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2018年,中国车市面临重大变革。在这分水岭之年,搜狐汽车用精品内容为车市加温,推出汽车评论员“C计划”。1月18日,搜狐汽车第四期营造社沙龙暨搜狐汽车评论员大会在北京举办,与行业专家一起,共探中国汽车前进方向。以下为搜狐汽车评论员、独立撰稿人、汽车文化作家翟勤在沙龙上的精彩发言。

主持人:请用一个词概括一下2019年中国汽车产业到底会是什么格局。2019年中国汽车行业销量将会上涨还是下跌?

翟勤:在探索中调整,前两年的市场冲得比较快的是SUV,很多老百姓有一种错觉,买了这种车就可以走行天下,SUV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SUV,轿车底盘,无非空间搞大,架子搞大一点,其实并不能真正去越野。

中国最广袤的是西部,这两年我年年去西部新疆、西藏、青海这些地方,公路条件一年比一年好,虽然说经济可能下行。前几年,我有一次在青海最落后的县参加活动,全县只有一个招待所,进去晚上要用电热毯一壶热水,连洗带喝就一壶热水,自己负责。去年我们再过去的时候,当地已经修起了机场,四星级的酒店,高速公路,还有像四川欠发达的草原高速都起来了。

从需求方面来说并不是无非像股市有一个领涨板块。前几年SUV带起来,现在SUV冲不动了,下面怎么办?出现什么样的其它车型带动车市?随着道路条件发展优化,大家有机会可以去西部看看,真是一年一个样。许多刚性的需求在那儿,无非下一步经过调整究竟有什么样的车型重新来领军,重新来带动。

中国的老百姓有这种习惯,一哄而上一哄而下,以前周围的朋友个个都要买SUV,现在大家又都不买了,总是出现一些:“车市报告出来了,SUV下滑了”、“XXX又不行了”、“大家再等等看,别买了”等等声音。

SUV也冲了那么多年,中国的消费者说实话没有多少忠诚度,对各个车型了解有限,不像欧美社会玩SUV,玩商务车,玩房车,跟他的生活一块儿,出现新车马上就知道了。咱们的消费者到目前为止对车的了解应该说还是比较肤浅的,随着几年的井喷停下来调整一下有必要,但是不能说的太悲观一无是处,就像股市评论,一涨6000点,一跌2000点。车市估计不是以这种方式来进行调整,可能会是一种探索。

调整期两年三年不好说,像俞敏洪前两天说的,他说经济学家做预测80%都是错的。调整期不掌握在专家手上,掌握在消费者手上。我估计一两年,SUV领军车型掉是以什么方式来调整?轿车比较稳定,轿车的这拨人目前是比较稳定的,主要是SUV这拨人一下子雪崩掉下去,还是调整以后又拉升。

主持人:从细分市场来看,豪华车阵营会出现一些什么样的变化?从豪华车、合资品牌、自主品牌分别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翟勤:乘用车分为四大方面,最低端的交叉乘用车就是面包车这种,通用五菱倡导的赚钱工具城乡结合部大量使用,冲的最猛的时候每年六七万辆一个单品,但是现在出现背离。

背离的原因是什么?最近我们老是跑边远地区,现在政府的村村通公路不是一句空话,广西最南边最最贫穷的山村,村村水泥路,而且精准扶贫,种了大量的东西需要运出去做小生意。这个市场现在占的比例不是非常大在乘用车里面,但是还是举足轻重,关系到低端消费。

再一个轿车市场,档次拉得非常开,三四万块这种也有,几百万的也有。这个市场在分化,有人说消费降级经济下滑,但是相反豪华车好像好卖,中不溜秋的车二十来万不太好卖。

每年年底广州车展是车市的晴雨表,今年广州车展给大家的印象是什么?凉凉。凉在什么方面?车商去应付,去了没有什么冲击力,包括大众那么牛的企业,每年的大众之夜都是全系上去讲一下,新车拿出来亮相一下,这次半小时就结束掉了,草草收场。

