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纽约时报》2019年最值得去的52个地方

原标题:《纽约时报》2019年最值得去的52个地方

文/纽约时报中文网

来源:NYT教育频道(ID:nytedu)

每年一月,时报编辑会选出年度旅游目的地。今年,将举办冬奥会的中国崇礼、炫目奢华的香港皆入选。

Cabeza Chiquita到埃斯孔迪多海滩的景色。 Tony Cenicola/The New York Times and Josh Williams/The New York Times

波多黎各

遭受飓风重创后,一座岛正在恢复生机

飓风玛利亚以毁灭性的力量侵袭这个美国领土及其他加勒比小岛一年半后,波多黎各正在恢复元气。尽管每日的航班数量仍低于正常值,但负责旅游事务的官员表示,邮轮交通正常、酒店客房入住率正在逐渐回升至飓风前水平,此外,许多主要旅游胜地都已开放或部分开放。开启新年一个极具吸引力之处:音乐剧《汉密尔顿》(Hamilton)。为了给波多黎各群岛的艺术组织募款,林-马努艾尔·米兰达(Lin-Manuel Miranda)再次担纲主演,该剧目将在圣胡安的路易斯·A·费雷斯艺术中心(Centro de Bellas Artes Luis A. Ferré)上演。圣胡安会展中心(Convention Center)附近正在建设一幢娱乐综合体。圣胡安区(District San Juan,在当地将被称为District Live!)将包括电影院、餐馆、高空滑索塔以及一个拥有6000个座位的音乐厅,该综合体定于今年底开业。此外,邮轮旅游路线也有了新目的地: 南岸城市蓬塞的美利坚港(Port of the Americas),在那里,乘客们可以前往博物馆、漫步栈道,探访拥有一座古老消防站的广场。

亨比的维塔拉寺供奉克利须那神。 Poras Chaudhar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印度亨比

一个更加便利的考古建筑群

在16世纪毗奢耶那伽罗帝国的巅峰时期,繁荣的亨比是世界上最大、最富裕的城市。这个帝国的建筑遗产至今留存在卡纳塔克邦西南部1000多处状况良好的石头遗迹中,其中包括印度教寺庙、堡垒和宫殿,它们散落在栋格珀德拉河两岸,范围超过16英里,周围有大量花岗岩巨石。这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一直以难以抵达而著称,直到最近出现改观。TruJet近期开设了每日从海得拉巴(Hyderabad)和班加罗尔到巴拉里的直航航班,巴拉里距离亨比有25英里车程。游客可下榻新近翻修的Evolve Back Kamalpura Palace酒店或终极旅行营(Ultimate Travelling Camp)的新基什钦达营地,该营地12月推出了10个豪华帐篷。旅行用品商Black Tomato和Remote Lands现在推出了该地区的路线,从带导游的考古游到攀岩、乘坐竹篮船的河上游览等。

圣巴巴拉旅馆的Convivo餐厅里供应的菜肴。 Joe Schmelz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圣巴巴拉,加利福尼亚州

“美国里维埃拉”变成时髦食物和葡萄酒天堂

多年来,圣巴巴拉一直以吸引电影明星和百万富翁到那里的度假村而著名,如今却成为了美食家趋之若鹜的地方。备受赞誉的墨尔本和曼哈顿大厨杰西·辛格(Jesse Singh)主理Bibi Ji,这是一家前卫的印度餐馆——试试印度香饭——其葡萄酒单由著名品酒师拉贾·帕尔(Rajat Parr)设计。曾参加过《顶级大厨》(Top Chef)的菲利普·弗兰克兰·李(Phillip Frankland Lee)主持The Monarch和卓别林马提尼吧(Chaplin’s Martini Bar),前者是一家时髦的加利福尼亚餐馆,他还将于1月开设Silver Bough,一家拥有10个座位、提供品尝套餐的地方。The Santa Barbara Inn的Convivo提供高档意大利美食和一流海景;在附近的Tyger Tyger,曾在芝加哥大厨格兰特·阿查兹(Grant Achatz)工作过的丹尼尔·帕来玛(Daniel Palaima)在玫瑰色的灯笼下为食客提供东南亚美食。(这一晚的最后,可以去Monkeyshine试试花椒软冰激凌。)这座城市拥有超过30家葡萄酒试酒屋,和北边古板的同类场所一点都不一样。Frequency和Melville带有现代摆设,还有可以用于派对的歌单;在由几名鼓手运营的酿酒厂Sanguis,黑胶唱片为王。

帕伦克岛度假村位于一座400英亩的岛上,有八间小屋和一幢别墅。 Matthew Flynn

巴拿马

新的生态友好度假村在该国的太平洋海岸开放

两个新的太平洋岛屿度假村正在增添巴拿马西海岸的吸引力,它们距离科伊瓦岛(Isla Coiba)周围的海洋保护区不远。Cayuga Hospitality公司最近在奇里基湾(Gulf of Chiriqui)开设了帕伦克岛(Isla Palenque)私人岛度假村,在占地400英亩的茂密岛屿上,坐落了八座小屋和一栋别墅。除了七座海滩、红树林划艇和观鲸之外,该度假村还种植了一些自己的食物,用倒下的树木制成家具,并保持无塑料政策,其中包括将番木瓜芽制成吸管。在奇里基湾(Gulf of Chiriqui),塞卡斯岛保护区和巴拿马旅舍(Islas Secas Reserve&Panama Lodge)将于1月在一处有14座岛屿的群岛开放。这座由太阳能供电、有九间平房的酒店将提供运动钓鱼和水肺潜水,还会把厨余制成堆肥,并且回收废水来用于灌溉。在珍珠群岛(Pearl Islands)的丽思·卡尔顿(Ritz-Carlton)保护区酒店也在建造中。

一场演出前的巴伐利亚国家歌剧院,这里是全世界最震撼人心的歌剧院之一。 Andreas Meichsn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德国慕尼黑

剧院。艺术。歌剧。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只要这文化三驾马车还在,德国巴伐利亚州的首府慕尼黑就很难被打败。它的剧院被认为属于欧洲最具创造力和最有野心的一批。这座城市的两家主要剧院——慕尼黑室内剧院(Münchner Kammerspiele)和王宫剧院(Residenztheater)——在2019年1月至5月之间首演了30多出戏剧,后者将是广受好评的艺术总监马丁·库赛吉(Martin Kusej)最后一年执掌。慕尼黑的博物馆大多彼此在步行距离内,且都是毫无疑问的世界级,尤其是2017年翻修并重新开放之后的伦巴赫美术馆(Lenbachhaus Museum)——它所收藏的被称为蓝骑士画派的德国艺术家作品无与伦比。不过,现在去慕尼黑的最佳理由或许是巴伐利亚国立歌剧院(Bavarian State Opera),这里现在已经成为欧洲最令人兴奋的歌剧院之一。理由呢?用《纽约时报》一位古典音乐评论家的话来说,“基里尔·彼得连科(Kirill Petrenko)的奇迹”。彼得连科在这家歌剧院担任音乐总监的合同只剩下两年了。今夏,他将指挥理查德·施特劳斯(Richard Strauss)的《莎乐美》的一个新版。首场演出定于6月27日。门票将于2月1日开始发售。

埃拉特的水下天文台海洋公园。 Tzachi Ostrovsk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以色列埃拉特

一座最近有了便利交通的红海天堂

在这个以色列南端的红海度假圣地,波光粼粼的水面下的珊瑚礁里生活着数百种霓虹鱼、鲨鱼和黄貂鱼。过去,游客必须从特拉维夫搭乘包机,或是勇敢地驾车穿过5000平方英里的内盖夫沙漠(Negev Desert),才能抵达那里。但在今年早些时候,坐落于险峻的蒂姆纳山谷(Timna Valley)中的拉蒙机场(Ramon Airport)将开放运营,这座每年能接待400万国际过境旅客的新机场将为世界提供直飞埃拉特的航线——汉莎航空(Lufthansa)将开设自慕尼黑和法兰克福的直飞航班,各家廉价航空公司也将开设布拉格、伦敦和欧洲各地的航线。以色列将主办2019年欧洲电视网歌唱大赛(Eurovision 2019),包括豪华的沙哈鲁特六善酒店(Six Senses Shaharut)在内,新酒店将纷纷及时开业,为游客潮做好准备。

