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整形致死」:我只是想变美,为何却丢了命?

原标题:「整形致死」:我只是想变美,为何却丢了命?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十九大报告

新年伊始,一名 19 岁的贵阳女孩在当地某上市机构接受「隆鼻术」后身亡,为她进行手术的医院宣称是因为「麻醉并发症」导致的意外。

其后,涉事医院利美康作为新三板「隆胸第一股」,宣布紧急停牌。

目前,贵阳市云岩区中环社区群工部调解人证实,死者家属与涉事医院已达成和解协议。利美康向家属赔偿 160 多万元,协议规定死者家属及亲朋好友不得再通过网络传播医院负面信息。

更多新闻详情可回顾丁香早读:贵阳隆鼻致死女孩家属与医院和解,知情人称获赔 160 多万元

这并不是第一起闯入视野的「整形致死」案例。事实上,近年来因整形美容手术而发生意外的新闻始终不绝于耳。

2016 年,选秀节目艺人王贝在武汉的一家整形医院做手术后意外死亡。

据调查,给她做手术的医院根本就没有资质开展「面部磨骨手术」,这种被官方认为是「操作过程复杂、难度高、风险大」的四级(最高级)美容外科手术。

谁在寻求「换脸改命」?

每当有此类事件发生,总会有声音询问:为什么来整形?

比起「换脸改命」的刻板印象,「提升自信」可能是更为恰当的说法。

高自信者是指那些可以从经历中汲取经验,不会让挫折影响自己的人群。

高自信者是指那些可以从经历中汲取经验,不会让挫折影响自己的人群。

根据《2018 年中国女性自信报告》,中国高自信人群占比仅为美国人群的二分之一。其中,「容貌」是影响中国女性自信的三大主要因素之一。

图源:新氧 & 南方周末

《2018 年中国女性自信报告》

美国人更在意身材对外貌的影响,中国人则对五官脸型更敏感,48% 的人表示对自己的五官脸型不满意。

也就是说,有接近一半的人,因为自己的外貌而感到不自信。

56.4% 的中国民众表示,他们愿意花费 5000 元以上来提升个人自信,而整形,就是一个相当热门的选择。

图源:《2018 年中国女性自信报告》

人们的资金储备与观念转变同步到位。

与过去无法理解「在脸上动刀」的观念不同,更多人开始大方地彼此谈论「我觉得你这个双眼皮割得不错,我觉得我去垫个鼻子可能比较好」。

中国社会对于整形美容的接受度已经明显提高,超过六成人群表示:对医学美容持正面态度。

中国社会超六成人群对医美持正面态度

图源:《新氧 2018 年医美行业白皮书》

徐医生就职于某大型私立连锁整形机构,从事整形美容行业已接近 10 年时间,目前担任该机构的院长职务。

接受丁香园采访时,徐医生的从业经验也充分印证了这种转变:「家长主动带着孩子前来,与孩子独自前来的比例可以达到一比一。即使是独自前来的孩子,也很少是家长强烈反对的。」

医美市场的爆发很好地响应了这一点。

近十年来,中国医美市场规模迅速扩增,增速为全球平均增速的 6 倍。有 1400 万人通过医美变美,其中女性占比 90%。

2018 年,中国医美市场规模达到 2245 亿。

中国医美市场规模同比增速 27.57%

图源:《新氧 2018 年医美行业白皮书》

谁在满足他们的需求?

然而大量资本的涌入,并不完全意味着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变美、变自信」的需求,得到了很好的满足。

据统计,我国医美行业的合规执业者约 17,000 人,而医美行业的从业者却超过 15 万人。

根据《新氧 2018 年医美行业白皮书》报道,中国医美黑市规模或达 1367 亿元,共有超过 10 万家非法执业的工作室、美容院等机构,是正规商家的 10 倍以上。

这意味着,在中国庞大的医疗美容机构大军中,黑美容院数量早已远远赶超注册的整形医生人数,背后的风险令人咋舌。

来自中国整形美容协会的统计也证实,全国每年因整形美容而导致毁容的投诉超过 2 万起,这些案例大多源自非法医疗美容。

贵阳接受隆鼻手术后意外离世的年轻女生

图源:《贵州都市报》

更有甚者,直接在微信朋友圈兜售整形项目「即做即走」,而手术的实施地点,竟然是毫无消毒可能性的酒店房间。

打开某些热门短视频分享类 App,能看到播主现场示范教学「如何在家自己打玻尿酸」。巨大的针头戳进皮肤,伤口渗血,播主仍淡定地看着镜头安慰观众:「没事的宝宝们,一点儿都不疼。」

