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求是汽车2018年度特辑 | 车型篇

原标题:求是汽车2018年度特辑 | 车型篇

写在最前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刚刚过去的2018年,汽车江湖里,发生了太多的故事。有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也有力所不逮、无可奈何。不同的时运境遇、不同的生存状态,为萧瑟的汽车市场,平添几分色彩。

人在江湖,不能免俗。求是汽车将从企业、高管、投资及产品四个维度,梳理汽车行业过往这一年。需要声明的是,这并不是一个歌功颂德的系列报道,但请相信,文中所有内容,均有据可考。

年度召回车型:东风本田CR-V

鸿茅挺过来了,权健没挺过去。CR-V挺过来了吗?也许。

在具体召回数上,CR-V或许不是2018年度的召回冠军,但从事件的波及范围和影响力来看,CR-V机油增多问题导致的本田系车型大范围“中枪”,无疑使其成为2018年度最具代表性的“年度召回车型”。

这事从一开始就充斥着各种小道消息,甚至于,某位已经从东风本田离任的高管,都被牵扯进来。然而,无论“机油门”事件的爆发缘起为何,部分CR-V车型机油增多的事实,以及东风本田初期召回更换机油尺的做法,都使“机油门”发酵到东风本田无法控制的程度。

由于与CR-V涉事车辆采用了类似的发动机,东风本田思域也受到波及,出现大面积的舆论抵制。东风本田的“机油门”事件,甚至使广汽本田也不得不出面应对,对冠道进行召回。

伴随着一次又一次的鞠躬、致歉、承诺,危机爆发四个月后,东风本田才正式对部分CR-V车型进行大范围召回。然而,这种设计缺陷导致的问题,是否可以通过一系列补救措施就得到彻底解决,一直存有质疑。

“机油门”爆发一年后,在车质网上有关CR-V的投诉中,机油增多依旧是投诉最为高频的一个原因。从1月1日至发稿前,相关投诉就已超过50条。在长长的投诉列表中,更出现了2019款车型。这款2018年10月上市的年度款车型,也继承了上一代的“暗病”。

东风本田将2018年定义为“品质强化年”,“品质”二字的含金量,显然并不高。

年度流星车型:北京现代ENCINO

烟花易冷,流星易逝。北京现代ENCINO的坚挺时间,也就那么一哆嗦。

北京现代官方称,ENCINO,来自于西班牙语,意思为绿色长青。事与愿违,这个被寄予“长青”厚望的车型,却表现出一副“短命”的架势。“年度流星车型”这个称号,对北京现代ENCINO而言,都是一种褒奖。

车市骤冷、SUV市场下滑……无论用哪个理由,都无法掩饰北京现代ENCINO的难堪。北京现代副总经理、销售本部副本部长樊京涛对ENCINO的销量预期是6万辆,真实的销量数据却如此惨烈——2018年全年销售不超过6600辆。

比数据更难看的是,北京现代ENCINO上市仅一个月就被打回原形。除4月上市当月实现销售4400辆外,北京现代ENCINO再无月销过千的成绩,11月的销量甚至不足百辆。

吊诡的是,与ENCINO同为紧凑型SUV的北京现代ix25,也是计划中将被前者取代的车型,却在2018年售出7.5万辆。拟被淘汰的保持了生命力,来势汹汹的“继任者”,却迅速销声匿迹。

哪来的勇气,让北京现代喊出6万辆的预期销量,又是什么原因造成了ENCINO的萎靡,不管有没有一个标准答案,接下来的问题只会更为复杂,ix25还要继续扛起北京现代紧凑型SUV大旗?ENCINO问世不到一年,虽不至于被打入冷宫,但北京现代的经销商们,对其还会有当初的憧憬和信心吗?

简单点,ENCINO,还有未来吗?

年度阿斗车型:东风雪铁龙云逸

阿斗的小名,叫烂泥。

相比北京现代ENCINO的短暂崛起与迅速滑落,东风雪铁龙云逸C4 AIRCROSS要凄凉不少,连一丝崛起的迹象都没有展现。

2018年9月20日,东风雪铁龙举办云逸C4 AIRCROSS的上市会。会上,刚刚从代总经理一职“转正”的任光介绍说,仅云逸C4 AIRCROSS的天猫专属定制款车型——智云版,从8月31日成都车展到9月20日晚18时,就已收到1042个订单。

现在看来,要么任光说了假话,要么那1042个订单,早已大量流失。

公开数据显示,云逸C4 AIRCROSS上市当月,销量650辆。在9月份仅剩10天的有效时间里,650辆的成绩的确不能代表云逸C4 AIRCROSS的真正实力。然而,第四季度,云逸C4 AIRCROSS的月度销量仅为228辆、244辆和40辆。