从紫云出山俯瞰濑户内海。 Mitoyo Tourism & Exchange Authority

日本濑户内各岛

艺术和自然在日本古老的内海达到和谐

日本古老的濑户内地区包括濑户内海的各个岛屿及沿海地区。这里将举办分三个季度的重要艺术展濑户内三年展2019(Setouchi Trienniale 2019)。2019年的会展地包括较少有人造访的丰岛和本岛,在这里,你可以更好地体验自然与艺术的平衡。乘坐轮渡一个小时或新干线子弹列车前往“艺术岛屿”以南的地方,就是日本人气最旺的目的地之一广岛和平纪念资料馆(Hiroshima Peace Memorial Museum)了,经过历时8年、耗资5100万美元的整修后,这里将于春季重新开放。濑户内还希望吸引一批新的骑行者,打造了新的骑行路线,这些路线弯弯绕绕,途经柑橘林和橄榄林,岛波海道还有一个于2018年10月开通的自行车专用轮渡,将日本最大岛本州与该地区较少人前往的四国岛连接起来。对于那些寻求奢侈享受交通方式的人来说,2017年年底Guntu进行了处女航,Guntu更多是一个极简主义的日式旅馆,而不是一艘邮轮,其中有19间带有胡桃木护墙板的房间及露天柏木浴缸。2019年,凭借一批Kodiak 100海上飞机,日本唯一一家海上飞机公司濑户内水上飞机公司(Setouchi Sea Planes)会将其观光飞行游览扩大至几个较小的岛和城镇。此外,一家名为Ale的日本初创公司将打造出世界首个人工流星雨,旨在让濑户内2020年春季的天空下一场流星雨,抢先体验即将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出现的先进高科技。

位于奥尔堡海滨的音乐之家音乐厅。 Andreas Meichsn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丹麦奥尔堡

建筑使海滨重新焕发活力

维京船曾驶过奥尔堡伟大的利姆水道。如今,这座城市正在将其最著名的自然资产转变为艺术资产。奥尔堡的海岸上出现了一些极具新意的建筑物,其中包括由悉尼歌剧院建筑师约翰·伍重(Jorn Utzon)设计的伍重中心(Utzon Center)——来看看这里一些鼓舞人心的北欧建筑师的新展览系列,第一场展览将持续整个五月。继曲线形音乐厅Musikkens Hus之后,又有了充满活力的奥尔堡大排档(Aalborg Street Food),步行和骑行文化桥(Culture Bridge),以及起伏不定的Vestre Fjordpark公园,那里有一个与大海相连的露天游泳池。由发电厂改造而成的一家创新文化中心Nordkraft正在庆祝其成立10周年,并于9月举办特别活动。出产凶悍的斯堪的纳维亚烈酒的老酒厂Aalborg Akvavit在未来两年内正在转变为一个新的创意园区,有阿根廷艺术家托马斯·萨拉切诺(Tomás Saraceno)的一座高耸的玻璃雕塑;海港门(Harbour Gate)则是丹麦超级明星建筑师比雅克·英格斯(Bjarke Ingels)的设计,此外还有一间酒店以及其他设施。

从Biscoitos天然游泳池里跃入大海。 Daniel Rodrigues

葡萄牙亚速尔群岛

来到大西洋中间的加勒比海

在天气凛冽的大西洋,从美国乘坐四小时飞机,就能抵达亚热带火山亚速尔群岛,这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和生物圈等待着你去探索。神秘的绿色茂林、如今已变成湖泊的超大型火山口,从泥土里冒出腾腾热气的天然温泉,不计其数的蓝色绣球花,还有欧洲唯一的咖啡种植地,这些都令这个岛链显得别有风味。蓬塔德尔加达的新餐馆包括提供本土风味的Casa do Abel、受日料影响的Otaka,还有Tasquinha Vieira,它专长于带有当地风味的有机菜肴,与此同时,包括皮库岛上的Lava Homes及 Grand Hotel Açores Atlântico在内的新酒店都将于7月开幕。葡萄牙航空如今提供从美国出发、经由里斯本免费转机的航班,达美航空已经增设了从纽约到蓬塔德尔加达的直飞航班。

苏必利尔湖冰穴最高可达到20英尺,但已受到气候变化威胁。 Dan Grisdale

加拿大安大略冰穴

气候变化可能构成威胁,所以现在就去吧

从不断拍打着苏必利尔湖(Lake Superior)北岸的风浪中形成的冰穴向来是昙花一现的景观。而气候变化如今为它们的未来带来了一丝疑问。目前而言,这些冰穴是定期会出现的特色,特别是在安大略的苏圣玛丽市(Sault Ste. Marie)附近的湖滨线上。苏圣玛丽是一个钢铁城镇,与密歇根州一个同名小城之间隔着一条边境线。冰穴由雪和冰构成,大小、形状和颜色不一。在冻住前,大浪——在苏必利尔湖,这样的浪高达20英尺——是大型溶洞的必要元素。风在冰中不断变化,而太阳的效应不断重新塑造这些形成的冰穴。2月是游览的最可靠月份。抵达这些冰穴的方式包括驾车经由加拿大横贯公路(Trans-Canada Highway)景色最优美的路段。奥罗那湾(Alona Bay)和科珀曼角(Coppermine Point)是两个较为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苏圣玛丽城外的跨国滑雪及雪地徒步度假地Stokely Creek Lodge的工作人员一直在密切注意哪里有当年冬天最激动人心也最易抵达的冰穴。

扎达尔海滨的日落。 Andy Haslam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克罗地亚扎达尔及附近岛屿

无与伦比的日落、“海风琴”和自由的岛屿

去年夏天,克罗地亚足球队在世界杯上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队长卢卡·莫德里奇(Luka Modric)的表现尤为引人注目,球迷们纷纷打开搜索引擎,知道了莫德里奇来自扎达尔,达尔马提亚海岸的一座美丽小城。在游客们从北部的伊斯特拉到斯普利特和赫瓦尔,然后抵达杜布罗夫尼克的跳岛行程中,扎达尔时常被忽视。但这可能即将发生改变,特别是从今年春天开始,瑞安航空(Ryanair)将增加从布拉格、汉堡、科隆和纽伦堡飞往扎达尔的定期航班。除了中世纪老城区中心,建筑师尼古拉·巴斯克(Nikola Basic)设计建造的城市海滨长廊和音乐装置“海风琴”(Sea Organ)也是扎达尔必看(或必听)的景点。而仅是神奇的日落景色这一点,就足以令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惊叹不已,他于1964年访问了这座城市,说自己在那里看到了世界上最美丽的日落。扎达尔也是通往许多无拘无束的小岛的门户,特别是Dugi Otok。花1小时20分钟搭乘轮渡,游客们就能抵达这座人口稀少的小岛,这里有毫不拥挤的沙滩和提供海鲜的小酒馆。寻找最纯净的水域?你可以去帕斯曼岛(Pasman),频繁的洋流变化使它周围成为亚得里亚海最干净的一片海域。

格洛斯特公爵街上的横笛和鼓游行。 Tony Cenicola/The New York Times

弗吉尼亚州威廉斯堡

美国民主的摇篮反思过去

1619年,这个包括詹姆斯敦定居地、威廉斯堡和约克敦的地区曾是美国一些最重要事件的发生地:第一批正式抵达北美的非洲奴隶;美国第一次代议制会议的召开;以及新世界首次有记载的感恩节宣告。这个地区全年都会有这些事件的400周年纪念日,并在詹姆斯敦定居地的展览“坚韧”(Tenacity)中得到突出展现。这场展览将明确殖民时期女性的贡献,詹姆斯敦还有一场以考古为主的展览。威廉斯堡殖民地古迹区是一个内容丰富的亲历历史博物馆,将让游客尝到一种18世纪生活的滋味,此外还有约克敦经过重新设计的美国革命博物馆(American Revolution Museum)。对那些寻求刺激的人来说,欧洲主题的游乐园威廉斯堡布希花园(Busch Gardens Williamsburg)将推出一个新的钟摆游乐设施,美国水上王国乐园(Water Country U.S.A.)将推出该州首个混合水过山车。

Lady Gaga在拉斯维加斯驻唱Enigma期间的一场演出。 Kevin Mazur/Getty Images for Park MGM Las Vegas

拉斯维加斯,内华达州

罪恶之城的文化豪赌

没错,这里还是有大量老虎机、脱衣舞俱乐部和牛排,但在这个美国的游乐场,还是有各种各样的其他文化选项。2019年,新的Park MGM酒店有两个音乐传奇驻场表演:Lady Gaga和史密斯飞船(Aerosmith)。Lady Gaga将做一场她的流行金曲演出,另外做一场美国经典歌曲翻唱,史密斯飞船的演出则将于4月开始。Park MGM酒店还有:意大利美食大牌Eataly 的一个更喧嚣、嘈杂的版本、洛杉矶美食车先驱罗伊·崔(Roy Choi)开设的Best Friend,它是一家餐馆,但当餐桌被撤走后,这里就成了一家嘻哈夜店。永利酒店(Wynn)近期在其(人工)湖边的早午餐服务中增加了迪克西兰风格爵士乐现场演出;这里还提供面点制作等主题的“大师班”。附近的威尼斯人酒店(Venetian)则推出了三个精调鸡尾酒吧,分别是Dorsey、Rosina和Electra,客人们在这里可以坐下,听到彼此的谈话。市中心有“生活美好节”(Life is Beautiful),每年秋季会带来一批音乐人和艺术家,今年将是其举办的第七年。2018年参加的明星包括The Weekend和Florence and the Machine。

