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二月河系列 之 为什么《康熙王朝》是大烂片(上)

原标题:悼念二月河系列 之 为什么《康熙王朝》是大烂片(上)

先推荐一篇文章:清宫宇宙,漫威的唯一对手

在我看过的历史剧中,深恶痛绝的只有两部:《贞观长歌》和《康熙王朝》。这两部剧的共同特点是:情节狗血、缺乏基本常识,却非要说自己是历史剧。

很久以前就有人问我,为什么《康熙王朝》是烂片。

在此次“悼念二月河”的系列中,也来谈一谈两部经典的二月河系列改编电视剧:《雍正王朝》和《康熙王朝》。

奥斯卡奖中,有一个奖项叫作“最佳改编剧本奖”。这个奖项非常有意思:因为这些剧本大多根据文学作品改编,并非原创。但这些改编的剧本,又有自己的艺术价值。获奖的作品比如《教父》、《走出非洲》、《末代皇帝》、《阿甘正传》、《断背山》等。可以看出,不少改编剧本,也同样是那一年度的最佳影片。由此说明,由于文字和影像的不同,一部好的文学作品要搬上荧幕,是必须经过剧作家合理改编的。

顶级的剧本往往是可以将原著更加升华的,比如《阿甘正传》,就将一个荒诞小说改编得温情、励志,充满正能量。

我一度每年看一遍《阿甘正传》,每次还要哭一遍

其次,虽然改编内容,但保留了原著的精神内核,也是值得推崇的,比如《简爱》(2011版),这一版虽然内容作了删改,但原著的精髓被神还原。

这一版的Jane简直是原著里走出来的,矮小、不美,但却深深吸引观众。

再次,虽然对原著进行了改编,但立意明确,有机呈现编剧自己的观点,这也可以接受。比如《潜伏》,本身只是一个中篇,虽然电视剧进行了大量的扩充,但加入的内容却使得整个故事更加丰富而生动。

孙红雷对丁嘉丽忘恩负义且始乱终弃;姚晨当年疑似先发制人抹黑凌潇肃。抛开私德,这两位在《潜伏》里的演技可圈可点

再如《琅琊榜》,对于霓凰与梅长苏关系的重新构建,达到了比原著更好的效果。

《琅琊榜》也有逻辑上的问题和主角光环,还有抄袭二月河的桥段(不多),但总体瑕不掩瑜,作为观众,我并不是杠精。此外,架空历史也让小说和电视剧有更多的创作空间。

但如果是为了迎合观众,蹭热点,而毫无逻辑地胡乱修改,添油加醋,那就无疑是没有水准的行为了。(关于这个问题,听听老鱼怎么说:点这里)。

《康熙王朝》这部剧虽然改编自二月河的《康熙大帝》,但改编水平之差,令人瞠目结舌。有人说,大多数由小说改编的电视剧都会被原著党痛批,所以,我首先要说明的是,我并不是原著党,我也并不要求电视剧一定与小说一模一样。为了说明《康熙王朝》的剧本为什么烂,我们来以改编得较为成功的《雍正王朝》作为对照。

《雍正王朝》电视剧对小说原著也做了相当大的修改。其中,最重要的修改,就是雍正在原著中,有急躁、冷酷、功利、甚至残忍的一面,而这一面在电视剧中几乎全被删除,电视剧呈现的是一个“高大全”的形象。此外,许多人物和相关事迹都作了删除和调整,与原著相比,改动还是比较明显的。

但编剧刘和平的思路非常清晰,他立住“雍正是好人”这个中心思想后,对于原著中的内容,进行了非常合理的删除和改编:总体来说,就是保留正能量的一面,将阴暗面弱化(不是粗暴删除)。不仅是雍正这个主要人物,其他不少人物的性格与事迹,也按照剧本的中心思想重新调整,调整得十分合理。

由于二月河的小说剧情和人物关系往往十分复杂,有的人物和事件,会贯穿整个系列,比如有的人物从《康熙大帝》第一部贯穿到《乾隆皇帝》第五部,所以剧本创作时是必须改编的。刘和平在剧本中,删掉了不少人物。但他对于小说中的角色,都进行了研究,他将许多人物删除的同时,对有关的情节进行了保留,再有机整合到其他角色身上;另一方面,原著中许多人物都和雍正一样,既有正能量的一面,也有阴暗的一面,他又将许多人的事迹移动、重组,使得人物形象更加鲜明。可以说,对于小说中的人物,他都做了认真的对待。

最可圈可点的是,刘和平很少给原著加戏,而是在改编中,尽可能用原作品中的情节进行移动和重组。原著中的精彩情节和著名场面,电视剧也尽量给予了原汁原味的呈现。这使得剧本和小说相比,情节更加简洁,但毫不空洞。

看完《雍正王朝》,你会感觉到,编剧虽然明显改动了原著,但他是真的精读了原著,理解了原著,也尊重了原著。

刘和平凭借《雍正王朝》获得了第19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优秀编剧奖。此后,他还创作了《北平无战事》和被称为“第一历史神剧”的《大明王朝1566》,确实是一位编剧高手。

而《康熙王朝》的编剧朱苏进则让人一言难尽。看完《康熙王朝》,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是什么鬼,这和原著有什么关系?!