疲软的业绩,把任光“架在了火上烤”。云逸C4 AIRCROSS包括两个排量7款车型,再加上天猫专属定制款车型——智云版,全部车型在2018年内实现销售1162辆,虽高于任光此前所说的1042个订单,但要记得,他说的只是智云版。

事实上,云逸C4 AIRCROSS上市初期,东风雪铁龙的盲目自信与自我膨胀,恰恰来自智云版的预售数字。有网友在汽车论坛称,智云版最初的预售价为14.38万元,当众筹人数突破1000后,预售价涨了2000,变成14.58万元。

这是一个小学程度的数学算题,如果任光口中的1042个智云版订单都已完成交付,那么,云逸C4 AIRCROSS正式发布的7款车型,在2018年的三个多月里,只销售了120辆。

扶不起的阿斗,上不去墙的烂泥,用来形容云逸C4 AIRCROSS,再合适不过了。求是汽车“年度阿斗车型”的称谓,也算不上辱没“首款合资互联网SUV”的头衔。

年度投诉车型:长安CS75

投诉这种事,就像是虱子,习惯就好。

把消费者分成三六九等,看似很不道德,但事实上,还真就这么回事。沃尔沃、路虎的车主维权频频出现在媒体报道中,而投诉数量稳居行业第一名的长安CS75,却始终游离于媒体视线之外。

车质网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长安CS75的投诉量高达3383例。即便是闹出弥天风波的东风本田CR-V,年度投诉量也不过1778例,再加上排名第三的标致408的1568例,勉强与长安CS75打了个平手。长安CS75被投诉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发动机方面,机油增多、排气故障和油耗高。

巨大的投诉量,并未妨碍长安CS75在市场上攻城略地。数据显示,2018年,长安CS75累计销售超过14万辆,是紧凑型SUV市场销量前十的常客。12月,长安CS75的单月销量是个谜,有媒体报道称超过了1.7万辆,又有数据显示仅销售7613辆。或许,长安CS75偷偷“藏”起了1万辆的业绩,算在了2019年的头上。

根据长安汽车的自我表述,CS75在动力、配置等方面的表现,均是细分市场前列,4650mm的车身长度、2700mm的轴距,更是达到同级领先的水准。这或许就是长安CS75在投诉量惊人的情况下,依旧大卖的基础。

毕竟,长安CS75的目标用户,并不是对产品质量、售后服务特别敏感的群体。在全行业目标下沉的趋势中,有一大批用户秉承着传统的男性思维——大,就是一切。对那些依靠车身外观撑场面的用户来说,只要够大,就算有点什么缺陷,都无足轻重。

让投诉见鬼去吧。

年度是非车型:蔚来ES8

有招黑体质的并不是蔚来ES8,而是李斌、秦力洪,和他们的财富自由。

汽车圈已经越来越像娱乐圈,总要有一两人冲在最前面,承受舆论的狂轰滥炸。贾跃亭的FF已经没什么热度;马斯克的特斯拉本质上还是码农阶层的大玩具;何小鹏的小鹏G3、沈晖的威马EX5,在交付上就够焦头烂额。

蔚来,似乎是无趣的“造车新势力”中,唯一可以拿来指指点点的。

蔚来ES8在2018年遭遇的“群嘲”,主要集中在电池与系统bug方面。为了解决纯电动车的续航里程和使用半径问题,蔚来ES8的做法的确野蛮粗暴,但算得上有效。事实上,这场有关“纯电动车到底能跑多远”的争论,针对的并不是蔚来,而是试图用理想主义和完美主义兜售梦想的人。

李斌和秦力洪错了吗?无论从道德伦理、法律法规,还是市场角度看,蔚来的整体决策都算不上错误。至少,年度交付1万辆的成绩和大量高净值用户,都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蔚来的成功。

这不是为蔚来ES8洗白,这款“年度是非车型”,的确存在着各式各样的问题。抛开电池续航里程和蔚来宣称的各类售后服务,仅仅是频繁爆出的系统问题,就足已说明,蔚来ES8并不适合作为日常通勤车辆。

那些仅有一个车位,甚至只能早早回家抢非固定车位的消费人群,是没有权利选择蔚来ES8的,而恰恰是他们,成为蔚来ES8是非不断的忠实观众。

对最早一批用户来说,蔚来ES8就仅是一个玩具,既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又变相支持了同为圈子成员的李斌、秦力洪以及他们身后的人。

蔚来正试图走出圈子,然而,是非不断的蔚来ES8,以及预期中是非依旧不断的ES6,圈外人真的需要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