萨尔瓦多Pelourinho社区和Nossa Senhora do Rosário dos Pretos教堂。 Getty

巴西萨尔瓦多

这个国家的故都面目一新

萨尔瓦多拥有果子露色彩的殖民时期建筑物外立面、铺着鹅卵石的街道和海滩。在结束了为期五年的历史保护行动,挽救了自己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称号后,这座城市正在闪闪发光。它矗立在巴希亚(Bahia)东北部海岸边,市中心老城区与活力十足的非洲巴西音乐文化一起律动,从每周桑巴舞的免费表演,到鼓乐队,再到古典音乐和巴西战舞。游客还可以在新的House of Carnival和在2020年开放的音乐博物馆(Museum of Music)

看到关于萨尔瓦多历史的展览,或是在将于今年晚些时候萨尔瓦多会展中心(Convention Center of Salvador)看一场现场音乐会。一个经过翻新的装饰艺术珍宝The Fera Palace酒店和刚刚完工的法萨诺萨尔瓦多(Fasano Salvador)酒店都可以瞭望到万圣湾(All Saints Bay)。法萨诺萨尔瓦多酒店位于一幢1930年代的前报社大楼内。万圣湾11月将举办Transat Jacques Vabre国际帆船赛终点赛段,这个比赛全程4350英里,沿着法国和巴西的古老咖啡贸易路线。萨尔瓦多新建起的地铁线路将市中心和不断扩大的国际机场连接了起来,提供了不少便利。拉塔姆航空(Latam)每周从迈阿密直飞至萨尔瓦多的航班会降落在国际机场。

岘港知名的地道汤面——广南面。 Lauryn Ish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越南岘港

美食家和海滩爱好者纷纷涌向的“越南迈阿密”

岘港是越南的第三大城市,其最著名的特点可能是通往附近城镇会安的门户(会安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为世界遗产)。但在过去几年中,岘港渐渐地发展出了它自己作为“越南迈阿密”的名声。热闹的美食场所、新酒店和度假村出现在一条五英里长的海滩地带,其中包括了洲际岘港新半岛度假酒店(InterContinental Danang Sun Peninsula Resort),该酒店坐落在其私有海滩上,山坡上的别墅则设有单独的小型游泳池。在这里的一天,通常始于在月牙形的唐人沙滩(Non Nuoc Beach)的晨泳,然后或许可以在汉市场(Han Market)短暂停留。接着,下午可以前往五行山(Marble Mountain),旅客可以在那探索能俯瞰美溪海滩(My Khe Beach)的寺庙和塔。之后,回到城里用餐,可以考虑Nén——这是一间拥有许多追踪者的美食博主桑莫·勒(Summer Le)开的新餐厅。最后,可以前往Instagram上热门的打卡地点龙桥(Cau Rong Dragon Bridge)来结束一天的旅程,这座桥每晚都会被点亮。不要在没品尝到一碗广南面(mi quang)的情况下离开,这道当地的汤面对得起它的名声,由加了姜黄的清汤、鸡肉、猪肉、当地海鲜和卷心菜丝制成,你可以在任何一个路边摊以1美元左右的价格品尝到。

拉斯阿拉曼达斯酒店坐落于占地1500英亩的自然保护区内。 Beth Coll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墨西哥科斯塔阿莱格里

不用人挤人的海滩假期

科斯塔阿莱格里是墨西哥的一片美丽的太平洋海岸地区,有43个基本无人居住的海滩、海角和海湾。它们大约位于巴亚尔塔港(Puerto Vallarta)和曼萨尼约(Manzanillo)这两个著名的目的地之间,到目前为止,由于度假者涌向了北边毗邻的蓬塔米塔(Punta Mita)和冲浪天堂萨与利他(Sayulita),科斯塔阿莱格里成功逃脱了游客们的注意。使人群却步的一个因素是:缺乏便利性。到目前为止,离这里最近的机场距离巴亚尔塔港(Puerto Vallarta)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但随着今年下半年查普特佩克机场(Chalacatepec Airport)计划开放,情况将有所改变,这将减少人们一半以上的旅行时间。不久的将来,此处将出现一些豪华酒店——其中包括了未来两年将在该地区开放的AMResorts集团的10家酒店。目前,最好的奢华选择是拉斯阿拉曼达斯酒店(Las Alamandas Resort),位于一片1500英亩的自然保护区内,其七间色彩明亮的小屋中只有16间套房,还有两间餐厅、一个水疗中心和一个大游泳池。还有较小的酒店甚至海滩附近的平房可选。

帕帕罗阿国家公园里,普纳凯基千层饼岩石与喷水洞中的煎饼岩。 Asanka Brendon Ratnayak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新西兰帕帕罗阿步道

一条新的野外步道,探索一个偏远的国家公园

户外爱好者可以在10月起前往新西兰,在该国超过25年以来首个开放的大步道(Great Walk)路线上徒步。沿着南岛西海岸的普罗拉里河(Pororari)一路向前,新的帕帕罗阿步道蜿蜒穿过帕帕罗阿国家公园,在此之前,这个保护区在很大程度上是无法游览的。该步道由新西兰保护部为徒步者和山地骑行者建造,全长34英里(徒步需要3天,骑车2天)。步道从一个古老的煤矿小城开始,横穿恢弘的石灰岩峡谷、山毛榉林和砂岩峭壁,最后在普纳凯基岩洞(Punakaiki Blowhole)结束。只要花一小笔钱,游客就能在两个新的小屋里过夜,小屋共有20个床位,鸟瞰南阿尔卑斯山和塔斯曼海。Pike29纪念步道(Pike29 Memorial Track)纪念的是2010年派克河矿难的遇难者,这条步道与帕帕罗阿步道相交。你可在保护部网站上进行预定,两条步道均免费,无需通行证。

普利亚莫诺波利,港口沿岸。 Susan Wright

意大利普利亚

巴洛克式建筑和意大利“鞋跟”上的亚德里亚海海滩

普利亚地区独有的“masserie”——一种古老的工事农舍——越来越多地变身为精品酒店,最著名的有罗克福特(Rocco Forte)集团旗下的Masseria Torre Maizza酒店和历史可追溯至17世纪的Castello di Ugento酒店,后者的客人可以参加普利亚烹饪中心的厨艺课。自希腊人将葡萄藤带过亚德里亚海,开始在这里种植以来,该地区形成了长达1000年历史的葡萄酒文化,正在吸引更多的葡萄酒爱好者,其中就包括安东尼(Antinori)家族,作为在该地区扩张的一部分,他们最近在莱切(Lecce)开了一家新餐厅Tormaresca bistro。普利亚也是维珍银河公司(Virgin Galactic)欧洲太空港的所在地,计划于2019年开放,最终目标是将乘客送入太空。Abercrombie&Kent的新意大利游轮线路加入了普利亚和加尔加诺国家公园也就不足为奇了。而且现在搭乘航班也变得更加容易——泛航航空(Transavia)和易捷航空(EasyJet)增加了2019年的航班,新的意大利航空(Air Italy)也增开了每天自纽约经由米兰抵达普利亚的航线。

斯洛伐克Bachledka度假村,树冠步道的一部分。 Matus Slavkovsky

斯洛伐克塔特拉山脉

滑野雪、攀岩及其他

大多数访客只注意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Bratislava)的时候,高耸的塔特拉山脉就成了一处不为人知的滑雪及户外运动目的地,有Bachledka及Jasna滑雪区新的厢式缆车,有在Mlynicka Dolina规划的雪坡,西北方小法特拉山脉的Oravska Lesna雪场还有新的滑雪吊椅。不光是冬季运动,这里还有极好的徒步、攀岩、山地自行车和飞蝇钓项目,而塔特拉山脉另一边的地区首府科希策(Kosice),因为三所大学和相关的夜生活,有了色彩缤纷的街道艺术,也有足够多的咖啡馆和餐厅。做好贴出大量照片的准备,在整个地区你会随处发现一成未变的民间建筑,还有完美保存的哥特式和巴洛克式建筑在等着你的镜头。

