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世上最容易的喜欢,都在约X软件上

原标题:世上最容易的喜欢,都在约X软件上

大家好,我是crazy鱼。前段时间,轻读推过一篇关于渣女的文章,一位读者在后台发消息说自己也是“渣女”。

她说,她一直用探探交友软件,线下和18个人见过面,其中发生了一些搞笑和心酸的故事。

为此,我还特地下载了探探,感受了一番。

不过,我觉得这个软件挺没劲的,我实在没有和陌生人交友的任何欲望,毕竟生活中的朋友都聊不过来了。

但是,对有些人来说,探探是他们认识不同世界的人触角。

征得同意后,我们将她的故事讲给你听。

我是宋影,暂住上海,工作刚满两年。

晚上11:23,洗漱完毕,舒适的躺在床上,打开手机,从82个app中,点开探探。

这是一款线上交友软件,打开后立即出现男性女性照片,左滑无感,右划喜欢,双方都滑喜欢后就可以聊天。颜值即正义,高效交友。

这是我坚持了两年的睡前仪式。

两年,我收获了16万个喜欢,喜欢过275个人,匹配聊天的196人,约出来见面18个人。

我知道你会怎么想,探探,不就是约炮软件。

当然,这并没有什么不对,但过于简单粗暴。

准确来说,探探的用户分三种:

一种,纯粹约炮;一种,只聊天,不约炮;第三种就是像我一样,可以聊天,可以约炮,如果双方愿意,也接受恋爱。

张越,是我见的第18个男生。他的信息显示是一名编剧,撰稿人,展示了两张新西兰旅行时拍的照片,那个地方我也去过。

上个月,我们刚匹配了好友。这时候,如果没有任何前提,立刻找对方聊天,就会显得自己太饥渴。

很默契,我们谁也没有先向对方打招呼,一直待在对方聊天列表里。我的列表里,也并只有他一个。我知道,每个人的探探都会有这样的对话列表,像潘多拉魔盒,只等开启。

元旦的前一天,他发了一条信息,问我要不要一起去看《地球最后的夜晚》。

据说,选择“9点50开场,结束时正好是0点0分,和你身边的人接吻,便是跨年之吻。”

一个人的时候,总喜欢做些有仪式感的事,来掩盖内心独孤的事实。节日,是最好的约人借口,尤其是跨年。

见面地点约在电影院门口,互相说好见面时穿的衣服。在照片是照骗的年代,网友见面需要告知对方一个明显的标志,避免人在眼前却认不出的尴尬。

他穿意见浅棕牛角扣大衣,黑色长裤,黑色运动鞋,真人和照片差别不大,唯一就是脸上多了几颗痘,并不影响。

8分,我在心里为他打分。同时,也在好奇,他给我打了几分,这关系着电影结束后,我们的去向。

电影不知所云,黑漆漆的演了两个小时后,我们手牵着手出来,就像普通情侣一样,相互吐糟电影的糟糕,然后打车去附近的酒店。

我猜,他和我一样。一定经常玩探探,我们之间几乎不用询问对方的意见,就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这不是默契,这是对约会过程的熟练。而这种熟练,是我18次约见探探好友总结的经验。

我不会忘记,第一次约探探好友的情景。约在我家附近的一家星巴克。告诉对方自己穿的衣服后,我就下楼去了星巴克。

那天他堵车,来的有些迟。没到之前,发来一条信息,如果我们觉得不合适,吃完饭后,直接打车离开,什么也不用说。

他一定是被拒绝过很多次。因为他真人和照片宛若两人。连饭都没吃,借上洗手间的机会,我就离开了,再也没和他联系。

当然,我并没有因为第一次的铩羽而归,就大呼上当,卸载探探,反而对这种不需要与任何负担的交友方式产生了兴趣——看对眼就可以聊一聊,不合适,就互不相欠,解除配对。

这是使用探探交友时,不成文却所有人都遵守的江湖规矩。

第6次约的探友,是一名程序员。与大家对程序员的刻板印象不同,他幽默,也温柔。

第一次见面之后,我们又见了两三次,然后,加了对方为微信好友,但并没有留电话号码。

他问我,能不能做他女朋友。我当然愿意,他很瘦,双眼深邃,手指骨节分明,是我喜欢的类型。

虽然是探探上认识的男女朋友,但并不是地下恋情,不能公开。他会带我去见他的朋友,我也一样,但我俩绝口不提是探探配对认识的。

生怕别人认为,是约炮约出感情了。

这段关系,维持了半年,到最后分手,也没有问对方的电话号码,全靠微信联系。

我们的关系,删除微信就是永别。

分手后,我消沉了一段时间。并不是因为分手伤心,而是因为对这种假性亲密关系感到厌倦。

两人看似联系密切,每日嘘寒问暖,心底却都不想承认这段关系,不需要付出真感实情。

但很快,我就释然了。

下载探探,最初的想法不就是这样吗,不停寻找更新鲜的人。

虽然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害怕恋爱结婚带来束缚,还是真的喜欢追求新鲜感,拒绝了建立深层次的亲密关系。

