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 辽宁大山深处的小学,一个老师一个娃

原标题:乡土| 辽宁大山深处的小学,一个老师一个娃

2018年1月8日,辽宁省铁岭市深山中的砚台小学,扈志生在课堂上看着孙晓锋做题。由于地处山区,越来越多的家庭选择把孩子带到山外面或者转到镇上的中心校读书,2017年秋季开学以来学校就只剩下扈志生一名老师和他唯一的学生——三年级的孙晓锋。

整理好书包的孙晓锋露出笑容。地处铁岭开原莲花镇砚台村的砚台小学,学生最多的时候曾有200多人。如果再没有新生入学,等到孙晓锋毕业,学校可能就要关闭了。

扈老师正在为教室生炉子,教室外面温度已达到了零下十几摄氏度。他接受采访时说:“只要学校还在,我就一定坚持。”

扈志生老师将打好井水的水壶放在教室里的炉子上,井水烧开后成为师生二人一天的饮水来源。2001年,国务院出台名为《国务院关于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的文件,此后“撤点并校”潮席卷中国农村,直至2010年,全国农村中小学数量锐减一半。

2012年,教育部暂停撤并教学点。时任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副司长的王定华强调,农村教学点的变化首先要尊重农村的实际情况,严格撤并程序。但数年过去,城镇化的进程如同一列加速的火车,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越来越多,农村小学不可避免地走向萎缩。各地出现“单人校”某种程度正是村小的晚钟。图为孙晓锋课间的时候,在教室里踢毽球。

扈志生老师在教室的黑板上写语文课板书。

扈志生老师在教室里指导孙晓锋做题。

自习时间,孙晓锋自己在黑板上写写画画,扈志生老师在批改她的作业。

上课前,孙晓锋一个人来到空旷的操场踩雪。

扈志生老师和孙晓锋走在回家的路上,这段20多分钟的山路,成为师生二人每天往返学校必经的行程。本文图片均来自 新华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