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科技浪潮下,传统金融机构应如何转型

原标题:科技浪潮下,传统金融机构应如何转型

近年来,金融科技的迅速发展对金融市场原有格局、生态及服务模式产生了重大影响。在新兴科技的冲击和影响下,传统金融机构面临哪些困境?又该如何转型?如何适应新时代的发展需求?在《财经》年会2019“传统金融的科技转型”专题论坛上,来自金融界的专家、学者带来了各自的思考

平安金融壹账通副总经理兼首席创新官邱寒:

传统金融的科技转型面临人才困境

中国的金融业态正在发生变化,因为客户在变,因此, 传统金融公司、传统银行要做科技转型。过往的五年当中,很多客户已从原先线下的传统习惯过渡到了需要科技的习惯。在此前提下,作为服务提供商必须要变,不变意味着没有客户。改变的途径有两种,一种是自己改变,另一种是请别人帮它改变。

传统金融机构要自己改变,就会遇到一些困扰,尤其是过往五年,大家会发现科技的变化特别快,很多新名词也不断涌现,从大数据、区块链、云技术到现在的人工智能,而相关的行业人才也非常紧缺。每一个新的热点出现后,我们会发现公司招人都会很困难,大学里面根本没有相关的专业,因为大学设专业到毕业至少也要四年,如果到研究生博士就要更长的时间。所以一些公司不得不去海外高校招聘技术人员,不仅金融机构抢这类人才,互联网企业在抢这类人才,而其中有实战经验的人才非常少,这类人才年薪过百万的都不在少数。这就导致了先进人才既招不到又招不起,而一个团队至少要几十人,甚至上百人。这对中小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而言是难以承担的。

如果自己做不了,另外一条路就是找别人做,现在很多金融机构都是找外包公司。中国的外包公司需要做成本竞争,很多时候拼的是价格,拼的是用人成本谁更低。但事实上,在一个新科技时代,在科技还不是通用商品的时候,相关人才成本也是居高不下的,一般的IT公司也很难养得起昂贵的团队。这就导致了一些外包公司的能力满足不了金融机构的转型需求,出现了不匹配现象。

总的来说,目前传统金融机构转型遇到的问题是,自己想做做不成,请别人做又做不好,这是现在行业所面临的困境。传统金融的科技转型这一市场还没被充分满足,很多问题也还没得到完美的解决。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杨涛:

以更开放的思路对接数据

中国近几年主流科技发展非常之快,传统金融机构在金融科技发生变革中也面临不同的挑战。我认为,应该处理好以下五种关系,促进传统金融的科技转型。

一是要处理好技术与场景的关系。一方面金融科技离不开各种各样的技术,比如大数据、人工智能、分布式技术、互联技术以及安全技术,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面向未来的开放前瞻技术,比如量子技术等。不同的技术在成熟度和应用程度上各有不同,短期内不同的金融机构所采取的技术路径有差异。因此,我们要对使用场景进行全面梳理,找到原来场景中面临的痛点,针对性解决问题。

二是要处理好变革与传统的关系。一方面金融变革是大趋势,金融业一直受到技术的冲击和影响,只是当前阶段的影响可能更加突出,主流机构要拥抱变化,要面向未来。另一方面金融机构要客观看待业务转型,避免为科技而科技,避免一哄而上、跑马圈地。因为传统的核心部分短期内不会轻易被颠覆或替代,原有的金融运作规律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也有存在的合理性。

三是要处理好需求与应用的关系。互联网时代要对于客户需求进行挖掘,要从比较明确的金融需求,慢慢过渡到那些不是很明确的金融需求,最后利用技术手段过渡到各种各样的生活场景,把碎片化的金融需求整合到一起。所以,需求倒逼技术是整个金融业改变的根本驱动力,也是把互联网应用到各种生活场景的前提。

四是要处理好创新与合规的关系。创新需要空间,合规需要有清晰的边界。有些项目看似具有创新空间,但在创新当中如果踩错了点,越过了红线,就会面临实质性的处罚。对于未来如何把握好边界,金融机构需要主动跟学界、监管部门共同探索。

