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饮酒不醉是英豪,恋色不迷最为高

原标题:饮酒不醉是英豪,恋色不迷最为高

饮酒不醉是英豪,恋色不迷最为高

有一个这样的传说,说宋代才子苏东坡与大相国寺了元和尚(号佛印)交好,常在一起谈禅和诗。一日,苏东坡访了元未遇,便在寺内悠闲漫步,在某处墙壁上看到一首了元题写的诗:“酒色财气四堵墙,人人都在里边藏;谁能跳出圈外头,不活百岁寿也长。”

苏东坡阅后,见是一首劝人远离酒色、挣脱财气的诗歌,不乏哲理。不过,品评之余,苏东坡觉得此诗出世之味太重,一时技痒,在后面和了一首:“饮酒不醉是英豪,恋色不迷最为高;不义之财不可取,有气不生气自消。”苏东坡从入世的角度,界定了对酒色财气要把握的度,分寸拿捏得十分精准。

后来,宋神宗携王安石游寺,看到二诗后,兴趣盎然,便让王安石和一首。王安石自然随手就来:“无酒不成礼仪,无色路断人稀;无财民不奋发,无气国无生机。”王安石真乃大政治家,能从酒色财气的小角度,洞开国计民生的大视野,证明他时刻关注着国家命运和民生大计。

宋神宗读后,龙颜大悦,乘兴也挥笔写下一首曰:“酒助礼乐社稷康,色育生灵重纲常;财足粮丰家国盛,气凝太极定阴阳。”君臣二人的诗,如出一辙,关心的都是江山社稷这个宏大命题,倒也符合身份。

不过,这个传说杜撰的嫌疑颇大。一者,史载,苏东坡与了元和尚来往,是苏东坡任职杭州的时候,是在杭州金山寺,并非开封大相国寺,了元也多在江浙和江西一带寺院,遍查资料,未见他到大相国寺的记载;二者,宋神宗携王安石游寺可能,但在壁上题诗,作为皇帝的他,则不太可能;三者,这三首诗看似工整,也符合各自身份,但“恋色不迷最为高”、“无气国无生机”、“财足粮丰家国盛”之类,从遣词到语气,均颇似近现代人。这些诗,或是后人,甚至今人杜撰的吧。

不过,尽管宋神宗未曾题写过这么一首诗,但并不妨碍他成为一位皇帝诗人,而且是一位感情真挚的诗人。

据《宋史·公主列传》记载,神宗元丰三年(公元1080年),宋神宗年仅三十岁的妹妹(后来被封为秦国大长公主),重病垂危,宋神宗多次到公主府上探视,亲手为妹妹把脉,还端着粥一口一口喂给妹妹吃。

妹妹去世,宋神宗立即前往,还未进门便放声痛哭。随后,他辍朝五日,悼念心爱的妹妹。其间,悲痛难以自抑的宋神宗,还特为妹妹作了三首挽诗,其悲切之情,足以感天动地。坊间有“自古君王皆薄幸,最是无情帝王家”一说,虽然有一定的道理,但也不能一概而之。或说:帝王也有多情种,情到深时爱亦真。 (本篇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