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撤兵叙利亚, 特朗普剑指何方?

原标题:军事 |撤兵叙利亚, 特朗普剑指何方?

文 | 笑 饮

美国联邦政府于2018年圣诞节前关门了,雇员被休假。事件的起因在于——总统特朗普想要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造隔离墙,而国会不批准他提出的预算。

政府关门,可特朗普并没有闲着,当地时间2018年12月26日凌晨,特朗普夫妇突然出现在伊拉克西部安巴尔省的美军阿萨德空军基地。这是特朗普走马上任美国总统以来,第一次出现在伊拉克。虽然到了伊拉克地界,可此行他没有会见任何一名伊拉克官员。在军营里,特朗普一方面宣布不会从伊拉克撤军,另一方面则声称,美国不能继续承担世界警察的角色。

在此之前,美国竟意想不到地突然宣布从叙利亚撤军,甚至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消息称,撤军规模是——在叙利亚的美军2000人统统撤出。不过,种种迹象表明,2019年美军在中东不会罢手。美军特种兵编制在2019年甚至还将扩大到7.1万人,部署到全球75%的国家。结合更早之前美国宣布退出《中导条约》,不难看出2019年美军的剑锋所指。

从叙利亚撤兵一举三得

对于美军撤出叙利亚一事,白宫发言人桑德斯是这么说的:“5年前,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在中东拥有强大而危险的势力,而现今已被美国击败。取得叙境内打击‘伊斯兰国’战争的胜利并不意味着国际联军的行动已经结束。如有必要,美国及其盟友依然准备重回此地,捍卫美国利益。”

一边发出威胁,一边宣布撤出。而美军撤出之际,可以预见并没有叙利亚人民夹道欢送的场面,有的只是千疮百孔的城市,流离失所的难民。这还不算,当特朗普与土耳其总统就美军撤出叙利亚问题通了一次电话以后,叙利亚北部库尔德地区第一时间发现一批前来填补真空地带的土耳其军队。2018年12月25日,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郊区又遭到导弹袭击,叙利亚军方称,这是以色列空军发射的、经黎巴嫩空域飞来的导弹。叙利亚逊尼派反政府武装“国民军”更是没有闲着。“国民军”发言人优素福·哈穆德宣称,已派了几支分队向阿勒颇省东北部曼比季进发,只待美军撤出,“国民军”将进一步前进。路透社的消息称,“国民军”接下来将扩编——收拢叙利亚西北部逊尼派民兵和散兵游勇,壮大自身实力。

美、俄都在叙利亚前线派驻了武装力量。俄军还没撤,美军却率先宣布“胜利”并撤军,看似并不符合其一贯的风格。美军宣布“胜利”、宣布撤军,并不是心甘情愿要离开叙利亚,而是有着三重目的。

首先,美军进兵叙利亚五年,面临经费紧张局面,特朗普政府感觉开销太大,希望盟国代劳。早在2018年4月,特朗普就在俄亥俄州的一次演讲中表示过,要尽快从叙利亚撤军,原因是“过去十余年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军事行动耗资巨大,花费超过7万亿美元,例如在当地建设学校,最后却只是被武装分子炸掉,但美国却没有花钱在俄亥俄州兴建新学校”。听闻特朗普此言,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如此评价:“特朗普以从叙利亚撤军作为威胁,目的在于要求阿拉伯国家为美国的军事行动买单!”鲁哈尼还认为,特朗普意在建立“阿拉伯版北约”来对付伊朗。而叙利亚阿萨德政府的背后支持者正是俄罗斯和伊朗。在美军撤离叙利亚前夕,恰恰是伊朗的死对头沙特宣称,要替代美国掏钱到叙利亚重建。

美国在打击“伊斯兰国”行动中的三个盟友英国、德国和法国都对特朗普从叙利亚撤军的决定表示担忧。法国和英国承诺将部队留在叙利亚,并警告称战争远未结束。

第二点,美军撤兵避开了俄罗斯在叙利亚的锋芒。美军进兵叙利亚以来,尽管面临的是非对称战争——无论是“伊斯兰国”武装,还是库尔德武装,甚至叙利亚政府军,与美军都存在程度不一的武器代差,但美军在叙利亚打仗,在武器选择上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杜鲁门”号航母、战斧式巡航导弹、B-52战略轰炸机、F-22隐形战机,这些大杀器全都用上了。同样在叙利亚作战的俄罗斯,也把这里当作新武器试验场——苏-30sm、苏-35,包括最新的苏-57隐形战机、S400防空导弹,频频出现在前线。即便是老旧的“库兹涅佐夫”号航母,也在叙利亚战场完成了其史上第一次实战。尽管总体上看,美军装备似乎胜过俄军一筹,但在仅十几万平方公里的叙利亚辗转腾挪,美俄之间未必没有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时候。如果直接交上火,后果很难预料。此前,介入叙利亚的俄罗斯人在跟库尔德武装起摩擦时,遇到美军对库尔德人的空中支援,吃了不少苦头。而万一美军打击到的是正牌俄军,事情就不会这么简单地解决。对美军撤出叙利亚,俄总统普京表示,撤军是正确的决定,美国在叙利亚保持军事存在无助于叙利亚问题的政治解决。

