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金浙勇:从幕后到台前|汽车人本命年

原标题:金浙勇:从幕后到台前|汽车人本命年

“现在不少汽车人很浮躁,爬了三分之一遇到困难,就会萌生新想法。我比较欣赏欧洲人的造车‘范儿’——认准一个方向就会一直向上生长。”这句话是众泰汽车董事长金浙勇说出来的,但很多人会不相信。

对于颇具争议性的众泰而言,1971年出生的金浙勇是个极为特殊且低调的人物。他不喜欢抛头露面,外界对他也知之甚少。众泰成立之初,众人也大部分只知道应建仁、吴建中。而且2016年之前,他几乎很少会出现在公众的视野当中。但不出现不代表不重要,金浙勇这位“老众泰”从众泰成立伊始,就一直是其背后核心人物之一。

众泰背后的男人

将时针拨回到2003年,电视里正热播着由张卫健主演的《聚宝盆》,沈万三的传奇经商路让“浙商”这块金字招牌再次成为社会热议的焦点。而巧合的是,也正是在同一年,轿车市场的井喷式发展也让众多民营企业看到了“聚宝盆”的影子。

骨子里对市场风口有着天然嗅觉的“浙商”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大好时机。发迹于“五金之都”永康的铁牛集团应势而动,仅仅凭借着五金机械制造的底子冲入汽车制造的狂热之中,众泰汽车应运而生。彼时32岁的金浙勇也在这时起毅然决然地跟随其舅舅应建仁的脚步正式从五金制造的“舒适圈”跳入到汽车制造这一陌生的领域中来。

“就像迎接一位呱呱坠地的新生儿一样,确实感到紧张又兴奋。”虽然已经过去13个年头,回忆起2005年6月18日,众泰汽车生产的第一批30辆“众泰2008”整车正式下线,金浙勇依然记忆犹新。

当时,现实的制造能力是众泰汽车迈出第一步的最大阻碍。在一次饭局中,吴建中偶然得知丰田特锐在台湾的一条生产线要对外出售,在造车计划一筹莫展之际,吴建中带回的这条重磅消息无疑给当时正在困顿中徘徊的应建仁和金浙勇极大鼓舞。

“当时国内市场小型SUV的竞争尚未饱和,如果拿下这条生产线,便可避开与强劲对手同质化的正面交锋。”机不可失,经过数轮艰难的谈判,众泰汽车终于如愿连人带设备一举拿下整条生产线。2005年,众泰整车制造工厂终于正式落成,从台湾引进的生产线和工程师也如期到位,众泰终于扫清了制造障碍,开始真正实施自己的造车计划。

万事开头难,车是造出来了,但没“准生证明”意味着无法进入市场中销售,金浙勇又协助吴建中开始解决资质问题。在一番寻寻觅觅之后,当时的众泰将目光投向了成都新大地汽车有限公司,最终众泰通过与新大地的合作获得汽车生产目录,获准以“大地众泰”的名字在市面销售汽车。

2006年1月10日,众泰首款汽车产品2008借“大地众泰”之名上市。而在上市一年之后,众泰2008交出了1万多辆的成绩单,可谓是首战告捷。众泰终于在造车的路上迈出了最为关键第一步。随后众泰如愿行驶上造车的“快车道”,金浙勇也投入到寻觅下一个“聚宝盆”的行动中。

“台前是汹涌的波涛”

2007年吴建中和金浙勇等人成功收购江南汽车制造有限公司70%的股份,买来了一张属于自己的“准生证”。这次收购也使得停产半年的江南奥拓重新投入生产,但让金浙勇出乎意料的是,在复产后的第一年,江南奥拓的销量竟然突破3万辆,同比增长300%。

此后众泰又以买断形式在中国生产菲亚特旗下的梦迪博朗轿车。经过改造后,梦迪博朗以“朗悦”的名字正式上市。

也是在此之后,市场越发甜美,众泰的“拿来主义”也就越顺手。而对于金浙勇等人默许众泰“逆向研发”的质疑也此起彼伏,无论是与高尔夫6前脸极为相似的Z200,还是与丰田Allion如出一辙的Z300,而这片质疑之声也随着T600的到来达到顶峰。

演化到最后,众泰五大生产基地“山寨”风格各有各套路,一系列匪夷所思的“山寨”让吴建中、金浙勇等人遭遇到疯狂的口诛笔伐。

众泰不是没有正向研发的想法和努力,但是当时众泰过于浓重的家族式管理色彩使得外来人的“融合”显得十分艰难。2012年众泰延请了原比亚迪的夏治冰担任众泰控股集团总裁,但夏治冰在不到半年后即宣告离职。当时的知情人士称:“(夏治冰)在众泰的职务一直是副总裁,分管生产。众泰的总裁一直都是金总(金浙勇)。”

2016年,金浙勇迎来职业生涯的转折点。随着众泰汽车“借壳上市”,手握众泰将近44.69%的金浙勇开始从幕后走到台前。面对外界质疑之声四起,金浙勇依然认为,“众泰汽车只是借鉴,绝非抄袭。在研发过程当中,借鉴热销车型成功的经验较为合理,特别是外观。”

正如汽车界的“设计狂人”雷雨成教授曾对记者说过的,这种做法从商业角度来说,倒是风险最小的。数据表明,截止至2017年年底,众泰汽车连续12年蝉联永康市纳税冠军,累计纳税额接近百亿,这也成为了众泰“越骂越火”的一种例证。这恐怕也是金浙勇及众泰一直铁了心的底气所在吧。

不过,当年10月24日,金马股份举行重大资产重组媒体说明会的时候,还是众泰汽车执行董事的金浙勇在会上透露,未来五年内,众泰将打造“传统汽车+新能源汽车+汽车零部件”的协同发展的产业链格局,力争2020年实现汽车销量超过48万辆,年营业收入超过403亿元,自主研发及产品质量达到行业领先水平。

在众泰多年“拿来主义”积累的副作用下,而且众泰“皮尺部”的大名在外,销量上也逐渐出现滑坡,金浙勇从从默默无闻的“幕后推手”到不得不扛起“借壳上市”的大旗,再到站在风口浪尖,对于众泰研发实力的提升以及品牌形象重塑的力度来看,金浙勇希望摘掉众泰“山寨”标签的想法确实呼之欲出。比如,2017年5月8日,由浙江省政府支持推动的“2017中国设计智造大奖颁奖典礼”上,金浙勇就很低调地出现在现场。

“众泰汽车作为一家制造型企业,技术实力、研发创新能力无疑是重中之重。”金浙勇跟记者一再强调,他在争议的漩涡中已经徘徊得够久了,现在亟需“正向研发”来证明自己的价值、证明众泰在以“工匠精神”闻名的永康中的品牌价值。

吴晓波对工匠精神下过这样的定义:真正的工匠精神不是一味地回到传统,一味地向前辈致敬,而是从传统出发,利用不断更迭的技术手段,在当代的审美和生活中重新寻找存在的理由。对于金浙勇以及众泰而言,2018年是“重塑之年”,这条“工匠”的重塑路才刚刚开始,在争议中汲取向上的力量,在质疑找寻未来的方向,而此行注定艰难。

文/罗超 王小西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