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扎克伯格再立flag,是否能拯救跌入谷底的Facebook?

原标题:扎克伯格再立flag,是否能拯救跌入谷底的Facebook?

新年新气象,从立个flag开始。

文/ 华商韬略 张凌云

世界最大的社交网站Facebook CEO扎克伯格就是这么做的。近日,他发布了自己2019年的个人挑战——“主持一系列公开讨论,探讨未来科技对社会的影响”。

外媒评论说,扎克伯格想让更多的人把Facebook视为解决社会问题的途径,而并非只是一个单纯的社交网站。

看来,扎克伯克十分寄希望于这个挑战能够给Facebook树立一些正面形象。毕竟,Facebook的2018年实在是太惨了。

啪啪打脸的2018

2017年起,Facebook就开始陷入丑闻的泥沼之中,先是承认俄罗斯曾在2016总统大选期间利用Facebook平台大量购买政治广告,举国一片哗然,后又卷入广告歧视丑闻,声誉受到重创。

扎克伯克在2018年初痛心疾首地表示,这一年的个人挑战将是“修复Facebook的问题”。

可惜,flag倒得飞快。

3月,2017年的“通俄门”尚未平息,Facebook又被爆出在2016年总统竞选活动中,未经授权向政治咨询公司“剑桥分析”泄露了8700万用户的个人信息。这导致愤怒的美国人民发起了广泛的“#DeleteFacebook”(卸载脸书)的运动,Facebook因此市值蒸发了590亿美元。

4月,扎克伯格前往美国国会,接受44位参议员两天5小时的轮番提问。他说:“这是一个大错误。这是我的错误,对不起。我创立了Facebook,并负责运营,我要为这里发生的一切负责。”

然而道歉并没什么用处。

6月,Facebook再次被爆出1.2亿用户数据面临泄露风险。

9月,Facebook发现照片查看功能存在安全漏洞,黑客可以访问用户的个人信息,包括邮件地址、手机号码等,约3000万用户数据被盗。

12月,《纽约时报》以一记重锤为Facebook的“丑闻2018”画上了句号。据报道,Facebook曾试图对批评者进行抹黑和报复。此文一出,要求扎克伯格卸任董事会主席一职的呼声不断高涨。

至此,Facebook市值蒸发了三分之一,扎克伯格从原来世界第三富暴跌至第六富,个人财富减少约160亿美元。

那些年立下的flag

扎克伯格是个喜欢挑战自我的上进青年。

2004年,20岁的扎克伯格在哈佛大学上学期间创办了Facebook,当年用户数就达到了100万。

到2009年,扎克伯格自豪地表示,Facebook的用户人数已覆盖全球各大洲,甚至包括南极洲。他戏称:“如果Facebook是一个国家,将是世界上人口第八多的国家,略多于日本、俄罗斯和尼日利亚。”

可能正因为Facebook如此顺风顺水,小扎同学觉得要做点有挑战性的事情。于是,从25岁开始,每一年他都会为自己设立一项“个人挑战”的新年目标。

比如每天戴上领结、学习普通话、每天写代码、每天写一封感谢信、每两周读一本新书……

这些flag还真的都实现了,可以说,小扎的自我管理非常成功。可惜,管理Facebook却没那么容易。

高速发展往往会掩盖很多问题。如今,Facebook是一个互联全球22亿人的庞大社交帝国,用户增长空间十分有限,人们的注意力逐渐从社交需求转向个人隐私保护,积累已久的矛盾等到了那根点燃的导火索。

面对火山爆发般的危机,小扎还想在一年之内就“修复”好,太乐观了。

2019的flag能实现吗

“我一直认为Facebook是一家科技公司,但是我也发现我们有着比科技更大的责任。”

经过跌落谷底的一年,扎克伯格终于开始正视Facebook的问题:

“我是一名工程师,过去经常只想着兑现自己的创意,希望创意能为它自己代言。考虑到我们所做事情的重要性,光是这样已经远远不够。正因如此,我会逼自己走出舒适地带,参与一些讨论。这些争论与未来、与我们所面临的权衡和折衷、与我们要去的地方有关,我会参与其中一些。”

关于这些讨论,他已经想好了几个议题:

“我们是想让科技让更多的人发出自己的声音,还是让传统的看门人来控制人们表达什么样的想法?”

“在一个许多实体社区正在削弱的世界里,互联网在加强我们的社会结构方面能发挥什么作用?”

……

看来,小扎同学还是聪明的。

相比吃力不讨好的“修复问题”,今年这个flag还是有可能实现的,毕竟只是“参与讨论”而已嘛!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