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菲律宾外教:教中国人让我收入翻40倍,但没给我安全感

原标题:菲律宾外教:教中国人让我收入翻40倍,但没给我安全感

51Talk外教正在给学生上课

芥末堆 小筱 1月11日报道

从马尼拉机场到我们住的酒店,大概五公里的路程,汽车走走停停了一个多钟头。路况很糟糕,汽车、吉普尼、摩托车、三轮车混行在最多允许两辆车通过的路上,中途不时有行人穿梭。不远处,唯一的一条轻轨前排着冗长的队伍。随行的国内同行有些不耐烦,“要在中国,司机早就发飙了”。行车的师傅却面无表情,他是三代华裔,似乎早就习惯了这里的节奏。

车辆路过菲律宾最大的呼叫中心时,司机特意指给我们看。根据菲律宾贸工部的统计,从2001年发展伊始,菲律宾呼叫中心保持100%的增长率,直到目前BPO业务在菲律宾的年增长率仍为10%到15%,到2015年,全球市场占有率已超12%,成为全球最大的BPO中心。“callcenter”一度被菲律宾人视为高薪谋生的最佳途径。

如今,这一定局终于打破。近年来,中、日、韩、越等亚洲在线英语企业进入菲律宾,为这个“慢”国家带来了快节奏。企业在开拓教师资源的同时,也为菲律宾外教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变化。

菲律宾街头从日薪

做在线外教之前,Jen自己也很难数清楚经历过多少份工作。“按顺序数的话,我应该做过洗衣工、鱼贩、菜贩,街边小吃商贩、宠物清洁师,还有秘书、销售顾问、翻译、网络内容作者、保姆、多国机构的在线教师等等,中间有些特别短期的工作已经记不大清楚了,最低时,每天只能挣到80比索。”Jen呵呵一笑,夹杂着经历丰富的“自豪感”,又略有一丝的羞涩与无奈。

而现在,Jen每个月薪资80000比索左右,课时多的时候,加上奖励,甚至能赚到100000比索,这是她曾经做梦都没想到的。

在菲律宾随处可见用椰皮和晒干的椰树叶做顶的一排排低矮的小房,与拥有私人海滩和别墅的富人区仅隔着一条马路。地陪向芥末堆介绍,在菲律宾,每年大概有20多场台风过境,像这样用椰子皮盖起的屋顶根本经不住台风的肆虐,居民们需要不停的修补甚至重盖。Jen的生活原本也是这样的。

用椰树叶做房顶的房子,图片来源网络

在线外教这份工作几乎改变了Jen的人生。上月底,Jen被阿卡索评为最佳教师,她在演讲台上失控大哭。“我以前的生活充满了戏剧性,就像MMK(菲律宾电视剧)现在播放的那样滑稽。”

Jen今年31岁,本是一名科学专业的本科生,学习成绩十分优秀,家里人对她抱有极大的期望。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在Jen18岁,她怀孕了。在菲律宾,堕胎是违法的。Jen被迫辍学,在待产的日子里,她不得不去面对周围人,包括亲戚朋友的冷眼与嘲讽。

婚后Jen住在公婆家,五口人挤在一个不足三十平的房子里,没有任何的电器和家具。“我从来没有穿过一件昂贵的衣服,也没有吃过美味的食物,我甚至不敢奢望那些,因为根本买不起。”

刚刚做起在线外教的时候,Jen不得不为家里添置一台电脑,这是家里少有的巨大开销。她和丈夫凑了6000比索淘来一台二手电脑。同时,因为菲律宾的网速不稳定,她准备了50兆和100兆的宽带作为备份,“这对一个普通的菲律宾家庭来说太昂贵了,我们冒了巨大的风险。”

即便如此,Jen的工作环境仍然十分糟糕。菲律宾常年高温,常常在上课时候,女儿Anne会站在镜头外给妈妈扇风解热,“家里人多,总是有噪音出现。”

Jen正在上课

现在,Jen觉得一切都很值得,“那台昂贵的电脑是一次成功的风险投资。”Jen开玩笑地说着。

Jen兴奋地罗列着她现在拥有的一切。同时,Jen告诉芥末堆,她不仅将这份工作介绍给了朋友,也想让自己的女儿长大后做在线外教。

知乎上,有关“菲律宾是一个怎么样的国家”提问下,有人总结了当地的就业情况:找工作很难,学习护士特别流行,去西方当护工回来有钱开空调,世界上最大的外呼服务外包中心,英语好的大学生、白领、甚至大学老师都抢着做在线英语老师。

当地司机介绍,菲律宾就业非常困难,如果有机会进入高薪资的外企的话,人们往往会“蜂拥而至”。在菲律宾以薪资为导向的就业趋势十分明显,而在线外教除了薪资以外,时间的自由度对女教师而言更是一大福利,也是吸引教师们的另一个因素。

Cherie几乎是上述所有工作的亲历者,在线教师这份工作对她来说最大的改变在于有更多时间做自己的事情。

Cherie最早是一名护士。原本在菲律宾,去海外当护士是让人艳羡的机会,因为收入足以养活一家人。Cherie打算,从护校毕业后,先在菲律宾医院当两年护士,然后出国打工。

