(7首)》发表于温州晚报

2017年《自然的暗示》发表于南方文学4期

叶凌潇访谈

【《少年文学之星》杂志编辑】 叶凌潇

叶凌潇(以下简称“叶”):我从8岁开始写诗,刚开始写的几十首诗是灵感式喷发。后来,看了很多国内国外的一些诗歌,我从它们身上获取了养分,写得长了,也写好了。我感觉学习和人生一样一定是曲折的,曲折才是正常的,正如父亲教过的“W”。我写诗也是这样,一辈子的道路很长,要一步一步走好。我对此很有信心。

叶凌潇

叶:对我来说,是一个无上的荣誉,光荣的、突然的事件。我能入选《少年文学新星丛书》,一定有我自己的努力以及师长的教诲在里面,我要好好地把握这个机会,每天坚持阅读和写作,积硅步以致千里嘛,希望以后会有更大的发展。这其实也是父亲的期望。

我比较兴奋,看到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出了一本书,很想到处去吹吹牛,和同学们炫耀一下,放松一下紧张的心情,但是我没底,在学校还是要低调的。写诗两年多,我一直是在心里暗暗攒劲的。

叶凌潇在《浙江少年文学新星丛书·第五辑》审读会现场

说说你笔名的由来。

叶:笔名是父亲给我取的,他也是一名诗人,现在开始写散文和小说,成了作家。给我取的笔名是“叶子曰”,对我来说,不是“叶,子曰”,而是“叶子,曰”,这样才有生气嘛,才有活灵活现的感觉。我还学会了签名,父亲还学我的样子设计自己的签名,哈哈,有趣。不过我有一个问题是,作家为什么都要笔名?

叶凌潇和父亲

李: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尝试创作小诗的?

叶:我是2016年3月17日“突然”开始写诗的,我记得当时写了一篇短文,父亲说这篇文章可以分行改成一首诗,因为父亲也是一位诗人,他很明白这种感觉。“这是一首不错的诗啊。”他说,然后我就开始写诗了。我记得我的处女作是《写给未来的一封信》。是为记。

叶凌潇在临摹字帖

李:有没有特别喜欢的诗人,他们对你的写作有什么影响。

叶:我喜欢黄灿然的诗,我的诗歌风格跟他很相似,他当然比我更上一层楼,看了他的诗歌,我总是有所收获,从而在我的诗中加入了很多技巧、经验和思想。当然,我也在读米沃什、辛波斯卡、希尼、特朗姆斯特朗以及国内的一些诗人作品,诸如于坚、肖开愚、王家新、孙文波,我都喜欢,当然,我熟读的是父亲的诗,我写过一首诗《把父亲的诗重新写一遍》,他竟然很高兴。

诗人黄灿然(图源于网络)

李:在写作时,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和我们分享。

叶:有时候,我会摘录一些书里的经典片段,包括笑话,这不会玷污诗歌,反而会给诗歌带来快乐,让诗歌更加活跃、有趣。当然,我也会犯一些作家老犯的问题:发呆。在河边发呆,在森林里发呆,在飞机上发呆,在父亲的老家也发呆,一般都没有什么结果,晚上睡觉时也发呆,然后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叶凌潇和小羊

李:除了写作你还有什么兴趣爱好?

我喜欢语文,在课上会写一写作文。我今年五年级了,我常常会在一节课上写一两千字,跟同学们分享写作的喜悦,并谈论历史和地理。我也喜欢旅游,在我6岁时,父亲就带我出去旅行了,我几乎去过国内所有的大城市,还有一些无人问津的乡野——后来父亲说,能写诗,可能跟“行万里路”有关。

说实话,我还特别喜欢玩耍,玩什么都行,泥巴也行,蜗牛也行,一根树枝,一片广告纸都行,哈哈,是不是特别有童心?我本来就是儿童嘛。

叶凌潇在给模型上色

李:家庭生活,教育的氛围是怎样的?

叶:我们家有两层,二楼一进门是一幅油画,再往前走,客厅的墙上是一面大书柜,面积大约是3米乘5米吧,这是父亲的书,我看着有上千册。我的书房里,也有好几百册,4个书柜满满的,除了诗歌,主要是基础性的书籍,父亲说,基础要打好。嗨,谁叫我还是学生呢?至于一楼,那是父亲的专用书房,里面有很多文学杂志,还有桌头上摆放凌乱的经典书籍,我说父亲也是一个书迷。母亲有空时,会弹弹吉他,描描字帖。我们各干各的,一起进步——我说得够明白了吧!这就是我家。

李:你独处时,会想些什么?

叶:在独处的时候,我会往窗外看看,我家楼下有个老人,看起来似乎没有妻子儿女,守着自己的菜地,那房子看起来有“几百年”了,色彩也褪了,只剩下土色的砖头,烧了一半的乌墙,门也坏了一半,还在用烟囱,烧菜冒起浓烟……我会去编织他的身世。偶尔看到一只孤独的蚂蚁,我会想起现在的自己。

叶凌潇

李:对你来说,什么是诗,他在你生活中占据了怎样的位置?

叶:写诗是一件神圣的、有趣的事情,在我的生活中占了极为重要的位置,要写一定要写得好,如果没有灵感,没有趣事时,不能潦草地写诗,乱写,我的心里则不能安宁。而父亲总是用前面的伟人以及他自己的经历来激励我。

我知道,我读过的那些诗人都在前方等我——我来了!

叶凌潇小诗欣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