展场当中还有我们采访的很多老总不像原来气冲霄汉,对市场充满冲劲。像小众市场MPV在乘用车市场是绝对的小众市场,但是今年在广州车展上有几个MPV的老总气冲霄汉的,他们觉得二胎概念,太像炒股了,一个概念可以带起。现在二胎三胎了,一家人七八个人坐这个车最合适。

小众市场基数很小,增长100%对整个乘用车市场冲击不大,冲击大的主要是轿车。中低端的轿车滞胀,高端的在有些富裕城市是上升的。接下来我们关注的还是SUV,前两年以长安为代表冲得太猛了。新疆戈壁玉戈壁滩原来谁去捡?戈壁玉几万块还挺值钱的,我们去环塔报道,记者都是赶快去捡戈壁玉,买一辆大轿车去捡戈壁玉,特定的消费带起来的。但是这个市场不能跟轿车市场比,轿车的基数大。

说到新能源车增长很猛,哪怕增长500%,轿车多还是SUV多还是MPV多还没有定论,还要接下来看。我们不要抱着先入为主的观点,也不要被许多舆论所左右,很多方面的评论太像股市,一涨就疯狂,一说跌就跌到底,它不会是这样的。接下来我们密切关注四大基础,交叉乘用车、轿车、SUV、MPV的增长,我不太受这些情绪的影响,看数据,还有整个社会环境。

主持人:2019年奥迪、奔驰、大众品牌都会有新的新能源车电动车引进中国市场,这会对中国新能源车市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翟勤:我不同意弯道超车这句话,害人害己,我是玩车族,知道弯道超车怎么回事。弯道超车不能有回头车,否则就是去找死。弯车超车的前提是你快别人慢可以超过去,在新能源车上完全不是这回事,不是人家闲着等你超过去你遇到弯道了,不动没有对头车赶快嘲,你走人家也在走关键技术上人家走得比你更快。

同样的,自主品牌高端化也是伪命题。奇瑞为这个事情撞了两次墙,大家应该深刻地认识,第一次是东方之子,不知道在座的朋友有没有人认识东方之子,当时奇瑞推QQ,现在捅捅天花板,先把品牌立意搞上去,把形象搞上去,推东方之子。那个车做得挺大,很像官车,轴距做到2.7米,用了三菱最好的发动机,那个车落水无声,你的品牌根本无声,谁会花十多万块钱会买一个自主品牌的车?买个普桑比那个倍儿有面子。

观致09年上海车展上郭谦带领一拨老外来展览,有十多个,全是洋人队伍,一举突破原来东方之子没有的突破。观致车做得很不错,问题是我们的品牌力到达那步了吗?国人始终崇洋媚外,会花接近20万车买你这个车吗?不要提高端化,要像吉利步步为营。

吉利自主品牌做轿车最成功的就是吉利,金刚站住了,还有远景站住了,推低端帝豪,慢慢搞高端帝豪,一步步往上顶。汽车工业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你一点一点顶上去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不要提高端化。你的品牌离得还远。奇瑞真的撞了两次墙,足以让所有的自主品牌生死一下,不是车做得不好。国人的心理就是这样,20来万首先是出去炫,开个自主品牌多没面子。

主持人:新一代的消费者90、95成长起来会有变化吗?

翟勤:改变不了,除非这个车确实跟他们的个性有碰撞有共鸣他会要。自主车企首先不要想着高端不高端,而是你怎么逐渐逐渐逼近消费者,渗透进消费者当中去。现在还是品牌力根本不支持,你来玩什么高端化?

主持人:新造车企业在2018年动作很大,2019年也有很多量产车型陆续上市,您对新造车企业怎么看?未来这些企业会存活多少家?

翟勤:我估计三到五家,不像其它专家看得那么严谨,我看得比较八卦,像特朗普当总统,有些东西太传统了让人来搅搅看。

主持人:请您说一下您心中的2019年中国车市关键词

翟勤:调整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