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创事记会客厅 | 人工智能:硬科技如何创赢未来?

原标题:创事记会客厅 | 人工智能:硬科技如何创赢未来?

1月6日,“第五届荣耀金鸡湖颁奖盛典暨2018年度江苏人工智能双创年会”在苏州广播电视总台千人演播厅盛大举行,超过千名嘉宾云集而来,共襄盛举。会上,5位大咖嘉宾围绕《人工智能:硬科技如何创赢未来》主题进行了圆桌讨论。

创事记会客厅 《人工智能:硬科技如何创赢未来》

萨向东镁客网联合创始人 COO

汪德嘉通付盾创始人兼CEO、SIPAI协会联席会长

杜振东云问联合创始人、NLP研究院首席科学家

童先明美能华科技创始人、原微软人工智能研究院事业部微软苏州副院长

王海滨星逻智能CEO

萨向东 镁客网联合创始人 COO

萨向东:谢谢主持人,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来自镁客网联合创始人,我叫萨向东。先我开一个场,今天峰会的主题“硬科技峰会”。硬科技这两年比较火,本质上就是过硬的核心技术、很难被替代的技术。

最近苏州开了一场张学友的演唱会,三天时间演唱会为公安机关贡献了22名逃犯,张学友先生演唱会累计已经为公安机关抓获了将近80位逃犯。为什么现在能够通过一场演唱会抓捕到那么到逃犯,和我们的技术革新以及人脸识别技术的提升有很大的关系。

今天台上几位嘉宾都是各自领域的领军企业。我们希望通过简短的圆桌,共同探讨硬科技未来,以及硬科技对生活、对社会发展有怎样的价值。首先有请几位嘉宾各自简单介绍一下所在的领域,以及公司在应用方向上比较出彩的地方。

汪德嘉 通付盾创始人兼CEO、SIPAI协会联席会长

汪德嘉:通付盾是一家数字化安全公司,主要解决数字空间里身份安全、终端安全、数据安全还有业务安全问题,覆盖全行业,数字金融、数字电网、数字公安、数字运营等等都是我们在做的事情,我们的愿景是让数字生活更便捷、更美好。要说到硬科技,我们最核心的技术是密码安全的技术,叫量子码,也叫时空码,谢谢。

杜振东 云问联合创始人、NLP研究院首席科学家

杜振东:大家好,我是云问科技的杜振东。云问科技主要做人工智能文本挖掘NLP相关,服务智能客服文本信息相关的处理。我们目前服务美的、当当、拼多多等大型企业,为他们的企业智能化做相关服务。我们真正的硬科技是与NLP自然语言处理相关的技术。

童先明 美能华科技创始人、原微软人工智能研究院事业部微软苏州副院长

童先明:我们是美能华智能科技,专注自然语言处理,主要做文本挖掘,能够非高精度把所需要的信息在几分钟之内提取出来,这是我们核心的产品。其他的比如说知识图谱,我们有很多深度知识图谱研究。

王海滨 星逻智能CEO

王海滨:大家好,我是星逻智能的创始人王海滨,星逻智能是一家为无人机提供赋能系统的公司。我们知道,无人机其实并非真正无人,而是有人操作自动机器。无人机用来航拍的时候人工驾驶并不是痛点,而当拿它去解决工业问题的时候,这个时候驾驶、换电池、续航都变成了痛点,星逻智能就是解决这些痛点的公司。我们提供无人机的自动驾驶软件以及无人机的自动充电系统,统称为无人机的赋能系统。

我们做了一个统计,在无人机的行业应用里面,30%的拥有成本是买无人机硬件本身,70%的拥有成本是运营这架无人机,比如说飞手的成本,比如说电池的成本以及数据采集和分析的成本。星逻智能的无人机赋能系统把这70%的成本降到最低,从中创造价值,为我们的行业客户节约成本,增高效率,去拓展新的应用来扩展无人机行业的应用场景,这就是我们的核心技术,谢谢。

萨向东:感谢几位的分享,我也可以称刚才那个环节为PI环节,大家各自把自己的优势或者做的产品简单描述了一下。我想今天台下听众更多的希望听到一些干货,对于现实以及未来一些思考。我们想问一些比较现实的问题:第一,咱们2018年的销售额大概能做到多少?第二,现在企业融资难还是不难?

