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动辞旧迎新,2019年爆发成强烈欲望。

什么是辞旧?

比如下面这些品牌面对传统车展Say No

2019年底特律车展:

奔驰、奥迪、宝马

2019年日内瓦车展:

捷豹、路虎、福特、沃尔沃

2019年东京车展:

几乎全部德系和美系品牌

2018年巴黎车展 :

大众、兰博基尼、福特

何为迎新?

同样的品牌却在对2019年CES消费电子展Say Yes

奔驰、宝马、奥迪、拜腾、小鹏、起亚、日产、博世、哈雷……….

它们告别的旧,是老旧的评判标准。

它们迎接的新,是最新的造车理念。

在2019年CES消费电子展上,奥迪、宝马、奔驰分别阐述了自己最新的理念,让人不禁感觉未来或许已经不远。

奥迪新理念:从“驾驶乐趣”到“乐趣驾驶”。

宝马新理念:“充分利用我的车辆”和“充分利用我的驾驶时间”。

奔驰新理念:“建立开拓性的移动设备。梅赛德斯除了是一家汽车制造商之外还希望成为一家用车服务公司。 ”

我将分成三个部分来展示三个品牌的不同理念,今天就先来说说奥迪吧。

什么叫做从“驾驶乐趣”到“乐趣驾驶”

拉斯维加斯大道南边有一条名叫SpeedVegas的赛道,平日里它是一处超跑体验中心,只要出示可用的驾照,并花上一部分美元,你便能从车库里租出一部最喜欢的跑车,好好享受一下速度与激情。

但这次有点不同,超跑换成了火箭,速度与激情变成了太空战斗,来自《银河护卫队》中的浣熊队长以及钢铁侠陪着你一起,对着小行星和小飞船畅快的biubiubiu~。听着是不是有点吹牛的成分?嗯,这事儿说给谁听谁都会拨打120,但因为奥迪最新的车载娱乐技术,这件事便成为了现实,不信?看下面的视频。

相信聪明的大家已经知道这是个什么物件了,首先,这是一款虚拟现实游戏,前面所描绘的太空战斗场景便是这些游戏中的一个,名字叫做《Marvel's Avengers:Rocket's Rescue Run》,是由一家奥迪持股的初创公司Holoride所制作的演示产品。

与其它VR游戏不同,它的设备被装在了奥迪e-tron的后座上,就如视频中所展示的那样,当你百无聊赖的在后座上抓耳挠腮,突然发现有个VR眼镜被放在手边,好奇的带上它,嚯!新世界!

获取乐趣的步骤就是这么简单,这也是奥迪实现“乐趣驾驶”的方式之一,从字面上便不难看出,“驾驶乐趣”是先有驾驶,再有乐趣,旨在从机械中获得快感;“乐趣驾驶”便是乐趣在先,驾驶在后,旨在在行驶的过程中享受多样的快乐,这里面的关键便是在自动驾驶逐步实现之后,如何填充人们在车内空间里可进行的一切活动。

如何理解这个新理念?

去年10月份奥迪对外公布了一个数字:25,后面连接着一个计量单位:小时。从那时候开始,“人类的第25个小时计划”便成为了奥迪构建未来城市交通的框架。这一个小时从哪来的呢?我想大家都能感受到,越是快节奏的大城市,人们在交通上的时间成本就越大,导致这种情况的原因便是堵车。

如果堵车被彻底消除,是不是就等于变相增加了人们的时间呢?嗯,效率提升意味着时间的相对充裕,这种对于生态的理解是没错的。在奥迪构建的未来城市里,车辆均按照程序进行着有条不紊的自动驾驶,不需要人们去操作,自然就避免了加塞、乱变道、路怒等降低效率的状况,世界一片祥和。

但不难想象,如果这一切真的全部发生了,而我坐在一台马力充足的奥迪里,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手机或者读一本书,这个场景还是挺尴尬的:一来感觉这好像并不是我的车,二来“旅途”这个名词会变得没什么意义。

怎么会有这种感觉?我觉得重点在于“注意力”,我们在驾驶中双手握着方向盘,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面前的公路上。但在自动驾驶中,我们的注意力会不断分散,因而会觉得十分无聊。

怎么解决呢?关键词在“沉浸”,让注意力被吸引,进而沉浸在某种活动中,整个行驶过程便不会变的精神疲惫,这便是这项技术为我们的未来交通所带来的空白填充。

我们一起来看看它的细节。

细节一:体验感身心同步。

以VR眼镜作为展现形式,Holoride公司将提供一种被称为“弹性内容”的视觉体验,它可以自动生成不同的展现形式,以适应每一段旅程。例如,它能通过电影的时间来选择导航路线。

怎么理解呢?每一部电影的长度都不一样,有的长达两个小时,有的只有一小时三十分钟。对应之同一个目的地走不同路线,所花费时间也不同,走省道两个小时,走高速一小时三十分钟。如此这般,当你选择了一部时长两小时的电影,导航便会选择对应时长的路线,以便于享受完整电影,是不是乐趣更为重要?

