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生活的美好,书里都有答案

原标题:生活的美好,书里都有答案

1.

《嗨,好久不见》

作者:顾前 著

《嗨,好久不见》,真是书如其名,小说在描述过往的岁月,同时以婚恋为聚焦,透视种种人生的窘境。好久不见,一切还好吧!那些熟悉的陌生人,那些陌生的熟悉面孔,是否仍然一如既往?是否已经摆脱困境命运的纠缠?

索尔·贝娄说,一个人的一生可以用几个笑话来概括;但我以为我的一生用几个错误来概况倒是比较恰当。作家一语做了概括,我们可以借此来理解此小说的主旨,并能通过小说挖掘其内在意蕴,熟悉的陌生人便跃然纸上,描绘出俗世的芸芸众生相。

《嗨,好久不见》的人物命运不能称其为笑话;顾前的小说故事不能称其为错误;瞻前顾后不是生命的本质。生活在褪去了所有的光环与华丽的外衣之外,步入生命的成熟和反思阶段,会是什么样的状态和模样?错误仍然再犯,还是已经彻底走出了生命的误区,步入辉煌的人生路?还是仍然在困境中、泥淖中艰难行走?

作家描绘形形色色的世态相,有人说认识人最好看他恋爱的样子或者婚姻的状态,从婚恋上能直接看清人的本质,虚伪、伪善、包装都会一一卸去,只剩下最本真的人性。此话不假。《嗨,好久不见》从人性的一点,让我们不幸看到种种人性的弱点。

2.

《一个人的朝圣》

作者: [英] 蕾秋·乔伊斯

一个信念,以及一次远行。

最初的开始带着忐忑彷徨以及错综复杂的心理斗争,仿若我们做出了一个全新的决定,就得在心里和自己展开一场激战,选择一个新的方向前行,亦或者沿着原本以为生活已经为你铺好的道路继续行尸走肉,此时此刻的灵魂好像得到了短暂的回归。值得欣慰的是哈罗德选择打破多年以来束缚在心的牢笼,试图冲破那早已锈迹斑斑的枷锁,即便一开始也只是某种程度上的亦步亦趋,但是总归是下了决心的一次壮举。

一路上旅途中遇到的人们,成了这次跨越英格兰之旅的助推器。在旅行中碰到的路人甲乙丙。或许只是一句简单的问候,亦或是一个举手投足之间的触动,都能让你的内心阳光普照好一阵子。旅途中的人们单纯并且无心机,你可以毫无顾忌的吐露心思也可以选择凝听路上的每一个声音。每个人都有一段回忆,一个故事。交换彼此愿意拿出来分享的记忆,作为彼此的回报。对于哈罗德来说,庆幸的是沿途中有如此多乐善好施的人们,他们给他以鼓励并且认真听他回忆往事,那些如烟的过去却在每一次叙述中让人觉得痛彻心扉。作者是用老人一路上断断续续的回忆才在最后将老人悲伤的记忆还原成最初的样子。你会发现每一段老人的回忆,支离破碎却锋利如刀,生生的在千疮百孔的伤疤上再次划出血痕,惨痛并且不忍注视。那段仿若深不见底的深渊将老人囚困在暗无天日的世界里,路人给了老人叙述回忆的出口,就像要把自己的阴暗通通抖落在阳光之下,晒一晒早已霉迹斑斑的被残酷的现实腐蚀掉的内心。

慢慢的,老人丢开了世俗的所有一切,在朝圣的道路上只凭与大自然最原始的联系生存下去,其实这些本就是人们生命最开始的模样,只是在人们成长的旅途所遗忘,在我们开始学会用金钱来换购物质的时候,自然似乎在某种程度上抛弃了我们,因而我们在生存的道路上被丢弃,却从无所知。当你在一瞬间又回到了那个状态之下,就仿佛找到了最单纯并且没有包袱的自己,轻松并且目标在心里一目了然,仿佛到了一种云开见日出的明朗状态。步伐变得如释重负,前行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终点变得唾手可及。只是遗憾生活或许并不如你所愿,即便你一心虔诚,也不免被周遭所打扰,名利,金钱,以及世俗强加给你的眼光。于是老人的身边多了追随者,原本宁静的池水又被搅动的波涛涌动,目标开始变得模糊不清,脚步拖沓,甚至在某种意义上的停滞不前。耳边充斥着人群的喧嚣,内心世界也是一片嘈杂,渐渐地望不见远方。

在最后的一段旅途中,即便踽踽独行,终究还是遇见破晓前的黑暗,现实与幻境开始变得浑浊不清,此刻的坚持绝非易事,所有的声音交杂在一起,老人已经开始分不清方向。当他哭泣着说他坚持不下去的时刻,妻子的声音却好似一盏隐隐的明灯,支撑着老人完成最后的旅程。当老人在医院看到奎妮,朝圣接近尾声。而老人与妻子在海边最后止不住的笑声,才是最后为所有的一切完美谢幕。

3.

《无声告白》

作者: [美] 伍绮诗

“莉迪亚死了,可他们还不知道。1977年5月3日早晨6点30分的时候,没有人知道莉迪亚已经死了,他们只清楚一个无伤大雅的事实:莉迪亚来不及吃早餐了。”

这是小说《无声告白》的开头,开头并不美好。用如此轻描淡写的口吻带出了一个花季少女的死亡。

整本书所讲述的故事并不复杂。主线是一个年轻女孩怎样在密不透风的爱里意外葬送了生命。在小说作者伍绮诗对人物心理细腻地刻画里,故事娓娓道来,书中的一个个人物也渐渐鲜活了起来。一生都在追求与众不同的玛丽琳。恐惧与别人的不同努力想要融入白人人群中的詹姆斯。想要摆脱父母无边的枷锁渴望自由的莉迪亚。在角落里默默呆着总是得不到关注的内斯和汉娜。还有一直仰慕着内斯不动声色的杰克。对家庭付出了全部却孤独终老的玛丽琳的母亲。生活在同一片屋檐下,一切看起来都风平浪静。然而就像行星偏离轨道一样,每个人都各怀心事,最终在逐渐偏离的轨道里滑向失控。

出走后又回归家庭、对命运不满的玛丽琳将全部梦想都寄托在了莉迪亚身上,于是悲剧发生了。

在《无声告白》中,伍绮诗用大量的心理描写塑造了一个个似曾相识的人物。在这个故事中,你可能是玛丽琳,也可能是莉迪亚,或是汉娜。或是其中的任何一个。小说的结尾,以莉迪亚的死作为代价,他们终于与彼此,与昨天的伤痕达成和解,卸下了秘密,拥抱了彼此的脆弱。在一去不复返的旧日时光里,没有倾诉的东西太多太多,而他们已经完全理解了对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