Snohetta建筑公司设计的卡尔加里中央图书馆。 Michael Grimm

加拿大卡尔加里

一座壮观的图书馆来到曾经被忽视的社区

由建筑公司Snohetta打造的卡尔加里新中央图书馆(Central Library)不仅创造了一个可供日常游览的设计目的地,还以一个覆盖着雪松的拱形通道的形式,提供了一个连接市中心和发展中的东村(East Village)的门户。东村是位于弓河和肘河交汇处的一个蓬勃发展的社区,1875年这里建起了一座堡垒,意在遏制不断增长的威士忌贸易,卡尔加里正是在此基础上建立发展起来的。但在大约70年的时间里,这片区域长期被忽视,直到2007年成立的卡尔加里市政土地公司(Calgary Municipal Land Corporation)开始对这里进行改造,建起了公园、景点和高楼。这座24万平方英尺的图书馆内设有表演大厅、咖啡馆、儿童游乐区和出自克里斯蒂安·默勒(Christian Moeller)之手的户外电磁雕塑,附近有国家音乐中心(National Music Center)的博物馆和表演场所Studio Bell、新开业的酒店Alt Hotel。今年晚些时候,多功能建筑空间M2将为弓河沿岸带来更多商店和餐馆。

贝加尔湖,萨满岩的日落。 Shutterstock

俄罗斯贝加尔湖奥尔洪岛

一处永远抗拒人类发展威胁的自然奇观

西伯利亚的贝加尔湖是世界上最深的湖泊,深入地壳一英里。它含有世界上20%的不冻淡水,野生动物资源非常丰富——熊、狐狸、黑貂、珍稀和濒临灭绝的淡水海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称之为“俄罗斯的加拉帕戈斯”。多年来,由于苏联满不在乎的工业政策,气候变化,以及当今崛起的旅游业(尤其来自中国的游客),野生动物和湖泊本身一样受到了威胁。即便如此,它仍基本上未被破坏,活动人士正努力保持这种状态。奥尔洪岛是贝加尔湖最大的岛屿,被佛教徒认为是亚洲最神圣的地方之一,一年四季都是短途旅行的热门去处,甚至在12月至4月或5月,当湖面结成蓝绿色的冰片,西伯利亚的风将它搅成自然的雕塑时,都是如此。一个致力于保护此地的慈善活动——贝加尔冰湖马拉松,将于3月2日举行。

美国宇航及火箭中心的太空营训练场。 Robert Rausc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亨茨维尔,亚拉巴马州

像在1969年一样尽情狂欢

阿波罗11号登月50周年纪念日将会为亨茨维尔(又名火箭城)引来大批游客。这里是马歇尔太空飞行中心(Marshall Space Flight Center)的所在地,将宇航员送上月球的航天器正是在这里研发出来的。这里一整年每天都会在美国太空和火箭中心(U.S. Space & Rocket Center)重演一遍登月时的情景,但最激动人心的则是7月阿波罗11号登月周年庆典周。从发射日7月16日开始,该中心将尝试打破一项吉尼斯世界纪录,在早上8点32分发射5000个模型火箭,那是火箭引擎在1969年发动的确切时间。庆典将以一个老爷车展、音乐会、一个回归大游行及亨茨维尔市中心街头派对继续。如果这还不够,2019还将是该州的200周年纪念,这让亚拉巴马州又有了一个举办派对的理由。

福克兰群岛中的桑德斯岛,凤头黄眉企鹅站在悬崖上。 Jeremy Richards

福克兰群岛

比较容易接触到的五种企鹅

福克兰群岛(又名马尔维纳斯群岛)远离阿根廷海岸,能让你看到种类多得吓人的野生动植物,其中包括五种企鹅、数以百计种鸟类、海豹、海狮和鲸鱼,还有偏远的自然美景,游客往往能独享这些景色:当地人口仅为2563人。两个新的当地旅行社正在筹划更多途径来让人们感受这里的丰饶,该地主权存在争议,阿根廷和英国均宣称拥有主权(因此才有了两个名称)。福克兰群岛户外(Falklands Outdoors)于2018年11月开业,提供前往海滩和企鹅聚居地的爬山、觅食、徒步和海上皮划艇探险,这些地方都无法由陆路到达。1月,福克兰群岛直升机服务(Falklands Helicopter Services)将开启前往志愿点(Volunteer Point)的直升机观光服务。虽然目前每周仅有一班民航班机进出福克兰群岛,但20多年来从南美飞至这个群岛的首个新航线正在规划中:拉塔姆航空(LATAM)预计将于2019年年底开设从巴西飞至该群岛的航班。

皇家迪赛德铁路距离巴尔莫勒尔的王室庄园仅一小段路程。 Andy Haslam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苏格兰阿伯丁

搭乘全新的复古列车前往“花岗岩城”

包括巴黎到柏林的线路在内,许多著名的欧洲夜车已经停运,从伦敦一路向北驶向苏格兰的喀里多尼亚卧铺列车(the Caledonian Sleeper)却适时为夏季高峰期推出了新车。面向慢速铁路旅行爱好者的新车既有现代化的舒适,又保持了夜火车的浪漫,提供酒店式套房、经典双层床和座椅三种选择。开往阿伯丁的高地路线在晚间自伦敦尤思顿(Euston)站出发,第二天早上5点抵达苏格兰海岸,在餐车享用早餐的旅客可以欣赏到日出时分的海岸景色(在卢赫斯下车可以前往中世纪古镇圣安德鲁斯[St. Andrews])。下了火车,阿伯丁及其周边地区拥有历史悠久的城堡,坐落在紫色石楠丛中、松树林里和迷人的海岸线上。巴尔莫勒尔(Balmoral)的女王庄园及其周围遍布远足径,铁路爱好者则可以参观位于巴拉特(Ballater)的前皇家火车站,后者自1966年起关闭,从那里搭乘皇家迪赛德铁路(Royal Deeside Railway)也仅需很短的车程。

卡莫利帕拉迪索湾沿岸,公共海滩Bagni Lido的景色。 Lena Tarasyuk

意大利天堂湾

意大利海滨一个未被破坏的珍宝

利古里亚海滨(Ligurian Riviera)著名的明珠——菲诺港(Portofino)、五渔村(Cinque Terre)、韦内雷港(Portovenere)——如今挤满了游客,这个问题如此突出,以至于一些地区的当局已经开始就限制一日游客流量展开辩论。但就在几英里外,在迷人的菲诺港和工业港口热那亚(Genoa)之间,仍有一小片宁静的海岸地区,鲜少有游客探索。以“天堂湾”的名字为人所知的这一片小海湾,坐落着五个常常被人们忽视的渔村,包括卡莫利(Camogli),一个五彩斑斓的小渔村,与五渔村的任何一个村子一样迷人。意大利人会夸赞他们的著名当地美食:新鲜捕捞上来的凤尾鱼、手工特飞面,还有来自雷科(Recco)的一种塞满奶酪的佛卡夏面包,这种面包是当地特产,最近得到了意大利地域保护认证(I.G.P.)——意大利的一个久负盛名的高品质食品称号。在享用美食的间隙,去探索皮耶韦古雷(Pieve Ligure)繁花盛放的花园、索里(Sori)的海滩、圣弗罗托索(San Fruttuoso)的罗马式庄园,这里仅可以乘船或经过艰苦的长途徒步到达。

德绍的包豪斯风格建筑是先锋艺术和设计学校的所在地。 Andreas Meichsn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德国德绍

包豪斯的盛大生日

今年是德国建筑师瓦尔特·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的“包豪斯宣言”(Proclamation of the Bauhaus)问世100周年,这份宣言是对艺术、建筑与的重新构想,启发了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保罗·克利(Paul Klee)和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等大家,并且在世界各地引起反响。为了庆祝包豪斯一百周年,德国各地将会举办活动,从柏林的开幕艺术节——连续数日的艺术、舞蹈、音乐会、戏剧、讲座等等活动——到包豪斯运动的诞生地魏玛的包豪斯博物馆(Bauhaus-Museum)的开幕。但最引人注目的目的地可能是德绍,在1920至1930年代,这座德国东北部的城市曾是包豪斯学校的所在地,它至今仍保留了该校草创时期的一些(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名录的)包豪斯建筑——格罗皮乌斯设计的大师之家(Masters Houses)、Prellerhaus工作室楼(里面曾经密布众多包豪斯工作室,如今是一座酒店)。然后是九月,令人期盼已久的包豪斯博物馆将在德绍开幕,其建筑是一个极简主义的玻璃矩形,将用于展示这场运动中的字体、织物、艺术品、家具以及其他东西。

