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丸之父”携幼子以身试药,今天,我们都欠他一声“谢谢”

原标题:“糖丸之父”携幼子以身试药,今天,我们都欠他一声“谢谢”

2019年1月2日3时35分,

研制“糖丸”疫苗消灭我国小儿麻痹症的著名医学科学家、

病毒学专家,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原院校长、

一级教授顾方舟同志,

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2岁。

1月6日下午,顾方舟先生的追思会在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举行。

他受命于危难之时,

曾拿自己刚满月的儿子做试验,

他发明的“糖丸”

消灭了中国的小儿麻痹症,

使数十万儿童免于致残。

顾方舟是谁?

在如今小鲜肉横行 流量明星充斥

明星打个喷嚏上个厕所都能上热搜的今天

恐怕很少有人知道

这个略带书生气的名字

但八零九零后的小伙伴们肯定不会忘记

下面这个好奇而又“甜蜜”的场景

“打针不哭宝宝的糖丸奖励”

是的,顾方舟就是让我们远离脊髓灰质炎

这一可怕传染病的老爷爷

我国组织培养口服活疫苗开拓者之一

为我国消灭“脊灰”的伟大工程

做出不可磨灭贡献的医学大师

顾先生于1962年开始牵头研制糖丸减毒活疫苗

自1964年“脊灰”糖丸疫苗全国推广以来

“脊灰”年平均发病率从1949年的十万分之4.06

下降到1993年的十万分之0.046

使数十万儿童免于致残

要知道,这份糖丸不仅甜了童年回忆

还消除了中国的小儿麻痹症!!

而顾方舟

为此奋斗了整整一生!!

01

年少知事,学医的种子早已悄悄埋下......

上世纪20、30年代,宁波建设史上迎来一个标志性时期:曾经的小桥流水、泛舟湖上、三秋桂子以及十里荷花,正接受着着近代化的剧烈冲击;

颇富新意的市政设施,逐渐取代了江南的秀美景色。

30年代的宁波

他之所以走上这条路和家庭有莫大的关系。

1926年,顾方舟出生在宁波,父亲在海关工作。

在工作中,父亲接触到了外国来的船只,结果被感染了黑热病,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是无法治疗的,30多岁就离开人世。留下了年仅5岁的小顾方舟。父亲去世后对家庭的打击非常大,家道中落,小顾方舟备受歧视和欺压,非常的委屈,每次回忆起这段80多年前的往事,即使已经90高龄的爷爷仍然会潸然泪下。

这是他父亲在世的最后一张照片,年仅33岁,成为他心中永远无法消失的一个痛苦回忆。

但是他并没有从此消沉,坚强的母亲扛起了养活全家的重任。成为了一名助产士,这为他走上医学道路又增加了一个因素。

他的母亲是一位非常伟大的母亲,坚持不改嫁,独立养活几个孩子。

为了养家糊口,顾方舟的母亲周瑶琴辞去教师职业,只身赴杭州学习刚刚兴起的现代助产技术,留下年幼的顾方舟交由外婆照顾。

顾方舟年幼时家庭合照

母亲不在身边的日子是孤独且痛苦的。

有一次,学校要排演一场话剧,顾方舟非常兴奋地举手报名。但是那么多角色中,老师偏偏让顾方舟演乞丐。

同学们都笑话他:笑话他没有爸爸,笑话他家里穷,就应该演乞丐……为了不让外婆伤心,懂事的他只好装作很喜欢演乞丐的样子,还让外婆把哥哥的旧袍子改成乞丐装。

30年代的宁波

1934年,周瑶琴于杭州广济助产职业学校毕业,带着顾方舟北上天津,在英租界挂牌开业,成为了一名职业助产士。租界里的日子很艰难。地痞滋事、流氓敲诈,警察还借保护之名行勒索之实。

30年代的天津租界

一次警察来勒索,恰巧被顾方舟看见。警察走后,看着顾方舟恐惧和愤怒的目光,周瑶琴叹了口气,摸着他的头说:“儿子,你要好好读书,要争气。长大了,你要当医生。当了医生,我们就不用求别人了,都是别人求你救治。”

在这个国无国格、民如丧家土狗的年代,哪有职业能真的扬眉吐气?但在十多岁的顾方舟听来,“不用求别人”这句话,吸引力太大了!

从记事起,顾方舟的世界充满同学的嘲笑、老师的欺负、洋人的欺侮、警察的压榨;想到以后可以不用求人,不用在乎这些人的脸色,他心里就欣喜不禁。

顾方舟的心中,悄悄种下了一颗从医的种子:

"我要争气,我要听妈妈的话,当医生!"

