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点健闻 | 春雨CEO张琨离职,华润医疗或投资入局

原标题:八点健闻 | 春雨CEO张琨离职,华润医疗或投资入局

文 / 卜艳 编 / 吴施楠

张琨接任张锐20个月,一度的颠覆者春雨医生全力拥抱传统医疗。过去的道路并不平坦,新的联姻成效尚待证。

2014年12月25日,北京国贸地铁站1号线内的灯箱广告

春雨医生这家昔日的明星互联网医疗公司,很快又要迎来新一任CEO。

八点健闻获悉,春雨医生(以下简称“春雨”)原CEO张琨已于近日离职,他的新身份是伊美尔——一家整形美容公司的总裁。

有知情人士透露华润医疗计划投资春雨,但春雨方面尚未对外确认。需要提及的是,张琨曾任华润医疗集团信息管理部总经理。

春雨的新任CEO会是谁?也许会从现有的高管中选择一位,也可能从华润医疗直接“空降”。

20个月,张琨在春雨

20个月前,2017年4月,张琨就是以“空降”的方式来到了春雨。此时,距春雨创始人兼CEO张锐去世已半年有余。

张琨的“空降”令业内颇感意外。原本外界猜测,接替张锐的人选应该是春雨联合创始人曾柏毅或李光辉,毕竟他们更熟悉这家企业。

张锐在世时,技术出身的曾柏毅担任春雨CTO,李光辉任COO。张锐去世后,曾柏毅出任春雨董事长。而曾、李二人都曾以春雨CEO的身份出席过对外活动。

然而最终,是张琨这个“空降兵”主政春雨。他给春雨带来了什么?

△张琨

张琨是医学院科班出身,还是一名互联网医疗行业的老兵。

2000年,张琨本科毕业于北大医学部临床医学专业,2003年在英国华威大学(Warwick University)取得医学信息学硕士学位,目前在读清华和约翰霍普金斯联合设立的医院管理博士学位。

张琨参与过在线医疗信息及服务平台——“中华医疗网”的创立,他相信信息技术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老百姓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加入春雨后,他在一封公开信中写到:“这次加入春雨,也是对事业初心的回归。”

张琨具有明显的职业经理人特质。加入春雨后,他立即着手建立更为现代化的公司管理体系,将以往沉淀的一些管理经验,予以模式化、制度化。

更核心的工作是,张琨要在原有的在线问诊业务基础上,开辟出新业务来。他提出春雨要布局三方面业务:

第一,强化C端优势。以健康、亚健康人群、患者和家庭为中心,提供实用、有效的健康服务,并持续丰富这些服务。

第二,赋能传统医院。与医院、医生集团、第三方服务机构等各类线下医疗服务提供方合作,帮助他们提升能力、延伸半径、提高效率、增加患者满意度。

第三,与医疗服务行业上下游生态伙伴一起,持续打造能创造价值,能解决问题,能为用户带来获得感的医疗健康服务与产品。

张琨还提出,春雨要“拥抱医疗”。

从“颠覆医疗”到“拥抱医疗”

此前春雨的口号是“颠覆医疗”。这一度是张锐创立春雨的初衷。他设想在现有公立医疗体系之外开一条新路,依靠互联网来解决一部分人“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这个设想之后演化成了春雨的主营业务——在线问诊。

“拥抱医疗”则强调与传统医疗机构合作,成为盟友。但现阶段,春雨的盟友更多只能从非公医疗机构中选择。张锐生前也尝试过与优质的非公医疗机构(医院、诊所)合作来引流患者到线下,但成效并不理想。

张琨上任后,进一步明确利用春雨在C端的技术优势、运营优势来与线下医疗机构合作。2017年起,春雨开始尝试做线上付费的家庭医生服务,这即是面向C端推出的新业务。早年春雨就曾做过私人医生的服务,家庭医生服务则是在此基础上做了改进和优化。据悉,目前春雨覆盖的家庭数量约为3万个,有20万用户。

