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获数千万pre-A轮融资,子乐科技要做儿童教育领域的小米

原标题:获数千万pre-A轮融资,子乐科技要做儿童教育领域的小米

「创业最前线」特约记者|柯鉴广

本文系作者原创,转载请申请授权

近日,子乐科技宣布已于去年7月获得数千万pre-A轮融资,由险峰长青领投;同时将于近期发布第一款产品:杜丫丫AI英语学习机启蒙版

险峰长青投资副总裁吴炳见表示:“子乐科技是一个成熟的团队,几位合伙人在硬件、AI和零售上都有足够的经验,保证了产品做得出来和卖得出去。杜丫丫这个产品的切入点也很有趣,故事机和启蒙英语都是孩子的刚需,以儿童AI英语故事机的定位切入,不仅是一款硬件产品,长远来看更有可能成为新的内容分发渠道。”

杜丫丫创始团队是一群中国顶级黑科技工作者,同时也是一群奶爸。

他们出身背景或各自不同,但对孩子和教育都有着极度的热情。他们对金钱不敏感,具有强烈的利他主义色彩,他们的梦想是用AI把最优质的教育用最普惠的方式分发,让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接受高水平教育的机会。但为了实现这个远大的梦想,他们必须脚踏实地做很多筚路蓝缕的工作。

子乐科技是一家2017年下半年成立的创业企业,它的CTO杜熙,第一次见面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长着一张眉清目秀的娃娃脸,说话永远带着笑容,天生自带三分亲和力,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个清华出身的技术男。

拥有如此年轻的面孔,所以当他拿着萌态十足的杜丫丫AI英语学习机出现在我们面前时,居然一点都没有违和感。可能很多人都认为,他手里拿着的是他本人的一件玩具。

(子乐科技CTO 杜熙)

要理解子乐科技和杜丫丫,就一定无法绕开教育这件事。

杜熙觉得,没有人比他更能真切地体会何为“教育改变命运”,何为“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但是经历了这个过程的他深知:“懂得这个道理的人太多了,可是能够通过这条独木桥的人太少了。”

笔者认为,教育并不能简单地归咎于国家或者社会,其是一种智力劳动,而高级智力劳动者的培养本身就是慢的、具有不确定性的。

杜熙说,“教育这件事,完全靠人来作为驱动力,是最贵的,可能要几万块;然后是人加机器驱动,就是几千块;最后是纯机器驱动,可能就是几百块钱。当然,不能说不同的解决方案输出的教育品质完全一样,但是这至少给了我们这些教育科技创业者使命。”

杜熙或者子乐科技的使命是什么呢——“让所有孩子在快乐中学习和成长”

杜熙表示,第一款产品是针对学龄前儿童,核心是解决三个问题:

一是时间,家长没有能力或时间教小孩学英语;

二是内容精准性,家长不知道怎么从海量的英语内容筛选出适合小孩的内容,并配以一套定制化的教学体系教给小孩;

三是内容趣味性,现有的市面上的教学内容和体系并不适应学龄前小孩,枯燥无味的内容提不起小孩的兴趣,没法让小孩长期坚持学下去。

所以子乐科技认为,通过深度定制的AI硬件+在线课程体系是针对学龄前儿童最好的英语学习解决方案,寓教于乐,让孩子在快乐中学习,玩得开心,家长也省心。

而杜熙手中的杜丫丫,这个被称为“杜丫丫AI英语学习机”的硬件产品,就是这种理念下诞生的第一件作品。

这是一个看上去颇似VR眼镜的半桶状物,它可以横着放,也可以竖着放,在其中一端镶嵌着一块高分辨率的触摸屏,外面包覆着柔软的塑胶。从本质上来说,它是一个针对儿童优化的人工智能音箱+触摸屏+内嵌自制课程的三位一体的智能设备。

(杜丫丫AI英语学习机)

在当前硬件教育迅猛发展的今天,杜丫丫团队为何要打造出一款集音箱+启蒙英语+故事机的终端教育设备呢?

对此,杜丫丫创始团队表示,目前智能音箱在家里的唤醒很差,但即便这样阿里百度都还在做这个事情,因为语音数据是AI发展的“燃料”。而根据杜丫丫团队拿到的语音交互数据,50%以上的语音唤醒来自于小朋友,对于我们的下一代,语音交互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

经过反复研究,杜丫丫团队发现目前学英语最重要的阶段是从3岁开始,从这时起就让孩子置身英语的环境对于今后学习英语是至关重要的一环,比从小学阶段开始补英语要好得多。

另外,杜丫丫的目的不是让小孩单纯地学习英语,因此在杜丫丫学习机中加入了英语故事的情节,让孩子唤醒音箱后就可以进行交互,从学英语,再到听故事,循序渐进地在英语的环境中学习。可以说,语言学习过程天生具有语音交互属性,是AI语音训练的最佳场景。

但这种概括其实颇为生硬,如果我们用杜熙团队里的一位妈妈的话说,那就是——

杜熙本人的智能硬件和AI背景非常突出。他曾经是百度开放云业务的负责人之一,负责百度云计算的后端业务和研发业务。此后,他到了乐视,担任AI技术总经理。

百度和乐视的经验,决定了他有很高的站位和开阔的视野,而且真正操盘过亿级用户的业务。

另外,子乐科技的供应链负责人,此前曾经是朵唯和美图手机的供应链总监;第一位加盟的硬件研发负责人,之前负责京东的第一款智能音箱业务。此外,主要研发人员也基本都来自于百度、字节跳动这些企业的核心架构师;就连非技术线的市场负责人,也曾是新浪负责客户端推广业务的市场总监……

