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不可不知的高原反应!

原标题:不可不知的高原反应!

高原地区的壮美越来越吸引着全世界的游客。国内川藏线(G318国道)俨然成为中国的景观大道。

国内川藏线每年骑行、徒步、自驾、搭车的人数逐渐增多。

西藏、青海湖、稻城亚丁、香格里拉……

然而他们有个共同点:平均海拔高——高原反应是每个旅行者不得不考虑到的问题。

高原反应

高原反应又叫作高山病,是以缺氧为突出表现的一组疾病。具体是指短期内由平原进入高原(海拔3000 m以上),或由低海拔地区上升到高海拔地区时,由于对低氧环境的适应能力不全或失调而发生脑肺综合征。高原低氧血症能导致脑和肺微循环的过分充盈、毛细血管压增高及渗漏。因此,高原反应又分为急性高原病、高原脑水肿和高原肺水肿

一、预防

01

大部分初入高原的人,在海拔3000米时,24小时内出现头痛头晕、恶心呕吐、心慌气短、乏力寒冷、难以入睡等症状。出现这些症状,应在原高度处停留休息3-5天,或立即下降数百米高度,一般身体就可恢复正常。机体在这段时间内可以发生一系列的适应性生理变化,但即使进行了这些调整,也不能使刚到高原的人发挥正常的生理效能。因此在进入高原前做预防性工作尤为必要。防高原病的最好方式除了逐渐缓慢上升到高海拔的地区外,还可以通过药物来预防。

1.1 进入高原前的准备

诺迪康胶囊:主要成分为红景天。提前15天服用,2粒,一天三次。红景天具有洋参苷类物质,能兴奋神经,但又没有西洋参兴奋作用过强的缺点。该品可加大心肌收缩力,增加每搏输出量;降低机体耗氧能力,提高供氧速度;减慢心率.降低冠脉阻力和心肌耗氧量,强心镇静;刺激红细胞增长,加大血液携氧能力。

进入前:诺迪康胶囊

进入后:乙酰唑胺片

预防性用药

1.2 进入高原后的预防性用药

乙酰唑胺:预防急性高原病的首选药物,许多临床试验已证实其疗效,每晚服用乙酰唑胺125 mg,其有效预防急性高原病的发生(登高前服用无效)。此药可抑制碳酸酐酶,增加通气。使机体对组织有较好的输氧能力并且减少碱中毒.消除周期性呼吸(在高海拔睡眠时几乎都会有这种周期性呼吸),因此可防止血氧急剧减少。该品对磺胺类过敏的人,不宜服用;其衍生物也无此优点。抗酸药对预防无用,能减轻高原病症状的类固醇药物也不宜用于预防。

二、治疗

如果已出现高原反应,应尽快对症治疗

2.1 轻微高原病的治疗 

乙酰唑胺多被用于治疗轻微的急性高原病,通常口服250 mg,一天两次。直至症状缓解。由于乙酰唑胺能降低周期性呼吸和提高夜间氧合,高原反应失眠需要治疗时,乙酰唑胺是最安全的药物

地塞米松适用于各种程度急性高原病的治疗,尤其适用于中重度急性高原病的治疗,剂量为4 mg,每6 h一次,可口服、肌内注射或静脉给药。

酚咖片(加合百服宁)含对乙酰氨基酚.能抑制中枢神经系统的前列腺素的合成而发挥镇痛作用。

咖啡因是中枢兴奋药,它能收缩脑血管,减轻其搏动的幅度,故能增强前者的解热镇痛作用。可以很好地缓解急性高原病所引起的头痛。用法是头痛时服。

葡萄糖

葡萄糖是主要的供能物质,通常在人体提供60%一70%的能量,对于能量消耗大的人,特别是高原低氧能量消耗最大,此比例可提高到70%一80%以上。糖类对身体的作用主要表现在供给人体热能,构成身体组织,维持心脏和神经的功能,保肝解毒。人体神经系统的活动需消耗能量,仅能由葡萄糖提供。

糖类经过糖酵解、有氧氧化释放能量,在无氧条件下也能提供能量,而脂肪和蛋白质都不能在无氧条件下供能。高原缺氧初期碳水化合物代谢增强,一些需氧氧化酶的活性增强,经过一段时间后,一些糖酵解酶和调节酵酸戊糖旁路的酶活性也增强,继之能量消耗增加。如未及时补充能量,人体会出现低血糖症状的发生,进而使心脏和大脑的能量补给严重不足,导致高原低氧血症更加明显。

胃复安为多巴胺(D2)受体拮抗剂.同时还具有(5一HT4)受体激动效应.对5-HT3受体有轻度抑制作用。可作用于延髓催吐化学感受区(CTZ)中多巴胺受体,而提高CTZ的阈值.具有强大的中枢性镇吐作用。对于胃胀气性消化不良、食欲不振、嗳气、恶心、呕吐有较好的疗效,也用于眩晕引起的呕吐。

2.2 严重高原病的治疗

出现脑水肿、肺水肿等严重高原反应时,应立刻就地抢救。待病情稍稳定,立即进入专业医院治疗。此类病发生率在3%,发病率低,但发病急,死亡率高。人体在海拔4000米以上容易发生,常在登高后3-48小时急速发病,迟者在3~10天发病。发现脑水肿和昏迷者,立即给予抢救措施并急送医院。

THE END

高原美景固然引人入胜,但也要注意依据个人身体状况做好高原反应应对工作。

参考文献:

[1] Hackett P H,Roach R C.High—altitude illness[J].N

Engl J Med,2001,345:107·114.

[2] Luks A M,Swenson E R.Medication and dosage considerations in theprophylaxis and treatment of high-altitude illness[J].Chest,2008,133(3):744-755.

[3] Douglas DJ,Schoene RB.Endtidal partial pressure of carbon dioxide and acute mountain sickness in the first 24 hoursupon ascent to Cusco Peru(3326 meters)[J].WildernessEnviron Med,2010,2l(2):10913

[4] 何永花.红景天治疗急性高原反应的临床疗效分析[J].中国卫生产业,2012,8(5):65.

[5] Luks A M,MeIntosh S E,Grissom C K,et a1.Wilder·ness Medical Societypractice guidelines for the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acutealtitude illness:2014 update[J].WildernessEnviron Med,2014,25(4 Suppl):s4.S14.

[6] Penninga L,Wetterslev J,Penninga EI,et a1.Acetazolamide for theprevention of acute mountain sickness:time to move on[J].High Alt Med Bi01.,2013,14(1):856

[7] vine B D,Yoshimura K,Kobayashi T,et a1.Dexamethasone in the treatmentof acute mountain sickness[J].N Engl J Med,1989,321(25):1707.1713.

[8] 李 勇.化验检查早期诊断高原脑水肿的意义[J].西藏医药杂志。2012,33(3):434

原创文章,转载须注明作者和来源

作者:宗晓敏

审核:邱凯锋

编辑:钱卫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