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一日不斗,我浑身难受”,表情包斗图成瘾下的大市场

原标题:“一日不斗,我浑身难受”,表情包斗图成瘾下的大市场

聊天无言对,斗图能长久。雪碧与阔乐,压惊必须有。暴漫蘑菇头,都没群主丑。真香奥利给,皮虾我们走。修仙入佛系,难逃单身狗。雪姨黄子韬,尔康张学友。心情不美丽,土拔鼠怒吼。没事斗斗图,结交好基友……

网友云:一日不斗,我浑身难受!!

现在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发表情包已经成为网上聊天的必备技能。无论是为了应付尬聊、缓解气氛,还是为了抒发自己内心深处骚动的情感,发张表情包都可以轻松解决。

毫不夸张的说,表情包的出现,完美诠释了闷骚而不缺典雅、风趣而不失内涵、低调而不乏装逼的“崇高”聊天境界,其在帮助网友们提高聊天“逼格”的同时,还使得聊天有了“感情味”,更能有效拉近聊天者彼此之间的距离。不由得令人感慨,“在这冰冷生硬的键盘下,文字冷漠无情,或许只剩下表情包还有些温度”。

在这个网络社交年代,表情包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不会用表情包聊天的人则被网友称之为“OUT”。这年头,自己手机里不存个几百张表情包,还真不好意思到“江湖上”来混。

表情包:社交时代下蕴含的金矿

世界上公认的第一个表情包始于1982年9月19日,是由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的斯科特·法尔曼教授,用一串ASCII字符“:-)”来表达笑脸情绪时诞生的,而表情包从“出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36年。

随着时代的发展,表情包早已从那个简单的字符串,变成了如今类别多样、形式复杂的图片“王国”。现在的表情包类别包含表达情感类、单纯搞笑类、节日祝福类、代替文字类和新闻故事类等,其内容涉及之广,可以满足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不同地区人群的喜好,具有很强的包容性。因此,表情包很快就受到大众网友的喜爱,得以快速兴起。

当然,除了表情包内容丰富之外,其能够快速兴起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微信、QQ和微博等社交平台的存在,给了表情包一个实现“梦想”的舞台。一些表情包通过网友们在社交平台上的广泛传播,像明星一样“大红大紫”,最终逐渐形成了一种“流行文化”。

据统计,微信用户每天通过表情商城下载发送的表情包次数超过6亿次。而根据百度输入法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表情使用数据,有80%的输入法用户每天使用表情包次数超过10次以上,而每天使用表情包次数不足10次的用户则仅占总用户人数的20%。

通过以上数据不难看出,网友们在网上聊天过程中,使用表情包的频率非常之高。而微信用户每日6亿次的表情包发送量更是令人惊讶,如果算上用户从其他渠道下载而发送的表情包数量,那么这个6亿的数字恐怕要翻上几倍。笔者在感叹网友们“不差流量钱”的同时,也充分体会到了表情包的“魔力”十足。没想到小小表情包通过社交平台的传播,也会带来巨大的流量效应,这证明表情包其实是一桩大生意。

事实上,目前已经有一些人开始做表情包生意了,还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如韩国NHN集团的日本子公司旗下的Line,仅仅凭借销售表情包的使用权,一年就能获利两三亿美元。鼎鼎大名的布朗熊、莎莉鸡、可妮兔等角色都出自Line之手;表情包界的翘楚“熊本熊”则是在短短几年内,就为熊本县带来了12亿美元的经济效益,其中“熊本熊”每年为熊本县带来的旅游营收就超过33亿元;而我们国内的淘宝二次元行业,更是在表情包经济的带动下,比去年增长了40%的盈利……

不可否认的是,看似小小的表情包行业,其实蕴含着巨大的商业潜能。不过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想要做表情包生意也没那么简单。

表情包市场看似火热,实则“钱”路不通?

