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面 | 从小就在科尔维特里玩耍的马可·睿思,“藏起愤怒”上任

原标题:局面 | 从小就在科尔维特里玩耍的马可·睿思,“藏起愤怒”上任

文/吴毓

在通用汽车的历史上,曾有8位总裁兼任首席执行官,马可·睿思能否成为第9人?

通用汽车最近调整了高管,大摩出身、擅长融资的丹·阿曼Dan Ammann转身操盘自动驾驶,爱赛车更爱Corvette的马可·睿思Mark Reuss成为新任总裁。玛丽·博拉Mary Barra仍然担任首席执行官。

丹·阿曼任职总裁接近5年,超过了通用汽车此前21任总裁的平均任职年限,不但“赢”了通用汽车的创始人威廉·杜兰特,也胜过曾兼任总裁、CEO和董事会主席的罗伯特·斯坦普。

在通用汽车工作了33年后,马可·睿思迈上了事业的巅峰,也开创父子先后出任通用汽车总裁的先河。相比成功的喜悦,睿思的内心一定还藏着些”愤怒“——会用自己的成绩洗刷父亲被降级的耻辱。

▋▎睿思到底是谁?

马可·睿思在底特律长大,他的父亲Lloyd Reuss曾在1990年至1992年期间任通用汽车总裁。27年后,睿思成为通用汽车的新总裁。

IndyCar系列赛,马可·睿思(右)坐在Camaro安全车中准备开始巡游圈

睿思小时候,周末常常跟着父亲去公司。你能想象,在雪佛兰的工程中心里,一个小男孩坐在椅子上翻着漫画百无聊赖的样子,最后的结果一定是跳下椅子,在那些轿跑车、概念车中间蹦跳奔跑,间或也会观察前灯的设计,摩挲翘起的车尾,对着镀铬的前保险杠做鬼脸……

睿思回忆,晚上回家的路上,父亲会顺路去研发中心。在那里可以看到原始的庞蒂亚克火鸟(前四代与雪佛兰Camaro共享平台,造型也非常接近),可以看到正在重新开发外观和内饰的Stingray(雪佛兰Corvette C3)。

睿思热爱赛车运动。2013年2月,时任通用汽车北美地区总裁的睿思,以名誉车手的身份亲自驾驶一辆雪佛兰SS,驶入第55届Daytona 500的赛道。对于睿思,这是荣誉,更是享受。要知道,他是德国纽伯格林北环的认证车手,是通用汽车少数拥有L7级驾照的高管,还曾多次在IndyCar系列赛上驾驶驾驶雪佛兰Corvette安全车。

车辆的工程与设计、通用的历史与传承,在睿思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融入血脉。他不仅如愿进入通用汽车、拥有一台雪佛兰Camaro,当他在复兴中心39层拥有自己的办公室后,还将一片赛车引擎盖装饰在墙上。对于corvette的热爱,对于赛车的热爱,他不做任何掩饰。

▋▎为什么是睿思?

玛丽·博拉信任睿思。

博拉与睿思的工作经历多有交集。2009年7月,博拉从全球制造工程副总裁晋升为全球人力资源副总裁,睿思就是博拉的继任者。2013年12月10日,当博拉被任命为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时年50岁的马可·睿思再次成为博拉的继任者,出任全球产品开发、采购和供应链执行副总裁。

雪佛兰Crovette Z06发布敞篷版,马可·睿思在胸前别了一枚Z06徽章

博拉与睿思有着相近的家庭背景。18岁时博拉就以合作学生的身份进入通用汽车,他的父亲Reino在底特律的庞蒂亚克工厂工作了四十年。马可·睿思是以实习生的身份在通用汽车开始职业生涯,他的父亲——劳埃德·睿思与董事会主席Robert Stempel因经营亏损(真正的衰退要到12年后才会现身)而被急躁的董事会降级解职时,他不过是通用汽车弗林特工厂的一名中级工程师。

惟有信任者,才可以托付自己的后背。在2013年1月14日开幕的北美国际车展上,玛丽·博拉以“my friend and colleague”介绍睿思(时任通用汽车北美地区总裁)。

睿思的能力,值得博拉给予信任。在睿思的监督下,通用汽车北美市场的利润和利润率持续提升,其中包括推出屡获殊荣的凯迪拉克ATS、雪佛兰Corvette、Impala和Silverado皮卡。

在他出任全球汽车工程副总裁期间,他推动改善产品的使用体验——通过工程与设计理念的调整,让驾驶座位成为全车最好的位置。这一变化帮助通用汽车赢得新用户的喜爱。

2001年,他创建了通用汽车的性能部门,推出了凯迪拉克V系列和雪佛兰SS等高性能车,成为凯迪拉克和雪佛兰提升品牌认知的基石。

一位老友这样评价睿思:“他是通用汽车公司为数不多的、具有影响力的人。他知道人们为何会对车感到兴奋。”

▋▎阿曼已经出局?