播主示范如何自己打玻尿酸(微信截图)

当正规机构的不足、信息交流的不对称,再遇到狂热待哺的消费市场,南郭先生们一哄而上,贡献了无数条令人瞠目的社会新闻。

暴利催生的中介产业链

疯狂的黑机构只是医美乱象的一隅,太多人试图来巨大的医美消费市场分一杯羹,其中极具代表性的一例,是「整形中介」。

据徐医生介绍,整形机构的客流来源一般分为「直客」和「渠道」两类。

所谓直客,指的是出于本人意愿,自己收集了解相关信息(医院门口投放广告、互联网相关信息等),自发「从机构大门走进来」的消费者。渠道客流则由他人引荐并带来店内。

如今,这种所谓的「引荐渠道」客流,已经成为一种「中介」职业,颇具产业链规模。

他们并非由整形机构主动培养,而是自发滋生、壮大,独立于顾客与整形机构之外。

整形中介惯用的套路是混迹于理发店、美容店、纹绣店类场所,与店内的老板或店员达成合作。当他们遇到有整形倾向的客人,会主动提及合作的中介。

此时中介不会直接对客人表明身份,他们一般选择以「曾经在那里做过,认识熟人」的消费者身份出现,降低顾客的被推销的警惕性。通过分享自身经验,推荐顾客去某特定机构消费。

图源:@1818 黄金眼微博截图

徐医生表示,如果一项手术本身的价格是 2 万,中介的报价可能高达 6~8 万,其中的高额差价将自动转化为客人不知情的中介费用——众多媒体报道中的「天价整形费」往往来自于此。

与整形医生不同,中介为了让顾客尽可能地产生消费,倾向于夸大手术效果与安全性。这样一来,与「直客」相比,「渠道」客流往往会抱有过高的期望值与过低的风险意识,也更容易产生较高的术后不满意度。

如果对术后效果满意,顾客可能增加对中介的信任感并产生二次消费,此时客流依然捆绑在中介手里,不利于整形机构培养自身的「熟客」。

如果对术后效果不满意,顾客则更倾向于向整形机构而非中介进行投诉或索赔。

因此,大部分的大型整形机构都倾向于只接收「直客」。而小型、不知名的整形机构,甚至是不正当的整形机构,才会以「渠道」作为主要客流来源。

来自各方正规军的反击

2017 年 5 月,国家卫计委(现国家卫健委)、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社部、海关总署、国家工商总局与国家食药监总局等 7 部门,联合开展打击非法医美专项行,一年多来共查处案件 2700 多件。

图源:央视新闻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正规医院开始意识到这一系列业务,及与之相应的效益。

医院开始拓宽原有的服务范畴,从为患者进行传统的创伤修复、畸形修复、缺损或功能障碍修复等,拓展到提供给健康人的祛皱、隆鼻、开双眼皮、隆胸、抽脂等医学美容手术,并试图借由口碑形成更多更广的客流。

正规军的自发涌入,也在逐年增加医美行业的供给入口。

除了接受过系统整形外科培养的专科医生外,还有一些从皮肤科、妇科、口腔科乃至普外科改行而来的医生,带着原先的疾病处理经验,投身这一领域。

部分保险公司开始设计针对医美消费者的意外医疗事故、效果不满意而提供的保险。

当丁香园问及徐医生对求美者的建议时,他反复提到了主动而充分地「收集信息」的重要性,并列举了互联网上应运而生的一大批为广大网友提供在线咨询、交流、分享的美容电商平台,例如更美、新氧等。而这些平台的主要目的,就是通过信息技术,尽可能消除信息不对等。

每个行业的规范伊始,也许都无可避免地「乱」一阵子。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害死」那个贵州女孩的,从来不是整容,也不是所谓的「颜值及正义」的世界。

爱美从来无罪,当人们的心态与荷包都已备齐,别让资本逐利剥了消费者的血肉,才是解决矛盾,而不是消除出现矛盾本身。

责任编辑:费菲

题图来源:图虫创意

参考文献:

1.《2018中国女性自信报告》

2.《新氧2018年医美行业白皮书》

3. 央视新闻《七部门联合开展严厉打击非法医疗美容专项行动 查处非法医疗美容案件2700多件》

如果你是准备选择整形外科医学生,前辈给你准备了一些干货,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