02

执着半个多世纪的脊灰歼灭战:"一生只为一件事"。

1944年,顾方舟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北京大学医学院医学系。

大学毕业后,顾方舟践行了自己求学时的理想,来到了大连卫生研究所,从事痢疾的研究工作。朝鲜战争爆发后,顾方舟被派往战场,治疗患了痢疾的战士。

1951年,在战场后方的顾方舟被召回大连,作为中国第一批留学苏联的学生,被派往苏联医学科学院病毒研究所学习。顾方舟的导师是苏联著名的脑炎病毒专家列夫科维奇教授。

顾方舟在苏联留学时期

1955年夏天,顾方舟取得了苏联医学科学院副博士学位,结束了在苏联的学习,回到了朝思暮想的祖国。

同样在1955年,脊髓灰质炎在江苏南通大规模爆发,全市1680人突然瘫痪,466人死亡,大多为儿童;随后迅速蔓延,青岛、上海、济宁、南宁……一时间,全中国多处暴发疫情,脊髓灰质炎如洪水猛兽,人人闻之色变。

50年代的南通

1957年,31岁的顾方舟临危受命,带领研究小组来到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正式开始进行脊髓灰质炎研究工作。

脊髓灰质炎大家或许并不熟悉,但它的另一称呼:小儿麻痹症,可谓是耳熟能详。

当时,美国和苏联均已研制出了脊髓灰质炎疫苗。

疫苗分为活疫苗和死疫苗两种,死疫苗安全,但低效、昂贵;活疫苗便宜、高效但安全性仍有疑问。顾方舟判断,根据中国国情,只能走活疫苗路线。

这时,又出现了另外一个问题:生产基地的建设面临着设计资料少、交通运输困难、物资紧缺、苏联撤走所有援华专家的困难。

顾方舟后来曾说:“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儿,就说:

"行!虽然有困难,但是能够克服的,一定努力干!”

九个月后,有19幢楼房、面积达13700平方米的疫苗生产基地,终于建成了。

1959年,顾方舟(前排右一)在昆明与职工创建生物医学研究所,正在建设工地平整地基

之后,顾方舟制订了两步研究计划:动物试验和临床试验。临床试验分为Ⅰ、Ⅱ、Ⅲ三期,其中Ⅰ期临床试验主要观察疫苗对人体是否安全,有无副作用,只需少数人受试。

谁来试用疫苗?冒着瘫痪的危险,顾方舟和同事们决定自己先试。

测试期过后没有出现任何异常,这就意味着,他们迎来了一个更棘手的问题,必须证明疫苗对小孩也安全才行,那么,找谁的孩子试验?又有谁愿意把孩子送来做试验呢?

顾方舟的妻子与儿子

顾方舟决定,拿自己刚满月的儿子做试验。妻子不但没有怪罪他,还宽慰他儿子一定会平安无事。

在顾方舟的感召下,同事们也纷纷给自己的孩子服用了疫苗。

在忐忑的测试期过去后,顾方舟和同事们看着孩子们一张张依然灿烂的笑脸,不禁喜极而泣、相拥庆祝:疫苗是安全的!

03

顾方舟:签下名字的那一刻,我的使命完成了。

1960年12月,首批500万人份疫苗生产成功,在全中国十一个城市推广开来。 面对着日益好转的疫情,顾方舟没有大意。

他敏锐地意识到,为了防止疫苗失去活性,需要冷藏保存,给中小城市、农村和偏远地区的疫苗覆盖增加了很大难度。另一方面,疫苗是液体的,装在试剂瓶中运输起来很不方便。必须冷冻保存,这个在全中国产生了巨大的问题,很多偏远地区根本没有这个条件,而且疫苗液体味道很怪,孩子们都很抗拒吃。

他觉得这样还不算真正解决问题,决心继续改进,根据孩子们喜欢吃糖的习惯,创造性的将脊灰疫苗首次融入糖丸中。

这个小小糖丸凝聚了爷爷一生的心血,前后经历过数次改造,只需要吃一次糖丸就能对所有的脊灰病毒进行免疫,让全世界都刮目相看!很多世界级的专家问讯都来向他请教。人们都尊敬的称他为“中国病毒学之父”。

2000年,世卫组织宣布中国彻底消灭了脊灰野生病毒的传播,成为无脊灰国家!这位老人用一生为消灭中国的脊灰事业拼尽了全力!

孩子们安全了!而他却依旧没有停歇,86岁仍然在给学生写教案,他对所有的学生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脊灰病毒不是没有卷土重来的可能,我们时刻都不能麻痹大意!

我们很难定义什么是伟大,但是顾方舟爷爷毫无疑问,是一位绝对伟大的科学家,他的贡献拯救了全中国的孩子。而他的名字大多数人都不知道。

1月2日凌晨,爷爷彻底离开了,这个消息让所有人都无比悲痛,没想到竟然以这种方式刚刚认识了本该感激一生的人。

(为孩子喂糖丸)

爷爷曾经说过:我一生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做了一颗小小的糖丸。

这是多么谦卑的心,今天,我们把顾方舟爷爷的事情写下传颂,世界上哪有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为了我们那颗甜甜的糖,爷爷却吃了一辈子的苦!

在我们心中,爷爷不会离去,他伴随着每一个糖丸守护着全中国所有的孩子,每个人都应该记住他,感谢他,不仅是糖丸,他更开创了中国病毒学的历史,为消灭更多的疾病奠定了根本性的基础!“糖丸爷爷”一路走好!

如今,顾老走了,

如果能再见到周总理,

他终于能拍胸脯说:

总理,咱们中国人

已经消灭了脊髓灰质炎,

您可以放心了!

老先生一路走好

来源:央视新闻(ID:cctvnewscenter)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