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史上“最严自招令”出台,高校自主招生成鸡肋?

原标题:史上“最严自招令”出台,高校自主招生成鸡肋?

文丨李一陵

日前,教育部发布了高校自主招生新政,其中包括:

“严格控制招生规模,高校要在上一年录取人数基础上适度压缩招生名额,宁缺毋滥。”“严格制定录取标准。高校要根据学校办学定位和专业培养要求,在现有基础上进一步降低给予自主招生考生的优惠分值”等。

新政从报名资格条件到控制招生规模,再到惩处造假等,对自主招生提出了十个“严格”。

这被称为史上“最严自招令”,这也意味着,推行十几年之久的高考自主招生入口将进一步缩窄。

(参加东南大学2017年自主招生学科基础测试、综合评价学科能力测试的考生走向考场。图片来源:新华社)

我国从2003年开始推行自主招生政策,通过各高校自主招生笔试和面试的考生,可以被降分录取。

此举本意是为了扩大高校自主选拔权,也为具有学科特长和创新潜质的考生提供进入名校的机会,以不受短板学科的拖累,因而被社会寄予了“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期待。

自主招生政策的初衷是好的,但在实践中却出现了不少问题。

造假成风

其中,报名条件、材料作假是饱受争议的一点。自主招生的报名条件,普遍要求在五大学科竞赛中获奖,还有大量高校接受学生发表的论文和专利发明。

2018年,全国90所重点高校的自主招生报名条件中,就有39所高校明确表示,接受发表论文、拥有专利的考生。

与学科竞赛相比,发表论文或者拥有专利,有不少操作空间,于是这便成为了造假的重灾区。

(某培训机构张贴的自主招生初审通过院校喜报,图片来源见水印)

2018年高考结束后,河南爆发“答题卡调包事件”,引发全国舆论哗然。虽然事后调查显示并没有所谓的调包,但一名涉事学生参加北京师范大学自主招生初审的论文,却被网友发现涉嫌抄袭。而她所在的郑州一中,还有四人也被爆出涉嫌论文造假。虽然该同学最终并未被北师大录取,但是论文毕竟通过了初审,这也加深了公众对高校自主招生资格审查的疑虑。

微信公众号《知识分子》曾刊文《九省市高中名校学生论文涉嫌造假 或涉自主招生黑幕》。文章作者从中国知网上选取了9名高中生发表的论文,通过对比发现,这些文章有抄袭嫌疑,有的是直接原封照抄,有的将多篇论文拼接在一起;还有通过联合署名,把自己包装成第一作者。“其中,杭州市第二中学梁某和天津耀华中学王某,已通过自主招生被高校录取。”

报名条件造假,还只是自主招生的问题之一。

不见“偏才”

自主招生的主要目的,在于选拔那些具有学科特长或者创新潜质的高中生,但它真的能做到对“偏才”的破格录取吗?未必。

其一,考生获得自主招生资格之后,仍然要参加普通高考。这就大大弱化了高校的自主权。很多“偏才”依然会被其他学科拖后腿。

而且,那些获得自主招生降分优惠的考生,有很大一部分不需要降分也能考上相应的高校。这种“半自主”的招生方式,最后便演变成高校间提前的掐尖大战。以北大为首的“北约”,以清华为首的“华约”以及“卓越联盟”之争,每每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

(2018年6月北大清华自主招生开考,考生在考场外等候。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其二,事实证明,通过自主招生选拔出来的考生,并不一定比普通考生更具有成为拔尖创新人才的潜质。

一个尴尬的现象是,不少依靠学科特长,凭借在五大学科竞赛中获奖而获得自主招生降分录取的考生,在最后高考志愿填报时选择的竟然是金融等热门专业。所谓的学科特长,对一些考生来说,不过是进入大学的敲门砖。

一项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三所高校大学通过自主招生录取的学生为研究主体的研究显示,自主招生录取的学生的班级成绩排名比普通统招生要高出6.5%,但与优秀统招生并无显著差别。

另外,自主招生破格录取的学生,在大学期间获得奖励、社会交际能力,政治倾向和组织协调能力等测量指标方面,均没有表现出显著优势。关于大学期间的毕业规划和毕业去向,二者也没有显著差异。

研究者得出的结论是,自主招生录取的学生的发展并不符合政策的初衷。

他们的录取成绩并不比普通学生低,这说明这些学生恰恰并不需要自主招生政策,他们完全可以通过普通高考被选拔出来。自主招生只是给成绩好的学生提供了另一条道路而已,并没有惠及那些真正需要被破格选拔的学生。

“自主”问号

更重要的是,自始至终,自主招生还承受着公平的质疑。从报名条件和笔试、面试的内容侧重来看,自主招生更有利于城市中富裕阶层的孩子。不管是学科竞赛,还是发表论文、申请专利,再到以城市为中心的命题取向,农村孩子都没有竞争优势。

(2017年部分院校自主招生条件,图片来源:新浪教育)

上述提到的对三所大学自主招生学生的研究显示,从家庭背景看,有五分之四的学生来自城市家庭,约五分之一的学生来自干部家庭,五分之二的学生父母至少有一方接受过大学教育。从学生所在的高中来看,四分之三来自重点高中。

笔者的表妹就读于某地级市最好的高中,她从中考结束后陆续参加学科竞赛培训,过年也只能休息一周。学校还为他们组建了竞赛班,瞄准的就是自主招生。但即便如此,每年省里获得清华、北大等高校自主招生资格的学生,仍集中在省会的几所名校。

综合各种情况来看,自主招生的推行效果着实值得审视。

让高校完全“自主”,能改变这种状况吗?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下,社会诚信机制不健全,缺乏公开透明的监督机制,高校获得自主权之后能否用好,存在一个大大的问号。

从艺考频频泄题、报名通道被商业机构垄断到研究生考试中把答案当做试题发、试题与往年大面积雷同等令人大跌眼镜的问题,让高校完全自主招生,很难让社会放心。所以,从维护高考公平正义的角度来看,政策从严,或许是不得已的办法。

日前,教育部发布了艺考新政,要求2019年艺考生高考文化课录取控制分数将分别不低于当地高考二本线的70%或75%,明确美术学类和设计学类专业等一般不组织校考等。不管是提高艺考生高考文化课的录取分数线,还是“校考”变成“统考”,都是为了从严规范艺考招生,压缩高校的自由裁量空间,最大程度防范有失公平公正问题的出现。

高考具有“高竞争、高利害、高风险”的特点,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综合评价、多元录取是改革的主方向,但改革要想获得社会各界的认可,首要的是处理好公平与效率的问题。如果在提高效率方面,不能让公众满意,那么公平就是绝对不能失守的底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