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正文

霹雳布袋戏:好个衣冠禽兽

原标题:霹雳布袋戏:好个衣冠禽兽

文/泡泡圈漫评团 南犬北猫(一方苦境)

原标题:《双学记》第九章 好个衣冠禽兽

这一夜,谈无欲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袋里填满了白日翻的《一莲托生品》日月无双的章句。故事描写很详尽,可以说是啰嗦,但就是想象不出来那样的故事,是在怎样的两个人之间发生,那一片梅林是何种倾城,完全想不出来。

谈无欲写文有个习惯,提前设想场景角色,只肖用语言描述出画面即可。但日月无双的情节,他读了几遍,都想不出来,书中的谈无欲是怎样爱着素还真。他甚至怀疑是有人冒名顶替写了这一卷,但出版社又明摆着是苦境传媒,该公司是何种角色,谈无欲很清楚,所以,这日月无双卷,只能出自他谈无欲之手。

“可……我为什么不记得写过……”

月上中天,谈无欲睡意全无,反倒越发清醒,索性起床,披了件单衣踱步窗前,抬头望着高悬的一轮清月。

“素还真……日月无双……”

喃喃自语,不察觉的温柔,自唇间流出。

“素还真……我谈无欲……当真……喜欢过你……”

迷茫的神情,漂浮的心,何处落叶归根。

明日之阳,似是模糊不清了。

向前的眼,不觉间回了头。

“圣上!宫外有人求见!”

近侍面露难色,急急奔向琉璃殿书房,脚步仓惶,已忘了规矩。

素还真明白定有要事,放下手中一卷边关奏文,示意近侍莫慌。

“你且说来,莫慌。”

“这……”

想起方才所见之人,近侍额头冒出细汗,喏喏几声,不知如何开口。

“嗯?你但说无妨,劣者不会生气。”

近侍:……皇上…你不觉得自己的承诺很没有说服力吗………

横竖都是死,宫外的人得罪不起,眼前之人更得罪不起,干脆点!

近侍眼一闭,心一横,提高了音调。

“谈无欲求见!”

素还真:暴击一个飞升旋转!哦呼~~师弟呀~~~【看到一个喷气莲花飞过……哇哇哦……】

空气窒息几秒,近侍低着头,不敢看圣上的反应,盯着脚下的地砖。

过了好半天,都没人说话,近侍稍微抬眸,一看,书房里哪里还有圣上的影子。

近侍:……可惜刚才没抬头……喷气莲花…啊……好怀念

红墙宫门边的柳树下,站着个玄衣人,眉目清朗,仙气缥缈,白发三千,烨然神人,正是谈无欲。

素还真:哦呼~~~~我师弟真……美啊~~~~啊~~~

“……师弟……?”

素还真龙袍加身,明晃晃地刺眼。他停在几步开外,并不靠近,似乎在恐惧,如梦中所见,一走近人就没了。

谈无欲不着痕迹细细打量一番眼前的人。

嗯,模样不错,倒也配得上当我谈无欲的师兄,漩涡眉很有特色。

嗯,周身一股清淡祥和之气,是个和善的人...

嗯……他似乎看到我很意外……很……惊喜…啊不……狂喜……

想起日月无双,谈无欲深知事情定有内情,写出来的情节应当有所隐瞒。

谈无欲敛敛衣袖,朝着素还真弯腰作揖。

谈无欲:不清楚这个廉价师兄真实为人前,先装乖宝宝吧。

“师兄好!谈无欲前来拜访,叨扰师兄,还请师兄见谅!”

素还真:………为毛子……我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谈无欲:师兄的脸色……不太好啊……我没叫错吧……

素还真:虽说百年来想听听无欲这么叫……但是……

谈无欲:这师兄莫非是个傻子……

素还真:啊~~~上一次无欲这样叫我,还是在嗯嗯嗯嗯的时候啊~~好怀念啊~~~

谈无欲:看来……这师兄……是个……花痴……

素还真:啊~~~无欲的鄙视眼神好怀念!还是原来的角度,还是原来的赶脚!!!

谈无欲:喂喂……我是不是需要叫人……

素还真:……师弟啊……(双眼飙泪,伸手要抱抱)

谈无欲:(快速后退,被逼到护城河边,一脚悬空,眼间快落下去了)我要叫人了!!我要叫人了!!!来人啊!来人啊!!!破喉咙破喉咙!!!

【你们两个给自己加戏的人适可而止吧!!!】

“咳咳,师兄,你……还好吧……”

“甚好甚好…许久未见,师弟突然来访,让师兄……有些……不知所措……”

“师兄,此番无欲冒昧前来,是为一事不解……”

“嗯。入宫再说,人多眼杂。”

“好。师兄请。”

“嗯。师弟请。”

“师兄请。”

“师弟请。”

“师兄请!”

“师弟请。”

“师。兄。请!”

“师弟请。”

“师兄……请!!!”

“师弟请。”

“素还真!!!你有完没完!!!”

素还真:(摸摸发疼的耳朵,泪水哗哗流)还是这样的语气美好啊~~~~无欲啊~~~师兄在这啊~~

谈无欲:素还真……请你飞升好不好……人间留不住你……

素还真:耶耶,师兄不放心无欲啊~~~

谈无欲: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

素还真:这是缘啊~~~

未完待续

上一章:霹雳布袋戏:深情未竟离别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