五是要处理好独立发展与对外合作的关系。不同的金融机构采取的发展路径是不一样的,有一些是独立的进行技术布局,有一些是和外部的金融科技公司进行合作。我认为,主流金融机构的发展要像开发银行一样,要用更开放的思路对接相关数据,进行业务合作,这是未来主流金融业发展的方向。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陈道富:

立足自身价值,决定转型策略

传统金融和互联网金融结合有其必要性,但目前也面临着比较大的挑战,转型的过程中面临很多需要克服的困难。

首先,要解决传统金融文化和互联网文化上的冲突。一是如何将技术和应用相结合。技术出身的人对技术比较了解,金融领域的人对金融业务比较熟悉。我们应该将二者结合起来,形成合力。二是对企业价值点的认识不同。传统金融对企业的价值点的认识和筛选方法与科技领域不太一样,两种文化的融合是一个难点,这其中也可能面临文化的冲突。三是传统金融的利润和科技给它带来的利润之间的权衡。新金融科技毕竟会产生大量的成本,短期内利润不那么明显,传统金融的利润仍占很大比例,如果在以传统利润为主的情况下,想要积极布局新金融科技领域,就需要决策者有一定的判断力。四是信任问题。传统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合作的过程中会涉及到风控、数据等问题。合作过程中,双方之间只有相互取得信任,才能形成核心竞争力。

其次,传统金融机构需要为数字化做好准备。有些传统金融机构可能看重的是金融科技带来的新客户、新产品,有些看重的是更低的成本、更精准的营销风控、产品研发等方面的好处。不同的机构对金融科技的价值点是不一样的,是否使用金融科技,必然会对传统金融机构产生不同的模式影响。所以我认为,传统金融机构应该从自身市场定位出发,知道金融科技能带来哪些价值增长点,寻找适合自己的模式和今后转型的方向。

最后,要关注金融生态的变化。第一,金融科技和传统银行的结合,必然会在很大程度上改变整个金融业的生态,意味着金融风险管理的逻辑也在发生相应的变化。我们需要重新思考市场准入、业务合规等方面的问题。此外,金融科技有很好的预测能力,我们原来由人做出的决策现在可能通过人工智能来实现,未来,人工智能可能会成为带有一定自主性的主体,这点值得我们关注。第二,金融机构与客户的接触不再通过原来的物理网点,更多的是通过APP或网页来实现,这个过程中就涉及到信任和承诺的问题,如何将虚拟接口与现实生活相结合,需要我们更多思考。第三,今后越来越多的金融业务将通过程序化驱动,需要通过对程序的功能、特征做整体监测,从人的行为转化为程序的行为,这个过程将有助于传统银行的转型,同时也让相关技术的应用真正回归到金融的本质上来。

大成基金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前所长姚余栋:

以家庭为目标客户,以直销为转型手段

一方面要弄清楚服务的目标客户是谁。我认为目标客户是家庭,中国的家庭越来越有钱,这是经济发展的一大趋势,也是中国逐渐走入高收入国家的一大趋势。瑞士信贷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的家庭财富达到52万亿美元,已超过日本,在世界财富等级中排名第二。以前我们在金融领域更多的是研究公司金融,现在则是在研究家庭金融。家庭金融涉及很多的领域,比如养老、子女教育、日常开销、社交、旅游等,我们常说的个人行为也隐藏在家庭行为中。因此,传统金融机构一定要从对公业务逐渐向零售业务转型,这个方向才是传统金融机构转型的方向,因为家庭金融未来将更蓬勃发展,超出对公业务。

另一方面要弄清楚采取的手段是什么。我认为手段就是直销。目前打算申请直销银行牌照的大概有160家,数量很多。招商银行原行长马蔚华曾经说过一句经典的话:“银行不做对公业务,今天没有饭吃;不做零售业务,明天没有饭吃”,我补充一句:“不做直销业务,后天没有饭吃”。直销银行非常适合周转比较快的闲钱,很多直销银行已经把业务延伸到了扫码支付等方面。此外,直销银行还可以嵌入很多生活场景,比如支付、资金清算、跨境交易、交水电费等,还可以引入人工智能领域,比如利用智能投顾给家庭投资提供参考。我认为,传统银行一定要通过直销银行作为主要手段进行转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