此外,视觉景象能根据现实街道呈现效果。怎么如何理解呢?在其中一个虚拟现实游戏中,乘客能“看到”一个卡通样式,色彩鲜艳的小镇,其道路交叉点与汽车驶过的真实交叉路口相匹配,甚至连行人都能呈现。在另一个历史游戏中,体验者乘坐在一只翼龙上,飞行在侏罗纪时代的天空中,随着车辆转动、颠簸,这只恐龙也能转向、起伏,身体与视觉感受能够同步。

用奥迪自己的话来说:“如果汽车绕着转盘转动,玩家会在虚拟现实中绕着对方的太空船转动,而如果奥迪e-tron加速,那么虚拟现实中的飞船也会如此。”奥迪汽车股份公司数字业务总监Nils Wollny形容:“每个街道都能变成视觉中中的画布”,而“每个奥迪的后排都意味着一场惊心动魄的旅行。”

同样,奥迪工程师Daniel Profendiner也指出:当下汽车的内置地图数据已经十分细致,并且将越来越细致,因此,Holoride的软件可以创建一个与真实世界相匹配的虚拟世界。想想上学时看的“网游小说”,我觉得奥迪产品距离小说中描绘的场景已经不远了。

细节二:晕车有所缓解。

晕车的感受我想很多人都体验过,那种晕眩、恶心,以及随之而来的呕吐对我来说不是一般的崩溃。大家却都知道产生晕车感受的往往是乘客,因为汽车的动态与身体之间不能协调,从而导致了大脑发出错误的信号。

Wollny说,实施这项虚拟现实技术会让晕车这样司空见惯的问题有所缓解,因为影像中的动态画面能和真实世界中车辆的动态相互匹配。举个例子,当我们坐在车里玩手机或者是平板电脑时,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屏幕中心的位置,身体随着车辆活动,但大脑主要接收屏幕所带来的讯息,因而会产生眩晕感。

我曾在大众途锐的试驾中尝试过这种虚拟现实技术,为了加强这项技术的体验感,测试跑道被布置的跌宕起伏,但即是过程曲折离奇,我也没有产生不适的感受。

细节三:内容题材变得多样。

《Rocket's Rescue Run》是Holoride VR技术中一个非常有趣的游戏作品,整个体验就像是在游乐园里游玩。当然,时间长了,只有一款游戏并不能满足人们的乐趣需求。同样,只有一款游戏也不能满足不同的路况,比如说你跑在顺畅的京沪高速,VR里面正在进行一场宇宙大战,这个场景会让人十分别扭。

但有了这样的技术基础,更多样的游戏、电影便会应运而生,试想一下,如果能通过VR设备玩一款大型网游,那么这趟旅途是很令人期待的。其实Holoride正在设计更多有意思的题材,比如说:穿越。当你走在上海市区,VR眼镜中显示的是民国时期的上海滩,说不定还能偶遇许文强,想想还是很有意思滴。

细节四:这是一个开放平台。

大约四年之前,奥迪开始研究Holoride技术,并在大约18个月前将迪士尼变成了自己的同盟。而对于奥迪来说,这项技术的长期目标是让它成为一个开放平台:这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制作VR内容,并且可以在任何汽车中使用。

虽然Wollny对于具体细节持保密态度,但他暗示了Holoride类似一个应用程序商店,比如说苹果的App story,或者是Steam平台,用户既可以在Holoride购买想要的电影或是游戏,同时也可以将自己制作的游戏、电影进行上传甚至售卖。

Wollny表示,Holoride将推出一款SDK(软件开发套件),如此以来人们就可以通过它转换上传自己的作品,Holoride计划在2020年末或者2021年初推出该系统,那时,虚拟现实技术或已成为娱乐方式的主流。

总结

1973年的4月3日,一个叫做马丁·库珀的人在曼哈顿街头将一个“塑料盒子”放在耳边,不久之后,那个盒子里发出一句声音:“这里是尤儿·恩格尔”,围绕着他的一百多个人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声。这个“塑料盒子”逐渐演变成现在的手机,而就是那句话,开启了移动通讯的时代。

对于新的技术我们不应该去深追它现在是否成熟,而是尽力的去展望它所能带我们去向的未来。可以说,奥迪有限空间里,融入了个无限世界,又在一段固有距离的旅途中,布置了无限经历。最终这一切恰恰迎合了奥迪精神主旨——突破科技,启迪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