突尼斯的老麦地那。 Andy Haslam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突尼斯

阿拉伯之春的火花仍未熄灭

自由是让突尼斯独一无二的原因。阿拉伯之春八年后,突尼斯仍然是唯一拥有真正言论自由的阿拉伯首都,更不用说和平的权力交接了。但这座城市还拥有许多其他的魅力。其中包括古城迦太基的遗迹,汉尼拔的那些曾经威胁到罗马的大象就是从这里出发。得到精心保护的老麦地那区——有光彩照人的瓷砖,历史悠久的清真寺和小巷——可以追溯到12世纪至16世纪,当时突尼斯是伊斯兰世界的主要中心。在市中心绿树成荫的哈比卜·布尔吉巴大道(Avenue Habib Bourguiba)上,可看到数十年法国统治的显著影响。西迪·布·赛义德(Sidi Bou Said)社区的咖啡馆、艺术画廊和蓝白色调的巷弄面向地中海,长期以来一直吸引欧洲画家、作家和思想家到访,其中包括了保罗·克利、安德烈·纪德(André Gide)和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从此处打车很快就可抵达拉马尔萨(La Marsa)旖旎的海滩和夜店。受法国影响的北非美食非常美味,当地的红葡萄酒也不错。此外,突尼斯还有一项在该地区罕见的特色——2018年选出的一名女市长。

沿着冈比亚河乘船前往狒狒岛。 Daniel Rodrigue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冈比亚

河马和黑猩猩,还有重新点燃的希望

冈比亚的旅游业在2017年受挫尤其严重,长期的极权统治者叶海亚·贾梅(Yahya Jammeh)令人吃惊地败选却拒绝交出政权,造成政治僵局,致使外国军队介入。不过随着新总统阿达马·巴罗(Adama Barrow)安然就任,这个非洲大陆上最小的国家重新燃起了希望,现在造访冈比亚空前方便。1月,冈比亚河上一座建了三十年的新桥,将以一直跑到塞内加尔达喀尔的近200英里接力长跑来揭幕投入使用。游隼探险旅行社(Peregrine Adventures)在这条700英里的河上推出了首条游船线路,将在巴布恩岛(Baboon Island)停留,那里是河马、鳄鱼和黑猩猩的家园,也是非洲运行最久的黑猩猩野化放归中心的一部分。新建和将要建成的酒店将成为时髦的据点,包括非洲公主海滩酒店(African Princess Beach Hotel)和英国旅游度假公司托迈酷客(Thomas Cook)经营的两处物业。新开的几趟发自欧洲的直达航班,使抵达这个西非国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容易。

华特格斯海滩日落时分。 Lauryn Ish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北海岸

沿着微风习习的海岸线,一个波西米亚天堂

新南威尔士和昆士兰边境以南这片树木繁茂的海岸线叫做北部河流(Northern Rivers),是因为蜿蜒流过其中的潮汐水系。该地区包括拜伦湾(Byron Bay)——它的灯塔标志着澳大利亚的最东端,对那些寻求一种轻松的波西米亚式生活的人来说,这里已经成为了一座灯塔。最近几年,这里出现了一种更加富裕的时髦氛围,从拜伦湾蔓延至附近的小城。马伦滨比(Mullumbimby,伊基·阿塞莉娅[Iggy Azalea]的故乡)将举办该国最富有活力的每周农夫市集之一。布伦瑞克角(Brunswick Heads)有一个河滨公园,是家人和狗狗游泳嬉戏的地方,另外还有一个巨大的老酒吧,带有一个空间宽敞的露台,提供绝佳的购物体验。Fleet则是一家低调的餐馆,提供澳大利亚最令人愉悦和志向远大的烹饪。海岸沿线,餐馆业一片欣欣向荣:巴雷塔海滩(Cabarita Beach)的Paper Daisy位于Halcyon House的第一层,这里曾是一个老旧的冲浪汽车旅馆,如今被改造成了时髦的精品酒店;在更南处的伦诺克斯角(Lennox Heads),Shelter的就餐区向着习习海风敞开,食物和风景一样令人惊艳。要从这些中感受老派嬉皮奇境,去看看水晶城堡(Crystal Castle),一种在青翠山顶花园的“水晶体验”。

生蚝节上被端上来的一道菜肴。 Søren F. Gammelmark

荷兰、德国、丹麦,弗里西亚群岛

欧洲的狂野和进步左派海岸,牡蛎、海豹、鸟类和暗天

永续旅游在西欧大风呼啸的弗里西亚群岛上蓬勃发展,丹麦、德国和荷兰共享了这波风潮,生物多样性热点瓦登海(Wadden Sea)将这些地方相互连结。荷兰劳沃斯湖国家公园(Lauwersmeer National Park)在2018年开始提供观天路线,并且会在2019年开启海豹救援中心(Seal Rescue Center),让游客能协助野化和放归两个本地海豹物种。接着,瓦登海世界遗产中心(Wadden World Heritage Center)将于2020年开放。在荷兰,像Beleef Lauwersoog这样的露营度假村提供了游览附近的Schiermonnikoog岛的行程,并提供了新的桶形睡眠舱,以及北海偏远地区经过翻新的水上暗堡等住宿选择,后者是猎鸭人曾经使用过的设施。丹麦的凡岛(Fanoe)开始提供游客DIY生蚝觅食狩猎行程,人们可以租用靴子和去壳工具来收集美味的外来物种太平洋牡蛎,从而有助于保护丹麦本土的利姆水道(Limfjorden)牡蛎栖息地。一年一度的凡岛牡蛎节(Fanoe Oyster Festival)吸引了丹麦各地的厨师前来参与牡蛎烹饪比赛,随之而生的是牡蛎啤酒和牡蛎冰激淋等料理,下一届牡蛎节将在2019年10月举行。2018年开始,由于欧洲之星启用了伦敦至阿姆斯特丹的新的铁路连接系统,使得这整片区域更容易到达。

哈德逊城市广场。在这里,“小屋”文化中心(右)预计将于春季开幕。 Tony Cenicola/The New York Times

纽约州纽约市

新文化地标,旧时光追忆

纽约总是在建设,但在2019年春季,一个建设项目将拆掉脚手架,它可能会让这个城市实体的和文化的基础设施改头换面。在哈德逊城市广场(Hudson Yards),名为“The Shed”的文化艺术中心即将投入运转,哈德逊城市广场是自洛克菲勒中心在大萧条时期建成以来纽约最大的单个开发项目。文化中心当中最大的剧场是一个庞大的带轮可伸缩建筑,像一只巨型钢铁毛虫前后蠕动,把一处广场的户外空间变成室内演出空间。文化中心为揭幕式委约创作了四个艺术计划,包括电影导演史蒂夫·麦奎因(Steve McQueen)的“美国音轨”(Soundtrack of America)。不远处就是开发商称之为“纽约大楼梯”(New York’s Staircase)的八层建筑。带上你的登山鞋,大楼梯有154段阶梯,80处平台,总共2000级台阶。大概在同一时间,纽约当代艺术博物馆4亿美元的扩建项目也将揭下面纱,扩建使博物馆的展览空间增加了近1/3。肯尼迪国际机场的TWA酒店将迎来首名登记入住的客人。酒店中心部位是1962年投入使用后来弃置的环球航空公司航站楼(T.W.A. Flight Center),埃罗·沙里宁(Eero Saarinen)设计的建筑像是在翱翔、俯冲;两座新建成大楼里共有512个酒店房间,为了阻隔跑道噪声,使用了厚逾4英寸的玻璃墙。到6月,纽约市将迎来World Pride大游行,这是大游行首次来到纽约,旨在纪念“石墙暴动”50周年。

乘坐电梯的滑雪者们前往崇礼的密苑云顶度假村。 Kari Medig

中国崇礼

见证一场冬季运动革命

下一届冬季奥运会的筹备工作正在北京城内及周边顺利进行,其壮观景象令人惊叹。最惊艳的改造发生在中国首都以北约四小时车程外的地方——崇礼。这里曾是中国最贫困地区之一,如今是好几个耗资数十亿美元的滑雪度假胜地、高耸的公寓和俗丽酒店的所在地。过去几年里,崇礼已经转变成为了一个炫酷的冬季运动中心,满是餐馆、旅馆,有着Snow Bar和Nordica之类的名字的酒吧。这座城市周边如今至少环绕着5个滑雪度假地,包括密苑云顶、富龙和太舞这样的地方,它们完全是范尔(Vail)设计手册里直接拉出来的,有一个自有啤酒作坊,一座供应瑞士和奥地利美食的山中小木屋,还有全新的贡多拉。2019年某个时候,将有一列从北京到崇礼的高铁列车开通,大幅减少出行时间。这里的滑雪体验并非世界一流的。几乎所有雪都来自于人工造雪,垂直高度平均为1300英尺,约为科罗拉多州布雷肯里奇(Breckenridge)的三分之一。但是现在可以去见识一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如何加班加点地努力成为一个有竞争力的冬季运动国家。