换个角度来看,杜熙和他的团队,往往在三个维度上重叠——AI和智能硬件研发的强背景、大公司出来的眼界境界,对创新教育科技做一些很牛逼的事情的痴迷。

但还有一个超过这三个维度的重要因素,就是他们基本都已经为人父母。所以,在所有的技术视角之外,他们可以用一种非常单纯的用户视角来看待杜丫丫的产品力。

目前,杜丫丫已经经过了几轮用户的内测,使用频次远高于普通智能音箱。

但是,奶爸天团又要考虑到另外一个情况,如很多孩子如果过度的使用视频设备,会造成视力的损伤;过早的“跳级”学习课程,对孩子也未必就都是好事。

因此,他们采用了IPhone级别的触摸屏,又设计了基于传感器的距离提醒装置,在孩子的眼睛距离屏幕过于接近的时候,及时的提醒拉开距离……

(体贴入微的护眼设置)

这种精细入微的考量,从某种程度上不仅仅因为他们是技术达人,具有AI与IOT应用在儿童教育领域的认知与见解,还因为他们是基于自身能够感受到的真实痛点和需求出发,一切围绕解决实际问题来研发产品。

雷军经常说,一个创业者如果是对自己所创新领域的事情基本无感,比如一个从不打车的人要去搞网约车服务,那他可能会看不到很多问题。

现在,我们时常可以看到一些新闻,说父母陪孩子做作业的痛苦。其实,这一半是人性,一半也可能是家长无能为力。其中最矛盾的问题是:家庭场景下的英语教育是一个客观存在的强需求,但家长本身或因为时间、或因为能力,无法承担“我先学,再教你”的责任(事实上成了教师角色),这也是非常刚性的事实。

所以,杜熙团队一开始的考虑就是,AI不是老师,但也不是纯工具。它是为孩子们准备的一个学习伙伴,让他们从每周末去上补习班,变成每天1小时,20次以上的交互,这对于孩子的英语学习帮助非常大。

事实上,对于杜丫丫的设计,或者说整个子乐科技的硬件设计风格就是——遵从人性,符合实际;另一个特点就是,极度专业,极度负责

这,恰好又是团队的底蕴决定的。

杜熙的团队现在正好有36人,符合《水浒》里的三十六天罡之数。

笔者问杜熙,用了这么强大背景的团队,做了杜丫丫这样一个看上去很简单的产品,对位么?

杜熙的回答则让我感到,这支团队的愿景远远比他们的体量来得惊人。

如果让笔者来预测一下子乐科技未来的发展阶段,可能有这样几个。

第一个阶段,可以称之为筑炉阶段。

为什么叫筑炉阶段呢?众所周知,AI的发展有三个要素,分别是算法、算力和数据。

其中,前两者对于子乐科技都不缺乏,市场上其它的主要大玩家也不缺乏。但是,对于行业性的、基于场景化的AI应用大数据,大家都缺乏。这个缺乏说明了目前AI教育的应用普及程度和频度,可能还远远低于媒体上、传播层面给人们的印象。

而AI是用大数据作为燃料“烧出来”的,需要大量的真实数据来训练和培养。这几年,无论是亚马逊、谷歌、百度、阿里都在用天文数字的金钱补贴智能音箱业务,其原因就是这是目前为数不多的可以得到大量AI应用数据的场景。

而杜丫丫这个阶段,目前就是用算法、算力加上丰富的硬件经验,创造一个比成年人的AI唤醒使用频度更高、场景更闭环也更专业、使用者的主动性更强的应用场景,然后从这个场景拿到大量的数据,用于迅速迭代自己的教育科技引擎。

第二个阶段,可以叫做大规模实践阶段。

等到杜丫丫的产品相对成熟,推向市场并取得一定成功,相关的应用数据源源不断的回流以后,子乐就可以进行更激进的商业化尝试。

比如,可以研发针对不同年龄、阶层、方式方法的智能教育硬件,当然也可能是通用硬件;然后,公布自己的课程开发标准,吸引方方面面的教育机构和研发团队,来为子乐科技开发课程、工具和硬件。

这个阶段里子乐科技将实现的是初步的盈利和大规模的融资,但最终的目的还是不断的完善自己的核心技术和产品。

第三个阶段,叫做反哺社会阶段。

前两个阶段走过之后,我们或许可以看到,子乐科技已经实现“做一家领先的教育科技企业”的梦想,它的核心竞争力将体现在智能硬件+课程设计+AI的结合之上,它将迈过“人”和“人+AI辅助工具”两个阶段,真正达到来自农村、强烈渴望优质教育资源平等分发的杜熙所说的:”让质优价廉的教育去改变无数人的命运。“

此外,笔者也采访了云丁科技的陈彬。他作为天使投资人在公司成立伊始就个人投资了子乐:

在笔者看来,子乐科技的梦想虽然非常的高远,但却又足够的脚踏实地,他们以智能硬件+教育+AI为突破口,可谓“扼住了命运的咽喉”。未来可期,但是否能够真正的取得成功,还要看他们能否忠于初心、追随内心的一路坚持下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