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女上司下班后不回家,逼着我陪她加班…

原标题:女上司下班后不回家,逼着我陪她加班…

第1章 雪中落梅

一月的严冬,很冷很冷,但不及乐明熙的心冷。

她站在鹅毛大雪中,不住地搓手跺脚,足足等了一个小时,终于等到了那从不回家的人。

“封年!”

车灯由远及近,她激动地迎着灯光跑去,嘎吱一声,车子险险停在距她不足五厘米的地方。

“封年!开开门!求你了……”

她拍打着车门,透过玻璃盯着那俊逸冷酷的男人:“求求你放过我爸爸……”

她话还没说完,那男人猛地拉开了车门,提起衣领将她“砰”地一声压在车前盖上。

车子一阵猛晃,乐明熙吃痛,但仍鼓起勇气哀求:“封年,我从未求过你,只有这一次,求你放过乐氏……”

“放过乐氏?”封年冷笑:“凭什么!要不是爷爷发话,你以为今天我会来见你?”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呵,乐家大小姐倒是大方得很!”封年说:“不过你这么说,我倒想起来,有样东西我一直没取,也许你可以用它来交换……”

他微凉的手蓦地伸进她毛衣里,顺手扯她的//ku//子!

乐明熙马上明白他想做什么,抗拒着:“不要……”

虽然自结婚起,她一直在憧憬他们的新婚之夜,可不能是现在!

乐明熙吃痛叫出声!随着刑刀的抽动,一滴滴的血刺目。

她低头看到这血,眼泪簌簌落下。

爱了他八年,得到的永远是冷嘲热讽和厌恶……

她强迫自己抬头,不要去想,不要去感受,然而眼角余光却看到司机,在车中尴尬地背过去。

一瞬间她如坠冰窖,脸上却火辣辣的!

身后的封年显然也注意到她的异样,更狠厉了:“那一晚,欣涵是不是也是这样给人在车上,任人欺负!”

提到廖欣涵,乐明熙紧咬牙关。

“那天,她被人欺负时,你是不是也在旁边看着!”

乐明熙跌坐在雪地中,浑身发抖。

痛苦,屈//ru//,不甘。

所谓防火防盗防闺秘,说的大概就是她与廖欣涵。

廖欣涵是她的闺密,而封年是她的未婚夫。她深爱着封年,自15岁起,就憧憬着他将来娶她,然而等来的却是横刀夺爱——自己的未婚夫竟向自己的好闺密求婚了!

他们几时暗渡陈仓的,她不知道。只是当廖欣涵哭着在她面前求她成全时,她认了。

既然他们是两情相悦,那自己横插在中间也没什么意思。但是,后来廖欣涵却在订婚前夕的单身派对上被人灌醉、迷//jian//,最后不甘受//ru//自杀了。

封年认为这一切都是她安排的,因为她嫉恨廖欣涵。

她嫉恨廖欣涵是真的,但没有害她,也是真的。

他不信,自此恨她入骨,即便后来两家因商业而联姻,他也没再给过她好脸色。

想到这,乐明熙站起来,咬牙交出了自己最后的筹码:“只要你放过乐氏,我同意离婚!”

“离婚?”封年冷笑,“晚了!”

第2章 当着她的面跳楼

封年猛地甩上车门,绝尘而去,乐明熙追了两步,最终滑倒在雪地里。

冷酷的寒气透过她的//shen//体,冻住她的心。

这时,手机铃声突然急促响起,乐明熙听到妈妈焦急的声音:“明熙,你爸不见了!”

乐明熙赶到乐氏楼下,还未来得及付车钱,猛然听到外面有人尖叫:“快看那里有人要跳楼!”

她心头一颤,抬头向乐氏楼顶看去,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天台上晃动。

“爸爸!”

乐明熙冲出去,这时手机又响了,是母亲焦急的声音:“明熙,你爸不见了!你看到你爸了吗?”

乐明熙的脑子一片空白。她看到母亲跑出了乐氏大楼,茫然地在街上寻找,与天台上的人影遥遥相对。

她冲向母亲,想告诉她,爸就在楼上!

