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睢宁:昔日明星企业带领群众致富 而今遭遇关停欲哭无泪

原标题:徐州睢宁:昔日明星企业带领群众致富 而今遭遇关停欲哭无泪

本网江苏徐州睢宁讯(秦源 报道)自2018年7月份以来,省市多家媒体接到投诉,江苏睢宁县返乡大学生张蕾、吴恒永夫妇被招商在家乡投资2000万元创办的奶牛养殖场,因划入禁养区而被姚集镇政府强制关停,但,至今政府及相关部门没有按照国家和地方政府政策给予一分钱补偿(赔偿),导致企业造成巨额损失,陷入巨大困境。

曾经是政府招商明星企业

记者采访时了解到,2003年,返乡创业大学生张蕾、吴恒永夫妇创办了奶牛养殖场。2005年和2008年,时任江苏省委副书记后任省政协主席的张连珍,曾经多次亲临奶牛养殖场视察,鼓励吴恒永、张蕾夫妇一定牢记质量是企业生命的宗旨,不断提高养殖科技水平,走标准化规模化之路,把奶牛养殖基地做大做强,不仅要自己致富,也要带领父老乡亲致富,让贫困农民真正从高效设施农业中得到实惠。

至今,新华日报、扬子晚报、中国青年网、徐州日报等媒体对吴恒永、张蕾夫妇受到原省领导张连珍的鞭策和鼓励,扩大奶牛养殖场规模,带领群众致富的事迹报道,在百度上可以搜索查询。

据了解,10多年前,当时张蕾、吴恒永夫妇创办奶牛场时仅有5头奶牛。在省领导张连珍和徐州市、睢宁县各级领导的鼓励帮助下,经过十几年努力,2017年底,夫妻俩的奶牛场已经发展到拥有标准牛舍20000平方米,存栏奶牛800余头,日产鲜奶15吨,形成了规模化奶牛场,取得良好的经济效益。在他们的带动下,奶牛养殖场不但解决30余人的就业问题,年收购废弃秸秆12000余吨,减少了因焚烧而带来的环境污染,年平均利润达198.63万元,经营势头良好,公司前景广阔,造福一方百姓。

张蕾、吴恒永夫妇所办的奶牛养殖场也成为创业明星企业,曾被团中央评为“青年创业实习基地”。张蕾本人也被评选为全国“双学双比”创业女能手,受到了原国务院分管农业和扶贫工作的回良玉副总理亲自颁奖,并与其合影留念。张蕾还先后当选为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江苏省劳模、第十届全国创业之星、徐州市人大代表、瞧宁县人大代表、三八红旗手等。

张蕾、吴恒永夫妇告诉记者被招商创办企业的情况。2010年睢宁县各单位各乡镇都在积极地招商引资。在睢宁县统战部的推动下,以及睢宁县姚集镇的邀请下,回乡创业的大学生吴恒永和姚集镇签订了招商引资合同,在姚集镇陈井村泗八路西投资2000万元建立了1000头奶牛规模的“徐州圆梦牧业”养殖场。此项目成为姚集镇政府的招商引资项目,经过县发改委立项备案,并通过环评。

徐州圆梦牧业自2010年底以来,证照手续齐全,合法经营。与陈井村委会签订“招商引资项目合作合同书”,租地112亩,租赁期限为2010年6月20日至2040年6月20日,计30年。每年上缴租金及其他费用8万多元,现履行了8年,合同期还有22年时间。

养殖场被划入国家禁养区,主动配合关停工作

2017年年初,睢宁县政府根据国务院《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的规定,将徐州圆梦牧业有限公司划为黄河故道禁养区。姚集镇镇政府两次书面通知圆梦牧业关停。为了配合政府的工作,圆梦牧业遵守法规,服从管理,积极主动配合关停整治。在2017年5月28号之前陆续低价出售了600头奶牛,由于剩余玉米青贮过多,留了200头小牛饲养,2018年4月26日,姚集镇政府既不按合同履行协商,也不愿给予圆梦牧业合理补偿的情况下,以强行断电方式逼迫停业,圆梦牧业被逼无奈,只好将200多小牛贱卖100头,其他的牛转到别的场饲养。

国家政策明确规定,给予关停养殖场合理补偿

李克强总理于2013年11月11日签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第643号令》:《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自2014年1月1日起施行。其中,第二十五条明确规定,“因畜牧业发展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城乡规划调整以及划定禁止养殖区域,或者因对污染严重的畜禽养殖密集区域进行综合整治,确需关闭或者搬迁现有畜禽养殖场所,致使畜禽养殖者遭受经济损失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依法予以补偿”。

为了保护环境,在2016年,国家划定了禁养区,且规定禁养区范围内的养殖场,将被全部关闭。最重要的是还推行了养殖场拆迁新规,将对被关停的养殖户,实施8项补偿:1.养殖棚、养殖舍补偿;2.养殖棚、养殖舍里的其他附属物的补偿;3.养殖场用地的补偿;4.养殖户停产停业补偿;5.养殖的相关设施和工具、设备的补偿;6.无法搬迁的设备的补偿;7.养殖舍搬迁补偿;8.临时安置的费用补偿。补偿金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发放。