早在国内表情包文化兴起之时,为了顺应市场需求,国内就诞生了一大批表情包app,如斗图神器、斗图表情包制作和表情王国等。而微信也在其app中添加了表情商店入口,为用户免费提供各式各样的原创表情包。随着大量创业者的涌入,表情包市场变得热闹起来。

不过,表情包app虽能通过简单的表情包搜索和制作功能,吸引不少流量,但盈利问题一直都是困扰表情包行业的“难治之症”。

目前市场上主流的表情包app,都是把平台广告与付费会员作为主要的盈利来源。除此之外,它们还没有找到一个稳定且合理的盈利路径。

就拿微信表情商店来说,其是以用户自愿“打赏”的方式作为盈利来源,并且用户打赏的钱会全额交给表情包创作者本人,微信平台不会抽取任何打赏费用。不过这种盈利方式看似对表情包创作者有利,但实际上,这种用户自愿打赏的方式并没能给表情包创作者带来理想的收入。

一方面,由于表情包制作门槛较低,每天都有大量的表情包涌入市场,导致行业竞争压力增大。据了解,每月在微信表情商店上架的表情包作品多达上千个。在这种情况下,从业者所创作的表情包要想在表情商店中脱颖而出,并取得用户们的“欢心”,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另一方面,用户主动为表情包打赏的意愿不强,对表情包的打赏率极低。相关表情包从业者表示,有的表情包在微信中下载量已经超过一千万,但打赏的人数却只有一万多,付费率不足0.1%,这极大的打击了表情包制作者的创作热情。

表情包行业盈利之难,使得不少人对其市场丧失了信心,难道表情包领域是个假市场吗?

抛开斗图,表情包周边才是大市场

事实上,表情包市场前景十分广阔,只不过现在的表情包市场还没有完全被国内“玩家”打开,还仅仅停留在用户“斗图”的层面上。创业者们要想让表情包拥有更多的盈利空间,就应该向“二次元”领域进军。

因为从形象上来看,表情包与二次元的动漫、漫画和游戏一样,都是以二维图像构成。而以原创的角度来看,卡通形象更容易被设计出来,且由卡通形象制成的表情包也更容易被大众接受,因此多数作者在创作表情包时,都是以卡通形象为主,而不是真人或萌宠。因此,表情包行业其实做的就是“二次元”生意。而提及二次元领域,其盈利模式就清晰了很多。

二次元产业的盈利点不在于动漫本身,而在于IP延伸,包括文学、游戏和各种零售周边等。如我国著名的动画片《蓝猫淘气三千问》就是一个经典的例子。

《蓝猫》的主要盈利来源不是动画,而是依靠其各式各样的周边产品。据了解,三辰卡通公司在《蓝猫》大火之时,在全国组建了13家专业形象授权产品生产公司,发展了3000家各类蓝猫产品专卖店,其出售的产品包括玩具、音像、图书、服装和饮料等。据统计,在2003年,《蓝猫》仅凭版税收入就达到了1.2亿元,证明了其商业模式的成功。

所以,根据二次元产业来看,制作原创表情包,并开发与表情包相关的零售周边,是表情包行业实现有效盈利的必由之路。当然还有一个大前提是,从业者要把自己创作的表情包产品打造成一个知名IP,这样消费者才会买账。那么,怎样才能打造出极具IP属性的表情包?

学习“二次元”,做一个有灵魂的表情包

二次元形象IP之所以受到不少人的追捧,除了惹人喜爱的外表之外,丰满的人物性格以及精彩的剧情也是大家“迷恋”的原因。因此表情包如果能够像动漫主角一样“有血有肉”,那么创业者要想把表情包打造成知名IP,也应该不成问题,对此相关从业者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入手。

一方面,表情包要有个性鲜明的人设。人设其实就是人物设定,它可以代表人物角色的性格、特点或者爱好。如有的动漫角色是个吃货,有的动漫角色是个师奶杀手,还有的动漫人物是个疯子,这些都可以称之为人设。人物若是有了人设,那么就很容易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表情包也是如此。

如微信表情商店里大火的“乖巧宝宝”和“蠢萌小黄鸭”,其人设顾名思义就是“乖巧”与“蠢萌”。用户在聊天使用表情包时,也会情不自禁的选择符合自己人设的表情包,所以卖人设应是表情包闯荡江湖必备的“基本功”。

另一方面,营造一个短故事,给表情包“加戏”。光有人设只是打造IP的第一步,还需要精彩的故事让表情包角色丰满起来,使其变得更加真实。

对此,制作者可以给表情包设定一个故事情景,并依照规定的故事情景对表情包进行一系列的创作。如正在努力减肥的小黄鸡、为了梦想拼搏奋斗的机灵狗、为了逃课装疯卖傻的阿猪猪等。如果条件允许,从业者还可以将表情包进一步制成漫画、小说和动漫等产品,这样更能有助于表情包产品IP化,使其早日成为“包生赢家”。

总之,表情包其实就是个“二次元”生意。创业者要想在表情包行业站稳脚跟,也应该理解二次元的商业运作思维,不要被斗图限制了“想象力”。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本文首发旷创投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