第三点,美军明面上宣布撤出叙利亚,实际上并没有放松对叙利亚问题的主导权。在海权战略学者倪乐雄教授看来,2018年10月以来,美国拟退出《中导条约》、咬牙撤出叙利亚等一系列举措,是有相关性的,旨在捏紧拳头,在未来对付更强大的对手。至于叙利亚方面,和阿富汗联系起来,被美国政界并称为“战略不稳定弧”,未来,即便美军地面部队撤出这一“战略不稳定弧”,其驻扎在伊拉克等地的部队,包括由航母领衔的各路舰队,都能在较短的时间内赶到,或者远距离对叙利亚境内进行空袭。而美国通过“小伙伴”们,更是能够某种程度掌控叙利亚局面。

叙利亚国内政治分析人士阿卜杜·拉希姆之言:“无论美军是否真的执行撤离计划,其对中东地区尤其是对叙利亚的军事威慑和影响仍将长期存在。”美军目前从叙利亚撤军,堪称一举三得。难怪特朗普不惜与国防部长马蒂斯撕破脸,也不惜做出撤军姿态。

新年目标是否意在中俄

倪乐雄认为,美军撤出叙利亚,还有一层意图在集中兵力对付中俄。“这是想步步紧逼的节奏!”倪乐雄说,“完全是基于敌对情感下的思维。”

在美国宣布从叙利亚撤军的同时,美联邦参议院通过了所谓“亚洲再保证倡议法案”。该法案鼓吹美国总统定期对台军售,以及美国高层官员访台。此前,美众议院已经通过了该法案,只待特朗普签署后即能生效。

目前,美国国内值得关注的一个动向是——确实有一股势力剑指中国,并且这股势力并不仅仅满足于“打台湾牌”,而是希望切断中美合作,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2018年12月17日,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CFR)发布了2019年“预防性优先事项调查报告”,对30个持续或潜在的冲突进行排名。这一2008年以来每年岁末都要发布的报告,竟然首次将台海问题纳入调查范围。尽管该委员会通过调查数据认为,2019年台海爆发冲突的概率较低,但2020年,随着岛内可能发生的由选举产生的局势变动,台海会导致潜在冲突。

CFR报告中还提到,2019年中美之间只有一个紧急情况被视为最优先事项,即在南海的武装对抗。

CFR报告的撰写者保罗·斯塔雷斯甚至对外鼓吹:“特朗普的四位前任在担任总统期间,先后发生了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伊拉克战争和阿拉伯之春,而到目前为止,特朗普还算幸运——任内尚没有遭遇大规模冲突。但2019年,中美俄地缘竞争是最大风险,这些风险带来的影响远大于其他冲突。”

和斯塔雷斯唯恐天下不乱的观点相似,美另一知名智库——兰德公司,其空军项目制作团队日前公布的一份报告称:“一支新兴的中国空军正在崛起。其目的就是在战略以及战术方面与美国展开交锋。”该报告还称,在中国大力发展矢量发动机战机、四代隐形战机、弹道导弹的精确打击和战略巡航等的情况下,中国军队能在一些场合战胜美军。

另一方面,目前正值俄罗斯与乌克兰再次交恶之际,美军派出RC-135战略侦察机,搭载美国、加拿大、德国、法国、罗马尼亚和英国等国观察员,侦查了乌克兰东部以及克里米亚半岛的军事部署情况。这让人感到,美军也有可能在俄罗斯向西方向剑指对手。

美国2019财年国防支出高达7170亿美元,其中包括6170亿美元用于军购、军饷等基本开支,690亿美元用于海外作战行动,220亿美元用于核武器项目等。而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是增兵一项——美军特种兵编制在2019年将扩大到7.1万人,部署到全球75%的国家。外加美国一旦退出《中导条约》,则意味着——短期内,美国希望花更少的钱,完成其全球军事领先优势。

即便是因叙利亚撤兵问题与特朗普意见相左的马蒂斯,在纵论大势的时候,亦不忘说:“我们将继续打击恐怖分子的行动,但大国竞争——而不是恐怖主义——现在是美国国家安全的主要焦点。”美国的军事战略,恰恰强调了从反恐重点向俄罗斯和中国等势均力敌的竞争对手所构成的威胁转变。这一点,不得不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