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正文

在襄阳见证祖国辉煌

原标题:在襄阳见证祖国辉煌

  张伯高(原襄阳市农场管理局工会主席)

时光荏苒,飞逝的光阴里,历史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页。一张张照片,记录一段岁月,一个个瞬间,定格一个时代。家里成堆的照片不仅记录了我和家人生活中每个重要的瞬间,更是祖国辉煌的见证。

虽然我讲一口地道的襄阳话,但是从小喝的却不是襄江水。

我祖籍吉林双城,1939年在澳门出生;1941年,随父母到新加坡;1948年,举家经新加坡到香港,然后回到上海;1951年,随父母到武汉;1964年,我被分配到襄阳地区万福店农场任农业机械技术员,然后在襄阳一呆就是一辈子。

如今,飞机、动车应有尽有,从武汉到襄阳长则三四个小时,短则一个多小时就能到。当年可没有现在这么方便,那个时候武汉到襄阳的火车还没通。我坐火车到了随县,后来又来到襄阳。

从新加坡回上海之前,我曾在香港住过一段时间,那个时候出去玩还能看见有些公园里竖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听着荒谬,但这却是真实存在的历史。

国家不富强,华侨华人在外不受尊重,挺不起腰。海外关系也曾经成为我的负担,以至于我很少和海外的亲人们通信,那时候姨妈给我寄的东西我都不敢收。

但现在,海外关系让我引以为荣,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我和海外居住的亲人之间的交流日渐多了起来。我经常与他们联系,向他们介绍这些年来国内的发展变化,介绍一个不断崛起腾飞的祖国。

1976年,在襄阳地区万福店农场工作了12年后,我被调到襄阳地区农业局、农垦局、农场管理局工作,直至1997年退休。记得那时,我们的办公场所大都是平房,与现在不可同日而语。如今,举目四望,到处都是高楼大厦。

改革开放之初,襄阳市农业局管三个农场,后来发展到有六个农场,农场里用的机械、水泥,都是国家划拨,国家分配收割机、拖拉机,农场里面的收获物不少要上交给国家。

改革以后就变了,留够集体的,交足国家的,剩下的都是自己的。现在种地有补贴,农机购置也有补贴,农民的日子如芝麻开花节节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