可似乎有什么东西堵住她的喉咙一般,令她发不出声音。

突然!

天台上的人影晃了一下,接着就像一片落叶般飘下!

“爸——”

尖锐的叫声终于冲破阻碍,吼出来。

可与此同时,另外一个响声,轰然在他们的脚下响起!

砰!!

那是父亲降落的声音!

血与雪同时溅起,扑了母女满脸!

乐明熙下意识地捂住母亲的眼睛,然而她自己的眼睛却没人捂。

父亲头破血流、面目全非的模样,就这样映在脑海里。

鞋子丢在了哪里,已经不记得了。光着脚站在雪地里,也不知道冷。

母亲用力挣脱她的手,看到眼前一切,发出疯子般的尖叫。

乐明熙回过神来,奋力抱住母亲,将她拖离现场。

雪地上留下串串血印。

母亲突然扭转身,狠狠甩了她一个耳光:“都是你嫁的好男人!是他害了乐氏,害了你爸!”

乐明熙被打倒在地,感觉一只无形的大手,拽住她的脖子。

她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视线越来越模糊。

无限的恐惧和悲伤,将她击垮。

“爸……”乐明熙惊呼一声,猛地坐起,大口大口呼吸空气。

她刚做了个恶梦。

入目一片苍白,是医院,自己的手腕上也挂着药水。

这时,有人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她//chuang//边,是封年。

只见他慢条斯理地削着苹果,嘴角含着笑:“你醒了?被你妈打得晕倒,感觉怎么样?”

乐明熙猛地挥手,打掉他手里的刀和苹果。

手挥在刀刃上,鲜血迸出,染红他的白衬衫。

然而封年一点也不在乎,仍然邪魅地笑着:“你终于露出真面目了。这两年,看你那副伪善的嘴脸,也是看够了。”

“封年,你还我爸爸!还我爸爸!”

乐明熙哭着扯掉了手上的输液管 ,扑上去,却被他一把推倒在//chuang//上。

“痛吗?痛就对了。”封年脸上的笑肆意放大,“当年我失去欣涵的时候,就是这么痛!”

果然,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这是他的报复。

乐氏的倒塌,爸爸的死,都是他一手促成的。

想到母亲的指责,乐明熙的力气顿失。

是啊,当年要不是自己执意想嫁,疼爱她的爸爸也不会利用商业手段去促成这桩婚姻。爸爸宠她如掌上明珠,一心希望她幸福,然而她却因为这段婚姻害死了他!

“爸,是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

第3章 成全真爱

她哭泣着嘶吼,喉咙渐渐嘶哑出血,再慢慢地无声无息。

有好一阵子,封年以为她又晕过去了,然而并没有。

她的眼神空洞无神,那悲戚的模样,令他突然一阵烦躁。

“别急着哭,你还欠我一条命。”他扳过她,强迫她直视自己的眼睛:“你不会以为,我会这样放过你吧?”

“你还想怎样?” 乐明熙已经懒得去解释。她曾为自己辩白过无数次,但他从来不信:“你希望我也死吗?那你杀了我呀!”

“你以为我不敢吗?”

水果刀抵上喉头,然而她不动也不挣扎。

对上那双没有生气的眸子,封年脑海里却猛地闪过当年,初见她时的明媚笑容。

十五岁的少女,梳着双马尾,穿着纯白的裙子,笑颜灿烂如春花。

那个画面一闪而过,他像触电似地一把将她推开,狠狠道:“哦,忘了告诉你,你妈,疯了!你不要以为死了就一了百了。你死了,你妈还活着,我会让她生不如死!”

“封!年!”乐明熙的眼睛变得通红,几乎能滴出血来。

她的眼睛不再空洞,而是生出满满的恨!

“我要杀了你!”

“这就对了。”封年没由来地松了一口气,继而脸色变得狠绝:“乐明熙,你给我记住!如果你死了,我就把你妈当狗一样养在院子里!让你死不瞑目!”

