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我是一名小儿外科医生,我是这样看病的!

原标题:我是一名小儿外科医生,我是这样看病的!

今天,我想告诉您,我是一名小儿外科医生,我是这样看病的!

我的小患者们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按照病情,他们大致有如下几种情况。

一是不需要治疗的。这类患者占比不小,也许他们不应该被称为“患者”。因为他们的“病”就是正常的,只是他们的家长认为那是异常。比如正常的颈部淋巴结,生理性的胫骨弯曲。

二是需要家长自行处理的。如习惯性斜颈的纠正,肛门狭窄的扩肛。这类疾病只需要教会家长自行处理,定期来院检查即可

三是有自愈可能,暂时只需观察。这类疾病在一定年龄内有自愈机会,暂时不需处理。但是如果到观察结束年龄仍未自愈,则需要手术。如1岁内的鞘膜积液,2岁内的脐疝。在儿外科很多疾病的治疗都有时限性,这些时限性也在随着医学的发展而不断改变,非本专业的医生可能不是完全知晓。

四是症状隐匿,病情尚不明确,但暂时对孩子没有不良影响的。这类疾病需要暂时观察,随诊。随病情发展,决定下一步的治疗方案。

五是真正需要手术的疾病。这类病人占比不大,但需要细心的解释。家长最关心的或许不是病因,而疾病是危害,手术的必要性,风险,麻醉等问题,需要我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可能的说清楚。

需要手术的疾病也是各有不同。

一种是非必须手术的“疾病”。我对家长的解释是,这类疾病可以做也可以不做,做了可能更好。比如一般的“包皮手术”,这种情况需要详尽向家长交代清楚利弊,让家长自行选择。

第二种是择期手术的疾病。这类疾病往往暂时没有明显不适,但存在潜在危害。如最常见的“疝气”。对这类疾病,要告诉家长手术前需要注意的事情,如“疝气”存在“嵌顿”风险,如有嵌顿需及时就医。

第三种是限期手术的疾病。如常见的“隐睾”,一定要明确告知家长,生后6个月如仍不能降入阴囊,需要开始考虑手术,1岁前必须完成治疗。并要说清这种治疗时限的原因及重要性,以免家长不够重视而延误病情。

第四种是需要急诊处理的疾病。如肠套叠,嵌顿疝,阑尾炎,消化道穿孔等。这类疾病需要紧急处理,如有延误会加重病情,造成不良后果。正是因为病情紧急,在门诊往往没有足够的时间和家长详聊病情,只能简洁有重点的解释病情!对这类病人最尴尬的是医生着急而家长不急。要知道医生着急是担心孩子的病情被延误。

也就是说,在门诊真正看病花费的时间并不多,真正需要时间的是和家长的沟通,我认为这也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会尽可能在有限的时间内把疾病解释清楚。

在所有的病人中有一类特殊的群体,往往孩子没有问题,但是家长心里负担很重。有的甚至已经辗转了数家医院也没有获得满意的结果。开句玩笑说,就是孩子“没病”,家长“有病”。原谅我的直率,绝无贬义。因为问题的关键是家长觉得孩子有了问题。所以我要尽我所能把这种孩子身上正常的“症状”解释清楚,只有家长真正理解了,这样才能移除压在他心头的这块“石头”,“疾病”才能痊愈。

与之相反,还有一类家长,孩子真正是有疾患,需要治疗的,但这类家长往往不以为然,甚至认为根本不需要治疗,认为医生是危言耸听。这类家属往往缺乏对医生的信任,这是最让医生头疼的。

我理解您因为对疾病不完全了解,而产生的误解。但“信者为医”,疾病的诊断治疗都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之上,没有互相的信任就不会有良好的治疗效果。

当然对这类家长,我一样会以最大的耐心,去讲解疾病对孩子的危害,治疗的必要性。因为我是医生,一个专业的小儿外科医生,疾病在天真无邪的孩子身上,对医生有误解的是家长,我不会因为家长的态度改变对孩子的诊治态度。

实实在在讲,在疾病面前,我和您一样,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让孩子恢复健康,在我的诊治过程中不会掺杂其他的想法,我会一视同仁。除非您的举动让我对您疾病诊治以外的思想有所警惕,毕竟这个社会还不单纯。

我会以最大的善意去治疗孩子,这也是我引以为傲的事情,是我一直的追求。我一直认为医生是一个高尚的职业,我一直以我的职业为荣,在您孩子重获健康的同时,我也收获了快乐。

总之

我会如实告知您孩子的病情

我会尽力通俗易懂的把病情介绍清楚

我会实事求是的告诉您是否需要手术治疗

我不会夸大其辞

也不会故弄玄虚

请相信我!

请理解我!

请配合我!

是的,我是一名小儿外科医生,我就是这样看病的!

我还想说……

我是一名医生

一名专门给孩子看病的小儿外科医生

我的目标很单纯——让所有孩子都能健康成长

请相信我的真诚

请理解我的善意

请把孩子的真实病情告诉我

这对于我的诊治很重要

请把您的真实想法告诉我

这样我才能有针对性的为您答疑解惑

我会详尽告知您全部的病情

我会清楚交代我的诊治方案

疾病的诊治需要您的配合

沟通是良好配合的基础

治疗需要你我共同参与

我不会,也没有必要隐瞒病情

我不会,也没有必要夸大病情

我所有的言行都是基于病情的考虑

我会考虑怎样获得最佳的疗效

我会考虑怎样让创伤降到最低

我会考虑疾病与治疗对孩子一生的影响

我也会充分考虑您作为孩子父母的感受

有时我也很担心

担心治疗的不顺

有时我也很纠结

纠结于哪种方法能让孩子获益更多

有时我也很犹豫

犹豫您对病情的态度,对医生的不解

有时我也很疲惫

困惑会让我身心俱疲

我理解您源于孩子疾病的一切言行

但有时它真的能干扰我的诊治思维

甚或影响我对您的情绪

所以也请您理解我

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疾病

我们的理想是相同的——健康

对于疾病我们就是战友

孩子的疾病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我只是一名医生

一名专门给孩子看病的小儿外科医生

我的目标很单纯——让所有孩子都能健康成长

请相信我的真诚

请理解我的善意

我一直都在……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