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这些年我们吃过的“药”

原标题:这些年我们吃过的“药”

8吨“籽料”小窗见白玉,大漏还是猛药?(下)看似青花籽料,实为卡瓦一块(右上);98元买白玉籽料雕件?买家想多了,卖家赚多了(左上)孔伟/摄 翟超/制图

孔伟“这些年吃的"药"真不少。还好,随着眼力劲的提升,2018年"吃药量"明显少了。”一位玩家在朋友圈里感慨。

回复不少,也五花八门:有说是因为和田玉价升量减,吃药的可能性随之降低;有的说他也是这样,这几年来每年的“药量”都呈递减态势;一个深圳玉友更直接,说他只玩籽料原石,现在一年四季见不到几个卖料子的,“想吃药都找不到"药铺"!”

此吃药非彼吃药,在藏玩界,吃药特指玩家买到了假货,或者花很大的代价买到价值有限的真品。

说起吃药,古玩城一个玉友自己的描述是简直可以“车载船装”:家里所谓籽料雕件一大半染色甚至是玻璃材质的,籽料原石则完全可以三等:大约1/3是山料磨光染色的;另外1/3买的时候相当漂亮,等商家抹的油干了之后,却成了棉、花、僵、裂全齐的大杂烩;最后1/3东西倒没问题,不过现在回过头一看,那时候眼光怎么就那么差,如此垃圾的料子也能“录取”?

“当时像走火入魔一样,不顾女朋友反对,把准备结婚的钱都拿出来买料子和雕件了。结果女朋友不辞而别,大把钞票换来一堆如今连自己都看不上眼的东西,你说我这"病"有多重,吃的"药"有多多吧!”

我自己有没有过吃药的时候?细想了一下,还真有。那是多年前在网上买的号称和田白玉的财神小把件,也就一二百块钱吧。那时候刚开始迷上和田玉,啥也不懂,收到货一看,哗,又白又润(卖家抹了液体石蜡),打光甚至连结构都没有,完全是极品玉雕一件嘛!那高兴劲就别提了,赶紧确认加好评。过了几个月,才知道有脱玻化玻璃冒充和田白玉一说,也刚好悟出了测密度的方法,这一测不打紧,密度只有2.52,这不就是一块正宗的玻璃嘛,哪是什么极品和田玉?

当时有些气愤:对财神不敬到这个份上,居然用玻璃来冒充和田玉?再仔细一想,其实制作佛、神的形象或画像的材料可以多种多样,真正骗人的,是那些将玻璃当和田玉卖的商人。这件东西后来被我送人了——一位朋友看上了这件“玉把件”,叫我转让给他。我实言相告,说这只是一件玻璃制品,但他死活不信。后来我干脆送他了事,他这才半信半疑,却一直认为我送了他一个不小的礼。

周末在古玩城地摊上碰到一位老先生,正在向他的朋友我的玉友展示他脖子上挂着的一块和田玉牌子:上半部黄里略带点红,主要由石皮构成;下半部则是白度比较好的和田白玉。这种组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典型的俄料,利用了大量的石皮巧雕,并且多数情况下石皮部分的颜色还有染。他的朋友和我对它的判断是:一眼货的俄料。没想到老先生不乐意了:这是和田玉的羊脂白玉籽料雕件,上面那部分是黄沁皮。“唉,你们还是太年轻,见识少啊,见到好东西就不识货了。”老先生很是感慨。碍于老先生的面子,我们也不好多说什么。直到老先生离开以后,那位玉友才向我说出了实情。原来,老先生坚持认为这是一块和田羊脂白玉带黄沁皮的牌子,是因为这块牌子确实有羊脂玉的证书。“我之前多次见过这块牌子以及证书。老先生比较健忘,几乎每碰面一次就向我介绍一次这块牌子,今天也是这样。证书上确实有“和田玉(羊脂玉)”的鉴定结论,但同时也在备注里写了几个字:颜色成因未定。”玉友说。

“有了"羊脂玉"这几个字,恐怕买来就不便宜了吧?”我问。玉友告诉我,他听说价格已经上六位数了。而实际上这样的东西在市场上也就万把块钱,看来这老先生是吃了“猛药”了。当然,毕竟还是真的和田玉,只要自己内心认可,又不打算出售,玩一玩还是可以的,有时候甚至是一种心理寄托与抚慰,也算是得其所哉。

相比这位老先生吃的牌子的药,另外一位先生吃的药可能就大了去了——一个知名的和田玉自媒体公号披露的信息是,一位胡姓先生花高价买下了一块重达8吨的“和田玉籽料”,并千里迢迢从新疆运到郑州,光运费就花了3万元。这块和田玉表面打磨掉了一些风化皮,开了一些小窗,倒是能看到里面的白玉。但是……

有不少玉友认为,小窗里面的白玉不过是贴片,也就是用真正的和田白玉磨制成合适的片状贴进去,用粘合剂给粘上的。有一位网名叫“冬雨”的读者留言称:大胶囊,这药猛!有读者指出作假手段并不高明:跟窗口的贴合度太差了,贴片技术还得练……不过已经卖了大价钱,估计这辈子不练也够了!

当然,没见到实物、没切开之前就言之凿凿地得出十分明确的判断未免有些武断。我们还是祝愿这块大石头的主人好运吧。

作者:孔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