在Doe Bay葡萄酒公司品酒。 Ema Pet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华盛顿州奥卡斯岛

吸引大牌美食家(和奥普拉)的小岛

马蹄形的奥卡斯是圣胡安群岛的最大岛屿之一,近年来因其出色的“从大海到餐桌”餐饮业和实验性的葡萄酒闻名,吸引了包括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在内的许多人。(2018年,奥普拉在岛上购买了一座占地43英亩的房产,据报道用了8275万美元。)一家新葡萄酒企业Doe Bay Wine Company将在2019年推出其奥卡斯项目,一个太平洋西北地区著名酿酒师与葡萄庄园的合作项目。获得“詹姆斯·比尔得奖”提名的主厨杰伊·布莱克顿(Jay Blackinton)也将有新动作,他目前拥有两家餐馆:Hogstone以前是一家披萨餐厅,如今以雄心勃勃的“从鼻子到尾巴”美食概念为特色;Aelder则是其高端姐妹店。岛上的另一个新特色是Outlook Inn酒店的豪华套房,这家酒店位于伊斯特桑德镇(Eastsound),俯瞰渔湾。如果你想徒步旅行或是骑马,岛上的莫兰州立公园(Moran State Park)将在其38英里的网络中增设路线。

安集延的日落。这里是丝绸之路在乌兹别克斯坦的一站。 Alamy

乌兹别克斯坦

免签出行,丝绸之路沿线边境重新开放

如果你有前往丝绸之路旅行的想法,如今或许是个出发的好时机。自苏联解体超过25年后,前苏联国家乌兹别克斯坦终于进行了自己的改革。这里拥有这个古老线路上最具魅力的一些地方。众多现代化改革包括更好的官方汇率以及能够网上订机票和申请签证。另外,美国及100多个国家的公民如今获准免签进入该国,为期5天(持有签证可停留30天),而法国公民可被允许免签入境一个月。(哈萨克斯坦及乌兹别克斯坦还在努力为游客打造单一中亚签证。)地面及空中交通也分区域得到了改善,这部分是因为中国8000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倡议(该倡议将东亚及欧洲沿线国家连接到了一起),并且重新开放了与邻国的边境(仅在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边境上就开放了10个点),重新设立与中亚各国首都之间的航线,例如塔什干和杜尚别,并且增加了纽约与塔什干之间的航班。除了塔什干较新的凯悦酒店(Hyatt Regency),一批其他国际酒店预计也将于未来几年开幕,包括该国首个滑雪度假地,以及布哈拉的一个新旅游区。

斯塔万格的红衣主教酒吧提供韦斯特兰地区的kveik啤酒。 Andreas Meichsn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挪威韦斯特兰

对爱登山和啤酒的人来说,这里是乡野天堂

挪威西部的韦斯特兰乡村拥有着一些斯堪的纳维亚最美丽的风景,这里正在引起户外活动人士的兴趣,特别是那些爱喝啤酒的人。最近开放的卢恩吊缆(Loen Skylift)能在短短几分钟内将旅客送达超过3280英尺高的胡芬山(Mount Hoven)顶。胆子大的登山者可以穿上系带、雇用导游,沿着有欧洲最长“攀岩径道”吊桥的受保护路径上山,享受六个小时极端上相的风景。游览完风光之后,您可以在当地喝用Kveik做成的啤酒以放松身心,kveik是一种当地的酵母,近年来因其果香和高于正常的发酵温度而吸引了世界各地的酿酒师和科学家。你可以在沃斯(Voss)的Tre Bror酒吧、附近的Smalahovetunet餐厅和啤酒厂以及斯塔万格(Stavanger)的红衣主教酒吧(Cardinal)等地方找到这种啤酒。想要学习(和品尝)更多的啤酒爱好者,可以算好时间去参加10月的挪威啤酒节(Norsk Kornolfestival),期间会有当地酿酒商用kveik制作的近100种啤酒,通常包括杜松和其他传统的地区食材。

里昂的Grand Hotel Dieu。 Andy Haslam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法国里昂

足球、香肠和新鲜空气

足球迷们今夏应当将目光投向法国,尤其是里昂,在那里,有些人乐观地认为,美国女子足球队最终将在7月7日的决赛中赢得她们的第四座世界杯。即使是你买不到球票,或是讨厌足球,这座有50万人口、4000间餐馆的城市也十分值得一去。今年里昂将是国际烹饪城市(International City of Gastronomy)计划的东道主,这是一个面积达一英亩的室内展览,其中包括互动式工作坊及研讨会,其目的是展示法国的美食及其对健康和愉悦的贡献。该展览在庞大的综合建筑Grand Hôtel Dieu举办,这里首建于1300年代,最近经过4年的升级改造后重新开放,内有商店、餐馆、公共空间和一个五星级酒店。如果需要燃烧那一盘盘香肠带来的热量,去附近的埃克兰国家公园(Écrins National Park)徒步吧,在那里,传统的工作犬会保护一群群绵羊。在Temple-Écrins小屋预定一个房间吧,工人们最近刚完成一次为期三年的翻修。

卡塔尔国家图书馆的内部,该建筑由雷姆·库哈斯及其建筑事务所OMA设计。 Andreas Meichsn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卡塔尔多哈

先锋建筑在沙漠中遍地开花

随着2022年的下一届世界杯足球赛不断临近,主办国卡塔尔正在首都建起众多由世界顶尖建筑事务所设计的建筑。带有未来感的尖角建筑卡塔尔国家图书馆(Qatar National Library)由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的建筑事务所OMA设计,于2018年开幕;2019年将迎来卡塔尔国家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Qatar),一个由许多圆盘相互嵌接而成的巨大建筑物,由让·努维尔(Jean Nouvel)设计。来自第三位普利兹克奖得主、已故的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的作品是一个曲线优美的体育馆;另一个来自普利兹克奖得主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的体育馆也在建设中。这些新建筑将为多哈天际线带来更令人头晕目眩的景象,这里已经拥有努维尔的一座形似注射器的多哈塔(Doha Tower),以及贝聿铭的一座方块堆叠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Islamic Art)。

巴统,男孩们跳入黑海。 Alamy

格鲁吉亚巴统

欢迎来到滨海格鲁吉亚

过去10年来,格鲁吉亚魅力十足的首都第比利斯挤满了游客。但巴统则提供了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这是一个安静的海边城市,郁郁葱葱的山峦一直延伸到黑海光滑的石头海滩。这里已经是在俄罗斯人、伊朗人、土耳其人和以色列人中颇为流行的短期度假之所,正在准备着不可避免地被世界其他地方发现:新酒店——包括艾美巴统(Le Meridien Batumi),侧重设计的精品酒店品牌Rooms Hotel也会在巴统开设一个店——正在拔地而起。另有缆车将从海岸一路直接摇晃到位于山顶的巴统植物园。酿造葡萄酒是另一大吸引力——在家族运营的BQ Wine Bar和地下的Karalashvili酒窖,可以喝到当年约瑟夫·斯大林钟爱有加的桃红酒和琥珀色的chkaveri葡萄酒。

马赛拥挤的港口,城市正在重建。 Andy Haslam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法国马赛

一批年轻创意人士的涌入为这座城市带来新的优势

2013年被评为欧洲文化之都六年后,马赛的重建仍在飞速进行着。比如,让·努维尔刚刚完成了他那座令人瞩目的红、白、蓝三色的新摩天大楼“马赛曲”(La Marseillaise)。然而,证明这座城市变化的真正根据是,它正在吸引法国乃至世界各地的年轻创意人士。来自魁北克的侍酒师劳拉·维达尔(Laura Vidal)和英国主厨哈里·卡明斯(Harry Cummins)经营着一家以市场为导向的小酒馆La Mercerie,去年春天在该市诺埃尔区(Noailles district)的一家老式店面里开业。诺埃尔也满是新店铺(别错过Épicerie I’ldeal,城里最好的新食品店)、咖啡馆和餐厅。马赛市中心的其他地区同样在发生变化。在布鲁克林和洛杉矶生活过的托尼·柯林斯(Tony Collins)最近在歌剧院附近开了一家名为Deep的手工咖啡店,自己烘焙咖啡豆,还销售黑胶唱片;时髦的Copper Bay酒吧的调酒师会为当地人和附近最好的精品酒店Les Bords de Mer的客人们调制美酒。

