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莱芜并入济南!山东城市格局遭重大调整,中国“强省会”时代开始提速

原标题:莱芜并入济南!山东城市格局遭重大调整,中国“强省会”时代开始提速

百舸争流千帆竞,乘风破浪正远航!当前的中国省会城市,或许正在迎来一个百舸争流的新竞争时代。

就在今天,新华社发布了一则大消息:国务院正式批准山东济南的行政区域划分,将莱芜市整体并入济南市。

据新华社报道,国务院正式批复山东省济南市莱芜市行政区划,撤销莱芜市,将其所辖区域划归济南市管辖。设立莱芜区,以原先莱芜莱城区的行政区域为莱芜区的行政区域,设立济南市钢城区,以原先莱芜钢城区的行政区域为钢城区的行政区域。

在白纸黑字红章的官方文件下,山东过去17地市的历史正式结束,而长期隐身于中国经济舞台的山东省会——济南,终于来到了备受瞩目的镁光灯下。

在莱芜整体并入济南这一事件背后,如果我们把格局放大一点,从全国城市格局的角度来看,其实不难发现:一个做大做强省会城市,让其充分发挥经济牵引的“强省会”时代正在提速。

地级市区划调整从来就不是一件小事。

首先来看济南,在这次行政规划调整之前,山东省济南市目前有8区2县,面积大约是8177平方公里,常住人口681万,在中国副省级地区和省会里面,山东省济南市属于中等,但是由于山东省是大省,因此济南市其实偏小。

再来看莱芜,莱芜是山东最小的地级市,面积只有2246.21平方公里,下辖2个区,经济总量位于山东17个地市的最后一名。

但双方合并后,旧貌换新颜。济南市的市辖区将从8个增加到10个,增加的两个市辖区就是莱芜区和钢城区,行政区域面积也将增大到10244平方公里左右。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山东要废这么大力将一个存在感不高的地级市并入济南呢?

原因很简单,在中国城市竞争日趋激烈的新时代下,济南的长期隐身状态,让山东坐不住了。

“山东济南、世界青岛”一直是山东人民乃至全国人民引为笑谈的一句玩笑话,但也正是这句玩笑话,戳破了山东城市格局的尴尬局面——青岛和济南最为山东最拿得出手的两个城市,大家都半斤八两。

正如财经作家刘晓博所言:山东的这种局面让上面很为难,想给发一顶“全国中心城市”的帽子,都不知道要给谁。因为济南和青岛,都不够强势,辐射能力不够。

而这一次莱芜并入济南,很明显,山东把宝压到了省会济南身上。

新京报就直言:从应然层面看,莱芜融入济南,双方都可以找到动力。首先是济南,单看经济体量,在省内只能屈居第三。可以说,无论是经济规模、人口总数,还是建成区面积,作为省会的济南,与全国第三大经济强省山东的地位,都呈现出明显反差。建设更大、更强的省会,不管是之于济南自身发展需要,还是增强整个山东的区域竞争力,都具有正当性。

另一方莱芜,是目前国内面积最小的地级市之一,原本就是由县级市升格而来。多年来,莱芜的发展都有着“一钢(莱钢)独大”的特点,尽管近年产业结构已有所优化,但由于体量和历史原因,发展空间并不算很理想。能够融入省会,获取更大的新旧动能转换空间,未尝不是优选出路。

更为现实的利好是,莱芜融入济南区划,可压缩相当的行政层级和财政支出,提高行政效率。

另外,济南、莱芜地域相连,人缘相亲,风俗相近,经济联系紧密,人员往来频繁,尤其是近年来济南大力推进济莱协作区建设,已初步形成融合发展、一体发展的良好格局,这些也都为两者融合打下了基础。

对两者来说,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事实上,在当前的中国,不止是山东在全力挖掘省会城市潜力,在其它省份的城市规划上,“强省会效应”也愈发明显了。

