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除了《四个春天》,近十年的热门国产纪录片你看过几部?

原标题:除了《四个春天》,近十年的热门国产纪录片你看过几部?

希区柯克说:“故事片里,导演是上帝,纪录片里,上帝是导演。”

来源:传媒内参-传媒大眼综合

14日,一举斩获第12FIRST青年电影最佳纪录片奖的《四个春天》上映。凭借对家庭本真生活的深情刻画,收获诸多感动,并打下了扎实的口碑基础,得到了陈坤等众多明星的强烈推荐,也收获了8.9的豆瓣评分(截至2019.1.11,下同)。

导演陆庆屹15岁离家,在异乡漂泊多年,以自己南方小城里的父母为主角,仔细收集着从2013年到2016年的四个春天里他们的劳作、歌唱、出游、探亲、欢聚与离别,通过平和的影像记录,传递了一种生活的真谛。影片中诸多现实生活中难以被发现的细节或瞬间,不聚焦于生活的艰辛,也不放大苦难,让大众看到了浸润在漫长时光中的爱与家庭。

除了近期广受好评的《四个春天》以外,还有一些纪录片也曾在UCCA放映、CCTV及网络纪录片频道等渠道跟观众见面,并受到大家的喜爱和支持。今天,大眼带大家回顾一下近十年的热门国产纪录片。

以下作品,你看过几部?是时候把想看的加入待看片单了!(不完全整理,按时间逆序排列)

生活万岁

这部电影记录了十四名普通中国人在2017年真实的生活状态,他们是在亡妻坟前朗诵朴素情书的抗战老英雄,是上海卖油墩子替儿子还债的老年夫妇,是宁夏固守乡村小学的年轻教师,是重庆夜场美丽泼辣的失恋舞蹈演员,是武汉带着女儿开出租车的单身妈妈,是深圳兼职单车猎人的快递小哥,是成都街头唱歌相濡以沫的老年盲人夫妇,是北京父亲重病卧床还在致力传统文化研究的中年导游,是广州夜市卖田螺供女儿上学的明哥,是大兴安岭父亲患心脏病在家的青年护林员,是上海自身患了癌症还在给病重孩子扮小丑逗乐的青年医生,是广州等待接受心脏移植手术的中年女子,是上海高空擦玻璃致力把儿子培养成专业足球运动员的“蜘蛛人”,是拉萨蹬人力三轮车的老大爷。

并无交集的十四段故事谱写着同一个世界角落的生活,它或许艰辛,或许无奈,或许也带着些许苦涩,但每个人都在默默坚持着、爱着这样的生活。

一百年很长吗

导演萧寒将镜头对焦在命运与手艺纠缠在一起的普通小人物身上,讲述了在佛山学习蔡李佛拳和痴迷于舞狮的小伙子黄忠坚、新疆哈萨克族做马鞍子的老爷子阿合特一年当中面临的生活故事和人生抉择。

黄忠坚是一位来自乡间的小包工头。现如今,他生活在广东佛山。在这里,他近乎卑微地存在着,住在一间极逼仄的小屋里,饮酒、讨薪,为了与女友张雪菲结婚,苦苦哀求未来的老丈人。在电影中,他显然代表着一种“晋升”城市的愿望,这种愿望急切地表现为他渴望被岳父母接受——后者已是城市的化身,尽管他们可能也刚到这座沿海发达城市不久,尚操持着一口带有乡音的普通话。

阿勒泰地区66岁的老人阿合特也一次次离开家,到略有城市规模的集市里去卖马鞍。大儿子嗜赌,家中债台高筑。整个家庭只能靠阿合特做马鞍的手艺来维持,“一年做够20个”,就能活下去。但他也深知随着城市化的扩张,“骑摩托车的人越来越多了,马鞍越来越卖不出去了”。

我在故宫修文物

3集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用年轻的视角走进古老的故宫,第一次系统梳理了中国文物修复的历史源流,揭秘世界顶级文物“复活”技术,重点记录故宫书画、青铜器、宫廷钟表、木器、陶瓷、漆器、百宝镶嵌、宫廷织绣等,该领域的稀世珍奇文物的修复过程和修复者的生活故事。

片中第一次完整呈现世界顶级的中国文物修复过程和技术,展现文物的原始状态和收藏状态;第一次近距离展现文物修复专家的内心世界和日常生活;第一次完整梳理中国文物修复的历史源流;第一次通过对文物修复领域“庙堂”与“江湖”互动,展现传统中国四大阶层“士农工商”中唯一传承有序的“工”的阶层的传承密码,以及他们的信仰与变革。

最后的棒棒

改革开放之初,山城重庆特殊的地理环境孕育了一个特殊的行业——山城棒棒军。爬坡上坎,负重前行的三十多年,数十万棒棒大军不仅挑走了汗水浸泡的年华,也挑走了属于自己的年代。