杜波依斯附近,骑在马背上的女人。 Alamy

怀俄明

在“平等州”欢庆女性参政150周年

1869年,怀俄明领地(Territory of Wyoming)通过了美国历史上第一部赋予妇女投票权的法律——比赋予所有美国女性同样的权利的第19条宪法修正案早了近51年。今年,旅客们可以在怀俄明州历史女性之屋(Wyoming House For Historic Women)庆祝该州女性获得选举权150周年;这栋建筑这是为了纪念在大选中正式投票的第一位女性,以及该州政治史上的其他13位具有开拓性意义的女性而建的。经过修复的州议会大厦(今年中会重新开放)、怀俄明州立博物馆(Wyoming State Museum)和西部女牛仔博物馆(Cowgirls of the West)也展出了颂扬女性历史的展品和文物。此外,这里全年都有各种全女性的旅行,包括Women’s Wellness Pack Trips提供的从艾伦的钻石4牧场(Allen's Diamond 4 Ranch)起始的骑马行程、WYLD West Women度假村的牛群放牧和射箭、Hike Like a woman的自然探险,和Proud Wyoming Woman Retreat的飞钓课程。

洛杉矶有一个繁华的韩国城。 Joe Schmelz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洛杉矶

终于不只是中国大剧院了(哀叹)

洛杉矶太常被人归结于这里最没意思的一点:好莱坞。这里拥有鲜活的韩国城(在Wi Spa来一场热盐按摩,然后在Dong Il Jang吃一顿烤肉);两个闻名全国的高中合唱团(John Burroughs和Burbank);艺术画廊,比如在一座卢斯费利斯大宅里的古怪画廊Parker;以及5支职业球队,其中两支即将搬入一个耗资26亿美元的新体育场。对于这样的一个地区,仅仅被归结为好莱坞是一种侮辱。但在2019年夏季,前往洛杉矶的将有一个源于好莱坞的理由。美国影艺学院博物馆(Academy Museum of Motion Pictures)经过一段时间的延期后将在维尔希尔大道上一座由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设计的综合体内开幕。已经定好的展览有关于电影制作的艺术和科学的互动式展出,两座影院里有众星云集的影片放映会,以及不可错过的纪念品——包括一双红宝石拖鞋、1200万张照片、6.1万张海报以及19万条视频资料。

沿着恩戈尔海滩冲浪的男孩。 Daniel Rodrigue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塞内加尔达喀尔

动荡地区里的一片自由绿洲

这座位于非洲西海岸的海滨城市充满正能量,是一个动荡出了名的地区中的一片和平天堂。色彩艳丽的汽车、迷你巴士在街上隆隆开过,马里布式的海岸线游弋着亮色的独木舟。今天,这座讲法语的城市是文青达人的塞壬之歌。你可以参加小小恩戈尔岛上的冲浪营,或是租几个小时冲浪板,在这里的七八片海滩冲浪,这些地方全年都有绝佳海浪。或者就坐着看别人玩,一边在海滩上的餐馆里吃着烤鱼。一座黑人文明博物馆将于今年年初开放,届时将展出手工艺品及来自非洲及海外非裔的当代艺术作品。这座城市的设计及时尚创作能完美融入纽约的时装展示间。看一场却喀罗(Cheikh Lo)及尤索·恩多(Youssou N'Dor)等音乐传奇的深夜音乐会,伴随着他们的低吟浅唱直至凌晨,当地还有活跃的酒吧,提供各个时段的娱乐。白天的旅行能让你在猴面包树上睡一觉,在林中玩滑索,或是在粉色的湖里游泳。但气候变化、过度捕捞及人口膨胀可能最终会带来不利影响。

亚甘广场建在中央商务区附近一条高速公路的弯道内。 Lauryn Ish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澳大利亚珀斯

一座彻底改变、活跃起来的城市

长达十年的发展热潮给珀斯这座孤立于澳大利亚西海岸的城市带来了超强动力。一些新的观光胜地包括:位于中央商务区附近的一条高速公路弯道上的亚甘广场(Yagan Square),广场内有独特的市场大厅、艺术公园和147英尺高的数字塔,塔上有一块46英尺高的圆形屏幕,用来展示当地艺术家的作品以及进行澳式橄榄球比赛、墨尔本杯赛马等大型活动的直播;有六万个座位的Optus体育场(Optus Stadium),可以举办音乐会和板球赛等体育赛事;位于商务区的Raine广场(Raine Sqaure)进行了耗资2亿美元的重建,内有电影院、购物中心和多家餐厅,其中包括香港点心连锁店添好运(Tim Ho Wan),它被公认为全世界最实惠的米其林餐厅。为适应旅游业的预期增长,过去五年中有31家新的或重建的酒店开张,包括豪华酒店COMO,时髦的精品酒店QT和一家威斯汀酒店(Westin)。自2007年以来,烈酒法律的改革(包括2018年的一次变动使得餐厅能够向没有用餐的顾客提供酒水)改变了餐饮业,仅在中央商务区就有100多家小酒吧开业。今年澳洲航空(Qantas)将开设伦敦到珀斯的直飞航班,这是首条连接澳洲与欧洲的直飞航线。

香港新建的港珠澳大桥。 Shutterstock

香港

炫目的新基础设施,让出游变得更容易,但可能危及独立地位

自1997年英国将其前殖民地归还中国后,香港一直以自己抵抗大陆干预的能力为傲。去年,能将乘客一路送至北京的高铁开通,还有一座全长34英里的跨海大桥,首次将香港与大陆连接起来,这些都让人怀疑这种独立性能否继续下去。但对游客来说,在新西九龙站登上一列前往北京——以及其他30多个中国目的地——的高铁是一大变化。前往北京1200英里的旅程只需要九个小时,商务舱十分宽敞。无论是否前往中国,游客都可以沉浸于东方文华酒店的英式怀旧风里。位于25层的M吧提供维多利亚港的极佳景观、具有异域风情的鸡尾酒,例如沙捞越茶缤治酒,还有1960年代的回忆。这家酒店于那个年代开业,当时是这座永远魅力十足的城市奢华与风格的标志。

伊朗古城亚兹德。 Shutterstock

伊朗

旅游业谨慎回归这颗中东明珠

尽管自特朗普总统就职以来,伊朗和美国之间的紧张局势升级,但对喜爱冒险的旅行者而言,伊朗的吸引力显而易见:古波斯的宏伟遗迹、设拉子和伊斯法罕的那些壮观且历史悠久的清真寺、大巴扎(the Grand Bazaar)和位于繁华都会德黑兰的古列斯坦宫(Golestan Palace)。另一个在2019年到访伊朗的理由是计划在德黑兰当代艺术博物馆(Tehran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开幕的一场大型展览,这家博物馆是伊朗年轻人的热门去处。从2月21日至4月20日,整个博物馆展览空间将被“肖像,静物,景观”(Portrait, Still-life, Landscape)展占据,精选的约500件展品中包括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和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等人的作品,以及约40件新近在博物馆库房中发现的毕加索作品(1979年革命后的几十年里,相当一部分馆藏处于封存状态)。美国国务院不鼓励但不禁止美国公民前往伊朗,但美国人只能参加旅行团前往该国。2019年的一些选择包括Intrepid Travel的三场探险之旅,其中有该公司的首个全女性之旅,以及由英国高端旅行运营商Cox&Kings提供的导游游览。

芬恩是休斯顿去年开业的四家美食广场之一。 Kimberly Davi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休斯敦

飓风过后,一起重新变得“更大更好”

经历了飓风“哈维”之后,这个城市重新站了起来,并展示了“德克萨斯的一切都更大”的态度。四个美食广场在2018年开张,其中包括以崭露头角的厨师为卖点的芬恩美食广场(Finn Hall),这里有火锅店“小熊川菜”(Mala Sichuan)的市中心分店,其主厨叶建云获得了“詹姆斯·比尔得奖”提名;也有来自当地广受欢迎的Goode Company的墨西哥快餐店。五钻级酒店Post Oak于2018年3月开业,拥有一个两层的劳斯莱斯展厅、弗兰克·斯特拉(Frank Stella)的艺术品和一个窖藏三万瓶的酒窖。以不拘一格、囊括从拜占庭古董到20世纪波普艺术的藏品而闻名的梅尼尔收藏博物馆(Menil Collection)进行了一次历时7个月的主楼改造,并开设了面积达三万平方英尺的梅尼尔画院。这座低矮的白色钢混玻璃建筑采用梯形屋顶,是20年来梅尼尔的第一座新建筑,也是第一家专门展出美国现代素描的自立建筑博物馆。这座城市的博物馆热潮还在继续:休斯敦美术馆(Museum of Fine Arts, Houston)的大规模扩建将在2020年完成;犹太人大屠杀博物馆(Holocaust Museum)将在2019年春天迁往新址; 修复后的阿波罗任务控制中心(Apollo Mission Center)也将在人类登月50周年纪念之际重新开放。

哥伦布市国家退伍军人纪念博物馆。 Brad Feinknopf

俄亥俄州哥伦布市

它会是未来的美国城市吗?

