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25岁妈妈冒死产子,孩子出生后14天妈妈去世,网友:母爱伟大

原标题:25岁妈妈冒死产子,孩子出生后14天妈妈去世,网友:母爱伟大

“我认为人生要是圆满,就是有个孩子。”

这是吴莹带着输氧管躺在病床上面对镜头说的一句话。

吴莹,25岁,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伴重度肺动脉高压,已经被医生诊断为“绝对绝对不可以怀孕的。”一旦怀孕生子,就是一尸两命或者一名换一命的后果。

吴莹结婚两年,怀孕两次都意外流产了。所有家人都一直反对吴莹怀孕生孩子,丈夫面对镜头也很无奈:“她当时,我们都劝她不要这个孩子,她坚持,她又哭又闹的在这里,我们只有同意。”

为什么要生孩子,女性可能会考虑到一个家庭的完整性、稳定性,迫于婚姻的压力,或者是出于对丈夫的爱,又或者是对于所谓的传宗接代,等等很多原因想要生一个孩子,哪怕是自己处身在多么危险的境地。男性可能也就是在那么一瞬间知道了:“原来我有孩子了。”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生孩子是基本天性,是容易而又不易的。其实很多女性一生的命运要比男性坎坷很多,男性面临的问题往往都较单一,一些大问题解决好也就过去了。但女性不一样,她们面临的问题是复杂又多舛的。可能在她的大半生里面,她都在操心除自己以外的事情。

吴莹就是这样的,肚子里的孩子已经28周了,她也跟家里人吵了28周。吴莹不顾医生家人的竭力反对,一心只想有个后代。“都说我想不开,有些事情不发生在自己身上,你体会不到那种感受,即使我朋友她讲的再严重,那她们也有孩子呀,那我看见她们有孩子,我也想有个孩子,风险我也知道,医生也讲了,我愿意拼一把。”吴莹无奈地笑着说道。

这个倔强的女孩为了肚中的孩子堵上了自己的性命,而他背后的家庭亲人也被裹挟了进来。吴莹的亲妈和婆婆也表示:“我们都劝她了,她的身体不能要小孩,劝不动了,她不听,她非要坚持,没得办法。”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胎儿一天一天长大。吴莹心脏的负荷日渐加重,已经到达了极限。在端午节来临之前,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林建华决定为其剖腹产手术。考虑到虽然胎儿只有7周左右,再往后拖好处是孩子再成熟一点,但是妈妈的风险就会一天大于一天。

手术前,林建华医师对吴莹的家人谈到:“术中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她的肺动脉高压,突发意外情况非常多,小孩胎盘一出来的时候,血压一掉,心脏就会供血不足,马上就恶性心率失常,心脏就会乱跳。就是我们希望好的结局,但是不好的结局一定要理解,但愿我们都有好运。”

病房里,吴莹对母亲说孩子的名字都已经取好了,男孩叫审天佑,小名叫申百万。吴莹自己开玩笑说掉钱眼里面了,大家哄笑一堂。此时气氛其乐融融,仿佛孩子已经生下来了,观众也以为这是个圆满的结局。

吴莹的父亲打来电话,吴莹告诉父亲自己一点左右手术,然后一向坚强的她忍不住哭了起来只说了:“爸爸,我害怕。”当时谁也没想到这是吴莹对父亲说的最后一句话。

坐在床边的丈夫安慰吴莹:“路是自己选的,有啥好后悔的,拼就是了。“吴莹却说道:”我不是担心我,我是担心胎儿,怕胎儿感染,再哪点发育不全。"

吴莹最终被推进了手术室,吴莹的妹妹哭着说姐姐在受苦的同时,爸爸妈妈也在受苦。手术室外的家人都抱着希望,认为这场手术肯定没问题。因为吴莹一个人的坚持,她背后的家庭,医生都在被推着向前走,不知结局好坏。

手术开始了,考虑到吴莹凶险的病情,仁济医院集中了全院最好的产科团队和麻醉医生,力保吴莹能挺过手术这一关。胆儿一旦剖宫拿出,吴莹体内的血液循环将发生极大的改变,她原本脆弱的心脏会承受更大的压力。如果吴莹的血压控制不好,吴莹就有可能下不了手术台了。

吴莹的病情对于麻醉科的医生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麻醉科主任医师陈杰说:“对麻醉来说很有挑战,挑战主要是怎么去维护她的心功能,让她在这个期间相对稳定一点。”

胎儿剖离的那一刻很重要,好不好也就是这一瞬间了。关键时刻到了,当医生划开吴莹的肚子,吃惊的发现已经羊水川度了,还好手术了。

七周大的婴儿成功落地,吴莹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尽管这个孩子只有1005克。一旁的医生也忍不住说到:“像这种拼着命要孩子的母亲,我们也会努力的让她们能够达到一个最好的结局,否则的话,真的是太可怜了。这种拼命不是使劲的意思,是真的拼着性命要这个孩子。所以我们会非常努力的。"