癸巳岁末,几个佝偻背影即将道别正在消逝的行业,一名退役中校扛起一根棒棒开始了自己的追寻——辉煌与尴尬,艰韧和无奈,他们的人生无须评说,他们的故事值得铭记。

喜马拉雅天梯

建于1899年的上绒布寺位于珠峰北麓,距峰顶约20公里,是地球上海拔最高的寺庙,相传莲花生大师曾在此修行。阿古桑杰是寺中唯一的僧人,他将珠峰视作空行母的化身,人类不应当打扰她,但他的儿子却是一名毕业于“西藏登山学校”的出色高山向导。这所全球唯一持续招生的登山学校仅面向珠峰脚下的两个县招生,目的是花四年时间把牧民的孩子培养成勇敢坚毅的高山向导,他们将在每年仅有几天的登顶期到来之前铺路、修保护绳、搭建从大本营到8400的所有营地、搬运物资和行李,从而最大限度地保障登山客的安全,好让他们不断突破自己,前往独自无法抵达的高处……

电影讲述的就是这样一僧一寺、一座山、一群人的故事。它的名字来自于藏民们画在青藏高原岩壁上的白色小梯子,当地人称之为“天梯”,并相信它可以接引世人的灵魂通往圣地,而这些珠峰的引路少年们扮演的正是“天梯”的角色——有人将8848当成旅行的终点,但对他们而言,这只是起点与成年礼。

冲天

曾经有那么一群年轻人,每一次起飞都可能永别,每一次落地都必须感谢上苍。他们战斗在云霄,胜败一瞬间。他们必须无所畏惧,但也无所遁逃。他们是螺旋桨时代的最后一批战斗机飞行员,他们所面对的敌人,以及生死,都在目视可及的范围内,一如十九世纪的贵族决斗。

《冲天》以1937-1945年中国与日本之间的全面战争为大背景,来呈现这群年轻人的爱恋、荣耀与存亡。

对看

影片描述生活在湘西深山的父与子,及一个在北京国际学校上学的女孩与母亲的情感故事。导演用镜头亲密地纪录了两个孩子在不同世界的成长经历,聚焦于家庭成员之间尝试情感交流而最终失败的困惑,引出了他们那些没能互相诉说的内心独白。

影片中,两个主角的相同之处可能在于他们都可以划归为留守儿童。根据全国妇联2013年的数据,中国有6102.55万留守儿童;《2016年度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调查显示,有470万留守儿童一年未见到父母,还有165万留守儿童甚至一年都没跟父母联系。这些儿童目前在经历什么,他们的童年到底是怎样的现状,叶云用她的方式记录了其中的小小一部分。

子非鱼

《子非鱼》纪录了鲜鱼行学校一班活在贫穷线下的小学生的生活。故事围绕班中成续优异的佘伟豪和他的好朋友。这些孩子在嬉笑顽皮背后,承受着非一般的经济和家庭压力:他们有的来自单亲家庭;有的靠微薄的综缓维生,所住的板间房曾面临骚扰;有的是新移民,仍在学习适应……这些孩子亲述面对贫穷和各种家庭问题的感受。

电影从小孩子的视角出发,透过他们天真无邪的对答反映出他们如何从日常观察?媒体报导等认识自己无力控制的成人世界和社会问题。

晴朗的天空

本片关注的核心就是原生态文化和环境。在蒙古高原上,格日图家抗击着飞雪为骆驼剪驼毛、接生牛犊,喂养初生犊驼糕和羊羔,还要解决着由于煤田的开采所带来的不便。而弟弟宝音在为矿区出让了草原之后从牧区来到了城镇生活,他把马带到城里的旅游点经营旅游生意,甚至要在房地产方面进行投资。

导演哈乐夫说:“当然,在现在看来,我一个人的能力无法阻止沙漠的推进,同样也没有能力来建造一个风力发电机厂来取代火力发电站。但是,我相信我现在拍摄的故事可以凝聚更多的力量、可以唤起更多的爱心来守护我们人类流传下来的文化、保护我们人类赖以生存的家园。”

中国门

本片讲述了高考纪录片《中国门》讲述关于高考的“中国式奋斗“的故事,从甘肃会宁、北京、上海三处拍摄,试图以三段不同背景下关于教育的故事,组成一幅当代教育现象集中呈现的现实图景,体现了乡村孩子艰苦学习的环境。

《中国门》并不是个励志片,其中年轻人的奋斗看得人感到压抑,甚至感到了主人公身上某种病态的期望。用导演王杨自己的话说,在转了一圈完成拍摄以后,他逐渐清晰地感受到这种畸形教育背后的病根儿,皆因人人都焦虑,人人内心都缺乏安全感,个人所面对的局面,正是当代群体的寓言,“人的奋斗和社会的现实形成一种悖论,一个怪圈。同样的,这是危机,也是转机的开始。

小人国

故事发生在名为“巴学园”的幼儿园中,导演以真实直接的镜头记录下了在这里生活学习的孩子们的喜怒哀乐。

小女孩辰辰每天早早来到教室,却一直要等到另一个叫南德的男孩到了才肯两人一起进教室。池亦洋身强体壮,总爱欺负其他的小朋友,尽管家长们联名要求幼儿园开除这个整日里调皮捣蛋的学生,但大李老师却坚信,在池亦洋的身上有着还未被发掘的闪光点。锡坤总是趁同学们不注意的时候把他们的鞋子扔进垃圾桶,他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镜头下的孩子们天真无邪,完全不懂得掩藏和表演,他们将最纯真的姿态展现在观众的面前,在唤醒我们的回忆同时触发了思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