我估计,朱苏进大概都没有把小说通读过哪怕一遍。燃鹅,朱先生还十分傲慢地公开diss二月河:

从这篇访谈中,我们可以得到几个信息:

1、朱先生以前并没有电视剧编剧的经验(“此前从未沾过电视剧”);2、他对于真实的康熙完全不了解(“历史上的康熙怎么样我并不知道”);3、他对于原著的改动非常大(“大刀阔斧的改造”)。4、剧本基本是他编出来的(靠猜想和感情的期待去慢慢接近和揣摩); 5、写作过程非常仓促(“两三个月的准备时间”)

虽然朱先生没有电视剧编剧经验、对于康熙不了解,而且只准备了短短两三个月。面对有深厚红学功底、对康熙全方位深入了解、著书十多年的二月河,朱先生却展现了不可理喻的傲慢:“认为二月河的小说远不够理想,看第一遍的时候,甚至怀疑那是一本劣质的盗版书。

这样一个没有经验、态度傲慢、编剧潦草还不尊重原著的人,你能期望他写出好的剧本?

和刘和平的改编相比,朱苏进的改编简直惨不忍睹。举个例子,脱胎于《鬼吹灯》的两部电影,《寻龙诀》和《九层妖塔》,都是基于原著创作了新的剧情,《寻龙诀》抓住了原著的精髓,让小说读者们认可;而《九层妖塔》就完全胡编乱造,招来一片骂声。

即便,新上映的《云南虫谷》豆瓣评分更低,我依旧最讨厌《九层妖塔》

《寻龙诀》从剧本构架上,和《九层妖塔》相似,都是采用原著的一些元素重写了一个故事,但因为《寻龙诀》抓住了原著的灵魂,原著党们也基本没有太多批评。

再举个例子,如果说把编剧比作改衣服,刘和平的剧本,是尽可能用衣服的同款布料,小心修改,力求看不出破绽。而朱苏进的剧本,则根本是一件百衲衣。

《戏说乾隆》中,钦妃把乾隆的坎肩剪成一堆布料,金无箴在破口处绣了一条龙,不仅完美补上,也更适合皇帝的身份。(没看过该剧的请忽略)

百衲衣

其实,从改编剧集的角度,《康熙大帝》的改编难度,远低于《雍正皇帝》。因为前者是二月河的早期作品,其中不乏戏剧化的情节,《康熙大帝》原著中,有江湖侠客,有武林高手,有隐士,女性人物和感情戏也较多,很适合被改成剧本。而《雍正皇帝》写作相对严谨,许多内容如果粗看上去,颇有些枯燥,电视剧并不容易呈现。但《雍正王朝》在改编上,弱化了(弱化≠删除)政治斗争内容,将剧中的非政治内容进行了合理保留,大大增加了可看性。

然而《康熙王朝》的所谓“改编”,则完全是胡乱涂鸦。朱苏进对于原著中的人物,首先进行了没有任何逻辑的大范围删除,删除的角色超过了半数。伴随着角色的删除,许多非常精彩的情节,也无影无踪。二月河小说的人物之间往往勾连复杂,由于角色删除过多,小说的情节也大幅消失,保留的人物全部出现残缺,对此,朱苏进只能胡乱篡改,把正派改成反派,把小人改成君子,把女神改成花痴。但是还是不够凑到五十集,于是他又随意添加了一些新的角色,这些新的角色塑造得也十分单薄幼稚甚至中二。小说原著中的精彩场面,或者被删除,或者明显被弱智化,而编剧自己添加的内容,却往往粗陋不堪。

总体来看,这些增删的背后,完全没有逻辑,没有合理原因。唯一的动机,大概正如朱苏进在访谈中说的,他恐怕连把小说通读一遍,都没做到吧。而所谓“靠猜想和感情的期待去接近和揣摩”,翻译成人话,应该就是“瞎编”吧。

那么,如果完全抛开原著,只谈电视剧,《康熙王朝》能算是一部好剧吗?

To be continued…

本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关注公众号壶憩粟余huqishuyu)。图片来自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与huqishuyu@126.com联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