前任总裁丹·阿曼Dan Ammann的去职,通用汽车没有发布正式的通告,更没有对其工作业绩的评价,这一点颇不寻常——只是在2018年11月29日的《Cruise和通用汽车迈出了自动驾驶汽车商业化部署的下一步》中宣布,阿曼加入Cruise任首席执行官。

但是,阿曼入职Cruise是重用还是出局?

Cruise 联合创始人Daniel Kan(左)、Kyle Vogt(中)与丹·阿曼(右)

博拉成为通用汽车CEO及董事长后,已经在重塑产品开发流程,推出备受好评的新产品,同时提供了创纪录的产品质量评级和更高的客户满意度……但这还远远不够。在智能驾驶、电动出行领域提前布局,通用汽车才能拥有未来。而Cruise正是通用汽车未来出行的重要支撑。

2016年收购Cruise后,丹·阿曼一直是通用和Cruise之间的联系人。超级巡航技术SUPER CRUISE快速应用到量产车,阿曼的支持与部署功不可没。未来,阿曼可以专注于Cruise的商业化——为Cruise募集资金,提升Cruise的财务运营水平。

今天,Waymo与Cruise已经是自动驾驶领域的双雄。前者与传统车企合作,尝试在克莱斯勒Pacific、捷豹I-PACE上实现自动驾驶硬件与软件的集成,更像在HP电脑上安装windows操作系统;后者的做法类似Apple,硬件与软件都由自家开发,两者的合作更加密切。

Cruise已经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发展计划——最迟明年,正在旧金山湾区测试的雪佛兰Bolt车队就会取消方向盘。但Cruise的现实问题是缺钱,非常缺钱。实现L5级自动驾驶并将其量产,研发投入动辄以百亿美元计算。

2018年6月,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分两轮向GM Cruise公司投资22.5亿美元,通用也承诺向Cruise增加投资11亿美元。此举将Cruise的估值推至115亿美元。4个月后,GM Cruise迎来第二位合作伙伴,本田承诺在2030年前分两次投资27.5亿美元,Cruise估值随后飙至146亿美元。

2017年,通用汽车总资产2124.82亿美元、营业收入100.16亿美元。而一个花10亿美元购入的Cruise,其估值已经接近146亿美元。这么重要的资产,岂有随便派个阿猫阿狗去盯盘的道理?

▋▎谁能成为接班人?

这一次人事调整后,通用帝国的接班人又增加了变数。

在通用汽车的百年历史上,共有14位首席执行官和23位总裁,小阿尔弗雷德·斯隆等8位曾兼任CEO和总裁,查尔斯·威尔逊、詹姆斯·罗什、罗伯特·斯坦普、杰克·斯密斯以及“小超人”瓦格纳五人,则是从总裁任上晋级CEO;这五人平均用时31个月,查尔斯·威尔逊用时最长,达到4年又5个月。如此比较,丹·阿曼虽然执掌重要业务,但马可·睿思身居机枢,直接晋级的几率更高。

通用汽车CEO玛丽·芭拉(左)、丹·阿曼(中)与马可·睿思

同样拥有通用汽车家族史,任职北美区域总裁和雪佛兰品牌全球总裁的Alan Batey,也是董事会重点培养的对象。与迪士尼合作并邀请迪士尼学院协助培养雪佛兰的经销商,指导他们如何在6英尺外与顾客打招呼,以全面提升用户体验,被认为是雪佛兰再次成长的起点。

新任首席财务官Dhivya Suryadevara是高管团队中的冉冉上升的新星。从2017年起,Suryadevara以企业融资副总裁的身份,官方评价其“在欧宝剥离,Cruise收购,Lyft投资以及最近SoftBank对GM Cruise的投资中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这或许也是董事会敢于让阿曼离开的原因之一。

此外,2012年2月被任命为美国客户体验副总裁、同时向玛丽·博拉和马可·睿思汇报的Alicia Boler Davis,现在已经是通用汽车公司全球制造执行副总裁。

“内部人”更熟悉企业的传统和体系的力量,但他们的思维也更容易被传统与体系所禁锢;外部人更容易摆脱束缚,用新的思维去发现问题,用新的手段去解决问题。

显然,博拉更希望看到愿意做事、理念相同的人加入团队,且乐于快速提拔他们。至于他们是“内部人”还是“外部人”,根本无关紧要。

编辑/不白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