凭借焕发活力的河滨和繁华的市中心,哥伦布已经成为全美发展最快的城市之一。现在,它有望成为未来创新城市交通的典范——自动驾驶的穿梭巴士在赛欧托步道(Scioto Mile)沿线接送旅客,这个开放空间最近完成了大规模的翻新,增加了33英亩河滨绿地,可用于节庆、水上运动和户外艺术。(新近开放的国家退伍军人纪念馆和博物馆[National Veterans Memorial and Museum]也坐落在赛欧托半岛。)最新的餐饮选择包括专门提供小盘料理的Veritas、由年轻主厨Avishar Barua(他曾在纽约的Mission Chinese和WD-50工作过)经营的Service Bar和位于北市场(North Market)社区的素食先锋Little Eater。在非常酷的北区艺术区(Short North Art District),可以探访著名的本地商户,比如新的时尚商店Thread和Jeni's冰淇淋店本店。但也别错过意大利村和德国村,那里的创新者和梦想家已经开出了Stump Plants和Vernacular这样的目的地商店和Cosecha这样的酒吧。

普罗夫迪夫罗马剧场举办夏季演出。 Andy Haslam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保加利亚普罗夫迪夫

一座准备好迎接瞩目的城市

有着多姿多彩的、由鹅卵石铺就的老城中心,保存完好的罗马遗迹和栩栩如生的艺术景观,令人惊讶地是,保加利亚的第二大城市竟被那些喜欢这个国家首都索菲亚的奇特和后苏联时代魅力的游客所忽视了。但作为2019年的欧洲文化之都,这块欧洲的瑰宝已经准备好闪亮登场。在整个城市及其地区,组织者计划举办超过500场活动,包括音乐会、露天戏剧表演和街头食品博览会。普罗夫迪夫坐落在保加利亚中部的心脏地带,建在七座山丘上,有一个名为卡帕纳(Kapana)的艺术区,在蜿蜒的街道两旁,点缀着画廊和新潮的咖啡馆,还有一个经过精心修复、会在星空下举办夏季歌剧表演的罗马圆形剧场。这座城市位于罗多彼山脉的脚下,拥有山峰和深邃峡谷的壮丽美景,是远足一日游的绝佳起点。

小镇韦威日内瓦湖畔的湖滨大道。 Clara Tum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瑞士沃韦

瑞士里维埃拉的一场几十年一次的葡萄培育节

在瑞士,一切都像钟表一样运转,包括葡萄培育节(Fête des Vignerons),尽管它的时间已经大大延长了。这个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可的葡萄酒节旨在纪念日内瓦湖附近拉沃(Lavaux)及夏布利(Chablais)地区的葡萄栽种传统,每20-25年在沃韦的中心地区举办一次,沃韦是沃州(Vaud)的坡地葡萄园之下令人心醉的湖畔小镇。自1797年发起以来,葡萄培育节的日期一直由葡萄种植者行会(Confrérie des Vignerons)决定,行会已经耗费此前数年(据报道花了9900万瑞士法郎)筹备将于7月18日至8月11日举办的第12届葡萄培育节。两个小时的演出(每天在20000个座位的露天体育场进行,由都灵及索契冬奥会开闭幕式导演、瑞士卢加诺人达尼埃勒·芬齐·帕斯卡[Daniele Finzi Pasca]执导)头一次可以在网上购票,使世界范围的参与更容易。瑞士葡萄酒极少出口,追寻其“饱满酒体”感受的酒痴们还可以去沃州网站上下载新的应用程序,其中介绍了八处葡萄酒中心产区的徒步路线,其中一处就在沃韦北面。

加的斯的大教堂景观。 Andy Haslam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西班牙加的斯

安达卢西亚自治区西南部闪闪发光的城镇

欧洲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又有了新的面貌。位于一个伸入大西洋的半岛顶端,自1100年以来就是贸易中心的加的斯市有一种比马德里更像哈瓦那的氛围。一场烹饪复兴正在进行中,像Saja River餐厅和Codigo de Barra餐厅等新来者,加入了El Faro餐厅这样的古典派。

但最大的美食新闻出现在海湾对面的圣玛丽亚港(Puerto de Santa Maria),安琪·里昂(Angel Leon)的Aponiente,如今已是米其林三星的餐厅,带来了一首海鲜抒情诗(浮游海鲜饭)。里昂的第二家餐厅Alevante在附近的桑克蒂佩特里(Sancti Petri),最近也收获了它的第一颗星。往内陆走20分钟,赫雷斯德拉弗龙特拉(Jerez de la Frontera)是一种名为雪利酒的加强型葡萄酒的发源地,现在这种酒已登上侍酒师和工艺鸡尾酒爱好者的热门名单。包括梅里朵酒庄(Diez-Merito)、卢世涛酒庄(Lustau)以及传统酒庄(Bodegas Tradicion)在内的酒庄,后者有一流的西班牙艺术藏品。除了城市之外,在贝赫尔德拉夫龙特拉(Vejer de la Frontera)这样山顶白色村庄,融合了时尚与奢华的酒店,以及NMAC雕塑公园(NMAC sculpture garden)中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等人的作品,对客居异乡的人有很大诱惑。再加上一段大西洋海岸,加的斯省应有尽有。

艾尔基谷日出前群山上金星升起。 Tomas Munit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埃尔基山谷

日食狂热,还有观天的夜晚

智利的埃尔基山谷吸引着一个由葡萄酒和皮斯科白兰地爱好者、观星人士及热爱自然的人组成的多元群体。2019年,这个宁静的农业地区将于7月2日成为日全食带中的一个中心地点。那段时间前后的住宿严重供不应求,预计会有30万人前往那里,甚至附近海滨城市拉塞雷纳(La Serena)的酒店都全部售罄。在山谷以北的阿塔卡马沙漠(Atacama Desert),拉锡亚天文台(La Silla Observatory)将举办一场观看日食的活动,门票在三分半内就售完了(比全食状态本身全长多了一分钟)。但那些在日食狂热之外前去游玩的人,仍然有许多理由去凝视那格外清澈的天空;埃尔基山谷被命名为世界上第一个国际暗天保护带(International Dark Sky Sanctuary),还是国际天文学的一个中心。当太阳升起时,游客可以徒步穿过葡萄园,或是在该国最大城市比库尼亚(Vicuña)的街道上漫步。这里是皮斯科(一种产于智利和秘鲁的白兰地)生产的中心,也是诗人、1945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加夫列拉·米斯特拉尔(Gabriela Mistral)的诞生地。

博拉博拉岛的水上别墅。 Michael Grimm

大溪地群岛

水上小屋的诞生地加强生态旅游

想躲避每天过山车般起落的新闻的人,最远也就只能逃到这个南太平洋群岛了,这里又名法属波利尼西亚,将在2019年庆祝库克船长(Captain Cook)抵达250周年。水上小屋是在这里发明出来的,理由很充分:大溪地清澈、温暖的海水能让你看到超过1000种海洋生物。为了防止对该地区部分区域构成威胁的气候变化,118个岛和环礁加强了保护和环保旅游方案。保罗·高更号邮轮提供由自然资源保护主义者和海洋学家带队的沉浸式野生动植物发现之旅。各大酒店也在努力减少碳足迹:白兰度度假村(Brando resort)的环境友好型设施包括一个用椰子油发电的电厂、一个有机花园及太阳能板。度假村并非唯一的住宿选择。大溪地小旅馆的体验——类似爱彼迎(Airbnb),但是有会做饭的房东——将游客从昂贵的酒店的枷锁中释放出来,提供了一个更加地道的波利尼西亚体验。2018年,廉价航空公司法国蜜蜂(French Bee)开始提供从旧金山国际机场出发的单程航班,价格低至330美元。大溪地航空(Air Tahiti Nui)刚刚推出了宽敞的新客机,机上还带有无线网络,所以如果你必须刷Twitter的话,也是可以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