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叶檀:高级战争打响!王卫的野心 撑得起巨额的债务?

原标题:叶檀:高级战争打响!王卫的野心 撑得起巨额的债务?

正版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文/叶檀☞财经女侠 | 毒舌善心

最高层级的竞争来自于两方面:

一,标准竞争,比如华为介入全球5G标准。不要说制订标准,就是参与标准制订,有一定的话语权,都牛得不得了。这也是华为、中兴这么受关注的原因。
二,金融资本竞争,比如全球金融战,美元是否有铸币税。废话,当然有,否则花那么大力气跟黄金脱钩干嘛?

高科技、快递等行业,已经处于全方位竞争,顺丰竞争就是资本竞争的反映。如果把一个企业比作一个国家,那就相当于金融战。

王卫为什么食言上市?资本竞争

顺丰现在处于风口浪尖,被怼得要死,王卫一如既往,不说话。

顺丰股价下跌,似乎印证了上市之日就是企业最美之时的魔咒。

2017年2月23日,顺丰控股借壳鼎泰新材,在深交所敲钟,第二天,002352证券简称由“鼎泰新材”变为“顺丰控股。

2017年3月31日开盘,触及73.16元每股的高点,市值达到3226亿元。然后,进入该死的跌跌不休。截至2019年1月14日,顺丰控股控股股价收盘32.60元,市值1441亿元,比最高点蒸发1785亿元。1月15日,股价下跌到32.45元左右。

正版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顺丰借壳时,大家关心的是王卫1000多亿的身价,这毫无意义,又不能短期套现,家族估计三辈子吃穿不愁,再远,就是子孙的福份了,跟王卫无关。

这位企业家食言上市,真正的食言而肥。

2011年,王卫说过,不上市,“上市无非是获得企业发展所需的资金。顺丰也缺钱,但顺丰不能为了钱而上市。上市后,企业将变成一个赚钱机器,每天股价的变动都牵动企业的神经,对企业管理层的管理极为不利。”

这话似曾相识,让人想起老干妈的话:“上市那是欺骗人家的钱,有钱你就拿,把钱圈了,喊他来入股,到时候把钱吸走了,我来还债,我才不干呢。我打下的江山,我就把它做好,做专做精。”

正版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王卫食言的原因是,快递行业竞争极端血腥残酷,迫使王卫不得不进入资本层面的竞争,否则没活路。

快递巨头都在金融市场博弈。2017年1月18日,新海股份变更证券简称为“韵达快递”;2016年10月20日,圆通速递借壳大杨创世完成更名,2016年10月27日,中通快递登陆纽交所;2016年12月30日,申通快递借壳艾迪西完成更名。

短短4个多月,民营快递巨头齐聚资本市场,一场大战已经开打,吃瓜群众的瓜掉落一地。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证券市场,一定程度上相当于企业的粮草库。

更不必说,快递行业还有阵营明确、虎视眈眈的阿里、京东系,各自有各自的队伍,有各自的啦啦队。

正版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2017年6月1日,顺丰关闭了对菜鸟网络的物流数据接口,菜鸟则在淘宝和天猫平台上取消了顺丰作为物流商的选项。更妙的是。王卫参加了2017年6月20日腾讯主办的“粤港澳大湾区论坛”,称呼马化腾为“马同学”、“马主席”。腾讯云发微博力挺顺丰。

对两个低调的大男人来说,这算是相当高调的“示爱”行为了。当然,以前王卫基本上谁也不理,现在也是。

三方跑马圈地,考虑到未来发展,考虑到投资人,上不上市不是王卫自己做得了决定的。他必须上市,只能上市。这就像中国必须发展金融市场,只能发展好金融市场,是一个道理。

跑马圈地 身背巨石

快递行业是重资产行业,负债率不低,王卫又是富贵险中求一挂的。

这是一件内心冲突巨大的人。

他敢冒风险。1999 年,为求速度,顺丰开放加盟,当管理接近失控时,王卫9 次抵押财产,回购全部产权。这相当于砸了加盟商的饭碗。

另一方面,王卫信佛,他认为:“人的成就和本事是没有关系的,成就与福报有关系,所以有钱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拥有本事也没有什么了不起,赚到钱只是因缘际会而已。所以个人事业上的一些成绩就不值得渲染。”

顺丰一直在跑马圈地,至于为什么,想想京东方A、万达这些企业就清楚了,不负债,等于失败。

正版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顺丰负债率一直不低,现在更高了。截至 2015 年 12 月 31 日,顺丰控股短期内可用于支付的款项合计141. 53 亿元,同期,顺丰控股短期内需要支付的款项略少于 141 亿。按照静态分析来看,顺丰控股可用于支付的流动资金仅3 6亿元,流动资金明显不足。

2013年,顺丰控股负债率33.4%, 2014 年47.34%,2015 年上升到60.27%。这说明背后布局激进,资产更重,成本更高。

现在,顺丰现金流更紧,这是受质疑的根本原因。根据三季报,短期借贷66.17亿元,应付债券57.44亿元,其他应付款44.51亿,货币再多只有105亿。

顺丰激进布局,一方面是加入上下游产业链,从企业件涉足电商、金融等行业,上游加码冷链、运输等。其他人是加盟,顺丰是直营,顺丰一定程度上是王卫一个人的顺丰。

正版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顺丰还在武汉边上的鄂州建立航空物流中心,试图凭一己之力建立中国的航空物流之都孟斐斯。这是庞大的野心,四通一达都在大买特买。

但顺丰在电商、社区便利店、金融等领域的投资都不成功,损失巨大,就像大战中的将军,在第一阶段一再损兵折将。王卫的言论表明他很清楚,做电商可能是找死,不做电商是等死,不如放手一搏。

结果我们看到了,风险大到王卫简直难以招架,那怎么办?投还是不投?继续。

王卫的野心是,既要在同行中明显高出一截,还要成为像Google一样的高科技公司。成为一家跟美国UPS或联邦快递一样巨头级的综合物流运营商,其实力足以抗衡电商。

正版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顺丰的扩张是疯狂的,但顺丰没有中远这样强大的背景,足以支撑扩张。

2018年3月,顺丰控股17亿元收购了广东新邦物流,发力重货快运业务;
4月,以1亿美元参与了美国物流服务平台Flexport新一轮的融资,加码国际业务;
8月,陆续与美国夏晖集团、招商局和中国铁路总公司进行合作,增加冷链、海运以及铁路运输方面的布局;
10月,顺丰控股55亿元现金收购德国物流巨头DHL在中国内地、香港及澳门的供应链管理业务,以拓展供应链业务。

现在的债务,是为公司野心,也是为王卫的雄心买的单。如果并购成功,转型成功,人们就会忘记今天的责难,再次欢呼鼓掌。

顺丰无时无刻不在进行市场战,现在进入了金融战,高科技战,有时是被迫,有时是被野心挟裹,走到了今天。

最大的野心也必须让位于生存,这是企业的真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