我重新打开了探探,乐此不彼的左滑右滑。后来,见面的人不断积累,有些人已经有了女友,还在继续使用探探配对,有些人因为长相不太行,盗图配对,而我的列表里,永远躺着三个待联系人。

宋影是一名亲密关系的逃避者,恐惧与人建立亲密关系带来的种种麻烦,缺乏私密性、没有安全感、不公平对等、信仰差异等等。

不断使用探探这类交友APP,见面、约炮、恋爱,读者对亲密关系存在渴望,但却不会处理亲密关系带来的其他影响。

她的解决办法就是逃避,假装和一个人建立了亲密关系,以制造一种幻觉:身边有人陪伴,但却不会有牵绊。

有700万的日活用户的探探,每天处理1000万次配对。探探创始人兼CEO王宇对媒体曾说,创办探探的初衷是希望用户在探探上认识靠谱的朋友,因为异性交友需求是硬需求。

社交是刚需,所有交友APP都在解决这一需求。

但带着这种需求上交友APP的人们却发现,他们依赖于线上建立的关系变得越来越虚假,真实感受变得不再重要,重要的只是维持关系稳定的例行感。

假性亲密关系,简单来说,就是在一段本该亲密的关系之中,为了不打破关系的稳定,避免冲突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迎合对方,隐藏自我,并将彼此的亲密度保持在一臂距离,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

这种“貌合神离”的关系就被称为假性亲密关系。

前段时间,我们推送过一篇《被骗钱、被玩弄、被染性病,这个邪教组织,正在祸害女性》,同样有位读者回复:每一个渣男都是曾经的暖男变的。

这句话当然不对,但却适用于一部分偏执类型的人,比如,有些男性有“女人物质”或有些女性会认为“男人都用下半身思考问题”,可能是遭受过心理创伤,就会恐惧建立亲密关系,但又不能摆脱对亲密关系的渴望,就会通过伤害对方,维持安全感。

还有一部分人,是因为儿童时期形成的依恋类型,排斥亲密关系。

心理学家将孩子和成人分为:安全型依恋模式、焦虑—矛盾型依恋模式、回避—恐惧型依恋模式。

具有回避—恐惧型依恋模式的人一面会觉得自己不需要或反感和人的亲密,对亲密关系感到不适,另一方面会担心被抛弃,假装不喜欢亲密关系。

假性亲密关系应运而生。概括来说,假性亲密就是,没有灵魂上的深次的交流,心理的情感付出,只有行为上密切联系的一种关系。

比如,约炮。

这其实是一种防御心理, 真正爱一个人是一件非常有风险的事,要面临关系破碎、谎言、欺骗等不可控风险。

约炮就简单多了。

与其说宋影玩探探上瘾了,不如说是她对假性亲密关系上瘾了,既满足亲密的需求,又不用承担风险。

在探探上,大部分人处于一种“情感禁闭”的状态,配对成功的网友,双方不自觉地达成了协议:共同保持情感上的麻木。

不止是交友APP,现实生活中的亲密关系,又有多少不是假性亲密关系?

在外地的你渴望与在家乡的父母亲近,但对于他们的观念和行为方式,你却无力改变。

你只能例行地打电话,回答“吃了吗”“天冷穿秋裤”“最近工作忙吗”之类的日常问题,彼此没有太多真实情感的表达,你不会向父母吐槽职场,父母也不敢和你说自己身体不适。

两代人的观念和行为差异导致,一旦敞开心扉,就可能出现冲突,所以大家心照不宣,努力避免。

无论异性交友,还是原生家庭,我们建立了太多假性亲密关系,隐藏自己,又惧怕孤独。

假性亲密关系是一种恶性循环,它的危害除了妨碍我们与他人建立彼此心意相通的关系,也压抑了我们对自我的认识,忽略了对他人需求的探寻。

据报道在陌陌上,曾经过亿的用户当中,目前只有20%是女性用户,而曾经女性用户占比一半的app探探中,女用户的比例也降到了不到35%。

很多交友app已经感受到了危机,这背后,也有用户意识到在这里建立亲密关系后的虚假和幻觉。

可以说,假性亲密关系并不是人类必须的情感,这不是否认假性亲密关系带来的安慰作用,就像酒精一样,短暂的逃避无法解决你真正的问题。

真正的亲密关系,除了两个人互相关心、投入感情,还需要双方都承担一定的情感投入风险。

任何只希望得收获,不愿承担风险的关系,都不会满足你的精神需求。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