那时候,美国、加拿大等国家的护士供不应求,引进菲律宾护士填补缺口,看中的正是她们吃苦耐劳、能用英语交流两个强项。对于菲律宾女性而言,去海外当护士,意味着要长期与家人分离,但看在收入的份上,很多人愿意做这样的牺牲。

2012年,菲律宾护士的传统海外就业目的地经济衰退,用工需求骤减。也是在这一年,Cherie结婚生子,家庭的牵绊让她改变了之前的“梦想”,之后随丈夫一起转去呼叫中心工作。

呼叫中心的薪资比当地企业要高很多,丈夫一个月挣20000比索,而Cherie也能拿到15000比索,“两人加起来,可以算中上水平。”

不过,呼叫中心常常需要晚上工作,有了孩子以后,Cherie常因要兼顾工作与家庭感到焦虑。

根据菲律宾统计局最新发布的全国劳动力调查报告显示就性别而言,2018年只有46.6%的女性进入劳动力市场,低于49.7%的目标,因为家务选择失业是女性离开职场的主要原因。

在Cherie看来,在线外教老师这个工作无论在薪资还是时间上都是“完美”的。“丈夫已经在呼叫中心工作了八年,还当了主管,不过他现在还是没我赚的多。”Cherie有些小骄傲。

“我没有课的时候,就可以和孩子一起唱歌。我还学了烘焙,有了新本领,我不再担心自己会失业了。”Cherie说。

虽然外教们的工作和生活或多或少有了改善,但想要适应这份工作,可并不是一件易事。

来到这里的第二天,我们参观了51Talk在马尼拉的外教基地。刚进门,身着统一着装,头戴花环的外教们将手中的花环挨个套在访客的脖子上,猝不及防的一个拥抱着实让我有些受宠若惊。

外教课前化妆区

七八百平的办公区内,挤满了格子间式的办公桌,这里是外教们共享的办公区。一位男老师在办公室的化妆区简单准备后,将一顶粉红色的“网红兔子帽”戴在头上,开始正式给在线等待的学生上课。

除了本身热情的性格外,菲律宾外教的亲切感与耐心度是他们受到国外教育机构青睐的原因之一。为了让学生提高上课兴趣,菲教们“无所不用其极”。除了这样的网红帽子,芥末堆看到,在每个格子间的墙壁上、桌子上摆满了魔方、动物卡片、拍拍手、瓜果蔬菜拟具和各式各样的贴纸。

外教老师的办公桌

Jen运用这些“武器”已经得心应手了。“如果他们想玩,我会用合适的教具跟他们一起玩,孩子们可能意识不到,在玩的过程中我们已经在做课堂任务了。”

起初,Jen的困难在于不熟悉课件的匹配和使用。令她影响深刻的是,有一次误用六年级的课程来教授三年级学生,学生没有听懂,家长十分生气。刚刚入行的Jen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面对镜头大哭起来。

另外一个需要适应的是时间问题。由于课段多集中在晚上,Jen需要调整作息规律,她甚至不理解为什么这么晚了,中国的孩子还要学习。

“原本晚上十点钟我就睡觉了,当了老师后,这个时间可能是我最忙碌的时候。”最开始,Jen很容易犯困,趁没有学生的时候会先小睡一会儿,女儿看到电脑上有学生上线后要马上将她叫醒,“上课状态不是很好。”

“现在,晚上11点上课,我同样很兴奋。”显然,Jen已经完全适应了她的工作。

在线外教机构加速快跑的同时,对于师资的需求也同比增大,引入菲教当下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利好。上月,中菲双方发布联合声明,同意加强劳务就业领域合作,将共同执行好今年4月博鳌论坛期间签署的《关于菲律宾英语语言教师来华工作的谅解备忘录》,中方认可菲律宾教师在高等教育机构担任英语教师的资格和能力。

对于主打菲律宾外教的机构而言,这是一次激活优势资源的绝佳机会。例如,紧随文件之后,51Talk在马尼拉召开发布会,宣布未来5年将引入10万名在线菲教,并设立20个外教培训基地。然而,机构在为菲律宾带来就业机会的同时,也让菲律宾外教有了新的困扰。

为了降低师资运营成本,目前多数国内机构以兼职的形式聘请菲律宾教师,通过购买菲教的空余时间来制定课时。Uber模式授课对于菲教而言,具有时间上的自由度。但教师薪水难以稳定,与此同时,社会保障成为菲教最为关心的问题之一。

Tina的一天都安排的很满,早上八点到下午五点在私立中学教数学,晚上六点到十点做兼职外教。对她而言,私立学校的薪资待遇足够支撑家庭。只是,当她发现身边越来越多的朋友做起线上教师之后,她觉得这是个新的趋势,自己也想试试。

“我一定不会辞掉现在的工作只做外线老师,那样我没有安全感。”Tina所指的安全感正是社会保障,她告诉芥末堆,她在线下的私立学校享有健康险、生育险、退休险、死亡或丧葬险以及工资贷款,“但在线上这些都没有,即使只是健康险。”

此外,网络环境较差所导致的互联网检查时间过长,中文的课程程序所带来的课程下载过程繁琐等问题,对于以课时费结算薪资的菲教而言也是一大槽点。

这些问题起初也困扰着Jen,不过随着课时量增多和薪资提升,Jen慢慢释然了,“我为自己购买了社会健康保障,每个月6000比索,现在觉得不算多。”

只是,在菲律宾外教中,一定还有很多人就像当初的Je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