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创始合伙人被传是“老赖”,诺亚财富:属个人事件 与公司无经济瓜葛

原标题:创始合伙人被传是“老赖”,诺亚财富:属个人事件 与公司无经济瓜葛

文/程维妙 编/李悫

近年踩雷不断,监管警示、“照片门”等事件缠身的诺亚财富,上周末又被传出创始合伙人张昕隽为“老赖”。 据“金融科技情报”报道,张昕隽因以名下房产作为抵押为其前夫梁升实际控制的无锡百纳容器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百纳公司”)债务提供担保,而在2017年1月被无锡市梁溪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对此,诺亚财富1月7日对搜狐财经“公司深读”表示,该文章中所及民事案件是因员工个人债务所引发民事纠纷,纯属个人行为和事件。该起民事案件与 “诺亚财富”所属公司不存在任何经济瓜葛和法律纠纷。

搜狐财经“公司深读”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看到,张昕隽确实在2017年1月16日被无锡市梁溪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原因也与前述报道相符 。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公布的信息,百纳公司2016年1月向无锡市科发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无锡科发”)借款830余万元,相关的抵押物包括百纳公司部分设备、梁升和张昕隽提供的房产抵押、以及四川恒瑞丰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瑞丰”)的720万股股权等。

(截图来自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

“天眼查”显示,恒瑞丰是百纳公司的实际控制方,持有后者33.34%的股权;百纳公司的法人是梁升。张昕隽与这两家公司没有直接关联,她的商业角色有三个和诺亚有关,分别是上海诺亚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无锡分公司法人、上海诺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股东(投资比例4%)、上海诺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高管等。搜狐财经“公司深读”还发现,名为“NOAH张昕隽”的新浪微博,认证即为“诺亚财富管理中心无锡分公司总经理”。

对于上述抵押物,无锡科发均有权与百纳公司或梁升、张昕隽二人协议折价,或以拍卖、变卖等方式变现获偿。这些内容已列在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中,不过张昕隽因“全部未履行”而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前述报道中提及的梁升与张昕隽的夫妻关系,则在无锡科发诉百纳公司和恒瑞丰的民事判决书中有所印证。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判决书,无锡科发因借款纠纷将百纳公司、恒瑞丰及梁升、张昕隽等送上被告席,张昕隽陈诉,“只知道用房产抵押向科发公司借款的事情,与梁升已在2014年3月4日协议离婚。”

(截图来自裁判文书网)

不过梁、张二人在商业角色上还有很多交集。根据“天眼查”,梁升2005年出资50万元成立上海塘度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塘度商贸”),梁升为法人,张昕隽是监事;2007年,梁升、张昕隽二人又分别出资0.6万元和2.4万元,成立了西安丰茂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茂汽车”),持有股份比例分别为20%、80%,张昕隽为该公司法人,梁升为监事。

丰茂汽车和塘度商贸先后在2017和2018年因“未按规定提交年度报告信息”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目前,丰茂汽车为“开业”状态,塘度商贸的公司状态是“吊销”,其还是百纳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达30.92%,仅次于恒瑞丰。

“张昕隽曾说自己是假离婚。”前述报道称,“张昕隽还向诺亚的客户借钱,这件事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一度让客户认为是不是诺亚本身有问题。而借钱给张昕隽的客户,现在因为永宣矿业的项目正在和诺亚财富打官司。”

诺亚财富对此回应称,文章内容中涉及的民事及执行案件情况,公司未经核实。其同时表示,任何利用此事抹黑诺亚品牌形象的行为,公司将通过合法途径和必要法律手段依法维护本人合法权益,并追究相关方的法律责任。

诺亚财富近年风波不断,旗下公司参与设立或代销的多个基金产品出现兑付危机,全资子公司歌斐资产在2018年8月收到证监会江苏证监局出具的警示函。另据国际金融报报道,诺亚财富在2018年钻石年会上将维权客户作为反面教材公之于众,此事引发巨大争议。

【“公司深读”系搜狐财经精心打造的品牌栏目,聚焦公司报道与深度调查报道。若有意接洽搜狐财经采访、爆料等事宜,请发邮件至biznews@sohu-inc.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