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关于人生的断思45

原标题:关于人生的断思45

天下万事既有起点也有终点,或如西语云“凡事皆有定期,万物皆有定时”。所谓“定期”或“定时”,即是有头有尾——有生必有灭,有灭必有生。生生灭灭,此起彼伏,回环往复,构成了世界的基本节律。人的幸运(或曰不幸),是明知如此,却无法通晓其中的具体,起点起自何时、终点终于何地,是人所不能意料、难以预测,更无法操控的。

这似乎是个规律,人在年轻时总是自不量力,以为没有什么理想是不能实现的。历经磨难后便会发现,各种各样的掣肘局限,让人明明可以看到某种光明的去向,却力有不逮,或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或在挺进之中半途而废,或仅仅于起步阶段就停滞不前,最后无奈放弃。终点总是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激人奋发,引人向前,然而,令人怅恨的是,一切的一切似都源于目光短浅,没有足够的远见和千里眼,无法遥望未来——不知轻重深浅,不能避免失误,不撞南墙不回头,完全不能减少追梦路上的崎岖坎坷。而时过境迁,回望来时的路,又每每可能捶胸顿足,因没有先见之明而走了太多的冤枉路。在这进退皆“恨”中,无意间忽略了人生的根本——过程。

事实上,如果探寻人生的意义,其要点也许就蕴含于过程本身。虽说可能涉嫌老生常谈,这却是值得反复强调的“常识”。因为有了诸多的无法预料、充满未知,才使人生本身因处处悬疑而焕发出无限的魅力。

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一向被誉为“作家中的作家”,他在既像随笔又像小说的《双梦记》中讲了一个阿拉伯的传奇故事,据说源自《一千零一夜》。在我看来,这个超短又奇崛的故事,是关于起点与终点辩证关系的经典案例。

故事的主人公是开罗的一个曾经富裕后因家财散尽而不得不终日辛劳的人。某一天,他在自家园子中的无花果树下疲惫地睡着了,梦见有人从嘴里掏出一枚金币后告诉他说:“你的好运在波斯的伊斯法罕。”翌日清晨,他便按照梦的提示踏上了寻宝旅程。他经受了大江大海、旷野荒漠以及毒蛇猛兽等种种凶险磨难,终于在某个凌晨时分抵达了伊斯法罕。在一座清真寺的天井里过夜时,他被一伙强盗吵醒,后又遭到巡夜士兵的毒打。在监狱里他被巡夜士兵的队长提审,他如实交代,他是因为有人托梦给他,才专程来此交好运的,没想到等待自己的“好运”竟是劈头盖脸的一顿好打。那个队长听后笑得大牙都露了出来,他嘲讽道:“我曾3次梦见开罗城的一所房子,房子后面有个日晷,日晷后面有棵无花果树,无花果树后面有个喷泉,喷泉底下埋着宝藏。我根本不信那个乱梦,而你这个傻瓜居然相信一个梦。”队长给了他几枚零钱,打发他赶紧走人。那人灰溜溜地回到自己的国家,他在自家园子无花果树后的喷泉底下——也就是巡夜士兵的队长嘲笑他时提及梦见的那个地点,真的挖出了他梦寐以求的宝藏。

这个故事当然可以有多种阐释,比如过程与抵达、梦想与现实、乞求与得到、怀疑与笃信等等。我以为,其中最具魅力的是天机不可预测——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是起点与终点的奇妙连接和匪夷所思。隔着千山万水、千难万险,每个人都企望有最好的结果——舍弃艰险的过程,直接面对终点的收获。然而,生活的真相是,起点也许就是终点,或者说好的结果也许就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里,就在“蓦然回首”的“灯火阑珊处”。人生多盲点,生命苦短,能不能避免出现那么多波折?回答是否定的。你必须经历过程,否则就无法获得圆满。人们常常不由自主地设想,假若生命重来,一定要直抵理想之境,不要再走那些曾经的弯路。殊不知,真若重来,仍可能要重蹈覆辙,甚至更加不堪。人必在彼时彼地的处境里才会有彼时彼地的作为,亦才会有当时以及之后的花开花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