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一支纵横天下的军队在这座小城栽了大跟头,史载:敌震惧丧魄

原标题:一支纵横天下的军队在这座小城栽了大跟头,史载:敌震惧丧魄

宋朝是现代人所梦想的一个时代,梦想他的富饶他的文明,但我们不该忘记宋朝的衰弱与屈辱,这个屈辱在靖康之年达到了极致,但在绍兴年间落下了帷幕。

金人再南下

伪齐灭亡后金朝内部的一些人就主张放弃汉地退守故土,在他们的主持之下宋金达成了和平协议,宋朝开始大踏步地向北进发。可是宋朝收复故国的梦还没几天就被打碎了,主战派金兀术快刀斩乱麻将主和派的脑袋都搬了家,宋金之间的战争再起。

事实上金朝此次南下太过于自大,金军选择了最不适合游牧民族用兵的夏季,金军上下认为现在的宋军和昔日的宋军一样,只要金军一到宋军必然望风披靡。金兀术此时用兵原因不仅仅是对自己军事力量的自信,宋朝此时的淮西防线缺兵少将是最佳的突破时机,错过此时金军就又要在让人头疼的淮南水网中与宋军绞杀,这不是金军的优势所在,只有在淮西的山地才是金军可以发挥骑兵优势主战场。

可是金兀术没有想到,自己号称精锐的金军将会在一座小城下失败,最为耻辱的是打败金军的不是宋军满编主力,而是一支半编的八字军。领导这支八字军的就是刘琦,而他所坚守的城池就是顺昌城。

半编军队

刘琦防守顺昌城完全是意外,网吧当时正按照预定计划向北前进接受城市,突然之间金国背盟,北方城池多投降了金国。

刘琦此时的处境十分危险,他手上有一万八千人的一支军队,可是军队中半数人口为后勤运输人员,情势危急间他只问了前来的顺昌知府一句话,有粮吗?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刘琦立即率领大军进据顺昌城,即刻开始防御准备。

刘琦没有坐等敌人的进攻。虽然八字军主要是步兵,但却是少有的进攻型步兵部队,他即刻派出千余人的宋军开始偷袭周围的金军部队。金军在得到消息后有三万余人抵达了顺昌城下,准备对宋军的围攻。刘琦命令城上的弓弩支援步兵出城作战,金军抵抗不住只得后退,宋军不满足于继续进攻,金军还是抵抗不住继续后退,直到退出几十里外,宋军还是没有放弃。当天夜里刘琦派出五百死士趁雷雨夜偷袭,雷落之时杀头发为小辫之人,雷止则停止出动,金军一夜之间胆气全无只得上马逃窜并向主力部队求援。

金军十余万在金兀术带领下南下顺昌,金军做足了准备,粮草器具齐全。刘琦面对十余万金军,集结全军将士鼓舞士气,准备与金军在顺昌决战,为了表示决心刘琦命令将全部南下之船只凿沉,宋军做好准备面对昔日让人畏惧的金军。

金军到达之后连营几十里,攻城器具无数,面对自己强大的军队金兀术信心十足,不顾属下的警告,认为宋军还是昔日的宋军,他面对着顺昌的小城墙夸下海口:只要我军一人一脚就能摧毁顺昌城,为了激励金军作战,他承诺城破之日女人任取,成年的男人统统杀掉,钱财都是士兵的。

金军听到统帅的命令红了眼,顺昌城内军民听到了金兀术的承诺则坚定了防守之心。战斗一开始金军内部就出现了叛徒,金军十余万大军不全是女真人,多以河南汉人为主,这些人与宋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些人直接将军事情报告知了刘琦,他们告诉刘琦这十余万的金军中只有拐子马一支是金兀术的亲军,战斗力最为强悍。

刘琦接到情报后召集会议,他认为应该集中力量进攻金兀术的主力部队,只要打破这支部队,金军的其余部队必然是望风而逃。综合金军不善酷热的特点,刘琦将两军交战的时间点定在了中午这个最为炎热的时间。

刘琦先命令几百人出西门冲击金军的汉军部队,金军的注意力很快被吸引在这里,在西门战斗之时,宋军几千人的主力部队悄悄出南门向金军大营进发。这支部队手持短兵器,他们准备直面金军的铁骑,要用勇气让金军的这支无往不胜的精锐在战场上尝到失败的味道。

金军的这支部队几乎是全部装甲的精锐骑兵,他们的战场套路就是先用机动性差防护性好的铁浮屠打头阵,让铁浮屠打碎敌人的阵线,而身披甲胄机动性又强大的拐子马部队则要在敌人阵线崩溃之时切入战场,摧毁敌人抵抗的决心歼灭被骑兵冲垮的敌人。

以往宋军在这种攻势下几乎是毫无还手之力,而刘琦决定用勇敢击溃这支女真人的常胜军。宋军面对机动性差的铁浮屠并不慌张,先是派出勇敢的散兵迎击铁浮屠,这些人的主要任务就是砍金军的马腿,铁浮屠的重甲对马是极大的负担,马腿被伤的马匹纷纷倒下,铁浮屠的冲击被轻易化解。金军的拐子马此时只得硬着头皮冲击宋军的阵线,完好无损的阵线根本不是拐子马所能突破的,金军的精锐在炎热中久战开始出现了脱力的现象,骑兵开始被宋军拖下马匹依次擒杀,金军的精锐就这样损耗在顺昌城下。

金兀术面对失败并不想退兵,他开始采用围困的方法以消灭宋军。可是夏季的大雨让他的计划没有得到实施,宋军依靠缴获的马匹开始不断地对金军进行骚扰,金军的浮桥又被雨水冲毁,西面的岳飞军队也开始了对顺昌城的支援运动。

金兀术只得在明里做攻城准备,暗地里开始了撤兵,金军退出了战场,金军这一次的南下终于得到了迎头痛击,出使金国的洪皓,曾就此战奏报宋高宗说:“顺昌之役,敌震惧丧魄,燕之珍宝悉取而北,意欲捐燕以南弃之。”话虽这么说,可宋金之间在淮河一线战斗才刚刚开始,金军很快要迎来一轮新的耻辱,这一次他们将会在真正的野战中蒙受失败。

本文作者:屯垦西路,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微信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

公众号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