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2018年,中国车市面临重大变革。在这分水岭之年,搜狐汽车用精品内容为车市加温,推出汽车评论员“C计划”。1月18日,搜狐汽车第四期营造社沙龙暨搜狐汽车评论员大会在北京举办,与行业专家一起,共探中国汽车前进方向。以下为搜狐汽车评论员、国家信息中心经济咨询中心副主任李伟利在沙龙上的精彩发言:

主持人:我们聊聊关于中国汽车产业的机遇。提到机遇或者格局,和整个大的经济背景分不开。前一段时间网上有一些言论,认为2018年很多事情对于经济的影响,可能要到之后的几年才逐渐显现其影响。从这个角度来说,2019年也许是最糟糕的一年,但也有可能是未来十年中最好的一年。您怎么看待2019年整个经济的走势以及对汽车行业的影响?

李伟利:2018年,汽车产业在汽车大规模进入家庭以来首次出现了年度负增长,这当然与经济发展的结构性变化有很大的关系。我们中心研究经济的同事认为,经济的下滑是汽车带来的,研究汽车的同事又认为汽车的下滑是经济带来的。二者相辅相成。

汽车作为大宗消费品,是一个先期指标。1-11月份汽车销售的零售额不到3.5万亿,同比下降1.6个百分点,对整个社会消费的增长贡献度或者拉动度下滑到20%以上。别的消费都还可以,只有汽车出现了负增长,对于整个经济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从18年的情况和趋势上来看,下滑的幅度越来越大,如果没有国家大规模的刺激,19年上半年形势可能非常不乐观。

主持人:刚才几位嘉宾都是相对乐观的,都认为19年车市会实现1%-3%甚至3%-5%的增长,您的观点呢?

李伟利:首先,从趋势上来看,汽车消费对国民经济的影响比较大。去年经济增长速度是6.5%,如果其它环境不变,经济下滑还是比较明显。如果按照10-11月份的销售数据,明年不下降10%那不太可能。但是我们国家的经济特色和特有优势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可以实施逆周期调节。在当前情况下,逆周期调节核心在于对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推动作用。而在18年,基础建设投资在整个经济下滑中最为明显。

第二,2019年,在稳定金融政策的情况下,金融信贷紧缩的程度要好于18年下半年。这对民营经济的发展、经济的稳定应该是巨大的利好。当然还有一系列的刺激政策,比如鼓励消费的政策。我们对19年的市场还是比较乐观的,但是趋势上来看,大家要在19年上半年做好营销,上半年的形势还是比较严峻。

主持人:您认为明年在生产制造端会有哪些新的机遇?

李伟利:从市场的角度来看,2019年,传统汽车即使增长的话也是微增长的态势。新能源汽车肯定是大的增量,国家的政策推动和企业比较充分的产品使其成为很重要的增量市场。

从传统企业来看,我们一般把企业分成四类:第一是豪华品牌,第二是品牌驱动的品牌,第三讲求性价比的合资企业,第四本土品牌。在市场大幅度下滑的情况下,讲求性价比或者品牌将受到严峻的挑战。19年的市场,要么是低端市场,要么豪华车品牌或者讲究高性能的市场,可能出现两极分化。本土品牌为代表的低端市场情况会比较好,高端的情况也会很好,但是中间部分受挤压会比较严重。

主持人:明年包括未来几年,新能源汽车这块领域会有什么新的机会?

李伟利:现在各地的燃料电池投资都比较热,国外的一些燃料电池堆的新企业都来中国进行合作投资,丰田、现代等国际主流的燃料电池企业也都已经开始向中国布局。但其实燃料电池就是这一两年热起来的,主要由于过去燃料电池的技术没有让大家看到什么前景。

这两年丰田、现代等核心的国际企业通过吸收美国的技术经验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但是大家也只是看到燃料电池未来产业化的希望。燃料电池在长行驶、大重载领域确实有它特定的优势,但它在商用车领域可能也还有一定机会。

而且从中长期来看,电动化一定是多元路线为选择的。单纯的电动化,从国家的短期资源角度来讲有一定的风险。从政府资源还有其它设施上来看,很多资源无法支撑的未来电动化的发展。燃料电池在这方面有它的特色,我还是建议整车企业现在应该布局燃料电池技术。如果十年后再做估计就晚了,那又会重蹈过去十年以前抛弃燃料电池技术路线的覆辙。

主持人:我们今天谈的是关于机遇的问题,请您用一句话来总结一下,您觉得2019年从汽车产业链的上下游,到车企、经销商甚至媒体,最需要突破的点是什么?创新的地方在哪里?

李伟利:对于消费者来说,性价比是永恒的话题。厂家最大的机遇在于,19年应该在高质量基础上打造性价比,更多关注产品的性能和质量,而不是通过降价来推销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