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上千万用户等待退钱背后 ofo“押金池”是怎么见底的?

原标题:上千万用户等待退钱背后 ofo“押金池”是怎么见底的?

交通运输部:正督促ofo加快线上退押速度

经历了多事之秋,让ofo更难熬的是,这个雪上加霜的寒冬。1月10日,凤凰自行车起诉ofo拖欠货款有了新进展,即法院依法扣除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2806万元存款。另一边,至今仍有1000万人等待退押金。“按ofo的用户量大致估算,押金池里本应有约30亿元。”ofo原高层人士钟飞(化名)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那么,ofo这本该不能动的“押金池”是如何见底的呢?

图片:CNSPHOTO提供

谁将手伸进了“押金池”

2017年,国家相关部门发布了《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规定,“企业对用户收取押金、预付资金的,应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门监管,防控用户资金风险。”

“很多企业都不会用在银行建立第三方监管的资金托管账户或专用账户来保存用户押金。”钟飞紧接着说出了一个不争的事实,“共享单车企业都在挪用用户押金。”

经济观察报称,据悉,在决定挪用用户押金之前,ofo高层曾多次开会表态“坚决不可行”。然而,这份坚决在资金链危机面前,也只是扛了不到半年,“提议就被默许了。”钟飞回忆,从2016年10月开始,ofo的资金便出了问题,为了渡过难关,公司财务部门曾向戴威提出“先挪用部分押金,等后面融到资金再补上”的建议。

“我第一次看到戴威发那么大的火,(他)把所有人都臭骂了一顿,还告诉财务,用户的押金坚决不能动。”钟飞指出,那时ofo还对用户押金给予严格保障。然而,2017年春节刚过,在资金和市场的双重高压下,戴威动摇了。

这是ofo第一次动用用户押金,“在公司高层的默许下,ofo动用了10%的用户押金。”按照当时的用户体量,以及大部分为学生用户(免押金),钟飞说“10%的押金”大概在200-300万,数目还不算大。

经济观察报记者就钟飞透露的时间节点,与ofo方面进行询问,未得到回应。

“原本计划后续资金一经进入,第一时间补上之前挪用用户押金的窟窿。”钟飞说,“机器一旦运行起来就很难停下,何况这还烧的是用户押金。”

千万人在等待:押金何时能退

一方面,用户的押金迟迟退不回,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讨债,在此背景下,用户的钱何时才能到账呢?

1月11日晚间,上海凤凰(600679)公告称,公司子公司凤凰自行车与东峡大通(ofo运营主体)的买卖合同纠纷,已获得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

经法院主持调解,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包括结欠货款、律师费、利息等在内,东峡大通共应付凤凰自行车7191.61万元;同意法院划扣东峡大通被冻结款项2804.05万元并支付给凤凰自行车,剩余款项分期支付。目前调解书已经生效,凤凰自行车已于近日收到法院划转的东峡大通被冻结款项2792.61万元。

1月2日,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消息,2018年10月,申请人顺丰因与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峡大通”)存在运输合同纠纷,向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东峡大通就是ofo小黄车运营主体。

经法院裁定,冻结东峡大通在招商银行天津分行鞍山西道支行所设账户存款1300万元人民币。并要求东峡大通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深圳市顺丰综合物流服务有限公司支付运输费人民币13689037. 30元及逾期付款违约金。

事实上,与ofo存在合同纠纷的企业不止额两家。

中国基金报查询发现,截至目前,东峡大通被列为逾20起案件的“被执行人” ,涉及执行标的从数万元到数千万元不等,涉及金额逾5360万元。东峡大通曾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等多个法院的多起案件列入被执行人名单。

企业正在行动,用户的退押金期限仿佛又被“无限”延期,那么属于自己的99元/199元到押金底何时能到账?

“我希望每一位ofo人都能认同并坚定信念:不逃避,勇敢活下去,为我们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过我们的用户负责!”ofo小黄车创始人戴威在全员信中说。

(综合自:经济观察报、证券时报、中国基金报、澎湃新闻、中国网财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