乐明熙穿着素白的衣裳,站在墓前。

不到两个月,她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一束黄白菊花出现在她身侧,然后放在墓前。

乐明熙刚要转身去道谢,却看到封年挽着一个女人,出现在她眼前。

见到他的一瞬,所有的恨与痛,如泰山一般压来。

乐明熙弯腰提起那花束,猛地砸回去:“封先生自己留着吧!这么贵重的花,我爸消受不起!”

“啊……”一声女人的尖叫:“封年你看,你可怜她,可人家却不领情呢!”

听到那熟悉的女声,乐明熙眸子狠狠一缩!

“欣涵”两个字,差点脱口而出!

那个站在封年身边的女人,娇柔造作地扭着腰身,样子像极了廖欣涵!

当年,封年向廖欣涵求婚后,廖欣涵也是这样扭着腰身向自己宣布喜讯的。当时的乐明熙只顾着难过,完全没有注意到对方眼里的炫耀和得意。此时看到这个女人,她回想起当初一切,顿觉得分外刺目!

不过,当乐明熙冷静下来,仔细打量眼前的女人时,便觉出她与廖欣涵的微妙不同。

“哟,找//qing//人都要找廖欣涵同款,封先生对她还真是真爱!”乐明熙讽刺道:“正好我这里有份离婚协议书,你签了它,我成全你们的‘真爱’!”

乐明熙从包包里抽出一叠文件,廖柔看到后狂喜,要替封年接过来。

封年却一把抢过去,三两下撕成一堆废纸片:“我不会离婚的!我不会放你自由,让你过的痛快!”

乐明熙似乎早有预料,又从包里翻出一份,丢在他身上:“没事,封少喜欢撕纸,我奉陪!我还有电子版,要不要打印出来,给你烧上一车?这点纸钱,我乐明熙还付得起!”

第4章 这就是你的报复吗

“你……”廖柔气得白了脸色:“你这是在诅咒封少!”

封年轻嗤一声,撩起乐明熙一缕长发,嗅了嗅:“我不会离婚的,你没听明白?我要你这辈子永远和仇人生活在一起!和我一辈子,时刻被仇人折磨的感觉,如何?”

“不离就不离!”乐明熙疯了一样把他推开,“那就看看,到底是你磨着我,还是我磨着你!你不会以为,我爸惨死在我脚下的事,我会当没有发生过吧?”

想到那个雪夜,乐明熙全身都在颤抖,“那种痛失亲人的痛与恨,我会让你慢慢体会!”

乐明熙调头就走,封年攥紧的拳头上布满青筋。

“封年~~报仇和离婚又不冲突,你先答应她离婚嘛!” 廖柔撒着娇说道:“难道你不想娶我吗?你对欣涵姐姐的遗憾,不想让我帮你实现吗?”

封年冷漠的目光从她脸上划过,没有任何回应。

廖柔气得直跺脚,可想到他喜欢的是廖欣涵,也就是从前的自己,又忍不住满心欣喜!

没错,她廖欣涵没死,而是变成廖柔回来了!

车子从公墓转回市里,前方有些拥堵,似乎刚发生一起车祸。

廖欣涵的嘴角的笑意,而这时,封年的手机突然响起。

“你说什么?爷爷出了车祸?在哪家医院?!”

车子还没停稳,封年就拉开车门,急匆匆冲下去。急救室的医生看到封年,纷纷摘下口罩:“封少,很抱歉我们尽力了,封老先生他……”

封年晃了几下,撑着墙才站稳了:“到底怎么回事?说!”

“封少,据目击者称,老爷子的车在去祭拜乐先生的回程路上,被一辆货车给撞了。咱们家的司机还在昏迷中……”

“那对方的肇事司机呢?”封年咬牙,声音沙哑低沉,让人脊背发寒。

“在局子里审着呢……他,他说……”

“说什么?”

“他说是乐明熙给了他钱,让他把老爷子给撞死的!”