汪德嘉:我们今年的营收额超过亿元,是盈利的。回应一下融资难的问题,其实我们做人工智能,关键是落地、是场景,我们用人工智能做风控,这也是针对中小企业解决融资难的问题给大家授信,谢谢。

杜振东:我们公司2018年大概营收5000万左右,收支平衡。至于下一轮融资,因为我们收支平衡,我们可以自己cover自己的团队,更希望有一些产业级的合作。

童先明:这个问题把我问倒了,因为我们公司刚刚成立三个月,但是从融资角度来说,融资实际上取决收益和项目,目前来说我看到这个领域几乎是一片空白,想和我们合作的伙伴也很多,所以这不是个问题。

王海滨:我们公司是2017年7月份成立的,到现在一年半左右,2018年整体的销售额达到了千万,是盈利了,我相信2019年会有更大的增幅,因为我们2018年有一半的时间都在研发产品。硬科技公司并不太会受一些寒潮的影响,它核心的逻辑点都还在那里,需求点也都在那里,我们很多场景是落地到To B的业务,还是在较为稳健地发展。

萨向东:刚才几位嘉宾都回答了我的问题,可以发现,似乎只要企业掌握了真正的硬科技就不用太担心所谓资本市场冷或者热。下一个问题,硬科技是否能够真正意义上去影响未来城市和城市之间、企业和企业之间,以及国家之间的发展趋势?

王海滨:好的,像前段时间中兴和华为事件,我觉得给企业、国家都有一个警醒:我们应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至少应该有替换的技术。但这对我们在做科技研发的是好事,做研发需要资本、市场,甚至于政府给予更长的周期给我们的发展,而并不单纯关注与某一年的盈利,现在来讲,当有更多的资本愿意投这个方向,政府有更大的耐心以及扶持力度的话,对我们来讲是更有好处的。换句话说,也给我们一些信心在这个方向尽更大努力去发展。

童先明:这个话题主要是关于竞争,我倒不是这么看的,我一直相信科学是无国界的。科学是相辅相成的,互相帮助,我不认为这是竞争,当然,公司层面可能会有竞争。我觉得硬科技非常重要,大家必须认识到硬科技给我们带来的帮助非常重要,而不是从竞争的角度设置一个障碍。

萨向东:现在各地都在吸引优质科技企业入住,我想也是为了增强城市的核心竞争力。在这个过程中,难免会有一些同质化的竞争,比如杜总和童总都是自然语言处理公司,杜总赞成童总的观点吗?

杜振东:我赞同科技本身没有竞争,但企业之间存在竞争。我们想象这样一个场景,现在还有很多矿泉水品牌,并不是竞争到最后只有一个矿泉水品牌。每家矿泉水品牌都有自己的目标客户,解决客户真实的痛点。所以每家企业只要专注于用科技去解决真实的企业的问题,那就有自己的生存空间。

汪德嘉:网络安全一定是硬科技,人工智能将无处不在,当然也会应用于网络安全这个领域。我谈谈企业、城市、国家层面硬科技的影响。

第一,前段时间有很多像Facebook这么大的企业,网络安全出了问题,它的企业就出了问题,股价一夜之间几百亿就没了。网络安全对企业非常重要,网络安全的竞争力就是企业的竞争力。

第二关于城市,城市我想谈一下电线杆子。电线杆子未来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特别是2019年,5G的发展肯定是趋势,5G依赖于什么?依赖于电线杆子,每一个电线杆子都会是一台计算机。我觉得5G的安全,电源安全非常重要,电源安全是城市的核心竞争力。

第二,国家硬科技网络安全非常重要,涉及到国家安全了,例子就很多了,像前不久的中信事件、华为事件都涉及到更低层的安全,芯片的安全,所以硬科技任重道远。

萨向东:我们问一个比较简单带有情感化的问题,你觉得创业累不累?你是否建议台下观众在2019年创业?

