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校对稿】十八路诸侯125:袁绍开叛将臧洪的公审大会,没想到却开成了自己的公审大会,怎么回事?

原标题:【校对稿】十八路诸侯125:袁绍开叛将臧洪的公审大会,没想到却开成了自己的公审大会,怎么回事?

臧洪因袁绍没有支持自己救援被曹操围困的旧主张超,以至张超一家被族灭,而怪罪袁绍,与袁绍断绝了来往。看自己的部下不听自己,袁绍自然不会答应,围攻东郡治所一年多。最终城破,臧洪被捕。

图1、臧洪(百度百科)

辛辛苦苦打了一年多仗,袁绍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给自己部下上课的好机会。于是,袁绍“盛施帏幔,大会诸将”,非常隆重的给叛徒臧洪开公审大会。三国志说,袁绍对臧洪一向不错,希望臧洪在这么个场合里,作为阶下囚向袁绍服个软认个错,袁绍也就宽宏大量放过他了。不过,臧洪可不是一个会轻易服软的主。

在袁绍设立的大帐里,袁绍责问被押上来的臧洪说:“臧洪,何相负若此!今天你服是不服?”臧洪对袁绍怒目而视,厉声责问袁绍道:“你们袁家侍奉汉室,已经是四世五公,可以说是受尽皇恩,恩宠至极。可如今王室衰弱,你却没有些许的意思扶翼一下皇室,只想着瞅着机会,企求满足非分的想法,杀害许多忠良以树立自己的威势。我臧洪亲眼见到你称呼陈留郡太守张邈为兄长,如果是这样,那我的府军张超就是你的弟弟了。如果是这样,我们就应该同共戮力,为国除害,何苦拥有强大的军队而眼睁睁看着张邈他们一家被屠灭呢?只可惜我臧洪力量微弱,不能够为天下人报仇除害,那里能说道什么服不服的事呢?”

图2、袁绍

袁绍想听的话一句没听到,反被臧洪痛斥了一通。看臧洪已经是一心求死,没有服软的意思,也不可能再被自己所用,袁绍下令将臧洪推出帐外斩杀。

回看袁绍与臧洪的对话,两个人说的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袁绍在展示自己的强势,而臧洪则死死握着大义。臧洪从自己的老上司张超一家被杀开始,就已经不可能再走回头路了。而袁绍却依然寄希望于臧洪回头。在知人心上,袁绍这个主公,比起曹操、刘备实在是差了太多。世家公子哥出身的袁绍,还是有点自我,有点想当然,虽然心底里有些盘算,可是他实在搞不懂臧洪为啥非要这样以死相对。臧洪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他赏识臧洪,却不懂臧洪。

图3、袁绍

今天的我们一样很难理解臧洪。他为了旧主,与自己真正的主人作对,还打着大义的旗号。如果以今天的标准看,这臧洪的行为实在是有点太诡异了。确实,忠和义这两个字,臧洪身体力行,可是表现出来的却同样有不忠不义。

可是三国志的作者陈寿,还有那些和臧洪一起誓死守城的那些人,看中臧洪的是什么?是臧洪通过行动证明出来的一切。他首先计较的不是自己的得失,而是良心、大义、公义。为了自己的良心,臧洪愿意放弃自己的一切,哪怕是生命。这样真真实实的行动,是会感染人、感动人的。虽然在逻辑上,臧洪这样做同样不忠不孝,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图4、臧洪

在三国志臧洪传中,同样记载了这么一位被臧洪感动的人。这个人名叫陈容,年轻时就很仰慕臧洪的为人,于是就追随臧洪,在臧洪做东郡太守的时候,他做了臧洪的副手,做了东郡丞。城未被攻破之前,陈容已经被臧洪派出了城。

在袁绍开公审大会审问臧洪的时候,陈容在坐,看袁绍要杀臧洪,起来阻拦。真是什么样的人带什么样的兵。臧洪为了自己的旧主张超不顾惜自己的生命,陈容为了自己的主人臧洪也不考虑自己的安危。陈容对袁绍说:“将军你是要成大事的,是准备为天下除暴的。可如今却在这先杀忠义的人,这岂合天意?臧洪发兵是为了他的旧主,不能因此而杀他呀?”

图5、曹操迎奉汉献帝(《犯长安》)

听陈容这么说,袁绍无言以对。不过袁绍身边的人,立马招呼人将陈容拉了出来,准备连陈容也一起杀掉。拉陈容出来的人,对陈容说:“你又不是臧洪的同伙,何苦白白被杀掉呢?”可陈容却不为所动,回头说:“仁义哪有什么固定常规,遵循实践的就是君子,背离它的就是小人。今日宁与臧洪同日而死,不与将军同日而生!”就这样陈容也被袁绍杀掉了。

袁绍这次公审大会,开的实在是不成功,臧洪没有屈服就罢了,还跳出一个陈容来。以至于坐在袁绍大帐中的人,私底下都感叹着说:“怎么能这样,一天杀两个忠贞不屈的人呢!”

图6、兖州刺史部与东郡

回头稍微推算一下时间,曹操围困雍丘是兴平二年(公元195年)的八月,城破是在十二月,袁绍又围困臧洪一年多,袁绍杀臧洪的时间,最早也要到建安元年(公元196年)的年底或建安二年(公元197年)。无论是建安元年年底,还是建安二年,曹操已经迎立汉献帝刘协到许都。

建安元年,曹操迎立刘协到许都之后,曾经下过一份诏书斥责袁绍,说袁绍“责以地广兵多而专自树党,不闻勤王之师而但擅相讨伐”,其中擅相讨伐一事,指的极有可能就是袁绍围攻臧洪的事。再联系臧洪被困时,回复袁绍信中所说的话,臧洪与汉献帝的朝廷已经建立了联系。

如果这样再返回头看臧洪的反叛,就更有意思了。臧洪任太守的东郡,名义上属于兖州,而当时的兖州牧是曹操。因此按照东汉设立州牧之后秩序,臧洪的直接上司应该是曹操,而不是袁绍。不过,臧洪肯定是不会认曹操这个上司的,毕竟曹操是杀害自己旧主张超的凶手。可是臧洪还得认曹操把控的汉献帝。对臧洪而言,大义和私怨,是一对矛盾,永远解不开的死疙瘩。

图7、袁绍

在乱世谈大义是要复出代价的,可愿意复出代价的人并不多,因此这就是臧洪最难能可贵之处。而反观袁绍,一直知道忠义的重要性,所以他心底里还是希望臧洪认个输,我袁绍认你臧洪这个人,你只要服个软一切都好说。可是对臧洪来说,他的价值和生命线就是不能屈服的忠义。事后看,在袁绍和臧洪之间,除了臧洪被杀,再没有别的路径可选。可是袁绍还是不死心,袁绍性格中不决断的一面,再一次显露了出来。因为这样的不决断,袁绍的公审大会才以最惨烈的方式收场,臧洪被杀。

而一次本可以让自己下属归心的时刻,袁绍让自己的所有属下心灰意冷。想必在袁绍的军营中,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止一次发生了。袁绍的命运,其实早早就已经注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