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特朗普2019穿上“皇帝新衣”?

原标题:特朗普2019穿上“皇帝新衣”?

菅野干雄:从特朗普“繁盛”到特朗普“风险”。2018年末的美股下跌让市场再次认识到“异类”特朗普唯我正确的政权运营方式的危险性。赶走国防部长马蒂斯等与其唱反调的官员后,特朗普2019年将为经济和股价不振而焦虑。他会不会像穿了新衣的“皇帝”一样每天自欺欺人呢? 

“美国历史上任何一位总统都没有实现过”,2018年特朗普反复吹嘘自己达成的经济成就,从短期来看有据可依。经济增速一度创下4%的纪录,失业率降低至半个世纪以来的最低水平。放宽限制、降低法人税和企业所得税使得企业心理好转,从而唤起了经济的良性循环。 

特朗普对中国挑起贸易战,威胁同盟国上调钢铁和汽车关税。对这种异常贸易政策的担忧掩盖了“美国1强”的高昂势头。  

2019年不会如此顺利。首先在经济景气的局面下,犹如强心剂的减税政策带来的刺激效果将减弱,经济减速压力巨大。美国经济的扩张周期到6月达到120个月,比肩1990年代创史上最长。不过如果用42公里的马拉松来比喻,美国景气处在过了35公里处的终盘。如果感觉在上坡,会突然失去力量。 

贸易政策的反噬作用将在今后显现。美国联邦政府2018年11月的关税收入较上年增加约30亿美元,几乎翻了一番。如果特朗普沾沾自喜地觉得这些钱是从中国等其他国家获得的,那就大错特错了。增加负担的是美国的消费者和企业。 

特朗普给了中国3个月的宽限期,要求中国消除知识产权和高科技等领域的不公平行为。虽然也有乐观论调,但就像美国总统助理纳瓦罗一样,认为“难以达成协议”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如果真的无法达成协议,加征25%关税的对象商品将大幅增加。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RB)发布的全国经济形势调查报告显示,对于关税负担加重,企业近乎哀鸣的反对声出现增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2019年美国经济增速将从2.9%放缓至2.5%。 

最近美国和全球股价下跌,除了对经济减速和贸易战的担忧,市场看到特朗普因股价下跌而焦虑却束手无策,这似乎也产生了影响。特朗普称“美国经济唯一的问题就是美联储”,将股价下跌归咎于货币政策,甚至还有传言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将被解职。市场厌恶的“不确定性”眼看着被制造出来。 

特朗普为了在2020年的总统选举中再次获胜,应该会想尽办法提振股价和经济。但却没什么妙计。如果特朗普想追加实施减税政策,掌握众议院过半席位的在野党民主党应该没那么容易通过。如果特朗普情绪化地介入美联储的政策和人事,市场对特朗普的不信任感将进一步增强。 

最近白宫的所作所为不仅没有切断不信任的恶性循环,反而是火上浇油。继白宫幕僚长凯利之后,国防部长马蒂斯也出走白宫,有声音担心在安全保障层面中东等地的地缘政治学风险将加剧。

而世界不愿面对的真相是,即便如此,“美国1强”的局面仍未改变。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经济增长势头因美国的强硬政策而放缓,欧洲和日本也在2018年一度陷入负增长。新兴市场国家也受美国加息影响为货币贬值和通货膨胀而苦恼。在全球经济体温下降的背景下,美国经济依然保持着相对强势的状态。 

中美首脑在G20峰会期间举行会谈(2018年12月1日,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REUTER

这种局面过去也曾出现过。在美国经济占据优势的背景下,过去的G7首脑和财长会议曾多次发表声明,宣布日本和欧洲也将扩大内需支撑全球经济发展。如今,这种多边的国际协调机制迎来了生死存亡的危机。 

2019年G7峰会的主席国是法国,G20峰会的主席国是日本。法国和日本均是自由贸易和全球主义的旗手,但是对于故意切断国际协调机制的美国,却并未提出对抗政策。 

不巧的是,2020年G7峰会的主席国是美国,G20峰会主席国是沙特阿拉伯。如果面临第二次大选的特朗普以“美国第一主义”改变G7的框架,其代价无疑是下一次的经济危机。 

2008年雷曼危机后致力于与各国协调政策的前英国首相戈登·布朗在英国BBC电视台中悲观地表示,“现在各国仅仅是相互指责,无法像10年前一样合作”。 

在2019年6月的大阪G20上,试图保住国际协调火苗的安倍会为此奋战吗?如果安倍与特朗普的亲密关系能够发挥作用是最好不过,但是前路将十分艰险。

本文作者为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评论员 菅野干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