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正文

我,一个厌食又词穷的公众号美食编辑。

原标题:我,一个厌食又词穷的公众号美食编辑。

在成为一名公众号美食编辑之前,我也像你们一样,对这份工作抱有许多美丽的幻想。

“不用花钱,每天换着花样吃,真幸福”

“吃吃喝喝还有钱赚,真惬意”

“边吃边工作,真轻松”

但入职不到一个月,那梦幻的泡沫就破灭了。

每天确实可以免费的吃吃喝喝,但实际情况与我想象根本不一样!

第一次参与推广的采编,心里美滋滋的想象着中午会有一顿饕餮盛宴,刻意连早饭都没吃。但那天的实际情况却是,我饿到胃酸都要喷出来了……

食物上桌后,首先得喂饱摄影师的镜头,一道接一道的拍摄,整体最低需要耗时一个小时、在此期间你还需要帮忙布景、夹菜、打光。

看着这么诱人的美味在跟前,又不能吃到,是多么痛苦的事情

在拍摄完成前绝对不能动筷,因为一般情况下,单品拍摄后还需要来一张大合影。等到我们能吃时,桌上的菜大半已经凉透了,人也饿过头了…怎么办,凑合着吃呗。

很多时候不仅是要在跟前看着,还要当手摸,不同的食物不同的餐具都有不同的拿法,刚开始手拙分分钟气死摄影师,而现在已经培养成专业手摸,甚至连剪指甲都要格外细致,不能让经常出镜的指头影响画面的美感。

在做美食编辑之后,我练就了一门绝学,那就是可以无声的吞口水,无论肚子多饿,也不会让旁人察觉出来。

现在经验丰富的我,在单店的美食采编之前,都会提前在一旁的便利店吃点东西垫垫肚子。一是为了不让自己饿到崩溃,二是为了不让饥饿影响到判断力。

还有一点曾经觉得无比美好,做了美食编辑之后觉得简直惨不忍睹。那就是每去一间新餐厅探店必然是菜单上的菜品基本上都勾选一遍,摆满整桌,这也是为什么一年可以增重30斤的“诀窍”,绝对是工伤。

现在总结一下,美食编辑似乎并不是“吃货”的理想职业,它背后的各种辛酸,或许也只有业内人才能明白。

///

爱吃不是美食编辑的加分项,包容的味蕾,和能屈能伸的胃才是。

譬如我们经常做的合集系列。这类选题一般都是临时想出来,大多数情况下也是当天出稿,一下午的时间就得吃上数十款相同的产品。

记忆非常深刻的就是去年盛夏的一个下午,临时想到一个冰淇淋的选题,从下午3点开始一直吃到晚上6点,顶着烈日游走武汉几大商圈,吃了十几款冰淇淋,牙齿酸到不行,胃也很难受,只能拿着热水杯捂着胃接着吃,还得认真的记录每一款冰淇淋的口感。采编完成后还要拖着极为不舒服的身体回公司赶稿。

GO斑马的美食编辑,甚至时常会吃出武汉。

记得奈雪的茶和台盖在武汉天地和壹方围挡的时候,还听闻喜茶有来武汉的消息,斑马君想一次打卡这三个品牌,还特意飞到深圳实地体验。

还有一次临时起意,买了张高铁票直奔长沙,快马加鞭的吃了多家当地网红店,晚上乘坐最后一班高铁回武汉,高铁上还要将当天长沙探店之旅写出来。其实这也是美食编辑的日常,只是“作战”地换到了长沙。

也有突然看到上海开了两家“内地首店”,立马飞到上海打卡的这种事在GO斑马也是很寻常的。

///

有一些人原本是不吃内脏、不吃辣的,但当吃成为你的工作之后,你的词典的就没有忌口一说了。这种事情经历多了,也很容易对某种原本喜爱的食物滋生厌恶情绪。

就像此前做过的汉堡合集,为了采集素材那一两天几乎每顿都会吃几个汉堡,也让我从一个爱吃汉堡的人,变成了一个看到汉堡就想绕着走的人。

还比如去一家时刻都在排队的饮品店采编,一个小时喝遍它家所有的饮品,舌头都已经冰到麻木了,如果你在我刚采编完时就问我哪款新品最好喝,我也只能礼貌的回答你:“都好喝”。

///

美食编辑做久了之后,又会面临一个新的问题,不是大家想象中的体重飙升,也不是脂肪肝和胃病,而是

词!穷!

“火锅里的爱马仕、咖啡圈中的LV”

“真是入口即化,肥而不腻”

“外酥里嫩、Q弹爽口、层次丰富”

这些词是不是都很熟悉?哈哈哈。

大部分编辑在写稿时,真是榨干了所有脑细胞来找形容词。但遇到合集类的单一美食稿子时,词穷还是在所难免。

像是上周做的舒芙蕾合集,本觉得是一个非常好写的稿子。但写到第三家时,除了绵软轻盈之外,真的找不到更为精准的用词了(当然,我们推荐的每一家是真的都很好吃),每款舒芙蕾在心里确实有高低,但又很难形容区别在于哪里,想哭。

还有一周吃五六次火锅,到第三家时除了“麻辣鲜香,地道的重庆味”之外,一切的形容词都是空洞而没有灵魂的。

后来又做了一期外卖火锅专题,一个星期在办公室全点火锅外卖了,面对着多家火锅外卖的包装、餐具、产品基本上一模一样的情况,写稿的时候简直词穷到极点。

这种例子简直太多了,例如看到奈雪的茶推出了霸气猫山王的新品,突发奇想做个榴莲美味专题,一下午搜罗武汉各种带榴莲的甜品和饮品,甚至还有榴牛蛙,回去还要分别描述各种榴莲美食的口味,这种感受你能想象吗?

很多美食编辑也都会有一些“坏习惯”,就像我非常喜欢用“层次”,所有鸡鸭鱼肉甜品面包饮料,在我这里都可以变的层次丰富。“妙”也是一个非常稳妥的词,在不知道怎么形容味时,夸它很妙就对了。

我的另一个同事的坏习惯就是用词浮夸,一碗蛋炒饭都可以让她的毛孔张开翅膀翱翔、一块蛋糕就让她重新觉得人间很值得…….

不过味道这个东西,本身也是非常主观的,每个人的体验都会有所不同。我们的工作就是准确的将个人的体验描述出来,但为了更精准的描述,吃东西的过程往往都不怎么轻松。

///

边吃边写,偶遇网友“偷拍”已是常事

边吃边记录是常态,偶尔还需要边吃边查资料。从起源到发展再到做法,都要研究透彻,采编时一脸愁容的人,大概率就是要出稿的那位编辑。

而美食编辑又分挑剔和不挑剔的,我就属于不怎么挑剔的那一类人,很难觉得某样东西能归纳到难吃的范畴里去,导致写出来的稿子都像私下收了老板红包一样,篇篇都像是广告。

所以有时候看似广告的推文,不一定是广告呢。

不知不觉已经做这行一年半了,撑到胃疼、腻到干呕、熬到脱发成了生活的常态,奇怪的是,我竟慢慢的喜欢并热爱这种生活了。吃得多,我可以多跑步,幸运的话还能跑个武汉马拉松,生活挺美好的。

尽管词汇量没有像体重一样暴涨,但我依旧会用心的撸好每一篇稿,将我所认为的美好事物,推荐给同样热爱生活的你们。

- END -

看不到冬日尽头的武汉

用这几款舒芙蕾去感受温暖

你还可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