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今日主播:杨志军(作家)

原标题:今日主播:杨志军(作家)

读者朋友们大家好

今天是1月12日

星期六

农历腊月初七

本期微播报里,作家杨志军将与大家分享其创作谈《我为什么写作儿童文学》。正如作家所说,漫天繁星流转,人类精神最闪耀的部分便是引领者长久不息的星光,写好儿童文学的意义即在于此。

我为什么写作儿童文学

(节选)

| 杨志军

在《巴颜喀拉山的孩子》出版之际,我终于可以确定地说:只有写作儿童文学,你才会面对一双双清澈如水的眼睛,那里没有一丝杂质,没有让人猜度的阴影,没有狂风暴雨的痕迹,只有无条件的期待与信任,像灯一样照射着你。

几乎所有的经典作家都在或隐或显地描述自己跟故土故乡的关系,去国怀乡之慨、丹心汗青之美、匹夫有责之烈、万死报国之情,满满装在历史的巨瓮里;殉国之急、雪国之耻、哭国之亡、思国之遥,文学之风不息,家国之河长流,古今中外,概莫能外。莎士比亚说:“我以超越自己生命的尊敬、神圣和严肃,去爱国家的利益。”可以说没有对“祖国”的忧患、维护、悲伤、信奉、眷恋、幽思、苦愁,文学的恒星将会塌缩一半,而标为“爱”的另一半也将因为“祖国”的失去而轰然消散。尤其是战争年代,以生命为代价的家国情怀永远是“高于一切”(肖邦语)的信仰之巅。然而,虽然“战争”与“家国”几乎孪生而共存,但任何人都无权赞美战争,战争让生命伤残到面目全非,让人性丑恶到不敢领认,就算战争能够成就仁人志士的忠烈坚顽,一个作家终其一生的努力、虔诚至死的祈祷,都应该是和平是宁静是谐美,是晨阳之下舒畅的深呼吸,是夕照烂漫之中无比安详的鸟语花香。也就是说,当和平的钟声无数遍敲响,我们的精神底线又是什么?我想说“人”,祖国之上还有“人”,还有“人”的作为、“人”的质量、“人”的风貌、“人”的张扬。

人是有精神指标的动物,而作家便是指标的确立者和奉行者。曾经有人问我:怎样才能成为一个好作家?我说积累之,思考之,磨炼之,能做到了这些,你就有可能成为一个作家,但要做一个好作家,却还得再上层楼,拥有情怀、坚守理想。情怀至少有三种:家国情怀、利他情怀、济世情怀;理想至少有两种:人的理想和理想的人。也就是说,我们不仅要实现人的理想,更要做一个理想的人。理想的人不一定是完美的人,但一定是一个不断批判自己、否定自己,同时又不断丰富自己、完善自己、强调自己的人。理想的人处在精神的顶峰俯瞰世界,文学之于他们就不再是苦心经营,刻意创造,而是轻描淡写之举,信手拈来便有点石成金之功效,这便是作家的高境了。对他们来说,写作便是修行,修为越高,作品越好。比如托尔斯泰、鲁迅、屈原、普希金、苏东坡、陀思妥耶夫斯基等等。漫天繁星流转,银河如此璀璨,向风慕义的时候,我看到了人类精神最熠亮的部分便是引领者长久不息的闪烁。

至此,我的逻辑渐渐清晰:我为什么写作儿童文学?我想致力于建树,建树我的文学理想,建树“人”的精神底线和精神指标,我不仅想实现人的理想,还想做一个理想的人。

我天真地写了《巴颜喀拉山的孩子》,那里有人的理想和理想的人,有精神境界超凡脱俗的涌现,有底线也有高标,线索清晰的表达里,“我”的成长始终都在吸纳博大与力量,始终都是时代变迁的一部分。

今日主播:杨志军(作家)

杨志军,作家。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 环湖崩溃》《海昨天退去》《大悲原》《生命形迹》《敲响人头鼓》《骆驼》《藏獒》(三部曲)《伏藏》《西藏的战争》《海底隧道》《巴颜喀拉山的孩子》等,散文集《藏獒的精神》等。曾获《当代》文学奖、中国小说学会2005年度长篇小说排行榜榜首、全国第十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图书奖等;作品曾入围第七届茅盾文学奖,多次入选国家新闻出版署“向青少年推荐的一百本优秀图书”等。部分作品被译介至国外。

文字、网络编辑 | 路斐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