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捐给贫困小学师生的物资 教育局凭什么代为保管

原标题:捐给贫困小学师生的物资 教育局凭什么代为保管

文丨陈 墨

近日,演员袁立微博曝光称,爱心人士给云南一贫困小学捐赠物资,当地政府因嫌给当地抹黑不让用。

该学校为云南昭通镇雄县罗汉坝小学。两个月前,因为一位代课15年的残疾老师而在网上引发关注。

罗汉坝小学校舍简陋,残疾老师庹必龙在此代课了15年,现有13名学生。据庹老师介绍:“这个地方缺老师,整个学校就是我一个人,所有的科目全都是我一个教。学生少,二年级和四年级在同一间教室上课,两边黑板,背靠背的坐,轮流上课。”

(罗汉坝小学校舍简陋,残疾老师庹必龙在此代课了15年,现有13名学生。)

庹老师和罗汉坝小学走红之后,收到了众多爱心人士捐赠的物资。

对于袁立的曝光和网友的关注,镇雄县教育局回应称:罗汉坝小学是撤并的校点,2019年春季学期将并入诸宗村中心寄宿制小学;不存在“新课桌不让用”的情况,只是暂时保管,将在新学期开学后的新校点使用。

对于这个回应,很多网友并不买账,认为这是舆论哗然之后一种危机公关式表态,是当地教育局面对舆论“接招拆招”的套路。

网友的质疑不无道理。如果没有网友的曝光和质疑,这些捐赠物资会怎么处理,是暂时保管后充分用到孩子们身上,还是并校之后用到别的孩子身上,还是从此之后就再与他们无关,都是未知数。

爱心人士捐赠的物资,是捐给特定老师和孩子,而不是捐给学校和当地教育局的。学校和教育局本就无权擅作主张怎么用。学校把东西收回去,暂时保管,替老师和孩子们做决定,本身就说不过去。

而且,就算这个小学真要撤并,也不影响先改善一下老师和学生的条件。现在使用了,搬去新校点可以接着用。说到底,使用爱心人士捐赠的桌椅跟下学期要搬到新校点没有关系。“学校要撤并,新桌椅要在新校点使用”这个理由,不免让人觉得别有用心。

人们这样揣测和担忧是有背景的。因为,爱心人士、慈善团体献爱心的钱款和物资最后到不了真正需要的人手,这样的事情总是出现。

此外,关于“撤点并校”的说法,也有进一步追问的必要。

这个小学的困境不是一天两天了,两个月前因为残疾代课老师受到关注之后,就有媒体报道了该小学曾考虑撤并,但面临学校距离远等现实问题。

2018年10月26日,县教育局下发《关于稳步推进清理撤并村级以下不足50人校点的通知》,按照通知精神,当地原计划将罗汉坝小学撤并到牛场镇诸宗小学。但在征集罗汉坝校点辖区三个村民小组群众意见时,反对意见强烈,村民一致认为学生到牛场镇诸宗小学路途遥远不便。最终牛场镇中心学校结合实际决定恢复牛场镇罗汉坝小学,继续办学。

这样看来,不知道此次县教育局说的“2019年春季学期并校”的计划,是重新征集意见找到妥善的解决办法,还是意外被舆论关注后的应急计划?

(撤点并校致农村部分地区资源失衡)

2012年之前我国农村地区大规模撤点并校的实践,已经被证明引发了很多后续问题。2001-2010年,乡村学校数量从51万减少至23万;撤点并校之后农村孩子上学远、上学难的问题凸显,农村学生辍学率回潮;即便撤点并校后有了寄宿制学校,但这些乡村寄宿制学校软硬件条件普遍较差,学生的情感、安全和心理问题突出。

在这样的背景下,对于撤点并校,当地政府和教育局需要慎之又慎。有些地方的情况复杂,即便只剩8-9个学生的学校也不能撤。而罗汉坝小学这些孩子该如何安置,究竟是保留这个教学点还是撤并到寄宿制学校?还得仔细考量具体情况。

解决问题而不是掩盖问题,才是对老师和孩子负责。如果是慎重的决策,并校之后更重要的是做好接下来的办学工作,管理好撤并后的寄宿制学校。

(冰花男孩 图片来源:网络)

去年初“冰花男孩”艰难的上学之路牵动了许多人的心,今年初“贫困小学捐赠物资疑被禁用”再次把乡村教育薄弱的问题摆到了大家面前。怎么因地制宜找到最适合当地的教育模式,是需要整体考量的长期问题。

对于这些地区而言,是适当加大对特殊小规模学校的投入,包括吸纳社会爱心捐赠等,还是撤并办好寄宿制学校,必须建立在认真调研的基础上,建立在尊重师生权益的基础上,而不能是突然被舆论曝光了之后就拍脑袋决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