封年瞪着猩红的双眼,像一头发狂的野//shou//,那模样连廖柔看到都有些怕。

如果让他知道,那个死老头是她买通了那个得了癌症的货车司机撞死的……

廖柔不由地打个冷战,她一定不会让他知道真相的!乐明熙会替她背黑锅!

乐明熙得到封爷爷出事的消息,匆匆赶到封家,看到的是满堂花圈,还有封爷爷的遗像。

她的丧服还没去,又要给另外一个爱她的亲人送行?

乐明熙的眼眶顿时红了,泪水在眼中打转。

她的脑海里全是封爷爷对她的好。

在她暗恋封年、又对自己没信心的时候,是封爷爷给她打气……

在她和封年吵架时,是封爷爷安排机会让他们和好……

她能嫁给封年,除了爸爸,便是封爷爷的关怀与帮助。

如今,连这个老人也没了……

她又痛失一个爱她的人!

乐明熙跪在封爷爷灵前,失声痛哭。

“乐!明!熙!”封年看到她,愤怒与恨冲破理智!

第5章 鲜血在为她润滑

她所谓的报复,竟然是杀死他的爷爷!

如她所愿,他体会到那种恨与痛了!

现在他很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对她心软?在医院里他就应该弄死她的!

乐明熙被猛地拽住胳膊,关节扭曲的痛,让她头皮发麻。

“乐明熙,你恨我可以,但我爷爷有哪点对不起你?为了报复我,你竟然让人撞死他!你怎么下得去手!”封年气得脸色发青,额头的青筋跳起:“我痛了,恨了,但乐明熙,你准备好承接我的怒火了吗!”

乐明熙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没有……”

“你还想狡辩!当年害死欣柔时,你狡辩,今天又想故伎重演!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咱们看看谁更狠!”

乐明熙被拖到封氏大厦的顶楼,手被一根麻绳绑住。

几十层高的楼顶,大风呼啸。

乐明熙脚踏百米高空,感受到极度的恐惧。

突然,封年一把将她推下楼去!

“啊——”乐明熙发出一声尖叫,随即手臂的绳子阻止了她的坠落。

巨大的重力让她瞬间胳膊脱臼!

“痛……封年,我没有做过!我没有动过爷爷一丝一毫……”

乐明熙呼喊,她的声音里夹杂着痛失亲人的悲伤,在风中听来是那么的真切。

封年听得动容,但一想到爷爷,便把牙咬出血来,愤然离去。

乐明熙不知道自己被吊了多久,每一分一秒都是那么煎熬。

她极度恐高,正是因为了解这一点,封年才会把她吊在楼顶。

大风把她吹得左右摇摆,身心恐怖到麻木,她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死了。

突然,绳子动了起来!

有人来了!

这是来替她收尸,或是觉得吊死她太慢,要等不及地摔死她了?

乐明熙感觉双手被人抓住,睁开眼,看到封年的脸。

死亡近在眼前。

“第一场玩的愉快吗?”封年冷酷地看着她。

“我没有……”乐明熙只能从嗓子眼里发出模糊的三个字。

封年愤怒地掐住她脖子:“乐明熙,如果你老实承认了,我还看得起你。现在你狡辩有意思?是你说要报复,我爷爷死了,撞死他的司机也说是你指使的,你还说没有!”

乐明熙冷得抖个不停,但还是咬牙颤抖地念道:“没……有……”

封年怒极反笑,“太冷了,话说不清楚,脑袋也不清楚了是吗?”

说着,他的手已经伸向刮破一道口的//ku//子里,顺手撕开。

“我会让你慢慢想起来!”

“嘶——啦——”

他这是要在楼顶……

他把她按在天台围栏上,上半身悬空。

她身下便是百米高空,呼呼的冷风像是大巴掌一样,不断地扇着她的脸。

她害怕得想尖叫,却是连一声呜咽都不肯发出。

此时的乐明熙终于回过神来了——爷爷的死,有阴谋。

有人在搞她。

屈//ru//与不甘如同他的贯穿一般,刺入她的心底。

//shen//体慢慢不再痛,甚至还起了一点反应。

是鲜血在为她润滑。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情节更精彩!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