关停后遭遇巨额损失,政府竟一推了之

目前,兴建8年的徐州圆梦牧业全面关停,30名职工失业, 800多头牛全都进行了处置和安排,已经造成严重的经营性亏损。

记者在养殖场看到:养殖场大门紧闭,场内一片荒芜,杂草丛生。15幢养殖钢架房及30间砖混房空空荡荡,投资近200万的自动喷淋控制器、挤奶设备、配电房、压缩机、快速制奶设备、高速风扇等闲置,2016年底收购大量玉米青贮,由于产奶牛出售,导致青贮用量减少80%,目前存储的2000多吨青贮已全部霉变腐烂,损失惨重。

圆梦牧业被划为禁养区,姚集镇镇政府通知圆梦牧业关停后,企业响应号召,顾全大局,积极配合,该停产的停产,该处理的处理,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牺牲了巨大的利益。但,在关停过程中,徐州圆梦牧业多次向上级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反映,但均不沟通、不商量,不协调、不表态、不解决,甚至置之不理。姚集镇镇政府对企业关停造成的重大损失只字未提,至今一分钱没有补偿,仅仅是前期口头答应20万元奶牛肉牛搬迁费显然不实事求是,更不符合国家禁养区关停养殖企业的补偿规定。

后迫不得已,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圆梦牧业公司委托江苏石湖律师事务所律师,于2018年8月6日,发函致姚集镇镇政府和睢宁县政府,正式提出补偿请求,并多次委托律师找到姚集镇镇政府和睢宁县政府政府办、法制办沟通协商,要求合理解决补偿(赔偿)问题,但竟然被对方以养殖奶牛数量不够,主张赔偿于法无据,企业主动放弃奶牛饲养,不存在奶牛损失等种种歪曲事实的理由,进行搪塞推诿,甚至置之不理。

记者还了解到,2018年7月4日,徐州市农业委员会对徐州市十六届人大二次会议第199号张蕾提交的议案给予答复:《关于加快畜禽养殖区域布局调整优化推进畜牧业转型升级的意见》(徐政办发【2017】176号)中明确指出“各地对禁养区内关闭搬迁的养殖场要依法给予补偿”。各地农业部门根据各自禁养区方案,摸排禁养区内规模养殖场情况,建立清单,由各地政府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关闭搬迁工作。2017年全市关闭搬迁养殖场614家。据了解,全市部分县区对禁养区内关闭搬迁养殖场户按照第三方评估进行了合理补偿。

​据圆梦牧业公司了解,徐州铜山区张集镇孟庄村养殖户杨孝玉,仅100余头奶牛,牛舍2000余平方米,奶牛场关停搬迁,没有拆迁,张集镇政府赔偿60余万,目前已赔付30余万。而隔壁相对经济落后的安徽省灵璧县政府,对全县禁养区内畜禽规模化养殖场和养殖专业户关闭搬迁都依照国务院《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制定了相应的补偿标准。

而圆梦牧业奶牛场建有标准牛舍20000平方米,存栏奶牛800余头,日产鲜奶15吨,形成了规模化奶牛场。撇开安徽省灵璧县相关补偿规定不比,圆梦牧业公司地处睢宁县,睢宁县和铜山区同属徐州市辖区,按理都一致遵从国务院《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和《关于加快畜禽养殖区域布局调整优化推进畜牧业转型升级的意见》(徐政办发【2017】176号)中明确指出“各地对禁养区内关闭搬迁的养殖场要依法给予补偿”的要求。而睢宁县姚集镇镇政府仅仅口头答应20万元奶牛肉牛搬迁费显然不实事求是,不公平公正,无论从法律角度或情理角度都无公信力。

徐州圆梦牧业有限公司奶牛饲养项目是经过睢宁县发改委立项备案的,并通过环评,证照齐全,所有经营许可符合法律规定。养殖场所被划入禁养区后,公司遵守法规,服从管理,主动关停。但是,公司要求补偿(赔偿)经济损失也是合情合理合法。前期,公司已经委托徐州迅达资产评估事务所进行了资产评估,仅固定资产就达754万元,其他损失具体损失项目包括停业损失、养殖场地补偿、搬迁补助费、2000吨玉米青贮霉变及发电等费用合计1000余万元。

眼看着投资遭受巨额损失,企业步履艰难,陷入破产境地。张蕾、吴恒永夫妇痛心疾首之余,借媒体向社会呼吁,恳求上级政府及有关部门给予重视、关注和监督,强烈要求睢宁县及姚集镇政府及有关部门按照国务院《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要求和徐州市政府有关规定和标准,对徐州圆梦牧业的关停损失给予合理评估及补偿,以切实维护企业的合法权益,减轻企业的巨额损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