在江苏,省会南昌就提出:要打造大南昌都市圈,以南昌为核心,赣江新区为引擎,九江和抚州为支撑,一小时交通时空距离为半径,联动丰樟高、鄱余万等周边县市,打造融合一体的都市圈。

在安徽,针对做大省会合肥的政策方针也在不断出台。举全省之力为合肥打造的米字型高铁战略、拆分巢湖等等,皆能看到做大省会合肥的意图。

在湖南,以省会长沙为核心的长株潭(长沙、株洲、湘潭)一体化都市圈正在紧锣密鼓的发展中,而且在今年,万亿高铁建设潮下,长沙还是重点照顾区域,以其为中心的湖南高铁网也已经初具雏形。

另外,财经作家孙不熟在2017年就曾说过:在河南,集全省之力发展郑州早已毋庸置疑,郑东新区、全国高铁的“八纵八横”战略,以及郑州同时接入京广通道、欧亚大路桥通道、呼南通道三个干线通道,再加上规划中的一大批以郑州为核心的省内城际铁路,郑州获得了“米字型高铁”的美誉。

在贵州,省会贵阳也是发展得风生水起,它的经济增长速度已经连续多年居全国省会城市之首。它以超级楼盘闻名全国,体量之巨、规模之大,均冠盖全国。在湖北与四川,武汉与成都两个“首位度”最高的省会仍在继续变强。在江苏与浙江,南京和杭州越来越强。

而这种种迹象无一不是在表明:在新的经济周期和政策周期中,区域和城市的发展模式与竞争环境,已面临重塑,强省会发展模式已成风潮。

而济莱合并,则证明了这一模式正在稳步提速当中。

以前,集全省之力来发展省会城市,那是在中西部省份特别是经济欠发达省份常干的事情,但从如今济莱合并来看,东部经济大省似乎也在加快这一脚步,这是为何?

第一:构建强省会、大省会模式,是由省会城市独特的区位资源优势决定的;众所周知,在中国,省会城市在享受国家政策和经济财政支持下,无疑会受到资源倾斜,最为典型的就是武汉、郑州,两者在集全省之力发展的背景下,一跃成为了中部省份中最为耀眼的存在。

而这一次济莱合并,一则是看到了这一点,二则嘛这么多年青岛和济南在省内的齐头并进,肯定无法最大限度让优势资源往一处倾斜的资源集聚优势。

比如在近5年,近5年,济南一直在为青岛的发展让步,例如黄河新区的申请让给了青岛黄岛新区,随之黄河隧道的工程让给了青岛跨海大桥,济南地铁的规划早于青岛但项目落地的政策也让给了青岛。但济南在政策落后的恶劣环境下,依然展现出明显好于沿海城市的辐射能力。

如今济莱合并,无疑是济南再次崛起的开始,这也是济南市委书记提出举全省之力发展省会,济南强则山东强的观点的底气。

第二:这既是城镇化新阶段——城市中心化的客观事实,也是东部省份应对中西部省份经济挑战的必然之举;

解局君忘了是哪位财经作者说过:经济发展讲究的是效率,优势资源的集中就是一种效率。同时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即便没有政策的引导,也会通过用脚投票来决定。比如我们买房就大多都喜欢买在省会城市。

而回到济莱合并上,以山东为代表的东部经济大省开始提速强省会,很明显是受到了中西部核心城市崛起的刺激,当前的中西部核心城市通过外引内聚,经济实力得到进一步增强,诸如重庆、湖南、湖北、贵州等地俨然已经成为了中国经济的新增长引擎。

而与此同时,东部地区核心城市资源要素在向周边及其他地区外溢,诸如济南、上海、福州等等,在这种背景下,为了应对来自其它区域省份的竞争压力,为以后高质量的省份竞争甚至是城市竞争做准备的济莱合并就不难理解了。

等着看吧,在新的经济周期和政策周期中,强省会模式的发展逻辑一定会越来越清晰。不信的话,那就让时间说话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