在赋能医院层面,春雨与河北燕达医院、昆明儿童医院合作进行慢病管理、患者随访等服务。此外,春雨医生开放在线问诊平台后,上下游的合作伙伴已达500家左右,包括百度、支付宝、宝宝树,以及一批保险公司等都已接入了春雨的服务。

然而,上述新业务刚刚起步,能否成为营收新增点,还很不确定。现阶段,春雨的核心营收仍是在线问诊。

春雨一位离职的高管近日撰文写道:赋能医院的主要渠道是在微信端,模式较轻。这也是互联网企业的常规思维,所谓“轻则易行”。

简言之,春雨的赋能医院就是以互联网手段改造传统医院,使其信息化水平、营运流程、患者就诊体验、诊后随访等方面有大幅提升。但是,稍有名气的公立医院处于往往患者爆满,并无做互联网改造的动力;客流量差的医院,线上导流到线下的能力很有限,因为线下会受到地域限制、病种限制。

上述春雨负责人称,另一方面,大多数公立医院领导顾及仕途,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所以,赋能医院做起来并不容易。

而且,2C起家的春雨,2B是短板。在2B业务上,无论是产品、服务,还是销售能力,春雨都要做很大的改进和提升。

何况,2B领域,春雨还要面对阿里、腾讯以及诸多医院信息化出身的公司的竞争。

因此,关于2B业务的发展,春雨管理层在后期也出现了战略分歧。

另一方面,春雨的2C业务在线问诊,也已快速撞上了天花板。迄今,春雨用户量达1.2亿,平台医生逾50万,单日问诊量33万。即便如此,在线问诊用户的付费意愿依然有限。因为轻问诊的最大缺陷是无法最终解决用户的问题。多数用户都会在与医生在线问诊几分钟后,被“建议确诊还是到线下医院”这样的对话“打退”。几番折腾下来,还不如跑一趟医院心里踏实些。

一位三甲医院的医生表示,互联网医疗只解决了医生和患者的信息匹配问题,而无法解决医疗质量问题。这也是为何政策层面对于互联网医疗一直慎之又慎。

张锐后来也发现,“颠覆医疗”有些过于乐观了。事实上,春雨早在2015年开始尝试与线下机构合作运营诊所后,就很少再提“颠覆医疗”了。毕竟,跟线下机构合作意味着结为同盟,“颠覆”也就无从谈起了。

八点健闻采访多位业内人士均表示,互联网医疗终究无法成为一个独立的业态而存在,因为其始终无法脱离线下医疗机构。

张琨此前也曾表示,线上和线下必须融合,医疗一定是硬件、软件、服务加上药品的综合解决方案。

在互联网医疗圈内,大家也开始改变说法,从“互联网+医疗”转变为“医疗+互联网”。

春雨医生何处去?

华润医疗是央企华润集团旗下的医疗板块,其核心资源之一就是线下医疗机构。如张琨所设想,将春雨的技术优势和运营能力赋能线下医院,此番联姻华润,春雨也不失找到了一个可行的发展方向。

现阶段,华润医疗拥有床位数超一万张,计划2020年床位数突破2.4万张,医疗业务收入突破120亿元。此外,华润医疗自2015年布局UCC快捷诊所,目前旗下快捷诊所已有十多家。

至于华润这些线下医疗机构能给春雨带来多大的业务量,目前还无法估算。但相较与一家与线下医疗机构谈合作,春雨直接与投资方华润医疗合作,可能业务推进速度会更快,业务量也更有保障。

此外,春雨、华润还可以基于上述资源,延伸出慢病管理、家庭医生,保险等各种业务模块,甚至可以畅想一个内部的HMO模式。然而,华润究竟是否真正重视春雨这块业务,或许将决定春雨未来的命运。

华润医疗前身为华润凤凰(1515.HK),2018年9月更名华润医疗。华润凤凰是2016年华润与凤凰医疗实施重组而来。2017年,原凤凰医疗多位医疗背景的高管离职,华润置地背景的管理层随之入主。外界对这一人事变动及其之后的管理质疑较多,认为华润系管理层上台之后,华润凤凰在对外扩张上未见起色,而企业文化则越来越具有“国企特色”。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