汪德嘉:我还是会选择创业。我2011年回国,第一站就在苏州,就在工业园区,今年是第8年。8年抗战,经历了很多,我真的非常感谢这片创业乐土。我觉得现在是创业最好的时机,因为那些虚华的东西已经出去了,假如说你真正有梦想、有技术,现在就是创新最好的时候。

杜振东:我是一种痛并快乐的状态,创业者可能很多都是这样。如果创业感觉每天都没有痛的话,这是有危险的——这么好的idea只有自己想到且不痛就能非常容易创业,这是不太可能的。

现阶段创业者,其实就是借用一句老话:“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好的地方在于政府和各个风投给的资源是非常好的,这个时代远比之前创业好很多。说它坏是因为巨头已经做了很多垄断的事情,创业者很难去找好自己的定位。

我建议现在想要创业的人找准自己的定位,就像刚刚说有那么多的矿泉水品牌,你现在要做一个矿泉水品牌,你凭什么认为这瓶矿泉水可以卖出去?但反过来说即使有了京东和天猫,拼多多照样还是成功的。也就是说,找准自己的定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我也希望各位可以找准自己的定位,谢谢。

童先明:讲一下我的经历你们可以得出结论,我肯定是鼓励创业的。我在硅谷待了16年,回国待了10年,跟着微软在上海待了4年,北京待了1年半,苏州待了3年多,最终还是出来创业,本身就是说创业是绝对是一条路,如果能尽早走的话,尽早走。

另外一点,定位是重要的,但真正创业的时候基本上肯定会有变化,因为创业就是跟着市场变,跟着需求变,技术不要变。不要觉得我想得非常完美,肯定会成功,不是这样的,这个世界不断在变化,我们是在变化中生存的。

王海滨:我觉得应该要创业。我非常同意刚才几位讲的,当前来讲是一个很好的时代,各种资本、政府的政策都非常好。虽然说现在有大企业的垄断,只要我们找准定位,找准垂直领域落地的方向,找准赚钱的点,小企业也能做大。

萨向东:我也想问一下几位嘉宾,有些已经比较靠近科创版,有些还是暂时在仰望它。大家判断一下,2019年会有什么样的企业能够上科创板?

王海滨:科创板给资本比较大的鼓励,给科技型企业也指明了方向。星逻作为一家初创公司,我们会朝这个方向前进,当然前方的路还有很长。我觉得能够把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到垂直领域去解决问题的公司,应该能够有更大的发展。另外好几个芯片领域的公司都有比较好的发展。

童先明:我曾经有六年的时间在世界第二大芯片设备制造公司高通,行业如果需求量高的话,产生的收益比印钞厂印钱都快。你可以想象如果是我们有这个需求,这个行业会多么热,所以我也非常看好芯片企业。但是,我觉得芯片企业最终是需要应用场景来落地的,关键还是怎么样落地。

汪德嘉:科创板细则还没有出来,我也不好说什么,但是我想肯定对硬科技企业来说是福音,新时代有前瞻性的举措。我对其他企业不太了解,我就说大概几个方向,可能是科创板会鼓励的,一个是核心的信息技术,第二个是核心的生物技术。

萨向东:我想请以上几位最后用一个简短的谈一下您对苏州的认可度,希望2019年苏州能够有怎样的飞跃,提出您个人的希冀。

汪德嘉:这样我就两个字—感恩感恩,感恩尽在不言中,感恩所有的人。

杜振东:我希望在2019年的时候能有更多的机会,更多地苏州的企业、苏州政府去服务,让真正人工智能落地,为企业和政府做相关的服务,谢谢。

童先明:我已经在苏州生活了三年了,我离开微软出来创业的时候,毫不犹豫就留在苏州了,环境、政府支持都很不错。我最近也在帮园区政府拉一些我关系到园区来。

王海滨:我想说也是感恩二字,何其有幸我能够落地到苏州工业园区,实际上我们从我们的办公场所,以及前段时间我们对外的PR,比如说参加的智博会,对我们的品牌,对我们的团队有着莫大的帮助。可以说,我们在这里得到了茁壮的发展,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期,所以我现在也只有两个字,感谢。

萨向东:借用我们杜总一句话,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因为有好有不好,才体现出更精彩的一面。我希望通过这个大会能够让我们苏州在2019年,在人工智能、在硬科技领域迸发出更强光芒,感谢我们以上几位嘉宾的分享,也感谢我们台下的观众。希望大家以后能够加强交流,我们今天的圆桌到此结束,感谢大家。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