吴莹手术还算成功,但这仅仅只是度过了第一关,更艰难的事情还在后面。吴莹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进一步观察。

面对妻子九死一生拼来的孩子,吴莹的丈夫却显得有些木讷。在护士的指导下,丈夫才第一次抱了一下自己的儿子。孩子因为早产,最终被送往上海儿童医学中心。

从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小儿重症监护室到上海仁济医院重症监护室,吴莹的孩子和吴莹相距不过数百米,所有人都期盼着母子团聚。

手术第二天,吴莹就醒了,但她的各项生命体征极不稳定。常人的血氧饱和度在95%以上,因为肺动脉高压,吴莹的血氧饱和度只有81%,而且不断在下降。这些直接会导致血压下降,心率加速,甚至死亡。

重症监护室躺着的吴莹,全身插满了管子,眼神都已经有点涣散无光了。吴莹用虚弱的手指在医生掌心比划着什么,医生马上就明白了,立刻安慰吴莹道“自己感觉像活不过来了是吧,会好的,会好的,管子放着是有点难受,但你必须得放几天,我们会用点药让你舒服一点,让你睡个觉好不好。”此刻,病房外的家人无比煎熬。

吴莹的孩子在小儿重症监护室里,两个小时吃一次奶。目前是他生长最快的阶段,他的骨骼、心脏、肌肉都在快速发育,以适应这个新的世界。

在重症监护室的第八天,吴莹的血氧饱和度已经降到了59%,只有常人的6成,随时可能越跌越低,心跳掉下来就没了。而且她的肺部又出现了严重的感染。仁济医院各科室的医生都紧急被调动了起来,拼命救治。

最终,在仁济医院尽全院最大的力量救治下,吴莹还是倒在了病床上。病床旁边仪器上的数据慢慢的全部变成了一条条直线。所有医生也很无奈,吴莹连自己的孩子看都没机会看一眼,真的也很可惜。目前医学不能解决所有问题,这种病人根本就不能怀孕。

吴莹的家人哭倒在了病床前,吴莹的丈夫全程面无表情,说不好是已经麻木了还是已经痛到了极致无法表达出来。

吴莹盖着白床单,被推出了病房。清洁地面的阿姨们也一个个惋惜:“最苦的是苦了宝宝,宝宝没妈多可怜,执着,把命都搭上了。”

确实,即便是吴莹拼上性命把孩子送到了这个世界,但孩子真的幸福吗?不,你难以想象孩子往后的一生会如何度过,没有母亲的人生真的是很可怜的。

全程来看,这个孩子的父亲也是个不会表达的男人,这对于以后孩子的成长并不是件好事。这个男人也很年轻,多年以后,多方考虑他还是会再娶妻生子,而这个孩子以后的生活是苦是甜,也许只有这个孩子独自去面对了。

对于吴莹的案列,妇产科主任医师林建华在研究会议上这么说:“我觉得大家心情也蛮沉痛的,这么年轻,还留下这个一千克的小孩。所以这个绝对就是妊娠禁忌症,根本就不该怀孕的,这给我们的教训就是,以后我们遇到这种所有禁忌症的,真的是要严格把握,不能有任何同情心,但是怎么说呢,在我们的角度来说也很尴尬,人家有生育权,这么沟通,这么谈话,她认命了,她不肯终止,我们也不能强迫把她引掉。但是像这种情况,真的要反复谈,往死里谈,跟她说这个严重的后果,要不停的把这些惨痛的案列告知给她们听。“

繁衍是所有生物的本能,但是繁衍对人类意味着更多。

孩子就是家庭的纽带,有了孩子家庭就完美了,后面就会变好,大多数人都是这么想的。孩子是一个欲望的载体,家族系统也好,整个社会也好,往往都是欲望着我们自己的欲望,其实我们所谓的自己的欲望,都是被别人规定的。

生而为人,无论身为何种性别,何种肤色,我们曾经都是孩子。生而为人,无论身在什么时代,信奉什么理论,孩子都是我们的希望。

看了吴莹的故事之后,许多网友都表示不能理解,不值得,完整的人生不能光靠孩子,女人应该要对自己好一点,没有想过孩子没有妈妈的人生也是不完整的吗?

网友各有观点,但是冷暖自知。据了解,吴莹在第二次流产后进了一个心脏病孕妇微信群,群里大家都互相鼓励。一位群友说:“我成功了,相信你们一定也可以”。可能这也增加了吴莹的侥幸心理。

但是要知道每个人的情况都是不一样的,也许99%的妊娠禁忌症女性冒险成功了,像吴莹这样的人偏偏就是剩下那1%。

无论怎么说,我希望更多女性看到吴莹的案例后,可以减少一些侥幸心理,认真遵从医嘱,不要拿生命冒险,爱家人更要爱自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